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2)

信周 收藏 2 5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马凯当然也知道冷冰柔接管酒店后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冷冰柔和王亚丁离开金盛时,他就安排阿旺带着两个人暗中跟踪他们。所以当他接到唐伟桦的电话让他盯紧冷冰柔时,马凯马上就猜到了唐伟桦的意思。

冷冰柔同王亚丁律师离开金盛酒店后,就去了王亚丁的律师事务所。王律师觉得,唐伟桦痛痛快快地交出公司经营管理权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向冷冰柔提出要尽早做好申请司法介入的准备。

冷冰柔把法律方面的事情全权委托给王亚丁处理,她现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金盛酒店17楼的赌场。冷冰柔之所以想尽快夺回酒店的管理权,也是为了将唐伟桦的罪行暴露出来。冷冰柔预感到爸爸的遇害很可能与唐伟桦开设赌场有关,因此为了弄清爸爸遇害的真相,她要尽快夺回酒店的经营管理权。

冷冰柔以前没有把这件事情透露给王亚丁,现在既然已经开始与唐伟桦进行正面交锋,她就把这些情况向王亚丁简明扼要地讲了一下。

王亚丁听到唐伟桦利用酒店开网络赌场的事情后,大为震惊,他想不到这伙人竟然如此疯狂,敢在大酒店里明目张胆地开设赌场。他惊讶地问冷冰柔:“你既然知道他们在酒店里开设赌场,为什么不向公安机关报告?”

“警察早知道这件事情了。”冷冰柔苦着笑说。

“那警察为什么没有采取行动?难道是因为唐伟桦势力太强,或者后台太硬。”王亚丁不解地问。

冷冰柔无奈地摇摇头,说:“都不是,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这种赌博方式太隐蔽,警察就是明知道他们在里面赌博,冲进去也抓不到任何证据。没有证据如何给他们定罪,所以迟迟没有动手。”

“照这种情况看,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放手酒店,我们后面的工作会很困难,而且又增添了一些变数。”

“我告诉王律师的原因是想请您做好充分的准备,把可能出现的变数都考虑进去,以应对后面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

王亚丁沉思了几秒钟,神情凝重地对冷冰柔说:“请冷小姐放心,我会好好考虑的。对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看来唐伟桦这帮人都是些穷凶极恶的家伙,急红了眼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你要特别小心。”

“嗯,我知道,我现在住在爸爸的一个好朋友那里,他叫龙震宇,原来是个刑警队长。”

“哦,我听说过龙队长,他在阔州可是鼎鼎大名,你住在他那里应该很安全。”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后,冷冰柔就离开了律师事务所。她想先回辛里的猎人总部,把今天的情况跟龙震宇说一下。

冷冰柔驾驶一辆红色的本田双门跑车离开了律师楼,她没有注意到有几双邪恶的眼睛,在暗处紧盯着她。冷冰柔的车驶入街道后,一辆高大的黑色路虎跟在她后面,混杂在车流中,如同一只追逐猎物的雄狮,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扑向前面的红色精灵。冷冰柔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与王律师的谈话,全然没有注意到后面跟上来的路虎越野车。

龙震宇所在的辛里村在阔州郊外,出城后公路上的车辆就少了很多。路虎越野车突然加速,渐渐追上了冷冰柔的本田,并慢慢向她的车靠近。

冷冰柔眼见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离自己的车越来越近,赶紧放慢车速,想让黑色越野车超过去。没想到黑色越野也减慢了速度,将冷冰柔的车挤到了路边的绿化带里,并在前面不远的马路上停了下来。

冷冰柔被对方的野蛮行径惹怒了,她怒气冲冲地下了车,准备过去找车主评理。突然,从越野车里跳下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来。冷冰柔猛然意识到有问题,她赶紧转身想回到自己的车里,没等她打开车门,几个人已经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戴墨镜的竟然从怀里掏出了手枪,并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冷冰柔。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冷冰柔大声质问道。

拿手枪的这个家伙正是鬼眼,戴着宽大的墨镜让人看不到他丑陋的双眼。只见鬼眼一挥手,有两个家伙上前一把抓住冷冰柔的胳膊将她拖向越野车,冷冰柔一边呼叫一边挣扎,其中一个赶紧腾出手捂住她的嘴巴,冷冰柔被塞进了越野车。

鬼眼坐进冷冰柔的本田跑车里,把车从绿化带里退出来,然后掉头沿原路返回。其他人都挤进了路虎车,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了一段路后,并没有回城,而是向城北的山区驶去。

马凯在冷冰柔走后就没有离开办公室,他焦躁不安地等着鬼眼的消息,同时盼着唐伟桦快回来。冷冰柔刚离开律师楼,鬼眼就来电话向他请示,马凯让鬼眼一定要跟紧冷冰柔,同时打电话向唐伟桦汇报。

唐伟桦告诉马凯,只要有机会就把冷冰柔先控制起来,等他回去后再说。于是马凯通知鬼眼,寻找时机绑架冷冰柔。

当马凯听到冷冰柔驾车出了城区后,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于是命令鬼眼动手绑架冷冰柔,成功后将冷冰柔带到北郊山里一处废弃的烂尾楼里。

晚上10点钟,唐伟桦赶回阔州,他直接去了集团办公室。马凯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不停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见唐伟桦回来,赶紧迎上去说:“大哥,你可回来了,真把我急怀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唐伟桦仍然保持着平静。

“已经按照大哥的吩咐,把那个小妞弄到郊外藏起来了。”

唐伟桦显然在路上已经考虑好了,他马上说:“你立刻赶过去,先同她商谈,看看她有什么条件。这件事最好能和平解决,如果不同意就恐吓她。”

“大哥,费这么多事干吗,干脆把她灭了,省得以后麻烦。”马凯恶狠狠地说。

“真是个猪脑子,你以为这是在燕滨?冷冰柔失踪超过一天她的律师就会报警,我们肯定是被怀疑的对象。警车在酒店前面一停,网投中心的客人还不得都吓跑!”

“知道了,我现在就赶过去。”说完,马凯急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唐伟桦琢磨着马凯此去不会有什么结果,他让马凯去只是想试探一下冷冰柔的反应。唐伟桦半躺在老板椅里,眼睛盯着天花板苦思冥想着对策。

回来的路上,铁蛋隐约预感到唐伟桦这么着急赶回阔州,可能与冷冰柔有关系。所以等唐伟桦进办公室后,他就借上卫生间的机会,给李萱发了一个短信,询问小柔的情况。

这几天猎人总部一直处于忙碌状态中,龙震宇和快手在研究如何将唐伟桦的手提电脑夺过来,尽快让铁蛋脱离狼窝。而冷冰柔则忙着与王亚丁律师商议收回酒店管理权的事情。里里外外都靠李萱一个人处理,所以冷冰柔没有回来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

李萱接到铁蛋的短信,询问小柔是否在,李萱这才注意现在已是晚上10点,冷冰柔既没有回来,也没来电话。她立即警觉起来,来不及给铁蛋回复,李萱立刻抓起电话拨打冷冰柔的手机,里面传出的却是关机的提示。李萱随即打通了王律师的电话,向他询问冷冰柔的情况。

王亚丁从李萱的语气里似乎听出了不对劲,赶紧告诉她冷冰柔上午就离开了律师事务所。李萱的心咯噔一下,预感冷冰柔可能出了意外,她立刻放下电话跑去向龙震宇汇报。

快手也在龙震宇的办公室里,见李萱没有敲门就一脸焦急地闯了进去,赶紧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刚才接到神弹的短信,询问小柔在不在。因为小柔这几天都在王律师那里,所以我也没注意她是否回来。刚才我给小柔打电话,竟然关机了。我又给王律师打电话,王律师说小柔上午就离开了……”

快手失神地说道:“糟了,小柔一定是出事了。”

龙震宇沉思了几秒钟,然后问李萱:“神弹的短信是从什么地方发过来的?”

“是从金盛酒店发的,我一直跟踪着神弹的手机信号,他们这几天都在温州一带活动,今天下午突然返回,神弹给我发信息的时候应该是刚到酒店。”

“是不是神弹知道小柔出了事情?”快手急忙问。

龙震宇若有所思地说:“从他来短信询问小柔看,神弹很可能听到了什么,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小柔出事了。”

“对了,王律师提到今天上午他和小柔去过金盛集团,向他们提出一周内交还公司的经营管理权。”李萱急忙说。

“可以断定是唐伟桦绑架了小柔。”快手肯定地说。

龙震宇没有说话,低着头在办公室来回走了两趟,快手和李萱的目光也随着他摆动。龙震宇忽然停下脚步,说:“小柔暂时应该没有危险,以唐伟桦的智商,一定能够想到伤害小柔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如果不到绝路他是不会铤而走险的。”说到这里,龙震宇转身看着李萱说,“你给神弹回复一个短信,告诉他小柔失踪了。我猜测他暂时还不清楚详细情况。密切注意铁蛋的行踪,有情况随时告诉我。”

“好。”李萱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开。

铁蛋的手机上带有全球定位功能,随时随地都在向外发送信号,只要他的手机没有被屏蔽,李萱就能监测到他在什么地方。

龙震宇对快手说:“你在家里注意形势变化,我马上去找老武,把这个情况向他通报一下。”

“嗯,我知道。”

龙震宇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边向外走边给武峰打电话。

半个小时后,两人的车在通向市区的公路上碰了头,龙震宇把车停在路边,然后坐到武峰的副驾驶座上。

“出什么大事了?”武峰开门见山地问,他知道龙震宇半夜三更地找自己一定有重要事情。

“冷冰柔可能被唐伟桦绑架了。”

“哦!有证据证明是唐伟桦所为?”武峰惊讶地问。

龙震宇把情况详细向武峰讲述了一遍,武峰阴沉着脸一句话不说。半晌,武峰开始骂起人来:“妈的,这帮混蛋真是越来越嚣张,看来他们绑架冷冰柔的目的,是想让她放弃追讨酒店的经营管理权。”

“不错,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如果能拿到唐伟桦的手提电脑,就可以揭开整个网络赌博的内幕。是否借解救冷冰柔之际,打掉这个犯罪集团?”

武峰马上对龙震宇说:“你回去等我的电话,我马上返回局里向领导汇报,同时跟燕滨公安沟通一下,最好是几个地方同时动手,这样就可以把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如果我们单独采取行动,很可能让外地的犯罪溜掉。”

“好,不过动作要快,我担心时间长了冷冰柔会有危险。”

龙震宇说着话推开车门,下车后跑向自己的丰田霸道,随后返回了猎人总部。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