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被请出局

til11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1918年5月20日,‘捷克军团’协同‘西伯利亚白卫军’共计10万余人,趁‘车里雅宾斯克赤卫队’大部转进‘奥伦堡’的有利时机,一举攻克了西伯利亚远东枢纽‘车里雅宾斯克’。5月22日,攻占‘车里雅宾斯克’的白卫军未经休整,迅速沿西伯利亚铁路北上,直扑乌拉尔山口重镇‘叶卡捷琳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5月20日,‘捷克军团’协同‘西伯利亚白卫军’共计10万余人,趁‘车里雅宾斯克赤卫队’大部转进‘奥伦堡’的有利时机,一举攻克了西伯利亚远东枢纽‘车里雅宾斯克’。5月22日,攻占‘车里雅宾斯克’的白卫军未经休整,迅速沿西伯利亚铁路北上,直扑乌拉尔山口重镇‘叶卡捷琳堡’。负责防守‘叶卡捷琳堡’的红军赤卫队见敌人来势汹汹,数量众多,连夜处决了前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十一口,越过乌拉尔山向卡马河畔的‘彼尔姆’撤退,出人意料的将远东第一重镇‘叶卡捷琳堡’拱手相让。

5月27日,原捷克军团领导人马萨克突然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赶到叶卡捷琳堡,并就下一步如何进兵的问题,与中华民国远征军混成第一旅旅长袁克恒发生了严重分歧。袁克恒提出,应趁红军兵败如潮之机,一举翻过‘乌拉尔’山进入欧洲,开辟乌拉尔山以西战场,抢占‘彼尔姆’、‘伊热杰斯克’至‘喀山’,与高加索地区的邓尼金白卫军汇合。

马萨克却提出由‘车里雅宾斯克’南下,帮助哈萨克杜托夫政府解决掉盘踞在‘奥伦堡’城内的红军赤卫队,再翻过‘乌拉尔山’,实施袁克恒所提出的战略建议。

袁克恒当场反驳,指出,只要能抢占下‘彼尔姆’,就可以切断‘奥伦堡’与西线的联系,能将当地红军死死的隔离在红色政权之外,迫使其不攻自破。而南下,只会遗误战机。

马萨克听了袁克恒讲述勃然大怒,当场严词否决了这个建议,并不顾一些人的反对,调集兵力准备南下。

回到住所,袁克恒的心情跌到了谷底,他当初预测‘叶卡捷琳堡’将会是块难啃的骨头,却没想如此轻易的就拿了下来,这足以说明新生的俄国政权有多脆弱。而且,根据已知的消息显示,‘彼尔姆’一线至今还没有红军主力部队的踪影,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翻过‘乌拉尔山’,就可以打开通往欧洲的道路。这么好的建议,为什么马萨克会反对?他怎么也想不通。

1918年6月初,当马萨克带领着他的捷克军团南下‘奥伦堡’时,袁克恒也带着自己的部队返回了鄂木斯克。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捷克人排挤出了阵营之外。而马萨克之所以会反对他的建议,可能也是因为那个可笑的原因吧。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

马萨克一定是看出了袁克恒的野心,所以才果断地将他这个潜在的‘夺权者’踢出了局。捷克军团从暴动那一天起,直至占领‘叶卡捷琳堡’,所有的进展都出自袁克恒精心的谋划。在捷克军团许多人的心目中,已经暗暗认可了袁克恒的领导才能,偏偏就在这节骨眼上马萨克回来了,这非常值得怀疑。

痛定思痛,袁克恒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眼光看得还是不够远,这半年多来,他忽略了战争以外的东西。做个不恰当的比喻,他就像当年的岳飞,虽练得了一支常胜军,却抵不住一十八道金牌的攻势。战争的阴霾无处不在,而主要的决定因素,其实根本就不在战场上。

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日本人,还是英国人?

本来,袁克恒想到耶夫斯克见克伦斯基一面,了解一下最近的时局,但却在鄂木斯克撞上了同样是刚刚赶到的补充团。当然,还有那个他死也不想再见到的人,混一旅参谋长——钱广利。

“你怎么来了?”一进旅部,袁克恒便不冷不热的问道。虽然他不愿承认,但钱广利确实很有军人气质,什么时候见了他都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笔挺的军装更是为他天生而制一般,看着就让人妒忌。

妒忌什么?妒忌别人比自己长的帅呗。

“报告旅长!补充团团长王敬芳因故调离,参谋长钱广利奉命兼任补充团团长!全团协军需处公计1217人,奉命向您报到!”。

“王敬芳当了逃兵?他到底是谁的人,本事不小啊”满身疲惫的袁克恒坐倒在椅子上,示意钱广利放下那始终举着的手,问:“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其他部队呢?”。

“报告!”钱广利又挺起了笔直的腰板,搞得袁克恒不由一笑。他回答道:“我部与当地时间七日下午四时到达鄂木斯克车站,现驻扎与城北军营!而中华民国远征第二师所属其他诸部,将与不日后达到。现在,他们正在库伦及乌兰乌德等地整编,等候调拨车次”。

“哦,这么说要调过来的三个旅都出关了?那远征军第二师又是什么回事?”袁克恒明知故问道,他到要看看,这个参谋长的腰板能挺到什么时候。

“报告!您的升任令将随后续部队一同到达,界时,远征军西线所属各部,将全员整合为‘中华民国远征军第二师’!”。

听了钱广利的回答,袁克恒逗他道:“那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师长了?”。

钱广利板着面孔回答:“报告!您的升任令还未到达!”。

“有意思” 袁克恒忍着笑又命令:“那你去把王金镖和边永茂都找来,就说他们的师长大人回来了,让他们快来给我磕头,去啊”。

“……是!”虽有犹豫,但钱广利还是应承了下来,转身出了旅部。

钱广利一走,三娃子就抱怨:“旅长,喊人用得着钱参谋长亲自去吗,有那么多兵呢”。

“你知道什么”袁克恒不停的指着三娃子。“钱广利不是一直觉得我亏待他了吗?现在不正好,省着他闲着发慌”。

“可我觉得钱参谋是好人”三娃子不满地嘀咕道。

“哪好了?他把妹妹嫁给你三娃了?”。

袁克恒无奈地说道:“这人啊,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越是这样的人,往后若的麻烦也就越大。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他吗?因为他这个人太讲原则,我担心,以后他会专跟我扭着来”。

“你就会欺负老实人”固执的三娃子小声地抗议着,原来,他已经把钱广利看成了自己人,都是深受袁克恒欺负的老实人。

袁克恒最近的心情不好,狠狠地瞪了三娃子一眼,催促道:“快去找点吃的,顺便把马得草也叫来,大伙聚一聚”。

“是!”三娃子的肚子早就饿了,领了任务,小跑着去了旅部炊事班。

就这样,直到袁克恒和马得草吃过午饭,又等起了晚饭的时候,参谋长钱广利还是没见回来。期间,袁克恒派三娃子出去找过几次,但一无所获。不得已,他命人从大老远的‘二团部’叫来了一个兵,问过后后才搞明白,原来王金镖和边永茂早上就带队出城,清剿当地的红军赤卫队去了。

听说当地的民兵武装闹的很厉害,甚至还敢进城放枪,搅的克伦斯基派来管理鄂木斯克的人连门都不敢出。闲的发荒的袁克恒,只好带上三娃子转起了新旅部。

“这是什么地方?”走到旅部西南角的一处院子前,袁克恒好奇的问卫兵,因为他觉得这地方的味道有点怪,但也很熟悉。

“报告旅长,这里是我们旅新成立的洋医院!”。

“洋医院?西医院是吧”袁克恒感到很好奇,在民国初年想找个象样的西医不容易,以前旅里虽然有医疗队,但远远没到能开医院的程度。怎么一个月没出就有了医院,这可是件好事啊。

“走。进去看看”。

兴奋的袁克恒带着三娃子跨进小院,抬眼就看见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俄罗斯姑娘,端着‘处治盘’正从一间房子里出来。那姑娘也不知是怎么了,见了袁克恒后‘啊’地一声叫,盘子扔了,人也跑回到了屋里。

搞什么?难道帮群兔崽子又干缺德事了?

袁克恒气鼓鼓的想着,并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人家姑娘怎么一见了当兵的就跑?他不由地骂;这还了得,好不容易才找来几个洋大夫,都糟践跑了谁给伤员们看病。

袁克恒刚想让三娃子去喊翻译来问问,但屋子里却已经走出来一个人。

那人似乎对散落在地上的医疗器具丝毫都不感兴趣,望着袁克恒道:“袁将军,我可终于等到你了”。

“安,安菲娅?”。

几月未见,安菲娅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难看的红色,整个人也变得漂亮了许多,而且,她长的和大多数俄罗斯姑娘不太一样,皮肤里透着隐隐的雅黄色,离近了看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就是头发还是那样,轻飘飘地显得不健康。

“你怎么来鄂木斯克了?”袁克恒问,并观察到,安菲娅的白大褂里竟然穿着青蓝色的民国军装。

安菲娅直直的盯着袁克恒,冷冷地说道:“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因为你欠我一座图书馆。你走后,你的那些兵就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烧了我许多书”。

“哦” 袁克恒胡乱应付道:“这事我知道了,等调查清楚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对了,你这是…..”。

安菲娅顺着袁克恒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军装,一点都不奇怪道;“我已经入伍了,现在归你指挥”。

“可,可你是俄罗斯人吧?为什么不去….”袁克恒想问,你为什么不去找克伦斯基,干吗要来我的部队。

“你错了,我是中国人,因为我父亲就是中国人”安菲娅出人意料的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长得如此奇怪,还会说流利的中文,原来是个混血儿。我早就应该想到啊。

袁克恒深深的自责着,又问:“你会看病吗?”。

安菲娅点点头,匐身想要拣起散落在地上的器械,袁克恒连忙命令三娃子过去拣。

撤开几步,安菲娅回答道:“1905年俄国在满州战败后,我就跟着母亲回到了俄罗斯,就读与‘圣彼得堡米奇尼科夫国立医学院’”。

“那你父亲呢?”。

“我父亲死了,死在那场可怕的战火中”说到这里,安菲娅的眼中湿润了。

“一定是日本人干的吧”袁克恒小声嘀咕了一句,转移话题道:“对了安菲娅,刚才那位姑娘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跑?”。

“这我还要问你呢”安菲娅晶莹的眼中满是坚毅和愤怒,转身朝屋里叫;“狄安娜,你出来吧”。

狄..狄..狄安娜!

袁克恒歪着脖子看了老半天,可不,从屋里颤颤惊惊走出来的,连头都不敢抬的小丫头,不就是当初被他‘祸害’过的狄安娜吗。

他不由叫苦道:“老天,我可就认识这么两个洋妞,其中一个还是假冒伪劣的,怎么就聚到了一起呢!”。

(第一更结束。哎!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但收到了板砖,评分也不及格,打击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