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缨会”与“一票否决制”

free1976 收藏 7 789
导读:[face=宋体]“绝缨会”与“一票否决制”[/face][B][/B][size=16][/size]飞獴 [size=14]春秋时期,楚庄王大宴君臣,并派宠妃许姬为大臣倒酒。酒过三巡,将军唐狡见许姬美貌,不禁心猿意马,竟乘风吹烛灭之际,对许姬动手动脚。聪明的许姬迅速拔下唐狡帽子上的缨带留为证据,并要求老公楚王明烛治罪。 唐狡心中那时真是哇凉哇凉的!调戏妇女,即使放在今天开放的美国也属于*,哪怕是将军搞不好也要丢官弃职的。何况是在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专制社会,调戏第一夫人绝对是死罪。幸运的是,楚庄王干

“绝缨会”与“一票否决制”飞獴

春秋时期,楚庄王大宴君臣,并派宠妃许姬为大臣倒酒。酒过三巡,将军唐狡见许姬美貌,不禁心猿意马,竟乘风吹烛灭之际,对许姬动手动脚。聪明的许姬迅速拔下唐狡帽子上的缨带留为证据,并要求老公楚王明烛治罪。

唐狡心中那时真是哇凉哇凉的!调戏妇女,即使放在今天开放的美国也属于*,哪怕是将军搞不好也要丢官弃职的。何况是在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专制社会,调戏第一夫人绝对是死罪。幸运的是,楚庄王干脆糊涂到底,命令所有大臣拔掉帽子上那根缨带才明烛,保全了失态将军的颜面。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绝缨会”。

有人认为楚庄王的伟大在于楚庄王心胸与才略一样伟大,不拘小节。我则不然。日有阴晴,月有圆缺。人的心态永远不可能阳光灿烂,哪怕是伟人。楚庄王虽然相信部将“酒后狂态,人情之常”,但也烦别人搞他老婆——伺候楚庄王嫔妃们的宦官都是被阉过的啊!真正难得的是,他深知一旦查明真相,就得杀人。即使不杀,心中也会象常人一样对唐狡产生非常负面的看法,进而彻底否定这个人才,这就是人们常有的“一棍子打死人”心理。所以他乐得把装傻进行到底,使自己成功地避免了一棍子打死人才的机会。

所以,我更相信“绝缨会”充分体现了伟大人物用人的大智慧:人才的才干比德行更重要。后来,唐狡为报楚王不杀之恩,每战冲锋陷阵,勇冠三军,就是明证。在古代,有这样一条规律,只要想成为一代雄主,做出一番霸业,必定不拘一格用人才,不搞一棍子打死人。立下“匈奴为灭,何以为家”并痛击匈奴的汉将霍去病年少骄狂,不恤士卒。提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威慑战略并击灭匈奴的汉将陈汤贪婪成性。经营西域的唐将侯君集、王孝杰都是飞扬跋扈之辈,侯君集甚至多次干政。幸运的是,当时的皇帝象楚庄王一样宽容。汉武帝霍去病疼爱有加,还给他配御厨,凭他搞特权。汉成帝多次把陈汤从言官的口诛笔伐下拯救出来。唐太宗多次赦免侯君集的死罪,还委以重任。明主强将合作,终于弹出了汉唐盛世的最强音。

汉唐盛世尽管只是两千多年的专制史的一个片段,刘彻、李世民更是如片段中的碎片,但也充满智慧的光茫,给后人以警思。

大事业是大人才干出来的。当然,大才往往有各种缺点,包括道德上的甚至政治上的。因此用大才往往必须在大才的优点和缺点之间作出正确取舍。秦穆公重用败将,曹操善用降将,皇太极敢用叛将,所以他们都成了大事。

可是在历史中,也有著名的政治家无限放大人才缺点,甚至以德否才,而心杀之。

寇准是一代名相,政绩、人品都有口皆杯。可惜的是他的棍子心态很严重。他的副职丁谓是个很能干事也会干事的人:北拒契丹,南抚蛮夷,发展福建茶道,重修国际大都市——开封皇宫。但是出于职场习惯,他在一次同事聚餐的时候帮寇准擦去胡须上的饭粒,没想马屁拍到马蹄上。自视甚高的寇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在当面斥责丁谓不成体统之后,丁从此在宰相心中就是一副投机分子形象,“留须宰相”的坏名声迅速传遍官场。直到今天,人们知道溜须拍马来历的多,知道丁谓曾经干过大事的少。寇宰相这一记棍子可真狠啦。丁谓当时的绝望感、耻辱感和报复欲望可想而知。后来,因为丁的报复,寇准被贬岭南雷州。接着丁也被贬海南。途经雷州时曾经想去拜访寇准,一释前嫌,可惜被寇准拒绝。我虽然不愿意妄自揣度人的阴暗面,但以丁谓的才干、心胸以及前科,倘若东山再起,必定有寇准的好果子吃。

时人同情寇准,鄙视丁谓,后人亦然。我独不然。中国毕竟有着独特的官场文化。官场之上,人才不仅需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实才,也需要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虚才。人才往往从奴才起步,溜须拍马往往成为干事业的切入点。清朝时军机处最后一名军机大臣就专门负责为其他军机大臣掀开办公室的门窗,被称之为“挑帘子军机”。时至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帮领导开门、提包、倒茶、捉刀,甚至背黑锅都是秘书的份内之常事。这些秘书的起步价可大多是本科哦,相当于过去的进士了。何况在那个封建专制、等级森严的年代!难道他寇准每天高呼那个职务比他高一级,水平却比他水得好几级的皇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不是溜须拍马?要怪只得怪寇准心胸太窄,即使到了江湖之远,还是斤斤计较于一件小事,记怨不记才,以一眚掩大德,以一眚掩大才。一代名相在错误的思维方式下、错误的心态下越走越远。大宋朝失去了一个大人才,长期从事人事工作的寇准有过与焉也。

有宋一朝,能象丁谓这样能干事、干成事的人并不多。寇准的同事们喜欢结党,无论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他们以君子自居,中心工作不是各司其职,而是心里掂着一根比孙悟空那根金箍棒还要狠的棍子,手里拿着一大堆贴着“小人”牌商标的帽子,遇到非党内人士就送上若干,然后心中之棍如横空出世,狂殴乱打,不择手段,又如利刃出鞘,刀刀见血。所以宋朝在历史上最窝囊,是个马背民族,就可以骑在它的头上拉屎撒尿。

比寇准更厉害的角色是一代名相诸葛亮。他曾经试图通过出版《将苑》这个小册子把“一棍子打杀人”升华为军界的“潜规则”。他提出识人七条标准,如志、变、识、勇、性、廉、信,没有一条是战绩标准。他绞尽脑汁为将领立下了一长串道德标准,如“夏不操扇、雨不张盖”的同甘共苦精神,“其刚不可折,其柔不可卷”的中庸性格……一条又一条的道德标准,条条卡人,导向只有一个:宁要无德之草,不要有才之苗。

诸葛亮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很有潜力的魏延屡立战功,竟然因面貌不符合《将苑》中“外貌桓桓、中情烈烈”这一审美标准,被贴上“天生反骨”的标签,从此被一棍子打死,成为诸葛亮那首“蜀国无大将,廖化充先锋”原唱悲歌最好的和声。诸葛亮自我要求极严,人格魅力极高,道德操守足为后世楷模,但是他的用人标准也给后世带来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历史传承往往泥沙俱下。跨过日新月异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一棍子打死人”的心理仍然广泛存在于官场之上,内化为不成熟的用人政策、制度之中,如形形色色的“一票否决制”。我讨厌教授嫖妓,但更反对教授因为嫖妓被炒。我讨厌领导干部喜新厌旧,但更反对领导因婚外恋而丢官弃职。对于构建法治社会尚需时日的中国来说,长官意志固然对于人才的选拔使用有种种弊端;但是中国最终将走向法治社会乃大势所趋。乱世用重典,盛世尚理智。这种理智不仅仅需要领导以前所未有的心胸包容人才,更需要人才政策、制度以前所未有的心胸保护人才。形形色色的“一票否决制”已经与时代的要求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贬寇褒丁、抑诸扬魏非我本意,回到封建社会的明主人治更非我所愿。在人治社会,即使是开明的雄主也非常痛苦。侯君集最终造反了,李世民在诛杀侯君集时,还留下“为卿不上凌烟阁”伤心的泪水。对于民主法治作方兴未艾的今天,作为个人,收不收起你那心中的棍子是你个人的权利。但是对于各级组织来说,将领导开放的思维、宽广的心胸内化为干部制度,并用制度来约束各级领导干部一棍子打死人,同时保护一些具有人才特质的干部被一棍子打死,这才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本文内容于 2009-6-25 18:47:16 被霹雳系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