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本是宝

飞獴

男人天生爱当官,官大,意味着男人的成功;官小,或者当不了官,往往意味着这个男人“无用”,聊胜于阉人。当然,官场路都是越走越窄,走到最后“一线天”险道,往往只允许少数人甚至只有一人通过并达到金字塔顶峰。千百年来,成功达到顶峰的只是凤毛麟角,到底有多少“有志男人”被淘汰政坛官场道路两旁?尽管无人统计,其数字总和绝对是天文数字。

从官场上跌落下来,男人们大多牢骚满腹。历史只为强者记。史书是不屑于记载弱者的声音的。除非有咸鱼翻身的经历和飞黄腾达的结果。战国的苏秦与李斯就是如此。

苏秦以连横术游说秦王失败后,“妻不下衽,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拿到今天,一些年青人肯定往往会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会自杀或杀他。可是苏秦仅仅埋怨了两句,就化牢骚为“头悬梁,锥刺骨”苦练内功的实际行动,竟然咸鱼翻身,创造了身挂六国相印的政治奇迹。二战后被日本韩国菲律宾称为“蓝眼太君”的麦克阿瑟也没有他牛B。

李斯紧跟“流秦潮”到了当时最有前途的秦国“淘金”,碰上排外风暴,不仅没能发迹,甚至连“绿卡”都成了问题。一无所有的李斯干脆豁了出去,向还是国王的秦始皇嬴政发牢骚。结果因牢骚正好挠到雄心勃勃的嬴政的痒处,从此飞黄腾达,成为政治爆发户。

但是也有一类人例外:他们也曾爱当官,当过官,却最终以当官的副业而挤进历史名人录。鲁迅就是其一。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鲁迅一生愤世嫉俗,与官场格格不入。事实并非如此。年青时的鲁迅,仍然受没有摆脱“学而优则仕”传统脐带的支配,从国外镀金归来,在民国官场一干就是14年,本想干点事情,结果却是混得灰土灰脸,甚至被罢官通辑。要不是在官场失意又无聊之余,研究起学术和创作以自慰,鲁迅可能会和千千万万官场庸吏一样泯然众矣。

然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事。鲁迅虽是官场的失败者,却利用他的满腹牢骚推动了其由政客庸吏向文坛巨匠的涅槃,《狂人日记》、《呐喊》、《彷徨》、《野草》等带着典型不满情绪的成名作,在牢骚之余喷薄而出。

如果再拿着《古文观止》回溯历史,就会发现,许多文坛大师都有政治失意的痛苦经历――人生受挫――著书立传――抒发牢骚。屈原著《离骚》,司马迁作《史记》就是典型。

鲁迅非常推崇《史记》,称其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与其说这是缘于鲁迅对司马迁史学与文学造诣的膜拜,倒不如是鲁迅对司马迁政治际遇不佳的同情以及对司马迁在政治磨难中表现出的卓而不群的政治品质的惺惺相惜。

司马迁处于大汉帝国的鼎盛时期,书生报国之志绝不亚于鲁迅,并不安心当一个只有月俸只有千石的太史令,热血沸腾之余竟然对只有皇帝和月俸二千石以上官员才能讨论的军国大事说长道短,结果遭受极具羞辱味道的宫刑――割去小鸡鸡。受刑后的司马迁从此“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埋怨“交游莫救视,左右亲近不为一言”。但是司马迁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苟活,一边发牢骚,一边写《史记》。因此,书中对政治际遇的不满,对人情世故的失望,常常跃然纸上,甚至发出宁为晏子执鞭驱车的感慨。说《史记》是历史上最具个人感情特色、充满政治牢骚的史书,毫不为过。

司马迁赞《离骚》,其心境与鲁迅崇司马迁相同。屈原生于贵族世家,风流倜傥,曾一度左右楚国内政外交,后来在宫廷斗争中居然被小女子设计,遭到无情放逐,落魄之余,一度求占问卦,其间牢骚固不可少,其代表作就取名《离骚》。其“粉丝”司马迁为其作传时不得不为他托辞:“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

看来,名人与常人一样,受了打击总会牢骚满腹。与常人不同者,大师牢骚并非一味追求自虐或虐他,以求心理平衡、释放心理压力,或如苏秦苦练内功,以利再战;或如李斯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但更多人还是追随屈原另觅他途、别开洞天,在其他领域延续着自己完美的政治理念和人格追求。梦一直在,只是换了另一个梦境。即使发牢骚,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性。

真是牢而不死谓之神。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杨恽学习其外祖司马迁《报任少卿书》,在《杨恽报孙会宗书》中讥讽时政,大发牢骚,结果招致杀身之祸。看来,只要是和政治沾过边的人,发牢骚就象炒股一样,有高回报也有高风险。

其实,在古代,无论是因牢骚得福还是因牢骚取祸,都带有极大偶然性:最高统治者的心情决定了牢骚者的命运。但是有一点是绝对的:只有在牢骚之后有所作为才可能有机会成功。

到了文明社会,一方面,随着政治影响力对个人成长的相对减少,个人命运更多掌握在自己手里;另一方面,随着人的追求向多元化发展,挫折人生也并不仅仅表现在政治领域。因此,如何运用和把握牢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挫折人生的最终走向。

曾受到毛泽东大力褒扬的白求恩大夫也曾有怨天尤人、自暴自弃之时。白求恩年青时因患肺病被送进疗养院,心境每况愈下,因为在那个时代,肺病经常意味着死亡。他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分成9幅画,挂在疗养院墙壁上,每幅画上都配有充满宿命论的诗文。他让医生切掉他的病肺,只求速死。幸运的是,他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一场大病,使白求恩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他定下决心:“我要为人类做一些事情,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我要在生命结束前实现这个愿望。”出院后的白求恩倾注全部精力投入肺病的治疗与研究。中国抗战爆发,他又辗转来到中国,把自己的生命和神圣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成为八年抗战期间最让中国人感动的外国人。上海“古惑仔”老大杜月笙在听说白求恩为救中国人不幸染病后也为之动容,冒险购置了一批特效药转交给中共上海地下党。

因此,牢骚更不可怕。有了清醒的头脑、坚定的意志、伟大的理想,即使被牢骚左右一时,总会有机会冲破牢骚的阴影。而且,牢骚作为人生的佐料,人生的插曲,会更加增强人生旅途的诗意。

总之,人生路有数千条,或平凡或伟大,往往取决于牢骚后的努力而不是牢骚本身。这一点在鲁迅身上表现尤为明显。鲁迅自认为生性鲁钝,故取笔名鲁迅,虽说是谦虚之举,但从他前后经过14年才痛下决心与政坛决裂这一过程来说,鲁迅确实再普通不过了。但是,痛苦时间越长,思想的变化也越大,对后人的影响也越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从屈原到司马迁,从鲁迅到白求恩,无不是在逆境中奋起,在牢骚中振作。他们的精神也为时代节奏越来越快、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的现代人提供了宝贵的心灵鸡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