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一章 5 人生永远不可能避免冲动

豆不逗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有一位教授曾经说过学艺术的人都喜欢冲动,因为所谓灵感就是一霎那间的东西,如果不瞬间解决,那么灵感就会像风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要保持冲动的个性。教授是北影的教授,而我应该是他最不得意的弟子,我在他夸我有天分的时候,一腔热情的背上行囊来到北影,只可惜行囊里没有足够的资金,因为家人是不喜欢我学所谓的艺术的,那年阳春三月,北京的天气可不阳春,不阳春的当然还有我。没钱的我不得不露宿街头,结果却在临考试的时候,昏睡在肯德基的桌子上,直到考试结束。

当教授问我怎么在考场上没看见我时,我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我撒了谎,我说我不想学艺术了。我放弃了!从此我再也没有给教授打过电话,因为我知道我愧对他,我不敢听教授那慈祥的声音,我也怪我自己的没有坚持下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知道我放弃的不止是艺术。

教授说:你可以有很多种形式来表现你的生活。也就是说你可以悲伤,可以愤怒,可以开心,也可以用幸福。关键的还是你自己。

教授说:我们总是对美好的事物充满幻想,其实不是,只是我们想象的美好而已。


我这一生想要感谢的老师只有两个,一个是我小学的第一位老师,另一位就是他。

放弃了艺术生涯的我开始走正常人的生活,这是父母所希望的。因为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玩艺术的都是疯子,容易冲动的疯子。我艺术没有学好,可是冲动学的不错。当然我指的冲动是对于某些对于我有意义的事,可能这些事在别人眼里就跟疯子的举动差不多。很多时候我不否认我是疯子,或者像个疯子。这些年来,我一直把自己伪装成和大多数正常人一样,和他们一样吃饭,简单工作。可是我知道我骨子里还是有些我不希望和他们一样的东西,我和一般人不一样,我始终这么认为,因为----我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


临要出发的前一天又开始飘雪,也就是通知小排我要去的那天。我真是恨死这样的天气了。要不就不下,要不隔一天下一次。单不说我走路摔了多少次吧,下雪天开车是我从学车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的。在从红色天那里把车开回家时,红色天已经有改变主意的意向了,被我强烈拒绝了,单他那点儿破事我是不会出动的,关键我这边才是事关重大。我不等他继续他的担心,拿着车钥匙就离开他那满是酒鬼的酒吧。临走时他冲出来给我扔一巨大cd包,“里面还有重金属的,困的时候试试。”他知道我干什么都不能让耳朵清净下来,特别是开车的时候。


虽然我一个人满腔热情地准备着这次不能预知的旅行,可是使我忿忿的还是小排,不可否认小排绝对是个冷血的人,他在知道我要去之后,就仅仅问我何时去,之后发信息告诉我太好了就不再问任何问题,更不不关心我怎么去,可能在他眼里我只要说去,我就插上了翅膀,立刻就能飞到他所在的地方。而我已经懒得和这种冷血的人生气了,毕竟是我自己要去看的。我自己可以应付我想应付的所有困难。


今天,我没用母亲叫就起来了,不夸张地讲我一晚上没睡好,由于此项事态的不确定性,我只能瞒着我的母亲,在她认为我正常上班的时间起床,离家。

上帝保佑,天气虽然阴冷,但不下雪,这就是神的旨意,他要我完成我的梦之旅,我在心里祈祷着,结果我高兴的太早。


因为启程比较早,所以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我跟大多数人一样,坐车犯困,开车精神。所以我现在很精神,自己开车听着音乐是件很舒服的事,很多人都说现在的年轻人在没有学会吃苦之前就已经知道怎么享福了,而这应该就是他们说的享福吧,不用去挤车,我不否认我讨厌站在满满人的车站,闻着说不清什么怪味的空气等着可能依旧是站着坐的车,但是这应该不代表我就吃不了苦,我可以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把公司卫生间弄的跟星级宾馆的一样;也可以在没人的时候把重达数几十斤的办公用品,从南楼拿到北楼,再爬三层楼放好。但更不能否认的是,我真的很会享受我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这可能和我长期养成的自由散漫性格有关,比如现在开车之旅。当然如果终日开车像出租车司机那样估计就不是件舒服的事了。


行驶在几乎没有车的高速路,虽然两边的风景已经被冬天褪去了鲜艳的颜色,放眼望去全是灰色的,可并不影响我的心情,放眼望去空旷的田野,偶尔还会看到几个童年特别想看到的鸟窝挂在那些没有树叶的树枝上。我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走走了,很多风景在车子滑过的时候才发现即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好像是天天都可以看到的东西,循环不止,陌生的是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仔细看天看地看人间了。


很多时候我都相信其实我根本没有看路在行驶,我会很专注的走神,这个毛病注定我不能长期开车。很多人说,人的脑子只用了很少的一部分,所以我总是会分出一点来想问题,我已经走神了。我应该是个容易走神的人,我可以眼睛和心分开行动,当然这不应该算是别人说的一心二用。毕竟想问题的时候,不用去记这些个路上的没什么风景的风景。现在,我的心已经和眼睛分开了。


当然这次走神的时候多数是在回忆这个属于我的故事的男主角,也就是那个我要去看的人,也许是我梦里的人。可是我还不知道自己去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说,如果小排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好,或者顾乐天从不曾夸过他,那么我还会仅仅为了他有张和我梦里差不多的照片而去看他吗?我不能肯定回答自己会还是不会,我始终不知道我现在要的是什么,或者说我可能想要什么却又害怕得不到什么。另外即使见到了又会是什么结果呢?


如果是,我就必须去喜欢这个冷血的小排吗?

如果是,我就必须去喜欢这个比我小的怪物吗?

如果是,小排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呢?

如果是,怪物的肯定是我而不是他了。

而我将会有可能载入历史荒诞手册。

另外,我好像从来没考虑如果不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