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一十章:西游记(三)

mamimima 收藏 7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二百一十章:西游记(三) 咖啡馆一众客人在卫富贵的请客声中,立时陷入一次狂欢,没多久就有几个家伙要么倒下成了一滩烂泥,要么开始撒酒疯被伙计架了出去,扔进后门小巷中。 卫富贵和史迪威中校的酒量都不错,连干了几杯,都还挺的住,只是这酒一入肚,话就多了起来。公使馆派给卫富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一十章:西游记(三)


咖啡馆一众客人在卫富贵的请客声中,立时陷入一次狂欢,没多久就有几个家伙要么倒下成了一滩烂泥,要么开始撒酒疯被伙计架了出去,扔进后门小巷中。

卫富贵和史迪威中校的酒量都不错,连干了几杯,都还挺的住,只是这酒一入肚,话就多了起来。公使馆派给卫富贵的翻译有些胆小,始终有些放不开,卫富贵也不劝他,心说这洋鬼子好多话自己还是听不懂,你清醒着最好,正好帮我翻译。


卫富贵和史迪威两人话一多,就自然而然谈到两人共同的话题——华夏国上,而一谈到华夏,就自然而然又谈到了如今华夏的局势。

两人一谈到华夏局势,尤其是东北战局,卫富贵心里就一股难言的难受。但是卫富贵觉得,这个机会非常好,以往给陆军部外事部门那些官僚打交道,都是官腔,搞不懂人家到底想什么。今天面前这个家伙可是一名资深的陆军军官,而且是在重要的陆军军校中任教官,应该跟其国家陆军各单位有很深的联系,与庞大的人脉。从他的口中,或许能比较真实的一窥美国军队的较为真实的对华看法!


卫富贵开始只和史迪威中校谈论以往华夏历史轶闻。谈到兴处,卫富贵话题一转“史迪威中校,我想问个问题,希望您能坦诚的告诉我你的答案,您前往我们华夏多次,作为一个军人,您对华夏军队的映象是如何的呢?我知道如今华夏国家实力和地位是如何的,所以希望您不必讳言。”


史迪威中校听了翻译传来的话,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才慢慢说道“我记得我在学校里,见过一本我们学校前辈教官访华后写的书,那时,你们华夏还是在前朝皇帝的统治下,好像那次你们华夏是遭遇到一次规模非常大的,范围非常广的叛乱,好像是叫太平天国。当时西洋一支舰队接受你们前朝皇帝的邀请,参加某次平叛战役,而我的这位前辈,当时作为观察员身份,大致参观了这次战役。按书上记载,在战术,兵器等等各个环节上,两军并没有什么过多出彩的地方。但是让他唯一映像非常深刻的是,是你们华夏军人的某种战斗意志。在整个战斗局势已定的情况下,一支被包围的叛军仍旧拼死作战到全部阵亡。这种情况,让他们这种异国的军人异常吃惊。你要知道,欧罗巴军人的传统,我们只需完成军人的职责即可。军人的职责,就是按照指挥部制定的可行的,也就是有实现胜利和达到战争目的可行性的军事计划,而采取的必要的军事行动。如果战争局势发展到无法完成,或者部队尽到职责,而战局已经不可避免的无法挽回的地步。再进行的战斗,就是超越军人职责的,无谓的和不必要的!但是那一队死战到底的叛军,在面临必然失败的结局中,依然保持了强烈的战斗意志和我们看来是纯粹寻死的举动,是让人非常不解,也是让人极其震惊的地方。后来,我多次前往贵国,参访过一些贵国的部队,见过一些这样的军人,虽然书中这些情况,极少见到,但是我的确也听闻过相关事例。”


史迪威忽然停住了话语,颇有深意的看了卫富贵一眼,才接着说道“在我看来,贵国的军队不是一个很强大,很专业的军队。我参观了很多所谓军阀的队伍,通过有些人的解释,我发现,那里更象一个家庭。我问过一些你们的士兵,他们似乎以一种对家庭的类似忠诚来对待对军队和国家的忠诚。中国军队在武器装备的先进程度,以及相关战术战略素养,以及现代优秀的职业化军队,都大量落后和缺乏 。但是就如我刚才的举例的事情一样,你们的军队唯一能闪光的就是那不畏死的战斗意志。我可以坦白的说自己的看法,你们的军队,除了意志以外,没有闪光点。但是很遗憾的是,如今贵国东北局势即便我们不讨论兵器、兵力、战术的差异,即使你们唯一的亮点,你们军人的不畏死的战斗意志似乎都失去了!”


一番话说出来,卫富贵一听翻译的话,脸色一下红了起来,好在饮了些酒,脸色本就红,此时只是更红了一点,到看不带出来。

面对史迪威已经很客气的批评,卫富贵艰难地点了点头。

史迪威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年轻的华夏将军,暗说能虚心接受,还算孺子可教。就又多说了几句“在大部分欧罗巴军人看来,尤其是职业军人,你们的这种战斗意志,或许是一种不必要的送死,甚至是文化的野蛮性。但我并不完全这样认为,在某些个别情况,按照正常的理性的判断,必然出现的结局,会因为一部分军人超出对手意料的战斗行为,而使整个战局出现逆转。这正是我对贵国某些军人拥有的这种战斗意志另外的评价。如果一支部队,在兵器、战术上没有优势,如果还没有,甚至丢弃自己的仅拥有的特色和优点,这场战争的胜负是必然的。”


卫富贵听了史迪威这话,一下沉思起来,史迪威也不再说,独自喝起了‘饮料’。

好半天,卫富贵才抬起了头,使劲拍了拍史迪威中校的肩膀“史迪威中校,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难得有外人能对中国军队有此认识。如果有机会,还真希望您能再去我们华夏呀。”

忽然卫富贵念头一闪,随口就对史迪威说道“中校,您也知道东北如今局势,想必你也知道,日本关东军已经不顾我国抗议,以及国联与其外交部门的交涉,已经在实施攻占东北的最后行动。东北既失,热河、华北既暴露在日军面前”

卫富贵撇了一眼在认真听的史迪威,这才故意说道“据有小道消息说,英吉利人曾暗中要求日本人在东北地区,给予其他西洋国家同等开放待遇,被日本人拒绝了。按照日本人最近以来所表现出的态度,他们的野心膨胀的很厉害,而且我听说,日本人的海军在西太平洋也越发的活跃,这些都对贵国在远东的核心利益构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我站在我华夏国家利益角度,而你作为一个优秀的美里哥陆军军官,我们在这个方面的利益是相同的。这次东北事变,我仅作为一个军人,站在军人的立场,我认为我们华夏政府的确有政策失当的地方。但是站在我们美中两国的共同立场,以及您多次前往华夏,与我国建立的良好的关系的份上,您是否可以在贵国军队中施加相关的影响力呢。我听人说您在学校里有个让您得意的外号叫‘尖刻的乔’?!您的学生这么多,我想您具备相关的影响力!”


史迪威听罢哈哈大笑起来“卫将军,您高看我了,我毕竟只是一个中校。影响力或许有,但是我不是将军,对军队政策没有过大的决策改变能力,更何况我们美里哥军队的对外动向,都要服从总统的外交政策。因此即便我有影响力,也很难对政府外交策略起到有效干预。而且不瞒卫将军您说,虽然远东对于我们美里哥具备重大利益,但是我们美里哥的国家核心利益仍旧是在欧罗巴大陆。这一点您需要非常注意。更为重要的是,如今我们美里哥国国内,孤立主义盛行。用你们华夏的话就是‘独善其身’。主流民意严重不接受不必要的战争和因此带来的士兵伤亡。想要转变我们国家对华夏的策略是非常困难的,即便是总统先生,我估计都很困难”


卫富贵听完不由眉头深皱!

史迪威见卫富贵忧郁的模样,不由安慰到“卫将军,有些事情您急不得,如果日本人到此为止,我们都还有缓冲的时间。但是如果还是不顾各国反对,我估计,各国政府都会坐不住的。”


卫富贵听罢不由暗骂:还到此为止?!老子要的是回到开始!难不成要我们华夏亡了国,你们这些白鬼子才会出手?

卫富贵心里一阵胡思乱想,忽然灵机一动,转头问史迪威中校“中校,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去追求那些过虚的东西,我到有个想法,我们近代华夏军人也都有留洋传统,想我们如今的国民政府主席蒋先生也曾经留洋日本军事学校。我想如今局面,一是要靠国联各友国鼎力相助,另一方面,华夏各界自强是根本性的措施,所以我想,是否贵国军事学校能接受帮助对外培训我国军人,强壮华夏军队,从而能间接遏制日本在远东的扩张?”


“哦?!这个么?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主要问题还在政府和军部,只要他们愿意,我代表我们陆军学校,欢迎华夏军人的到访学习。”


“好!”卫富贵一番谈话,没有什么所得,史迪威的这个口头欢迎,八字没有一撇,但总算开了一个小小的好头。看来值得折腾一下。


当夜,卫富贵和史迪威喝的大醉,卫兵将两人架回卫富贵住的旅馆,第二天很晚,两人才起床。不过这酒肉关系似乎那里都能通行一下,两人昨夜一番酒友,彼此关系热度大涨,卫富贵因为还有后续行程,只得与史迪威互留联系方式,这才悻悻惜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