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十七章 新兵试练之六——那是什么?

冷眼望天 收藏 7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作者:今天可能会罗嗦的多一点,不想看的可直接看下文。昨天闲来无事,主要是比较郁闷,我浏览了几本人气比较旺的作品,当然,我只看点击率和评论区的评论。呵呵……我竟发现其中一部书的作者有这么一段话:“自从本书上传以来,我整整做了七天的广告,希望大家念在……”

呵呵……七天!那是个什么概念?四处在人家评论区疯狂乱贴,“某某携什么什么书籍前来拜访,望回复。”嘿嘿……看了他的话,我哑然失笑之余,突发“灵感”,不需要七天,我只需要三天,三天时间我足可让《铁胆奇梦》与“冷眼望天”横扫整个起点中文网站,人气与点击率也可在瞬间飙升。当然,俺是不会干违法勾当滴。只要是从头到现在看过《铁胆奇梦》的,我估计他会相信我所言非虚。

其实,方法很简单,总得来说只有四个字,四个很有意味的字,直白点就只有两个字,两个很露骨的两个字。不过,本人连打广告这种事都有些不齿,更何况耍这种小手段。我需要一个清清白白、纯净无暇的“冷眼望天”,虽然当今社会……不说了,说多了我怕起点网站连俺的号都会给封了的。

嘿嘿……最好别让我喝多了,或者是心情不好时。说不定我会真来它一次,席卷或是横扫。]

正当我们准备撤离的时候,山洞中竟传出一声怪叫,叫声凄楚悲愤,随之一条白色身影从洞中闪电般窜出。

“啊?那是个什么东西?怪物啊!”众人中有数人发出惊呼。

我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条矮小的白色身影迅速从人群中掠过,只冲着适才我被雪狼压倒处狂奔而去。

就见那白色身影到了近前之后,趴伏在刚才压倒我的那头狼尸之上哀号不止,叫声凄惨怪异,众人闻听后也不禁为之潸然心惊。

“嗷哇!”

少时,众人在惊愕之余,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之时,那条矮小的白色身影已然弃了狼尸,化作一道闪电般的白光,怪叫咆哮着直奔我而来。

“不会吧?怎么又是我?我靠呀!我怎么这么倒霉?我真有这么‘帅’吗?”见白光直扑向我而来,我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双手紧紧握住了战刀,双眼死死盯住那道奔来的白光,蓄势待发、以备不虞。

“砰!”

此时,人群中有人反应了过来,立刻朝那白色怪物开了一枪。但由于白影速度太快,而且小巧无比,这一枪不知道打到哪个草窝子里去了。

白影迅速冲到了我面前,距我不过有两米,就见它一个跳跃向我直扑而来。我慌忙挥动战刀,便要迎上去……

就在此时,众人中有个上了点年纪的队员,见状急忙高喝一声,他这一声差点没把给我气趴下。

“队长……别动!”

“别动??我靠!他妈妈的,你小子以为我傻呀你……不动!等着它吃了我吗?”我气结的当即挥刀便向那怪物劈去。就见我手中武士刀刀芒一闪,直劈向那小怪物,这一刀要是劈下去,定能把这可恶的、“不长眼”的小怪物劈成两半。

但,使我没想到是,那怪物身形竟然伶俐异常,见刀劈下它那白色的小身躯竟向下一沉,借住自身向前冲击之力,躲过武士刀的刀锋,在我的双臂之下,直接和我撞了个满怀。我就觉得两侧腋下猛然一紧,我慌忙低头查看,就见那怪物的“双手”竟然死死抱住了我的两肋,那颗长满白毛的怪头深深埋在了我的胸前。还好!俺是个男生,若是个女孩子被这么不雅的方式攻击,那后果,呵呵……

惶恐惊愕之余,我看清楚了那怪物的摸样,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是个猴子?不可能呀,如果是猴子,它怎么可能没尾巴呢?难道是……不可能!”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我心中一闪而过,我只是怀疑却不敢确定。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那小怪物在我怀里张开小口,竟向我胸前的一处胸肌快速咬来。

“我的妈呀!”我慌忙撒手,扔了手中的战刀,双手迅速返回,直接掐住了那怪物的脖子。这如果让它咬上,受伤是小事,丢人是大事,“小妖怪……我可没奶给你吃呀……”说着,我双手紧掐住它的脖子向自己身外推。

“队长……别动呀!”刚才那名上了点年纪的队员又叫了一声,声音中竟还带着一丝悲戚。

“我靠呀!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让我别动?你没看见它想咬我吗?”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双手仍然死掐着那怪物的脖子,并且使劲左右摇动着,想把它从自己身上揪下来。

“队长!它、它、它是个孩子呀……”

“什么?真的是个孩子!”我惊叫了一声。这名上了点年纪的队员是个老道的猎手,他的话绝对可信。他无形中也证实了我刚才的怀疑。

我也早就听说过“狼孩儿”的传闻。当正处在哺乳期的母狼,如果突然失去了它的幼崽之后,母狼便会因悲痛导致精神恍惚。此时,母狼便会母性大发,四处寻找它的幼崽。在找不到幼崽的情况下,有些母狼便会把人类的婴儿攫去喂养,因为人类婴儿的哭声与狼幼崽的叫声非常近似,婴儿的哭声能够使精神恍惚的母狼产生错觉,把人类的婴儿错当成自己的幼崽,从而便会把人类的婴儿攫去喂养。所以,不论近代,或是古代,关于“狼孩儿”的传闻屡见不鲜、举不胜举。

当我发现这怪物像个没尾巴的猴子时,我就有些怀疑,没想到真的是个孩子。

“哇啊啊!”山林中、狼洞前,响起了我痛彻心扉、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就在我听到眼前这怪物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心中大惊的同时,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双手竟不自觉的撒开了那“怪物”的脖子。可等我撒开之后……那后果可想而知,一张小口狠狠的印在了我胸肌之上。炎热的天气,我只穿了件单衣,这一口咬得着实不轻,疼的我死死抱定那孩子在原地“倍儿、倍儿”直蹦,我此时的样子滑稽的不能再滑稽,我似乎听到人群之中,都有人笑出声儿了。

“受伤是小事,丢人是大事”。我是既受了伤又丢了人,这姿势颇像……

“他妈妈的,你们还不赶快过来帮忙!”我忍痛对一脸讪笑的众人怒斥道。并非我对付不了这小狼孩儿,我只是怕自己因为疼痛,导致自己对孩子下手失了轻重,我非常不愿伤害这可怜的孩子。

众人闻听之后一涌而上。众人七手八脚的捏小嘴、扯胳膊,把那孩子从我身上给拽了下来,摁倒在地。我此时顾不得其它,慌忙脱了上衣查看自己的伤势,就见一个极深的圆形齿印出现在了我右胸之上,齿印处竟是鲜血殷殷。“他妈妈的……”我气急败坏的怒骂了一句。

“嘿嘿……队长,有你这么给孩子喂奶的吗?都喂出血来了呀……”

“你……张学民,老子今天非活劈了你不可……”听了这话,我顿时恼羞成怒,再顾不得什么“领导风范”,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战刀,径直向张学民冲了过去。

“队长!别闹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孩子该怎么办?”那名上了点年纪的队员赶忙上前拦住了我。

此时,众人已将那狼孩儿摁倒在地。就见那狼孩儿浑身长满细小的白毛,看年纪估计有四、五岁的样子。不过,那狼孩儿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射出两道如狼眸般凶恶的精光,恶狠狠的瞪着我。看着狼孩儿那“不共戴天”般的眼神,我心里就是一跳。

“怎么办?把这小子和那十几条雪狼尾巴一起带回去……”我忍不住和那狼孩儿又对视了一眼,对那狼孩儿揶揄道:“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你们这些雪狼,怎么都看我这么不顺眼?就因为俺长得帅,你们嫉妒俺呀?”那狼孩儿怎么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双眼仍旧恶狠狠的瞪着我,“再看我!再看我把你眼珠子给抠出来!”说着,我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便要上前吓唬他一番。

“队长!你别……这、这又是个苦命的孩子呀……”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以为我要对那狼孩儿来真个儿的,赶忙一把抱住了我。

“你说什么?什么叫‘又’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一把推开了他的胳膊,并把“又”字说的重重的,不解的向他问道。

“队长啊……”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一脸悲愤,声音都有些发颤的说道:“这、这又是那些该死的日本鬼子造的孽呀!”

“什么?日本人?”听到和日本人有关,我当即便猜出了七、八分,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无名怒火来,“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打日本人占领了咱们东三省以后,咱们这些老百姓没一个服他们的,经常和那些日本鬼子大闹……”

“后来,只要有哪个村子里的人敢反抗他们,他们便会残忍的血洗整个村子,杀光村子里所有的村民,连刚出生的孩子都不会放过一个。其中一些父母便会在鬼子屠村之前,把自己的孩子早早藏起来,一些正在襁褓中睡觉,被父母藏起来的孩子是日本鬼子发现。等到鬼子血屠了村子,离开之后,村子里冲天的血腥气,便会引来不少的野狼吞食那些村民的尸体,如果此时刚好有幸存的孩子哭闹,狼群中那些正处在哺乳期的母狼听到后,便会把这些孩子叼回山洞喂养……”

“过去,咱们这里根本没听说山上有狼孩儿的,更没发生过母狼叼走孩子的事情。自从这两年来,长白山附近很多村子都先后被日本鬼子血屠,长白山不但有了狼孩儿,而且数目越来越多。这都是那些该死的日本鬼子造的孽呀!”那上了点年纪的队员说罢,眼中竟有两行愤怒的清泪滑落。

众队员听罢,更是愤恨难平,纷纷愤怒的破口大骂。有些队员竟然对着剩余下的那几具光溜溜的鬼子尸体,咬牙切齿的用刺刀疯狂乱戳。

“他妈妈的,你们这些该死的日本杂种!老子一定要灭绝你们!!”我暴雷般的怒吼声震彻了整个山林,在山林中久久徘徊回荡。

我把手中的那把小鬼子的东洋刀,狠狠的砸在了我身旁的一棵大树之上,那把东洋刀当即发出一声清脆的“喀吧”声,顿时崩折为两断。我双眼狠狠盯着残留在自己手里的那把残刀,紧咬着牙关,恨恨道:“我一定要让那些日本杂种,如同这把断刀一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