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在原塔山英雄团指挥所旧址修建的塔山战役纪念塔。该塔1963年10月建成时,塔身上刻有时任国防部部长林彪的题词:“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纪念塔”。1971年,“9·13”事件后,林彪题词被用水泥抹平。1984年,当地政府把刻有林彪题词的32块花岗岩撤下来,换上了陈云的题词: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我东北野战军以突袭的方式攻克义县、锦西、兴城、绥中、山海关5城,切断贯通辽西走廊的北宁(北平~沈阳)铁路,兵临锦州城下。


锦州素有“东北门户”之称。蒋介石十分清楚,失去锦州,整个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就有被全歼的危险。10月6日,他乘“重庆号”巡洋舰登上葫芦岛,在茨山第54军军部召开国民党驻锦西、葫芦岛部队团以上将校军官会议。蒋介石说:“此次东北共军攻打锦州,最多有7个纵队(实际11个纵队),等于我们7个师的兵力。我们沈阳出5个军12个师组成'西进兵团';从华北调来2个军、烟台来1个、葫芦岛的第54军,共4个军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9个军东西对打,夹击东北共军主力于锦州城下,决一死战。”


他还说:“目前与东北**决战,关系到东北国军50多万人的生命,这一切都由你们负责了,你们要有杀身成仁的决心与**决战!”


随后,蒋介石命令第54军军长阙汉骞率部队正面向塔山进攻;命令海军第3舰队炮击塔山,协同第54军行动。他还把刚晋升为中将的总统特派华北监督总长、独立第95师师长罗奇叫来,说:“此役由你亲自督战,攻不下塔山,军法从事!”


蒋介石下令进攻的塔山是一个只有200户人家的村庄,名叫塔山堡。它南距现在的葫芦岛市不足10公里,北距锦州不到30公里,东临大海,西靠虹螺山,山海之间仅有一条宽约10公里狭窄起伏的通道,北宁铁路和锦榆(山海关)公路纵贯其间,是敌“东进兵团”通向锦州的唯一通道。如敌人突破塔山,一个急行军就能到达锦州外围,对我实施反包围,届时,沈阳的敌军或已出援,或已逼近锦州,我攻城部队必受两面夹击,内外攻击,战局的主动权就会易为敌手。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说:“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一半。”战后,有国民党人士则说:“党国之败,始于塔山。”


林彪也看到了塔山在整个锦州之战中的分量并且比蒋介石快了一步。10月4日,他在前往锦州前线的专列上,就以林、罗(东北野战军政治委员罗荣桓)、刘(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名义致电在兴城附近的第4纵队:“锦西之敌可能抽出6个师左右向北增援,我军则以8个师兵力对付此敌,兵力较为优势。但敌距甚短,故我军绝不能采取运动防御方法,而必须采取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布置顽强勇敢的工事防御。”第二天,林、罗、刘再次致电4纵:“你们必须利用东至海边西至虹螺山下一线约20余里的地面,作英勇顽强的工事防御,利用工事大量杀伤敌人,使敌人在我阵地前横尸遍野……而使我军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


第4纵队随即进驻塔山。战士们在雨中赤臂袒胸,挥舞锹镐抢修工事,个个浑身黄泥,汗流浃背。负责指挥塔山阻击战的第2兵团司令程子华也率第4纵队干部冒雨来到塔山堡、高桥镇、白台山等处查看地形、布置火力。10月7日,林彪把第4纵队政委莫文骅召到距锦州仅30公里的东北野战军临时指挥所/牛屯,说:“要消灭东北蒋军,必须先从辽西开刀,封闭入关的通路,使敌人逃不出东北。要夺取辽西必须拿下锦州,而要拿下锦州又必须把近在咫尺的锦(西)、葫(芦岛)援敌堵住。因此,能否把敌阻于塔山以南,就成了锦州能否攻克的关键。攻锦州成败在塔山,这个千斤重担就交给你们了……”


送走莫文骅,林彪仍放心不下。再以林、罗、刘的名义连发三令:命令刚刚长途跋涉赶到前线的第一纵队楔入第4纵队背后锦州与塔山之间的高桥镇,作为战役的总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塔山;命令第4纵队派一名副司令员到塔山前线帮助第12师指挥作战。林彪还亲自点了胡奇才的名。命令他每天向总指挥部发4次电报,报告敌情、我情、人员伤亡和弹药消耗情况;命令司令部作战处处长苏静带一部电台到第4纵队,不参与指挥,而随时向总指挥部报告情况。


最后,林彪告诉第4纵队司令员吴克华:“你们不要怕伤亡,后面给你们准备了10个补充团和几个队的干部。”据后来胡奇才回忆:“塔山阻击战打到最危急时,林彪曾说过'告诉程子华,我只要塔山,不要伤亡数字'的话。当初是准备以1万人的伤亡代价守住塔山,战士们都写了血书。”

10月10日拂晓,国民党第54军军长阙汉骞指挥3个师,在海、空军配合下,向塔山、白台山、打渔山岛发起突然进攻,塔山阻击战开始。


战斗一开始,打渔山岛就被敌占领。该岛位于塔山防线东端,面积约1平方公里,涨潮时成孤岛,落潮时可以徒步上岛。失去打渔山岛,塔山阵地侧冀的安全就受到威胁,敌军如从海上登陆西海口,可以越过塔山,经高桥直抵锦州。林彪得知打渔山岛失守大为震惊,亲自给第4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打电话:“打渔山岛不能丢,你要给我夺回来。”直至下午4时许,我第10师第29团第1营把岛上一个营的敌人打死或撵进海里淹死,才夺回打渔山岛。


部队里打了多少年仗的人也没打过像塔山那样苦、那样惨的仗。许多战士被震得耳鼻流血、打到腰折骨断、双目失明、耳聋口哑、浑身是伤还下不了阵地。


13日,国民党精锐的独立第95师投入战斗,成为开战以来最惨烈的一天,也是打掉敌人锐气的一天。敌军原以为倾全力,有海、空支援可一举突破塔山,没想到伤亡惨重。当日,敌伤亡1245人;我伤亡1048人,几乎是一对一,战斗之激烈实为罕见。


10月14日凌晨,我10万攻城大军已全部进入锦州城外的交通沟内,静静地等待着10时的总攻命令,而塔山方向响起的枪炮声愈来愈密集。当日,接替阙汉骞指挥权的国民党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4个师的兵力扑向塔山。仅上午,塔山阵地就9次易手,敌独立第95师最后被打得溃不成军。15日,一部敌军企图以偷袭的手段,夺路北进,被我全歼,锐气全无的敌军在我铜墙铁壁面前只是最后挣扎。晚18时,锦州解放的消息传来,敌军偃旗息鼓,退回锦西、葫芦岛。


塔山阻击战,我军以伤亡3570人的代价,毙敌7000多人,顽强阻击了在海、空军配合下敌军11个师6昼夜的进攻,使敌“东进兵团”始终没能越过塔山一步,创造了我军一段光荣的历史。


战后,第4纵队授予第12师仅存21人的第34团“塔山英雄团”称号;授予仅存100余人的第35团“白台山英雄团”称号。仅第12师就有2026人立功获奖,其中,程远茂、迟久慕等20位战斗英雄荣获“毛泽东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