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四卷 一百三十二章

nickhand 收藏 2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17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三十二章

胖子骑在马上,避在旁边让着前指总部机关的大部队先过。

很意外的遇到了路过的129师的刘师长和邓政委,刚说上几句话,三个人塞在路边增加了堵塞程度,往外面挪挪,全部让开道儿,上了半山坡。胖子回头看看人流,这还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过完。

刚刚回过头和刘师长应上一句话,“胖子!”后面一声凄然中夹杂着绝望和希翼叫声传来,胖子心头一震,很熟悉的声音!

回过头,几个衣纱褴漏的女军人正被几个战士推搡着过去,其中一个正死死的回头看着自己!

“罗坤!”胖子一惊,“刘炴,去把那几个同志请过来,快点!”

刘炴看看下面的人群,身形一起,中途换了一口气,翩然如飞鸟准确的落到那几个人之前,只是形势的变化让山坡上的胖子、刘师长、邓政委三人都是愕然,看得下面刘炴和几个押解的战士明明在说话,那个领头的人竟然拿枪顶在了刘炴的额头。四周的路面呼啦一下空出一大片!

“啪!”的一声枪响,众人只看到刘炴的头突然一摆,那人的枪已经到了刘炴手中,“拿下!”胖子的命令适时传来,人影闪动中刘炴已经将另外几个异动的战士缴了械。“好身手!”邓政委赞道。

刘炴将几个人押到山坡上,被解开捆绑了双手的罗坤和另外一个小一点的女同志已经是喜极而泣,泪水在脸上肆意纵横,看到真是胖子,罗坤就知道得救了。

胖子默默的递过一壶水,两份干粮,对刘炴说道;“去问一下,罗坤她们是以什么罪名被押送的。”

刘炴点头带着几个押送的战士到旁边去了,肖磐提着一个满皮桶的水快步跑上递到几个女同志面前,刘师长问道;“陈东,你认识她们几个么?”

胖子点点头,“认识,罗坤是在长征路上认识的,当时她们还小,最小的张冉我记得只有9岁,罗坤当时13岁吧。”邓政委恍然,“就是中央红军中那十三个女孩子红小鬼吧?”

胖子奇怪道;“邓政委怎么会知道?”

刘师长呵呵一笑,“陈东元帅啊!你现在还不知道吧,你这个民间轰传的战神,军内唯一的元帅,现在你的以往战绩都被老战士们翻出来了,‘徒手搏杀三恶狼,勇救十三红小鬼’就是说的你救下罗坤她们那次的事。”

“枣强区委书记罗坤见过首长,刘师长、邓政委好。”收拾的清清爽爽的罗坤习惯性的一个军礼。

邓政委神情立即严肃起来,枣强的区委书记被逮捕他竟然不知道(属于129师防区),立即和声问道;“你应该是在今年三月上任的,是什么事被逮捕的?地委批准的吗?”

罗坤摇头;“我不知道有没有经过地委的批准,来的人拿的是中央社会情报部的指令,是部长康生亲笔签名的,罪名是我是隐藏在党内的大地主罗XX女儿,破坏革命的反革命份子,说我处心积虑,在三年前混入革命队伍。”

胖子愕然;“三年前?开什么玩笑!刘炴!”

“到!”刘炴大高手几步跨来,“押解的战士怎么说?”胖子问道。

刘炴已经听到这边的说话,一脸古怪的说道;“他们说的一样,说罗坤是三年前潜入革命队伍的反革命份子,只是领头的那个还没有问,这人似乎有点古怪。”

胖子示意他将领头的带过来,对邓政委说道;“邓政委,等下这事的善后还得你们出个面罗。”

邓政委点头,“将事情弄清楚了,我来处理。”

领头的就是那个开枪的,脸色惨白,一来就发现胖子的眼神紧紧地吸引住了他一下,紧接着就是不能控制的竹筒倒豆子,一连串的话说出,惊呆了在场的几个人,这个事情起源竟然极其的谎缪,原来在陕西整风审干中一个被审查的干部被逼供,说出罗坤是陕西大地主罗XX的女儿,三年前混入了革命队伍。社会情报部当时就排除了这个谎缪的口供,社会部内很多人都知道罗坤是在长征路上参军的孤儿,1935年就加入红军了,但是这个口供不知道怎么就让社会情报部和整风办副主任康生知道了,一纸命令让他们将罗坤带回陕西审讯,并严令如遇意外可以开枪击毙,这个领头的人是康生的老乡,今年一月被康生选中调入社会情报部。

这个时候刚好是胖子名声大噪,那一出徒手搏杀三头恶狼,勇救13红小鬼的事迹流传的时候,这个领头的隶属于社会情报部,奉令带着几个战士千里迢迢赶赴河北来秘密抓捕罗坤,心里着实揣揣,到达枣强后抓铺罗坤时遇到罗坤身边几个女兵的诘问,就一股脑将她们全抓了。

胖子转向邓政委,“事情基本上已经清楚了,这个领头的交给我,他必须接受东北集团军的军事法庭审判,其他的就交给你处置吧,行么?”

邓政委还没答话,那个领头的已经叫起来;“我反对,我们是出来执行任务的,你们无权处置社会情报部的人。”

胖子回头冷冷的说道;“你随意开枪预谋杀我东北集团军少校级军官,所执行的是谁下令得任务?”

领头的大叫;“我们执行的是康部长的---”声音嘎然而止,神情呆怔。

邓政委笑骂一句,“行了陈东!这事就交给我把,罗坤的事情他们竟然绕过了我军区以及地委,这事情得赶紧处理,幸好让咱们遇上了,还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事情。”

大家都是赶往前指,路上依旧是一路同行,胖子和罗坤几人一路说着话前行。“你不是在康大姐身边么?当初的13姐妹都还好吧?”胖子其实很想知道昔日战友们的消息,但是牺牲率非常高的红军时代很多战友都不在了,一回忆往往就使人心伤、唏嘘。

“康大姐在年初就到重庆去了,小曾和小纪牺牲了,张冉你不认识了吗,张冉来。”罗坤叫着身后的年轻女子。

胖子看着眼前年轻的女战士,清清秀秀的,依稀有当年那个9岁的小丫头的影子,张冉有点腼碘的叫了一声;“连长。”

胖子应了,“你也跟着罗坤出来了?”

张冉眼神一下子变得很坚定,轻轻说;“出来可以自己选择爱人。”脸有点红红的。

胖子看看几个姑娘,都是轻轻点头,其中一个胖子记得姓张的姑娘说道;“陈元帅,我们几个都是逃家当的女兵,我们知道东北集团军著名的保护女兵权益的12条,为什么关内不能这样做?”

连续的行军,慢慢的谈话,到后来邓政委也加入了进来,这几个女孩子最大的就数罗坤,22岁的区委书记,最小的是张冉,才18岁,却个个都是不含糊的,尤其是她们都做过几年的战地宣传员,提出的问题非常尖锐!革命口号中的人人平等落不到实处,女同志往往受到非常严重的歧视,特别是红军长征时期中的女同志!(当初的13红小鬼遭遇狼群,就是因为她们出去宣传的时候部队突然走了,她们是乞讨着追赶部队的!要不是遇到带着几个受伤战士而掉队的陈东,她们就丧身狼吻了!这要是13个男性战斗兵,部队会舍得就这样放弃吗?),到达延安后,‘组织婚姻’相当盛行,而且动不动就被上升到革不革命的政治高度上来。这个特让她们受不了!

沉重的话题没有讨论多久,乐观的女兵们就询问起胖子的东北集团军的事情来,扯着事走路,路也不见的那么漫长了。胖子却渐渐陷入了思索,联合政府的《宪法》草案中好像有这一条吧,得叫周恒注意一下,一定得在正稿出来之前将男女平等和保护妇女、儿童这一方面加进去。中国在这一方面的传统歧视是非常严重的,必须借助政府的力量,以法律的强势手段来扭转这种陋习!

走到这个地步,有些事情胖子现在不得不去面对。权力意味着责任,在东北,以胖子的强势,一些领先与这个时代的东西可以强行推行。现在不管胖子愿不愿意,有些事是必须去做的!

彭老总跳下马背,前面就是前指临时指挥部,隔得不远就是正在准备的野战医院,几架运输直升机正在起落,依稀可以看到医护人员们忙着将直升机上的一些伤员抬下送进帐篷中。医院的设备和医生都是运输直升机负责输送,进攻新乡的部队刚刚开打,东北集团军的战地医院就跟上了集团军机械化部队的步伐,难怪那个黄参谋打包票说医院能跟上。

彭老总挥手对身边的参谋说道;“走,看看陈元帅属下的野战医院去。”

刚刚走得几步,一架担架就从后面小跑过来,彭老总下意识的赶紧避在一边。担架匆匆过去,彭老总匆忙中的一眼看到伤员熟悉的脸,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冀鲁豫独立团的老虎营长么?怎么连他也伤了?脚下立即加快,匆匆朝着医院赶去。

一到医院,彭老总就皱起了眉头,一个战士正拉着担架强行往手术室里闯,两个护士一边忙着给老虎的伤口止血,一边劝说这个战士稍等,会立即安排手术。手术室里一个医生出来吩咐一声安静,刚要回去,那个战士忽地从枪匣中掏出驳壳枪,窜上去一下顶在医生的额头上,“赶紧给俺营长动手术,否则老子毙了你!”

彭老总怒火怦然爆起,喝斥一声;“放下枪!”

两道人影已经闪电般的速度扑去,只是一霎那,那个战士手中的枪就被缴下,整个人被紧紧的压在地上,一个面目冷肃的战士手持缴下的驳壳枪,机头大开,对着地面就是一枪,这一枪正正击在那战士的脑侧!“老子警告你,枪是拿来对准敌人的,不是用来对准自己同志的。”声音非常严厉,说完放开吓得一脸惨白的战士,将枪放回那个战士的枪匣,回身走到直升机前上了飞机,腾空而去。

另外一个战士却是医院门口的警卫,他的距离要远点,在直升机上下来的战士缴下枪后就退了回去。彭老总十分惊讶,‘好快的动作!’

那个刚刚被枪顶住的女医生看到老总几人,虽然脸色有点吓白,还是迟疑着远远的问了一句,“你是彭总?”

老总点点头,“你受惊了。”

腼碘一笑,指挥几个护士将老虎送到另外一个手术室,扶起跪在地上向她磕头的战士,“你是你们营长的警卫员吧,去那边等着吧。”转向彭老总,“我是集团军第三野战医院的医生章红袖,我们院长应该快来了,请彭总先随便看看,我还有个手术需要做。”说完就急忙进去了。

“彭总。”医院的院长老马已经接到战士的报告,急急忙忙从后面指挥搭帐篷的地方赶来,“我是第三野战医院的常务副院长马飞,请首长指示。”

彭老总轻轻点头;“这里能够收治多少伤员?”

老马,“这里是前线野战医院,只要不是危险到不能搬动的重伤员,在这里处理完毕立即送往后方医院进行复检和康复治疗,至于重伤员需要在这里治疗稳定后再转往后方,到集团军中心医院进行复诊治疗。第三前线野战医院常驻医生有36人,护士162人,战时集团军中心医院会下来三到四位外科专家,加强医疗技术力量,这次带队下来的是胸脑外科专家商颖医生,她正在大帐篷里进行连台手术。”

彭老总;“连台手术?”

老马;“就是两台或是三台四台手术连着或接着做。”

彭老总有点惊异,“还有这样做手术的,医生的体力吃得消么?”

老马;“集团军的医生都习惯了,这些年手术做得多了,也就习惯了,为了保证体力,医生们平时也是抓紧时间锻炼身体,体质倒还都还好。”老马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苦涩,彭老总听得很是黯然。手术做得多了,也就是说东北集团军的战斗很频繁、激烈。

“带我去看看连台手术吧。”老总本已开始往外走的脚步停住。

老马点头,“她们在大帐篷里,靠中间一点。”

在轻微的发电机轰隆声中,老总跟着老马来到大帐篷前。老马对守在门帘前的一个护士说了几句,老总轻轻的掀开一点门帘,独自一人进到帐篷内。这里是四五个大帐篷连到一块,整整六盏无影灯打开了四盏,四个手术台上都有伤员,两个伤员正在做术前准备,各有两个医护人员在给他们验血型,清理伤口。

轻轻的声音响起;“张秀,你来缝合伤口,注意观察血压,胡盈,伤员麻醉大概半小时后会失效,25分钟时施椎麻,麻醉药效过后这种痛苦是非常难以忍受的,术后72小时内重症陪护,批准使用镇静剂,调一个警卫战士协助护士看护,防止他忍受不住自杀。”

主刀的商颖嘱咐完来到头部受伤的战士面前,伤口已经清理出来,子弹从眼底射入,从颈后穿出,商颖迅速作出决定,“血浆准备。”手中的刀子迅速转动,一块块小碎骨被取出,两边的创口清理出来,商颖松了一口气,没有伤着脑子和大血管以及脊椎!

看着商颖走向第三个伤员,老总长长出了一口气,出了手术室,心中很是感慨!这些医生所承受的压力,看来不比他这个老总轻松!很好的医生、很好的野战医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