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荡寇――一部不应被忘却的英雄史诗

free1976 收藏 1 551
导读:前年从友人那里得到一本《缅甸荡寇志》,作者为孙立人将军之侄,一直想写篇纪念抗战先烈和英雄们的文章。也曾倡议公祭所有长眠在异国他乡为国捐躯的将士,应者廖廖。今年受《我的团长我的团》影响,欲望更加强烈。曾直到最近病休,才得成文,以纪念长眠在缅甸乃至印度原始森林的中国远征军将士。

缅甸荡寇

――一部不应被忘却的英雄史诗飞獴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政府因应日益严峻的形势需要,积极开辟全方位的国际交通线,其中包括1938年建成通车的南起缅甸腊戍、北至云南昆明,全长1146公里的滇缅公路。1940年3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中国可以享受《租借法案》。从此,大批美国援华战略物资先越过太平洋运到缅甸南部海港仰光,再经铁路运到腊戍,最后通过公路辗转到昆明。快被抗战耗尽元气的国民政府也因有了新鲜血液的输入而逐渐稳住阵脚,大后方民心士气也为之一振。为摧毁中国政府的抵抗意志,日本把相当精力放在彻底封锁中国通向外界的交通线上。 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北部,切断中越公路和滇越铁路,接着又以海军封锁中国东南沿海港口,滇缅公路岌岌可危。

1941年至1945年,为捍卫和打通国际交通线,中国政府前后派遣近30万大军关山飞渡,前往缅甸热带丛林荡寇,堪称中国自近代以来最为辉煌的反侵略军事大手笔。其中,近十万忠魂,承载着龙的子孙重现汉唐盛世的光荣与梦想,前赴后继,长眠于热带丛林,其代价不亚于明朝后期中国军队抗倭援朝战争(1592-1598年)。时至今日,还不时在缅甸森林里发现中国军人的累累白骨。

保卫生命线:六万将士异域成仁

1940年,日本的南进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为保卫滇缅公路这条硕果仅存的国际交通线,中国决定谋取与缅甸的宗主国――英国的战略合作,因为日本的南进战略同样威胁到英国人在缅甸的利益。1941年1月,中国成立了以商震为团长的“中国缅印马军事考察团”,深入缅甸、印度、马来西亚考察,提交了中英缅共同防御计划草案。草案认为:“日本对中国的国际交通线滇缅路不是从中国境内截断,而是配合它对亚洲的政略战略整个策划,一旦日寇与英国开火,势必先击败英军而侵占马来西亚、缅甸。这样,日寇既击败英军而夺了它的殖民地,又可封锁中国,获得一箭双雕的效果。”中国政府还积极筹建远征军准备入缅作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经罗斯福提议,1942年1月3日,盟军成立了以蒋介石为司令的中国战区,其范围包括中国、缅甸、泰国,乃至印度支那半岛凡是盟军部队能够到达的地方。中国出兵缅甸,更是名正言顺。

为照顾英国人的面子,盟国在亚洲大陆先后建立了三个相互交叉的地理战区和一个作战区。各大国都想争取更大的发言权。美国人对蒋介石不很放心,为他挑选了一位个性十足的参谋长――史迪威将军。蒋介石表面上让史迪威全权指挥入缅部队,实际上通过遥控指挥黄埔将领将其架空。蒋介石对自己的远征军司令部也不放心,又派出以林蔚为首的参谋团参预作战指挥。

英国表面上希望中国协防缅甸,实际上对中国出兵缅甸层层限制,因为英国人十分害怕中国再次恢复对缅甸的传统政治影响。驻印英军司令、韦维尔上将公开表示:如由中国军队解放缅甸,实在是英国人的耻辱。因此,从一开始,指挥机构的混乱与盟国间的矛盾就为远征军埋下了失败的祸根。

相反,日本入侵略缅甸准备充分,行动积极。1942年1月,日本出兵缅甸。日军在伪装成僧侣的间谍和缅奸的配合下,不到两个月即摧挎英国人在缅甸南部的抵抗。英国人这才向蒋介石发出请帖。3月12日,缅甸首都仰光失守多日后,中国远征军第1路军司令长官司令部终于成立,统率第5、6、66军三个军共十万大军出国作战。中国计划另组建第2路军出越南,第3路军远征南洋诸岛,但因战局瞬息万变,胎死腹中。

3月8日,第5军之200师一部到达同古,接替英军防务。由于接防太晚,来不及构筑工事,日军便蜂拥而至,震惊中外的同古保卫战就此打响。

200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机械化师,在黄埔名将杜聿明、邱清泉、戴安澜等历任师长的调教下,战斗力极强,曾在昆仑关大捷中消灭号称日本“钢军”的第21旅团。此次出国作战,重振大汉军威的梦想、扬威异域的荣耀使中国军队热血沸腾。200师师长戴安澜表示:“此次远征,系唐明以来扬威国外的盛举,虽战至一兵一卒,也必死守同古。”面对数倍于已的敌军,戴安澜亲自立下遗嘱:“如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将士们皆以必死之心与日军第55、56两个师团血战12天,阵亡8百,歼敌5千。横扫中南半岛无敌手的日军遭此重创,惊呼:“南进以来,从未遭受若是之劲敌。”同古之战是远征军出国的处女战。200师首战出彩,蒋介石欣喜若狂,连称:“中国军队的黄埔精神战胜了日军的武士道精神。”

中国军队前方浴血奋战,英国人却采取“宁愿把缅甸丢给日寇,而不愿让给中国”的策略,一方面对中国军队实行缓运,致使远征军后续部队不能及时向前增援,扭转战局;另一方面把退却变成逃跑,放弃与同古平行的战略要地普罗美,致使孤军深入的200师暴露在西路日军的威胁之下。3月29日,200师奉命撤退,遂井然有序撤出战斗。对于200师的表现,美军赞赏有加,称之为“缅甸战役中防御最久的部队,后撤时也是全师而退,很有秩序”。

接着,第5军之新22师在廖耀湘师长的带领下,果敢南下继续阻击日军。该师两任师长邱清泉、廖耀湘均为黄埔精英,又在德、法等国专门研究机械化作战理论。昆仑关大捷中,该师的装甲战车曾将日军精锐第21旅团成群士兵碾成肉酱。200师和新22师成为缅甸反法西斯战场的中流砥柱。在这两只铁拳连续的打击下, 日军第55师团被迫暂时撤出战斗。

4月中旬,中国军队参战部队陆续进入预定区域,正待反攻,东西两翼纷纷告急。在西线,担任掩护任务的英军早已成惊弓之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驻缅英军司令亚历山大以下7千人马在仁安羌被日军包围,向中国军队求救。与此同时,在正面没占到便宜的日军第 56师团在无奈之余向东线分兵,竟然找到中国军队的薄弱处,攻占我后方枢纽棠吉,威胁远征军后方基地腊戍。史迪威和远征军司令罗卓英主张分兵救火,并在中路发起反击。杜聿明则主张集中兵力确保东线的腊戍。

指挥官们争吵不休,中国军队各自为战。在西线,66军之新38师师长孙立人主动请缨,打响仁安羌解围战。新38师由宋子文的税警总团改编而来,装备精良,师长孙立人拥有清华大学及美国西典军校两大金牌学历,治军有方。仁安羌之战,孙立人以一团兵力横挑强胡,激战两天,以伤亡400余人的代价消灭日军1200百余人,将亚历山大和他的残兵败将从虎口中救了出来,同时获救的还有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及西方传教士、新闻记者等五百余人。中国军队的英勇事迹轰动了英伦三岛,被英国报纸誉之为“暴雨前暂时沉寂中的一道清流。”仁安羌之役后,孙立人曾计划在西路发起反攻,终因英国人鞋底抹油而泡汤。

在东线,200师携血战同古之余威,反攻棠吉成功。远征军士气大振,史迪威对戴安澜极为赞赏:“近代立功异域,扬大汉之声威者殆以戴安澜将军为第一人。”然而,局部的胜利并未挽回整个战场的颓势。远征军主力分散,指挥不一,很快陷于被动。4月28日,日军趁盟军争吵之际,轻取腊戍,捣毁远征军后方基地。林蔚和他的参谋团在5天之内狂奔千里,跑回云南保山。5月初,罗卓英及史迪威也丢下部队撤往印度。留在他们身后的是数万群龙无首的远征军将士。战场形势急转直下。

5月8日,日军攻陷缅北重镇密支那,远征军归国的最后退路被切断。消息传来,远征军士气大受影响,远征军副司令杜聿明决定炸毁重装备,分兵突围。由于缺乏统一指挥,突围很快变成一场灾难。200师放弃机械化装备后,如虎落平原,在沿原路返回途中遭到日军邀击,损失惨重,戴安澜师长也不幸殉国。新38师一个团陷于日军包围之中,幸赖孙立人临危不惧,竟以一团兵力反击日军,毙敌八百,解救出被围的一个团,然后一同向西撤退,仅用12天就撤到印度东部边境重镇英帕尔。11天后,该师殿后的另一个团也胜利突围归建。但是,仁安羌大捷的另一英雄、新38师副师长齐学启在组织该师伤病员撤退时不幸被俘,被日军折磨致死。该师7名女译电员在途中掉队,为免遭日军凌辱,跳崖殉国,其中两名为中共地下党员。

孙立人在战场上与廖耀湘惺惺相惜,曾建议新22师一同向西进入英国殖民地印度。在当时,这应该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廖耀湘不忍舍弃师兄杜聿明,率新22师护卫5军军部翻越密支那西侧的崇山峻岭北返,结果误入胡康河谷以北的野人山,辗转两个多月,数千将士不是死于热带疾病、饥饿,就是死于丛林的毒虫猛兽乃至蚂蚁,所幸残部最后被盟军飞机发现,最终到达印度列多。第96师成功翻越高黎贡山归国,却如同被扒了三层皮。据统计,中国十万大军第一次远征缅甸,损失六万。对于许多部队来说,损失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战斗,而是没有统一指挥的灾难性大撤退,屡败日军的第5军在撤退中死伤人数基本上是战斗伤亡人数的两倍。

异域卧薪尝胆:知耻而后勇

第一次远征缅甸,中国军队铩羽而归。日军切断滇缅公路,国民政府立即丧失了90%的军需品和工业必需品供应。美国不计成本开辟了穿越喜玛拉雅山的“驼峰”航线,但是在恶劣气候和日机袭击的双重作用下,“驼峰”航线的精神意义远远超过物质作用。中国渴望打通中印公路,将在印度堆积如山的美援运回国内。鉴于英国是收复缅甸的最大受益者,蒋介石强烈要求英国陆、海军在缅甸南部沿海地区协同反攻。美国也希望打通中印公路,把战略物资送到中国,利用中国战场拖住日军80%的陆军主力。英国人却对反攻缅甸没有太多的兴趣,因为他们一直不想把解放缅甸的功劳归之于中国人。

日军在缅甸得手后并未善罢甘休,第56师团向东窜入中国境内的怒江,昆明震动,中国被迫炸毁怒江上的惠通桥阻敌前进。嚣张的日军还频频向印度发起试探性进攻,这与德国法西斯横扫北非、窥视高加索的大动作相配合,大有与德国会师中东,截断盟国石油命脉之势。盟国希望以强有力的军事行动阻止日军的前进步伐。

1943年1月,美英首脑在著名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上终于敲定了旨在收复缅甸的“安吉纳姆”计划。英国人出尔反尔,致使该计划一再缩水,不断拖延。

争吵在继续,中美两国反攻缅甸的准备并未因此耽误。史迪威将军因第一次远征失败而灰土灰脸。蒋介石看不起他,国内同行也讥笑他为“美国陆军最好的三星将军连长”。史迪威极其渴望杀回缅甸,恢复荣誉。他制定了庞大的反攻计划并得到了罗斯福的支持,但美国人并不想在亚洲战场流太多的血,只愿顶多派出3千步兵。史迪威不得不频繁奔波于重庆和印度之间,希望从蒋介石那里索要10万兵马,并用美式装备在印度进行训练,成立由印度反攻缅甸的X部队;他还建议蒋介石在云南用美式装备训练30个师,即由滇西向缅北反攻的Y部队。蒋介石被他的热忱感动了,于1942年8月1日批准了史迪威的作战计划,并将驻印远征军放手交给史迪威打理。史迪威还成功赢得了自私的英国人的支持,使后者把印度加尔各答东北200英里的兰姆伽开辟为中国驻印军的训练基地。

幸存的远征军将士更是卧薪尝胆,渴望早日反攻缅甸,雪洗前耻。新38师先期到达印度,衣服虽有破损,但军容整洁、军纪严整、军械整齐,与形同乞丐的英国溃军形成鲜明的对比。罗斯福总统在授予孙立人丰功勋章时也对此给予充分肯定:“掩护盟军转进,于千苦万难中,从容殿后,转战经月,至印后,犹复军容整肃,不灭锐气,尤为难能可贵。”然而,不知天高地厚的驻印英军警备司令艾尔文竟然要将该师缴械。孙立人立刻派出威严的仪仗队迎接艾尔文,门口还放了六门擦得发亮的小钢炮。英国人见此大为叹服,再也不提缴械之事。因为驻缅英军撤退到印度以后,除了生命,一切荡然无存。6月14日,英印政府在德里举行联合国日阅兵典礼,新38师派一个排参加,在受阅11国军队中名列第一。当该排士兵经过加尔各答之时,该城侨胞倾城而出。英印殖民当局特地放弃了以往不允许华侨十人以上上街的歧视政策,破例批准了华侨们为欢迎中国士兵举行的六千人大游行。后来,为感谢新38师在仁安羌的仁义之举,英国政府决定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为孙立人举行授予“帝国司令勋章”的典礼。孙立人一心练兵,不愿前去,英国人只得将仪式改在兰姆伽附近举行。

1942年8月26日,兰姆伽训练中心正式举行开训典礼。9千余名步行到印度的中国士兵成为第一批受训对象。与此同时,蒋介石撤销了第一路远征军的番号,代之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以史迪威为总指挥。来往于“驼峰”航线的盟军飞机频繁将物资从印度运往中国,又把士兵从中国运到印度受训。雄心勃勃的史迪威计划在1943年1月发起反攻前训练5万3千人的部队。

兰姆伽练兵分工明确。美国军官负责兵器装备和战术教练,中国军官负责行管,后勤则由英印军官负责。史迪威的训练要求也非常严格,时有训练不合格的士兵被塞进飞机退回国内,这在当时被所有中国士兵视为耻辱。中国士兵如饥似渴地学习新式装备,甚至从未见过枪炮的农民一个星期就学会了榴弹炮的操作,让史迪威大为兴奋。此前,史迪威对中国士兵颇不信任,声称:“只要中国士兵被证明比其他盟军士兵一样出色,我死也快乐。” 而兰姆伽练兵及以后的反攻战绩则让史迪威由衷发出感叹:“中国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1943年春,从兰姆伽新鲜出炉的中国官兵组成新1军,黄埔名将郑洞国出任军长,下辖新22、新38师两个主力师及一系列直辖部队。新1军训练有素、士气高昂,步、炮兵比例由原来的9:1变为3:1,火力有了质的飞跃。更重要的是,中国官兵普遍接受了热带丛林战术及基本求生技能。史迪威将驻印军的训练照片亲自带到重庆,蒋介石看后龙颜大悦,立即批准继续把部队运往印度,新30师、第14师和50师先后空运印度,纳入X军战斗序列。

与此同时,怒江东岸, 1943年4月,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在云南楚雄成立,卫立煌出任司令。驻滇干部训练团及步兵、炮兵、工兵等兵种训练中心也在昆明陆续开训。根据史迪威和重庆方面的协商,准备用美式装备武装国民党11个军31个师,共41万人,组成Y军,驻滇干部训练团及各兵种训练中心则为Y军训练团以下军官和部分专业军士。30个师的团以上军官先后被空运到兰姆伽,接受为期六周的指挥和参谋训练。

新编部队兵员不足,Y军缺编达18万之多。大批热血青年积极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兵”的号召,投笔从戎,使得远征军有了12万兵源补充。接着,鄂西战事吃紧,Y军又被抽走两个军及7万补充兵员。因此,实际纳入滇西反攻作战序列的只有11个师,10万来人。

尽管如此,驻滇西的远征军经过一年训练,突出加强了火力配备和步炮协同训练,后勤和通信系统也日益完善,营以下部队独立作战能力和山地丛林作战能力明显增强,而且士气高昂,时至今日,云南保山一带的悬崖峭壁上仍然保存着远征军将士刻下的“还我河山”之类的铮铮誓言。

X+Y:热带丛林驱群寇

中国军队练兵如火如荼,令驻缅日军寝食难安。日军决定以攻为守,准备于1944年初先消灭被视为“软柿子”的驻印英军。未待日军展开攻势,1943年10月下旬,雨季将停,新38师即踏着第一次远征军烈士的累累白骨杀入野人山,重返胡康河谷,敲响了日军的丧钟。

胡康河谷背靠野人山,全部是热带丛林,其中5-10月为雨季,森林里河水泛滥成灾,而雨季过后即进入旱季,山险林密,不见天日,殊难用兵。再加上驻防此区域的为日军精锐18师团,英国人根本不相信中国军队会活着通过胡康河谷。

10月下旬,在英国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 新38师112团先锋营便将18师团赶下野人山,杀入胡康河谷,进围日军重要据点于邦。日军大惊,急忙从滇西方向抽调两个联队增援,18师团指挥部也从密支那移至前线。日军很快将孤军深入的国军一个残营100多人包围。该营毫不畏惧,利用茂密的大榕树构筑立体工事,与敌周旋36天。12月下旬,孙立人带领主力赶到前线,一举打挎日军两个联队。

于邦之战,中国军队以损失200余人的代价消灭日军1千余人,极大鼓舞了刚补充到驻印军才一年的士兵们,同时也沉重打击了日军不可一世的骄狂气焰。日军在战史中悲哀地写道:“历来的行情都是日军1个大队对付中国的1个师而绰绰有余。尤其在九州编成,转战中国大陆素有把握的第18师团与中国军战斗,更有最强的自信心。岂料胡康河谷的中国军无论在编制、装备或战法与训练上都完全不同,步兵军56联队虽曾勇战力攻,然而敌用稠密的火网与空中补给支持着圆形阵地,不仅不能压倒它,且使我军损失惨重。”

于邦枪声刚落,新22师又吹响战斗的号角。此后,新38师和新22师如两只铁拳,一左一右,在热带丛林里横扫日军。1944年3月底,中国军队占领整个胡康河谷,消灭日军1万2千余人。7月中旬,中国军队完全占领孟拱河谷,再次消灭日军1万2千人以上,基本打通缅北交通。

从胡康到孟拱,日军屡战屡败,每战遗尸阵前虽然只有百十人,而溃散死于丛林、池沼者则在数倍以上。日军精锐18师团多次濒于被消灭的边缘,日军出于利用该师团番号鼓舞军心的需要,前后15次补充18师团,也无济于事。孟拱战役期间,新38师曾以一团兵力大胆迂回敌后,截断日军加迈与孟拱两大据点间的交通线,日军竟然疑之为伞兵天降,数千日军不战自溃,当即被消灭900余人,国军仅损失数十人。

新1军所向披靡,大大刺激了史迪威的速胜欲望。1944年4月底,他又派出一支奇兵,由1400名美军、4000名国军及600名缅甸土著组成突击队,在高山峡谷间秘密向密支那方向渗透,于5月17日袭占密支那机场。第二天,史迪威飞临密支那前线,指挥盟军攻城,两年前败走麦城的郁闷自此一扫而光。

史迪威很想让美国人在密支那名垂青史,但日军的“玉碎防守”战术使美军闹起了罢工,中国军队也伤亡惨重。史迪威连续更换几位美国将军指挥攻城,也无济于事。7月6日,郑洞国军长抵达前线,接管指挥权。郑洞国比美国人更懂得中国士兵的心理,他决定利用纪念“7•7事变”纪念日发动总攻。此后,满腔复仇怒火的中国军队攻势如潮,前赴后继,最终于8月5日全歼日军。

密支那为缅北第一要镇,明朝兵部尚书王骥曾在此立下“海枯石烂,尔乃得渡”的纪功石碑,足见其地位之险要。中国军队攻克密支那,与滇西远征军遥相呼应,从此牢牢掌握缅北战场主动权。而且,由于控制了附近机场,盟军飞机再也不用担心日机的骚扰而经过气象条件恶劣的“驼峰”航线了,空运量扶遥直上,由当年6月份的1.8万顿猛涨到9月份的3.5万吨。

密支那战役结束后,驻印军一分为二,成立新1军和新6军,孙立人、廖耀湘升为军长。不久,国内战事吃紧,新6军主力空运回国,所辖第50师随驻印军主力继续征战缅甸。

驻印军的大手笔让英国人很受伤,当突击队攻占密支那机场时,史迪威的名义上司、东南亚战区司令、英国人蒙巴顿将军对此毫无知晓。为挽回面子,英国加大了反攻缅甸的力度,在密支那战役期间曾派出一个旅在孟拱附近空降,结果被日军包了饺子。新38师再次伸出援助之手,将英军残部救了出来。

为配合X部队的进攻,1944年5月11日,滇西远征军即Y部队所辖的第20集团军兵分7路强渡怒江,血战一个多月,进围腾冲。6月1日,Y部队所辖的第11集团军渡过怒江,进围龙陵。腾冲、龙陵,及位于惠通桥西岸、滇缅公路旁的松山,是日军楔入滇西、控制滇缅公路的最为坚固的三个据点,日军早已依托险要地形,构筑成牢固的永久性工事。因此,攻打这三点的战役十分惨烈。腾冲之战从6月27一直打到9月14日。松山之役从6月4日一直打到9月7日,因大的总攻达十次之多,又称“十战松山”。龙陵之役于6月5日打响,直到11月13日才结束。滇西反攻中,远征军伤亡高达4万余人,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后来有资料显示,日军破译了远征军密码,从而得以从容调整应对计划。

此后,Y部队继续向中缅边境挺进。驻印军经过两个月的休整后,也再次发动攻势作战,向南一直打到腊戍。1945年1月28日,X部队与Y部队在缅甸的芒友会师。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在会师典礼上致词:“今天的会师,是会师东京的先声,我们要打到东京,在那里会师,开庆祝会。”3月30日,单独南下的第50师与英军在皎梅会师,为二次远征划上圆满的句号。至此,X部队和Y部队共歼灭日军近5万人。中国方面,Y部队另有损失外,驻印X部队军也伤亡1万7千余人。为纪念中国军队的功绩,缅北盟军最高当局曾在攻克八莫后特把从莫马克到八莫市区的一段公路命令为“孙立人路”,八莫市区中心马路则以新38师继任师长李鸿名字命令。

芒友会师后不久,西起印度列多,经密支那到达昆明,全长1566公里的中印公路也在前方将士的有力掩护下顺利建成通车。当105辆汽车满载物资到达中缅边境的畹町时,盟国再次举行了盛大庆典。为纪念史迪威将军的杰出贡献,蒋介石专门将中印公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紧接着,长达1560英里,堪称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输油管道――中印油管也建成通油。中国军队胜利实现了二次入缅作战的战略目的。

结束语

60多年后的今天,随着包括缅甸在内的东南亚诸国相继加入东盟,曾经兵灾战火连绵百余载、堪称“东方巴尔干”的印度支那半岛也慢慢恢复了和平。但是,印度支那半岛仍然是世界各大国特别是亚洲大国竞向施展外交魅力的重要场所。从东盟10+1到、10+3,外交官们觥筹交错的背后,无不折射为确保本国能源供应线安全而在这一区域的利益角逐。

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忘记历史绝对是犯罪。对于中国来说,60年前,正是日本南取越南、缅甸,封锁了中国的国际交通线,给当时的中国政府和民众以极大的军事威胁和精神压力。而正是在这种威胁下,中国政府在国内战场兵力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毅然调集精兵强将远征缅甸,以打通国际交通线。斗转星移,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为了确保本国能源交通线的安全,对东南亚的介入早已由外交、经济领域扩展到军事领域,打着“反恐”旗号的日本军舰甚至浩浩荡荡开入波斯湾,太阳旗重新飘扬在印度洋上空。能源供给日益依赖进口的中国,在从波斯湾到南中国海的漫漫能源运输线上,也越来越感受到太阳旗的压力。因此,国人在回顾这段战争历史、缅怀先烈的同时,更应该清醒地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做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