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一章 3 到底是去找兔子还是等兔子

豆不逗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URL] 突然想起小排,顾乐天的排长,小和尚的排长,因为他比我小,但还是排长,所以我一直叫他小排。只是这小子从来不叫我姐姐,认为吃亏。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估计现在这个点已经和周公对话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发信息问了一下:“你有一张站在飞机前的照片没?不用现在告诉我,明天起来时回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突然想起小排,顾乐天的排长,小和尚的排长,因为他比我小,但还是排长,所以我一直叫他小排。只是这小子从来不叫我姐姐,认为吃亏。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估计现在这个点已经和周公对话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发信息问了一下:“你有一张站在飞机前的照片没?不用现在告诉我,明天起来时回话就好。”天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

其实我知道后面那句根本不用加,如果算懒人的话,他比我懒。因为他会回信息速度之慢可以和蜗牛拼。我都怀疑这家伙生活在中世纪,信息都是手写后交仆人跑步送来。放下手机继续堆书,找地方睡觉。


一觉醒来,不能算醒来,是逼醒。我必须在凌晨5.30起床,为了能每月都有固定的那点收入。戴上耳机,闭着眼走出家门。迎接我的是一个久违的摔跤,我几乎从来不看脚下,因为妈妈说女孩要抬头走路才有气质,而这就是为什么总是摔跤的根源。


大雪,今年的第一场盖住地面的雪。

“不摔跤,你就不是我。”我嘟囔着骂着自己并迅速的爬起来。好在天黑,也没人,不然这脸丢的。。。。。。拍拍屁股,继续小心翼翼走路,要知道初雪的路上是危险的,指不定会不会突然脚底一滑,失去平衡,到那时可不是丢脸的事了,说不定是人伤。

终于用蜗牛的速度爬到公交车站,爬上公交车,可是今天公交车比蜗牛还蜗牛了,等蜗牛的时间是无奈的。最近我好像和蜗牛有缘,又想起昨天发给“蜗牛”的信息。“现在这个点,估计还在睡觉吧?幸福的小孩。”我始终认为不用早起的人是幸福的。人们常常说早起的鸟有虫吃,可是早起的虫呢?被鸟吃。

好不容易蜗牛公交爬到另一个蜗牛集结地,我们的班车停靠点。坐上这只蜗牛车,就可以安心睡觉了,补充一下睡眠。心里还在想今天班车肯定开的慢,可以多睡很长时间,哈哈,不觉乐的笑着露出大牙,同事顺手将玩了半天的雪团塞进我的嘴巴。。。。。。

正举手准备修理她的时候,手机在口袋边响边震动起来,同事一边招架着我,一边用眼神示意手机在响。这么早会是谁?天!竟然是蜗牛小排,神!竟然这么快就回信息,我没想到这次不是两天回的信息。

“有!”

蜗牛可能没长健全手指头,回信息估计是用触角。回的信息向来可以一只手的总数就可以数的过来。不过这个“有”足以让我忘记修理同事,忘记睡眠,急忙用颤抖的小手迅速回着信息,

“是穿正装呢还是迷彩?直升机?”



“迷彩,直升。”小排的信息不算慢,也就等了十分钟。

不会这么巧吧?我的上帝,我边想着,边给他发着信息:

“发来给我看看吧?”

“军事机密,不能给你看。”我很想揍他,如果他在我身边的话。

“不就是张照片吗,让我看看能怎么着?”这可是我的梦。

“可以给你看,但不能给你。”没想到我碰到了这么小气的家伙。

我也没说要啊。如果他在我身边的话,我依旧很想揍他。

“我就是看看,不是说你要来这里吗,什么时间呢?把照片一起带来。”人都是这样,总是对梦境好奇,特别是有可能和梦境重合的东西,我也不例外。感慨之余我顺便夸了一下小排今天起的早,再怎么说适当的拍马屁不违背我的做人原则。另外我其实还想看看小排的脸。

“忘了和你说了,领导不给假了,去不了了,要等到明年9月了。再顺便说一句,我们每天起的都很早,现在已经把营区的雪全部清理干净了。”

这就是过了很长时间后蜗牛回来信息,还是个让人看起来非常不爽的信息,虽然信息很长,虽然信息比较及时。

继续有冲动想揍他。可是一想到这家伙也算辛苦也就原谅了他发信息的速度,可是答应来看我又不来是万万不能原谅的,我在隔着400公里的摩拳擦掌,目露凶光旁若无人的嘟囔:“军人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坐在我旁边给我雪团吃的同事,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对着手机呲牙咧嘴。那神情绝对把我当傻子,而我岂能傻到底?

“看什么看?刚才还敢在我嘴里塞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呼啸着抱住同事的头,不停的摇晃着。仿佛摇晃的是小排的头(同事是女的)。“刚才是你让我尝的雪的滋味吧?那么现在我让你尝尝‘流血’的滋味!”这个可怜的小排替代品。




可是我真的很想看到这张在我传说中的那张照片,为了看那张照片,我先忍忍不和他断交,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总是喜欢说话不负什么责任,之前他说过要过来看看我,以前也没觉的小排来不来有什么重要性,毕竟两个人待的地方相差400公里,这不是个短距离,要是放在古时候也算是天涯海角的距离了吧。但知道他有这张照片后,我反而迫切想要见到他了。可是他却开始摆谱了,屁大的孩子还跟我装相,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上帝要给我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小排,不,小排的照片。

“要不你把照片寄给我吧?我保证还你。”我终于想到了一个目前最好的解决方式,然而这个我还怪物的怪物并不领情。


又过了很久,蜗牛的短信才爬来,“不行,要不你来,我给你看?”

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

难道他不知道我在的城市和他呆的城市相距400公里?

难道他真不把我当女性看待?竟然让我去看他,我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怒火已经燃烧到可以把外面的雪融化,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个可恶蜗牛的短信,如果他在我身边,或者在离我不到半小时远的地方,我肯定立刻跳下车,直奔他那而去,然后先不管他是不是有照片,见到他就先把他一个翻身把他打到在地下,一顿海扁后,再让他对我的傲慢语气致以最诚挚的道歉,当然我也不原谅他,直到他把照片拿给我看为止。嘿嘿,让他也尝尝被冷漠语气刺伤的不爽感觉。


但这只是我要命的幻想,仅仅是幻想。这一切根本不可能,首先他不在这,其次即使在这,我也根本打不过他,据说他排里还有少林俗家弟子,也就是说,我连接近的他的余地都没有,估计当我刚准备袭击他的时候,那个俗家弟子早已经将我擒拿在地上了。我还想活着,但我还是想看照片。


班车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到达工作地点,我可怜的睡眠时间已经被可恶的怪物小排搅和没了,而我不得不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因为这里不会因为下雪而停止工作,而我还要继续赚钱。

可是忙碌的工作依然能让我无时无刻不想起那张照片,那张我一直想看到的照片。毕竟是有人真的有这样一张照片,关键这人我还认识,最关键的是我知道有个我认识的人有这样的照片,虽然比我小,还总是惹我不开心。


整整一上午只要没事的时候脑子都在思想着,中午的时候又和翔子探讨关于梦境的问题。我问翔子,如果真的可以找到梦境中的东西,我该怎么办?


翔子说:“太好了,那是神安排好的。”其实我明白和他这样的人,对于一个正处在恋爱期望期的人来说,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注定,一切的一切都是无缺憾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充满奇迹的。而我还有理智。


“我是说如果,可是梦并没有给我指示什么未来,只是给我看到一个人而已。”我继续解释着,可能我要的不是他能给我一个答案,仅仅是一个讨论而已。


“难道你还要上帝把所有未来的事都告诉你?这样上帝也很忙了。如果上帝把你的人生都指给你看,那么你继续生活还有什么意思?”他已经完全曲解了我的意图。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既然你坚持你的梦,就要相信他会出现。不要被前面所发生的过去式迷惑了眼睛。”他还真了解我,明白我被困惑的是什么。


是的,我坚持,或许是在经历了很多不顺利之后。才发现那些梦境的东西一直存在我的心里,好像烙上痕迹,只不过这个痕迹在心底的最深处,常年想不起来,想起来却又不容易忘记。


“可是,即使梦境出现,我又能怎样呢?”我继续敲着键盘翔子聊着。

“你确实不是一般的笨,如果真实,当然不能放弃,上帝会给你最好的,但你也要自己争取剩下的幸福。”

“可是你知道梦境中的王子会喜欢我吗?或者根本只是我自己幻想而已?”我想到了安徒生的《海的女儿》。

“不要那么没自信,你可能不知道你有多好,你可能失败太多了。但你记住以前的事不是你的错,是别人对不起,幸福是你自己的。另外,海的女儿不能说话,也不会写字,而这些你都会!”

“什么叫失败太多?我只不过首战不利罢了,你注意一下用词。”隔着电脑继续呲牙咧嘴,不过翔子还真有点肚子里的蛔虫的意思。

我和翔子就这样聊了一中午,而我依旧不知道该怎样,依旧困惑在自己无休止的梦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再现,没有答案依旧继续思考中工作。


翔子是我的同事兼最好的朋友之一,虽然说同事之间因为存在相同的利益关系而变的非常微妙,但这个在于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首先我们不是一个性别,职位也有着根本的不同,最主要的是,他应该是我们大总裁的某朋友的某孩子,但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在他最初刚来时还曾经警告他在领导面前要小心,后来才知道他跟老总是邻居,现在看来在这里唯一要小心的是我。这也是我为什么可以放心大胆的跟他说我的私事原因之一。


整个这一天在脑袋的胡思乱想中结束,好在上班不用被监控职员的脑袋,不然我肯定下岗无数次。晚上回到家之后依旧在想那张照片,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看到那张照片。


可是我该怎样才可以看到呢?关键是即使看到后又能怎样?古时候部分女士是靠扔绣球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在扔绣球之前会先看看阁楼下的等待接球的男士们,最起码眼睛会提前看得到,而我所谓的梦境,在我看来是我一相情愿的胡思乱想,现在,真正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的时候,反而不知所措了。毕竟小排和我有着那么多的差异,即使他真的有那张照片,我又能怎样?关键是我又能拿他怎样?


逼婚,明显不现实,他逼婚我,更不现实。或者,什么也没什么。我想我已经在没看到照片的时候把自己弄的像个精神病患者了,要不就是想念纯真的爱情太久了,以至于是个人有张照片我都会乱想一通,我崩溃的神经。可是我真的想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想的通,对于怪物小排,截止到目前为止我都不明白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朋友关系,即使没有照片我也不能定位这个怪物在我心里应该是什么位置。更关键的是,我还没有见到这个怪物的脸,所以我真的不如古时候抛绣球的小姐们。


我可怜的思想,竟然为了张照片想到抛绣球,看来我真的花痴了。早知道要奔向自己的梦境干吗还选择嫁给富裕呢?难道这就是修道之前的磨练?哎!历史证明我没经得起磨练。




“确定好了就来吧,你比我好请假,我们部队现在非常忙。”怪物小排今晚很主动的给我发着信息,难道他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嚣张的兔子冲着我喊,你到我这来我就撞你!


“先让我看看照片。看到了我立刻去看你。”我不死心。


“来了不就看到了,你要是不来就只能等到今年年底了,那时我可以休假。”


怎么可能,明明知道我的好奇心已经被深深的钓起,却让我等待接近十个月的时间,这怎么可能,也亏他想的出,原谅他的年幼无知吧,不对,应该是原凉他的老奸巨猾。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于是早早的躺到床上,等待神的另外的旨意,结果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照片。


我叫夏璟,在我快26岁时,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开始重新定义人生的含义,生命中会有很多事情的发生,还有很多事情我希望发生却没有发生,于是堆积成梦,久久不能释怀。我的理想不再是过着什么也不愁的日子,过着安闲的日子。我的理想又重新回到那个充满童话故事的梦想王国,而那个穿着迷彩装的男生就是我的梦,一个堆积许久的梦,虽然我不知道梦见的东西到底会给我带来什么,但我却很想让它发生,很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