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七节 血战,取邛都

罗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太阳照常升起。 号角吹起来了。 秦军各个营帐里的人,都准备好了。 马上鞍,旗成卷,剑在手,刀出鞘,弓在背,戈、矛、戟、钺寒光闪。 大战在即啊。 滇军的牛角声吹起来了。 城门大开。 几千人的部队开出城来,在战场中央列阵。 他们如往常一样,搦战。 我上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太阳照常升起。

号角吹起来了。

秦军各个营帐里的人,都准备好了。

马上鞍,旗成卷,剑在手,刀出鞘,弓在背,戈、矛、戟、钺寒光闪。

大战在即啊。


滇军的牛角声吹起来了。

城门大开。

几千人的部队开出城来,在战场中央列阵。

他们如往常一样,搦战。

我上马。

1000人追随着。

李信早已点齐了9000人,在营门旁等着。

这一万人里面,当然不会有冯天向。

冯天向骑着马,拿着钺,和蒙婺、王翦等将官,都在营门左边的小高地上看着呢。

我们出了营门,带队在滇军阵列前300米的地方,列成一个长阵。

秦军骑兵牵着马,躲在我们后面。


滇军里,跑出来一个将官。

在距离我们150米的地方,停住。

我一看,是郭强。

“呔,对面的秦军听着,叫陈抚匹夫出来答话。”他大喊。

我看了看李信。

李信点了点头。

我拍马上前。

两人相距50米。

“郭旅帅,多日不见,可好?”我问。

“原来你就是陈抚。”他说,“你个匹夫,挟持太尉,擒我将官,实在是欺人太甚!今天,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他举刀向我砍来,其势凶猛。

我侧身躲过。

他再来。

我以剑挡。

刀剑相交,火光四溅。

顷刻间,我们已交手十几招。

比起郭启来,他们刀法一样,看来是家传的;但是,郭强力量更大更猛。

我只能与他缠斗。

又打了十几分钟。

我看看火候一到。

卖了个破绽,假装败阵,拍马就要回阵。

郭强大喊一声:“匹夫,休走!”他拍马追来。

后面,滇军里有人大喊:“攻!”

我略一回头,后面滇军果真全线压上,往前冲。

我冲回秦军阵前。

滇军已到150米内。

李信大喊一声:“放箭!”

秦军前面的步兵一闪身,后两排的弓箭手站出来,刷刷已各射出三箭。

而我带来的两个旅队,也装模作样胡乱射了两箭。

滇军前面的兵士一排排倒下。

有些兵士还身中几箭,插得好象刺猬。

我仿佛能听见箭头射进兵士身体时那噗噗声。

有些将官也被射下马来。

失掉了主人的马,依旧往前跑,发出长长的嘶鸣。

滇军还没有鸣金。

后面的人,踩着前面战友的尸体继续冲。

李信看看滇军已冲到了50米处,抽出配剑,朝前一指:“攻!”

所有的秦军,也跑起来。

刀、剑、戈、矛、戟、钺,在太阳下,那么耀眼。

我也拍马,迎着滇军上去。

1000人跟着我身后冲锋。

说时迟,那时快。

两军已经短兵交接。

喊杀震天。

我连续砍倒几个兵士。

这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是在战场上。

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

我没有工夫来解释,也不可能跟任何人解释。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郭强。

他骑着马,杀红了眼,所遇到的秦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刀,砍头象切西瓜一样。

郭启呢,他在我旁边,却是仁慈得多,只是用刀架开面前的兵器,逼不得已,才杀人。

我的旅队和滇军也杂相交错。

我的旅队里,也有很多人倒地。

我看看形势,大喊一声:“收。”

1000人,立即收缩成10人一组的圆圈,象一个个球,滚动着向前。

两军交接地带,尸体狼籍。

在我们的圆圈滚动下,面前的滇军无法冲破防御,已经开始往后撤。

但是,面对着秦军的那些滇军,依然拼命往前冲。

倒下一个,再冲上去一个。

有些秦军和滇军,拿刀互捅,拿矛互戳。

戟和钺,还是很占便宜。

那些拿戟和钺的兵士,把手里的兵器挥舞起来,三米之内,无人能近身。

但是秦军毕竟人多,滇军人少,还被秦军射了一通,所以,秦军面前只剩下十排左右的兵士了。

我在想,再不撤退,这些人就要全部牺牲了。

果然,牛角号声响了。

有人大喊:“撤!撤!”

滇军大溃退。

人群里,郭强全身是血,马已经被戳倒在地上,他也变成了步行,往回跑。

其他的人,争先恐后的往城门跑。

现在,轮到秦军了。

李信在人群中,大喊:“冲!杀进邛都!”

秦军大步追击。

好多人踩着秦军或滇军的尸体跌倒。

后续人的根本不敢去伸手拉他们,因为只要一停顿,后面的人也会把自己推倒在地。所以,后面的人只有踩着前进,即便脚下的人,还活着。

一些人就这样活活被踩死。

无数的人喊:“冲!杀进邛都!”

在步兵的身后,骑兵已经上马,风驰电掣,从步兵的两边,快速的往前插。

马刀如林。

蹄声如雷。

旗风猎猎。


一切正如所料。

滇军刚刚退到城门边。

后面秦军骑兵已经赶到。

城门上,箭如雨下。

到底射中的是滇军还是秦军,已经顾不得了。

中箭的人啊啊的大叫。

有人还在喊:“自己人,自己人。”但是身上还是中箭。

西山下,东山下的滇军兵士,赶忙跑来,希望堵住秦军。

可这时候,秦军骑兵已经冲到城门里,后续的骑兵还在前进。

马蹄下,无数的人倒地。

马刀,带起的血迹,在阳光下,红成一片。

李信的队伍,已经冲到城门边。

象一个楔子一样,插在城门里。

楔子的两边,承受着西山东山两面的攻击,楔子的头,配合着骑兵,冲进了城里。

城门边,尸体如山。

因为尸体,城门再也关不上了。

因为尸体,骑兵也冲不进去了。

骑兵转而往来冲击西山和东山下的滇军。

李信派人攻上城门。

我带着人,也跟着上去。

北门守不住了。

滇军往西门、东门边打边退。

我站到北城门上。

邛都外,尘土飞扬,彩旗遮天蔽日,喊杀声震天。

是的,蒙婺带着主力冲过来了。

李信带人攻西门,我带人攻东门。

只是我的队伍,杀的人少,只将前面的人逼退。

等我们打到东门。

蒙婺的主力,已经开始冲击城内街道。

这时。

牛角声大起。

是总撤退。

滇军不再恋战。

转身就跑。

下了东门。

我让前面的郭启俏声命令兄弟们:适度放慢步伐,阻挡后面秦军的追击。

在南门,我们碰到了李信、王翦。

王翦说:“李将军,这是不世之功。蒙将军命令我们追击,扫荡前进。”

于是,我们还是追击前进。

滇军只在我们前面七八十米远。

秦军里有人带弓箭的,一箭射出去,落在后面的滇军还会被射伤。

滇军拼命狂跑。

被箭射伤的,或者跑不动了的滇军,倒在路边。

秦军兵士走上去,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有的滇军明知是死,还站起来反抗,被七八个人一齐用戟或矛戳死了。

血从他嘴里,肚子里流出来。

那样的惨景,不忍看。

屠杀啊。

那一刻,我怀疑,我的计划会成功吗?


快接近阴山、阳山时,我赶紧叫兄弟们落后一点,装做跑不动的样子,让秦军冲在最前面。

李信和王翦在队伍里大喊:“追,擒住滇王,大大有赏。”

转眼间。

已看见两座山。

两军继续往前跑。

等到我看见山道口时,我前面已经有一万多秦军了。

秦军接近山口。

山上有人大喊:“放檑木!放巨石!”

檑木、巨石翻滚而下。

刚好跑在山道口的,全被砸死。后面的赶紧后撤。

已经冲过去的几百人,被前面严阵已待的滇军全部射死。

片刻间,道路已经被堵死。


王翦不甘心,大喊:“爬山!”

秦军开始爬山。

山上有人大喊:“放箭!”

现在轮到秦军的身体变成刺猬了。

一个个秦军爬上去,一具具尸体滚下来。

十几次冲锋,每次一两百人,结果,全部变成了尸体。

鲜血染红了两边山脚的土地。

李信也组织人往山上射箭。

可是,多射中了树或石头。

王翦看看折损了三四千人,还是硬攻不上,派人骑马回去禀告蒙将军。

李信想获全功,还在拼命督促他的人,往上爬。

很多人都悄悄往后撤,生怕叫到了自己。

李信没办法,只好命令暂停攻击。

在山道口僵持了一个时辰。

蒙婺的命令终于来了:“撤回城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