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十二节新星

acomlf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二公子,你找我等?”宽平大道之上两个汉子追前了前进正在走着的一小队人。


“来了,呵呵。正是找你们两人哪。”罗承续回过头来看着后面的那两个因为急着于赶路而跑得有些气喘的年轻人。


“不知二公子有何事急于找我俩?”眼前的两个汉子就是在双屿之战当中训练弓箭营的陈成与负责山寨防御结果部下因桐油引起了大火的丘大志两人。这一次罗承续是专门叫了人去把他们两个叫来。


“是啊。虽然章部长于外攻破许家庄立有大功。但是你们两那天中午弹压苦力也算是功劳巨大显著。只是光看那报告没甚意思,便让你二人一起出来当面说说。”


“呵呵,些许小事当不得二公子之言。”两人虽然都不是那些好大喜功之人,但是是人便喜欢听夸奖。犹其是自己重视的人的夸奖便更让人高兴了。


“嗯,我正在去西边看看,所以一路之上时间有的是,便听听你们的故事,也算是打发打发时间了。如何!”罗承续一直想了解一下双屿的全貌,虽然来了岛上几个月了,但是实际上他到现在也只在岛上的台门周边活动。之前是因为那边有何飞一伙人在,后来是因为忙。但是在这一次打下了许家庄之后商会已有二千多人了。所以罗承续不得不要考虑一下未来的发展了。所以便开始计划对岛的另一边进行了解了。


“我等依二公子便是。”两人说道。于是一行人便沿着这宽平古道向前走去。宽平古道基本上是沿着岛上的北岸而开。由于现在双屿岛上的开发度无限接近零,所以岛上的森林还非常的多。所以整条大道的南边便是森林,北边便是大海。这也是为什么上一次假倭们一定要走正面进攻台门小村的原因。因他其他地方根本没路。


一路出了台门之后便大体向西而行,但明代的双屿由于岛上许多地方都是滩涂地,所以根本无法走人,使得双屿的海岸线非常的曲折,岛上的实际面积比后世要小得多。


“你俩谁先开始。”走着走着罗承续问道。结果两个一个对望。过了一会儿丘大志道:“二公子,还是我先来吧。”


“哦,好。便由你先来吧。”罗承续应了声。


“那是那天中午……”


……


“开饭了,开饭了。”炊事员大声的对着那些苦力们说道。于是在码头边努力的开凿船坞的苦力们一个个的从大坑当中爬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远处的装着两桶白米饭的大车慢慢的走去。苦力们的生活除去强制劳动这外便是吃的食物比较差了。除此之外他们与岛上的其他人其实差别不大。毕近那些人也不太可能随便的离岛。而岛上也没有太多的消费场所。所以岛上的其他人其实与苦力生活相差不大,一样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徐长立自从成为了苦力之后便是满肚子的不甘,总是寻思着什么时候能够翻回来。所以他对于商会平日里武装的调动也比较上心,特别上那支让他一直做恶梦的陆战队。他发现陆战队每天都会上船离开这里,后来经过了非常困难的套话才知道他们是在岛上南面的某个地方进行训练。如果出了事随时可以回来,所以他才不得不安定了下来。


但是今天徐长立发现陆战队一直没有出过营寨,从早上就没有出过。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已经走了呢?所以一个早上他都在观察着,果然发现山寨的墙上的那些巡视的人的神情比平日里要严肃得多。而且那个姓周的头领今天时不时的便会巡视一下寨墙上面这引起了他的警觉。于是吃饭的时候他便更仔细的观察起了码头之上。发现今天码头上的船大多不在,而且那人给陆战队送饭的小船也没有照着时间出发。这便证实了他的想法,那些黑衣煞神今天看来是不在寨中。


于是徐长立的思想开始活络了起来。罗承续为了防止他们这些人进行叛乱,所以对他们进行了严格的制度限制他们。比如他们这些人都被打散了,并时行了重组。之前的头领们都不是和自己手下相处在一起,并且实行小组管理制。每个组设计一个头领。如果下面的人有任何人犯了错,全组都要受到惩罚。


所以徐长立虽然是心思活络,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可能完全的指挥得动下面的人。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到那些当年自己的手下。而之前还不能让身边的其他人知道他的想法,不然便有可能打草惊蛇。


在白天里商会对于这些苦力的管理是极为严格的,不但有那些带有全套武器的孩子们组成了坚视队伍一从各个角度上将他们圈在自己的工地周边。其他如陈成的弓箭营所组成的弓箭巡逻小组还时不时的在各地进行巡逻。一但有警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他们便可以进行击杀。虽然都是一些软弓,但是对于护甲都没有的苦力来说那也有可能造成致命的杀伤。所以虽然一直以来陆战队都不会管苦力营的事情,但是苦力营依然不敢叛变。毕近如果不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实力,便是那些孩子,他们也不是对手。


但是今天徐长立已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于是吃完了饭之后他便借口上茅房,小心的从茅房的后面溜了出来。一路小跑着向着台门的方向而去,在台门村北边的一小片原来的老码头区跑去。这里已被改成了新的造船厂了。所以这里另有一队苦力在这里工作。


厂区以来的小树林里一队苦力们正在这里午睡。他们每天中午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可以休息。所以吃完了饭全都马上抓紧时间休息。


刘三吃完饭之后便马上找了个大树之下舒舒服服的躺下睡了起来。哪里知道刚刚睡下便被人给打醒了。


“小三。”


刘三听着声音突是他之前的老大徐长立的声音。一进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四处的张望着。此时在远处监视他们的那些半大小子也都在居在一起休息。这时不远处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大当家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刘三觉得很奇怪道。


“别说了,想不想离开这里?”


“想,当然想了!”


“那好,今天那帮子绿煞神不在。所以如果想逃今天便是机会。”


“好,大当家的要怎么办?”


“你听我说……”


……


吴成并不是一个多有理想的人,更不是什么多么勇敢的人。所以当年才会屈从于那些倭寇,甘当他们的马前卒。但是自从他上一次看到了那些绿色的战士之后他便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念头。苦力便苦力好了,他对人生的所有希望都一下子失去了。现在只不过是一具人的躯壳在活着而以。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今天他的人生突然又一次被抛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七八个徐长立的手下突然的一下将他围住。


“你们,你们要做甚。”


“吴大当家的,我等兄弟现在过够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现在要寻条出路,只是想看看吴大当家的跟不跟我们一路。”刘三说着凝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精神在极度紧张的男人。


吴成看着这些人知道他们一定是徐长立有给他们说过什么,所以自己一但表示与他们的说法不同的话那便是死路一条了:“那,那便由着你们吧。”


于是他马上被架了起来,与一众人打死了几个守卫他们的孩子。然后快速的向南而去。


……


“班头,班头。”一个孩子跌跌撞撞的对着在山寨下面寻视的丘大志说道:“那边,那边有苦力过来了。”


“你说甚。”丘大声暗暗的叫着苦。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马上跑上寨墙之上。从女墙上看下去,只见一百丈之外那些苦力们已经组成了队伍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快点烟,三福去通知周部长。二牛过来。”上一次在墙上引起了大火的孩子二牛走了过来。


“二牛,你听着,你一定要小心的找到陈教官的弓箭营。听到了吗?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


“二牛明白。”说着这个小家伙便从山寨的侧门跑了出去。


周清云今天算是比平日里紧张了不知道多少倍。罗承续不在,商会最强战力也不在。这种时候下面还有几百个心怀怨恨的苦力们。可想他们就如同坐在火山口上一样的危险。虽然罗承续想了很多办法一平衡这些危险,但是周清云知道,智慧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之上的。但是当他的到了丘大志派来了孩子所说的情报的时候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是吗,是吴成哪。实难信也。去看看吧。”周清云这种冷静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种紧张之后的平静。


“现在如何”周清云下到了下面的时候那些苦力们已经与船坞那边的苦力们会合了。


“去带上足够的狙击弩。让那些章部长刚送来的乡勇们都穿上盔甲。”周清云对身边的孩子说道。


过了一会儿一起在山寨里工作的李俊也过来了。于是在周清云的调度之下他们一行人出了山寨。过了一会儿周清云、李俊等人与新来的那些刚刚从老家里带来的的同乡的练家子们一起来到了寨外通往新码头的必经之地上列阵。由于新码头在山寨的南面,所以那些人如果想要在新码头上乘船,必然要经过这里。而从山寨的寨墙上是无法阻止他们的。而丘大志则被周清云命令留在了寨墙上守卫山寨。


……


“当时正是战前最为危险的时候,总算二牛及时的找到了陈教官。方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丘大志说道将目光转向了一边的陈成。于是罗承续的目光又转向了陈成。于是陈成大方的说了起来。


“二公子许是要笑了。当时我却是空子一片空白……”


……


“可当真。那些苦力真造反了。”正在台门村外带队巡逻的陈成一听到了这个消息居然脑子便一下子空了。他此时呆立了半天他才好不容易的反应了过来。一进马上带着手下的孩子们一起走台门村上间的道路直接越过了台门村。然后便看到了六十仗外寻边已经开始攻打周清云等人的苦力们。


依然是没有队形的乌合之众,依然是没有章法的人群殴打法。但是却架不住人多啊。几百人打几十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虽然是斧头、锄头对腰刀与藤片。但是周清云那边却是越打越吃力。而且这些家伙开始了解了他们的打法,居然头几十个手榴弹扔过去之后他们居然知道集休的趴下来,结果几十个手雷也没有炸死几人。等第二批的手再想扔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些人已经冲了出来。于是人手不足,所以周清云等人已经没有时间再组织手榴弹了。


毕近这些苦力认为一但被堵在这里,那将来不定那些煞神回来了便会把他们杀光。所以前后都是死。他们便一股作气想要打通眼前的这点点人。


“射,快射。”身边的班长们正在督促着班里的孩子们拿着狙击弩射击着下面的那些汉子。但是丘大志却发现狙击弩上舷慢的特点在这里完全的爆露了出来。所以他此时虽然是突然一言不出的站到了寨墙上。他发现自己的大脑开始越来越平静,想到了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却不是他需要的结果。


同时另一边。陈成将弓箭营原来的五十个孩子与后业加入的二十个孩子一共七十多个孩子们组成了一个队伍然后便下令放箭。七十多支箭的平直射去战果却寥寥。因为这些孩子将很多箭都射到了地上去了。倒是那些苦力们一看到这边的孩子,居然分出七八十人向着这边冲了过来。陈成一看马上便带着人向着台门小村里退去,结果倒是小村里一片鸡飞狗跳的。许多女人孩子被吓得魂飞魄散。结果陈成一看自己反倒是给小村里带来了麻烦,一时之间只好停了下来,与那些人展开肉搏。


而这时看着村里人被欺负,几个工匠们也都加和到了战团里来。看到了他们陈成突然的一下来了灵感。他大声叫道:“苦力造反了,苦力造反了。你等还犹豫何事。想家中女人被欺负吗。快些过来将这些人赶出去。”


村里人原本就非常的鄙视那些苦力,都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但是却又很怕他们,结果被几十人往村里一冲便全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但是陈成一声音却一遍遍的划过他们的内心。终于这些人一个个的从这里拿出竹杆、板凳、扁担等东西当成武器,居然便在小村的各条道上与这些人混战起来。


但是就这样依然无法改变周清云那里的情况。


“我该如何,我该如何呢?若是二公子在此他会如何?”丘大志不断的思考着,不断的想着破敌的方法。突然一个人进入了他的视线当中,只见那个人上断有在队伍的后面上窜下跳的,不断的给前面的人出着主意。


“就是他。”丘大声的内心突然响起了一下声音。这个声音在提醒着他。就是这个人,他就是今天的关键。于是丘大志将手中的狙击弩瞄向了他。


徐长立看到了眼前的一切果然是向着他所预期的发展一时兴奋异常。他并不怎么会带兵,但是却是一个脑子变化很快的人。上一次双屿之战里他多少在内心也进行了一些总结。所以对商会的突袭多少带了个心眼。他觉得与商的那些武装战斗最主要便是要快速的接近,让他们的武器威力无法发挥出来。所以这次便使用这看起来好象是糊打糊冲的战术,确是正中了目前战会人手不足的软肋。但是就在他快要开始幻想着更美好的生活的时候,突然他感到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推了一把。然后他便发现那扎在他胸口的羽箭。突然一种巨大的疼痛感传遍了他的全身,这让他无比辛苦。他往后通了几步。看着那高高的寨墙的上面那时不时飞出的羽箭。


徐长立慢慢的举起了一支手,仿佛要抓向自己一样,担是丘大志知道那不过是他最后的回光反照了。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吐出,然后这家伙终于跪了下来。倒地了地上。显然他的死使和是那些苦力们一下子失去了前进的方向,那些人许多都不知所措。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台门小村里最后二十几个苦力被打出来,并且几百男男女女们如同汹涌的海浪一样的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