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贱了才红了,人红了又贱了

娜娜831118 收藏 0 98
导读: 按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贱”为贬意,多是骂人、轻视的话,泛指撒娇或不尊重、不知好歹的人。我的印象中大概2005年是个分水岭,从网络里横空出世红极一时的“芙蓉姐姐”开始盛行“贱文化”,之前的木子美们还只被唤作“用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属于低俗文化范畴。曾几何时,网友们差不多都要忘记曾经的贱文化是如何流传的,偏偏,今年随着90后贱女孩的曝光率不断上升,以及沸沸扬扬地炒作出书卖点,着实引起网络世界的再一次骚动。延伸的话题也是千姿百态,例如:90后们不高兴了、路金波之流捧红了多少文抄公?娱乐圈的潜规则除了上床还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按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贱”为贬意,多是骂人、轻视的话,泛指撒娇或不尊重、不知好歹的人。我的印象中大概2005年是个分水岭,从网络里横空出世红极一时的“芙蓉姐姐”开始盛行“贱文化”,之前的木子美们还只被唤作“用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属于低俗文化范畴。曾几何时,网友们差不多都要忘记曾经的贱文化是如何流传的,偏偏,今年随着90后贱女孩的曝光率不断上升,以及沸沸扬扬地炒作出书卖点,着实引起网络世界的再一次骚动。延伸的话题也是千姿百态,例如:90后们不高兴了、路金波之流捧红了多少文抄公?娱乐圈的潜规则除了上床还有什么?甚至于包括腾讯博客点击真假的质疑。等等。




今天我想说:到底是人贱了才红,还是红人都贱了?




05、06年,网络自由主义、传媒娱乐精神、商业媚俗文化的泛滥成灾以及理想主义的逐渐丧失,所有固有的典范、教义、规条以及态度都在悄悄发生改变,黑与白的界限开始模糊。“贱”——于是被集体忽悠成一个中性词而开始在网络流行,贱时代拉开了帷幕。




周星驰的无厘头影片《大话西游》里有句圣经般的名言: “能不能说清楚哪个是贱人?因为现在大家都是贱人。”以及在他的其他影片中,经常会出现主人公面对强大的对手,通常会突如其来地跪地求饶,在逆来顺受的屈辱和自虐中展开玩世不恭和自我解嘲的游戏。暗示着普通老百姓在一个不公正的社会境遇里,面对无助、委屈、尴尬和精神遭受蹂躏的时刻,“自轻自贱”就成了“做人”的基本策略。至于“人贱人爱”,则可视作是贱时代最具号召力的骟情口号。与这类说法相呼应的是网上随处可见的如是腔调:“没错,贱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生活态度。贱,不是酷,不是牛B,也不是傻,它的意思就是:你怎么这么能耍宝、幽默且平易近人,挨了无数次打击也能笑嘻嘻……”。随着公众的承受能力和宽容度正日益提高,“贱”现象的泛滥有了它生存的温床,还记得许多年前,谈及邓丽君都被视为危险人物,而现在有人在网络上大肆晾晒底裤和房间里的那点事,或大言不惭自曝大学生二奶身份,居然能够引来众多跟帖,与其说是愤怒声讨力量单薄不如说是公众对这类犯贱之人趋之若鹜。于是乎盛传,中国贱文化流行开始了。




“贱文化”,它的“精髓”论调大致经历了“反崇高性”、“嘲笑一切”到“自嘲和自我犯贱”。上海大学教授朱大可曾经阐述道:“如果说在前两个阶段里,还闪烁着某种流氓英雄的抵抗色彩,那么到了“贱文化”,就只剩下江湖无赖的卑贱气味,它表明犬儒主义越过“潇洒美学”,已经实现了对中国社会的全面征服。但它连犬儒都不如。因为犬儒是蔑视权贵的,但“贱客”却是一切权力的奴隶……”




其实贱文化的本质说到底类似自虐文化,“自虐传统”也一直不曾退出历史舞台,人性劣根里固有一种叫原始欲望展示的“露阴癖”,是文明社会滋生下的文化太禁锢、太压抑的自我释放的方式,以及人们为了满足“各种恶俗猎奇心理”的需要而演生的一种文化现象。但凡流行了便会有人喜欢,就会有勇敢的人要出来秀。“我是贱人我怕谁”、“你若犯贱我将更贱”、“人之至贱则无敌”才能引以为傲,鼓动起一些渴望通过捷径一夜成名的心灵激烈跳动,才会出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芙蓉姐姐”,“她既是贱文化的示威者,又是贱文化的引路人,她浑身贴满隐喻、遍体生成反讽,她既是原因又是结果,她是自己的贱人。”演变到眼下的包包、紫紫高调承认为了实现所谓的明星梦被人“潜规则”了。引用下现自称“芙蓉婶婶”的矫情反问:“以前说,世界这么乱,小女子怎么混呢;现在嘛,小女子这么乱,世界怎么混呢?”因写《贱人》一书出名的尹丽川说,一个人出名不能代表一个时代,傻子成名还是傻子。“我就是这样地看。”尹丽川观察到,网络上,文字力量还是挺强大的,尤其是芙蓉姐姐自煽与自捧的语言,虽然无聊,却是一绝。




当然,也从此以后,网络里你会对“小丑们”笑一下、现实生活里你会避之不及,虚拟和现实我们已经区分得很清楚了,相信如果有哪家生了个女孩,恐怕不敢再取“芙蓉”、“包包”、“紫紫”之类了……




普普通通的她们能够通过“自我作贱”红起来,主要是依靠网络的大力推波助澜,加上“看客”们乐此不疲的猎奇心理,满足了自己偷窥欲望,同时又满足了自身的优越感。总是有那么一群人,既喜欢看,看完又要骂,骂完再自我感觉良好一番。“存在的即是合理的”,或许现代人的各种压力太大,在匿名的虚幻空间无需伪装自己,这些逗我们一乐的非常态的行径符合本能最浅层的本能需要。 正如成人影片一样总被禁止,但我敢说,全世界的文化稽查都无法真正做到百分百杜绝。精英分子出来呼喊叫停,但是自从学者们开始调戏历史普通人便喜欢上听故事,领袖人物的家事当成老百姓茶余饭后的“牙祭”,文化“贱”了之后果真很流行,记得网络里有人比喻“就象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培养情爱,而直接探讨和开发性爱一样。总之,要先解决急需,继而等实用的刺激疲惫之后,精神再慢慢苏醒。”



不得不说一句:“流行被贱卖,英雄被健忘”,或者反问一下:这个时代的英雄在哪里?




所谓的成功人士或说社会上的红人们,不怕钱多只怕钱少,大师级的导演也玩起了大胸和大牌歌星——“票房奸污了心房”;歌星们紧张之下不认识国旗,却清楚记得出场费是按税后结;上台领奖是个感动中国的孝子,台下便有人说他原来是个到处贴前女友裸照的小人;刚刚还说他将地震中去世的妻子尸体背回家,是忠于爱情的模范,不久却有透露他马上新婚;憨厚大牌的明星,曝光流氓斗欧被拘;玉女明星爱情长跑,结果传出第三者介入分手公告,众人才惋惜不止这边又正告媒体登记结婚,不耍你还耍谁?现在的出版商还真敢签,只要你有故事,只要你能炒热,哪怕你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你也可以出本畅销书当上偶象派的“作家”;学者们可以突发高论,经济房最好别有私家厕所,他怎么就不怕人骂呢?……




名誉、信誉、正直、公正还有公众形象,这些名词似乎好久不再使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