四个美国警察都对付不了的女人

况就到哪里去。美国又是个极其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家,那真是啥怪人都有,所以当警察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能遇到。美国警察不分片警交警刑警,哪里出状况就到哪里去。美国又是个极其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家,那真是啥怪人都有,所以当警察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能遇到。


有一天女友给我们讲了个瑞安出勤时遇到的尴尬事。有一天女友给我们讲了个瑞安出勤时遇到的尴尬事。


那天一大早,他正在路上巡逻,接到指令,说是在他所处位置附近有一位住户打急救电话求救,让他马上过去看看。他立即向那个住户的方向开去,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那天一大早,他正在路上巡逻,接到指令,说是在他所处位置附近有一位住户打急救电话求救,让他马上过去看看。他立即向那个住户的方向开去,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


回答说那户住宅里有人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回答说那户住宅里有人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瑞安有点奇怪,问道:“为什么不叫救护车?这种情况应该叫救护车啊!”瑞安有点奇怪,问道: “为什么不叫救护车?这种情况应该叫救护车啊! ”


“摔倒的人并没有受伤,只是起不来了,所以不用救护车,你去把她扶起来就好了。”“摔倒的人并没有受伤,只是起不来了,所以不用救护车,你去把她扶起来就好了。 ”


没有受伤,怎么会起不来?还是个女的,难道是老人?没有受伤,怎么会起不来?还是个女的,难道是老人?


瑞安当警察十多年,也算见多识广了,依然对这个报警电话百思不得其解。瑞安当警察十多年,也算见多识广了,依然对这个报警电话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就到了,他下车巡视了一下四周环境,手按在枪上走过去敲门。很快就到了,他下车巡视了一下四周环境,手按在枪上走过去敲门。


他本人身高一米八,体重230磅(一磅等于0.9斤),已属于块头比较大的人了,但是给他开门的男人看起来体积有他的两倍大。他本人身高一米八,体重230磅(一磅等于0.9斤) ,已属于块头比较大的人了,但是给他开门的男人看起来体积有他的两倍大。


瑞安问,是否是他家打了急救电话,对方点头。瑞安打量了一番,看到对方并不像穷凶极恶之人,示意让他带路。瑞安问,是否是他家打了急救电话,对方点头。瑞安打量了一番,看到对方并不像穷凶极恶之人,示意让他带路。


入目之处,客厅厨房到处都堆着食品包装盒,一片狼藉。入目之处,客厅厨房到处都堆着食品包装盒,一片狼藉。


那人踩着各种袋子盒子将瑞安带到卧室,一进去,瑞安就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那人踩着各种袋子盒子将瑞安带到卧室,一进去,瑞安就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屋子中间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床,凌乱的被褥周围堆满了各种零食袋子。只见屋子中间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床,凌乱的被褥周围堆满了各种零食袋子。


一个人,从头发的长度看起来是个女人,倚着床坐在地上,瞪着他。一个人,从头发的长度看起来是个女人,倚着床坐在地上,瞪着他。


那个男人的体积是瑞安的两倍大,这个女人的体积是那个男人的两倍大。那个男人的体积是瑞安的两倍大,这个女人的体积是那个男人的两倍大。


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肉山稳稳地坐落在屋子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肉山稳稳地坐落在屋子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瑞安问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瑞安问那个男人。


原来,女人早晨起床想上厕所,可是下地的时候一下子没有站稳,就摔倒了。因为太胖了,她根本无法自己站起来,她的老公一个人也扶她不起来。原来,女人早晨起床想上厕所,可是下地的时候一下子没有站稳,就摔倒了。因为太胖了,她根本无法自己站起来,她的老公一个人也扶她不起来。


这家人由男的负责采买,买回来他们俩人就一边吃一边看电视,没有任何其它的生活内容,要不胖也难。这家人由男的负责采买,买回来他们俩人就一边吃一边看电视,没有任何其它的生活内容,要不胖也难。


只是胖到这个女人的程度,已经变成了病态,摔倒在地自己都爬不起来了。只是胖到这个女人的程度,已经变成了病态,摔倒在地自己都爬不起来了。


瑞安站在那里直挠头。瑞安站在那里直挠头。


地上的女人看瑞安不动弹,粗声粗气的说:“你快一点扶我起来,我着急上厕所。”地上的女人看瑞安不动弹,粗声粗气的说: “你快一点扶我起来,我着急上厕所。 ”


瑞安又挠头,心说不是不想扶,这怎么个扶法呢?瑞安又挠头,心说不是不想扶,这怎么个扶法呢?


他扭头小声问那个男的:“她体重多少?”他扭头小声问那个男的: “她体重多少? ”


男的摇头,没称过。男的摇头,没称过。


也是,谁家里有那么大的秤。也是,谁家里有那么大的秤。


瑞安目测了一下,自己体重是220磅,那么这个男的大约在400磅,这个女的至少也有八百磅了。瑞安目测了一下,自己体重是220磅,那么这个男的大约在400磅,这个女的至少也有八百磅了。


以自己一人之力,万万托不起来八百磅的重量的,即使那个男的帮忙,一个人抬400磅,也是很吃力的。以自己一人之力,万万托不起来八百磅的重量的,即使那个男的帮忙,一个人抬400磅,也是很吃力的。


何况,他下不了手。何况,他下不了手。


他一直挠头,大半原因在于这个下不了手。他一直挠头,大半原因在于这个下不了手。


为什么?为什么?


这个女人从上到下都是光溜溜的,她根本就没穿衣服!这个女人从上到下都是光溜溜的,她根本就没穿衣服!


即使是警察也有男女之别啊,就这么上前去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实在有点为难。即使是警察也有男女之别啊,就这么上前去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实在有点为难。


也不能叫女警察来干这个活,她们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也不能叫女警察来干这个活,她们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瑞安又回头问那个男的,你能不能先给她穿上衣服?瑞安又回头问那个男的,你能不能先给她穿上衣服?


那男的耸耸肩:“没有合适的衣服了,她以前的衣服现在都穿不下了,她根本不出门,所以平时都不用穿衣服。”那男的耸耸肩: “没有合适的衣服了,她以前的衣服现在都穿不下了,她根本不出门,所以平时都不用穿衣服。 ”


那女的眼看是憋不住了,又催:“你别磨蹭了,快扶我起来!”那女的眼看是憋不住了,又催: “你别磨蹭了,快扶我起来! ”


瑞安还是摇头,心说我一个人能不能扶起来不说,这怎么扶,扶哪里是好?瑞安还是摇头,心说我一个人能不能扶起来不说,这怎么扶,扶哪里是好?


还是多找几个人来吧,至少有个伴,有个见证的。还是多找几个人来吧,至少有个伴,有个见证的。


拿出电话求援,让上级至少再派三个人来。拿出电话求援,让上级至少再派三个人来。


很快,从不同的方向又来了三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一进门,他们也和瑞安刚进来的反应一样,愣在了那里。很快,从不同的方向又来了三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一进门,他们也和瑞安刚进来的反应一样,愣在了那里。


瑞安问:“你们有什么办法?”那三个警察都摇头。瑞安问: “你们有什么办法? ”那三个警察都摇头。



四个警察站在一个等待他们救助的女人面前,束手无策。四个警察站在一个等待他们救助的女人面前,束手无策。


瑞安下了决心,把手一挥,指着同伴说:“这样吧,咱们四个人分站在两侧,你和我抬腿,你们两个抬胳膊,一起把她扶坐到床上去。”瑞安下了决心,把手一挥,指着同伴说: “这样吧,咱们四个人分站在两侧,你和我抬腿,你们两个抬胳膊,一起把她扶坐到床上去。 ”


分配抬胳膊中的一位直摇头。“不能抬胳膊,肩关节承受不了那么重的身体,非得给拽脱臼了不可。”分配抬胳膊中的一位直摇头。 “不能抬胳膊,肩关节承受不了那么重的身体,非得给拽脱臼了不可。 ”


分配抬大腿的那个相对其他三个警察矮小瘦弱一些,也面露难色,跟着摇头。分配抬大腿的那个相对其他三个警察矮小瘦弱一些,也面露难色,跟着摇头。


心说:她那腿比我的腰还粗,能抬起来吗?还不得闪了腰,我也要坐地上起不来了。再说这光溜溜的大腿,怎么抬?不行啊!心说:她那腿比我的腰还粗,能抬起来吗?还不得闪了腰,我也要坐地上起不来了。再说这光溜溜的大腿,怎么抬?不行啊!


一个年纪大一些的警察,清清嗓子说:“这个活讲究个平衡,如果我们抬到半道一个不合适她又摔下去了,那后果就难讲了。我看还是得找救护队来,我们不能贸然行事。”一个年纪大一些的警察,清清嗓子说: “这个活讲究个平衡,如果我们抬到半道一个不合适她又摔下去了,那后果就难讲了。我看还是得找救护队来,我们不能贸然行事。 “


瑞安又拿出电话跟救护站联系,把情况做了说明,让他们带着专业工具来。瑞安又拿出电话跟救护站联系,把情况做了说明,让他们带着专业工具来。


很快开来了一辆救护车,四个身强力壮的救护人员跳下车,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带来了专门的工具,很快就把跌倒的女人抬到了床上,然后再帮着她下了床,这时看地上已湿了一大片。很快开来了一辆救护车,四个身强力壮的救护人员跳下车,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带来了专门的工具,很快就把跌倒的女人抬到了床上,然后再帮着她下了床,这时看地上已湿了一大片。


警察的效率实在太低了,几近于零,她已等不及上厕所了。警察的效率实在太低了,几近于零,她已等不及上厕所了。


好在问题最后得到了圆满解决。好在问题最后得到了圆满解决。


瑞安临走告诉那家男主人,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叫救护车,别报警,警察来了也没用。瑞安临走告诉那家男主人,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叫救护车,别报警,警察来了也没用。


虽然说这话很损自己的威风,但是瑞安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虽然说这话很损自己的威风,但是瑞安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


警察们确实对付不了这家的女人。警察们确实对付不了这家的女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