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二十一章节 屠杀样的交战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1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还有什么能够挽回西贡的陷落之势了,显然中国军队的目标不仅仅是想把西贡城外的‘越人阵’残存武装力量击溃,而是彻底的歼灭这些败兵。

在按照‘联指’命令,实施迂回作战之后,刘天年的第85机动步兵师绕道向南,一天之内,突进70多公里的弧线段,防御的‘越人阵’部队无不是一片溃退,其中两翼的推进力量并没有这些外围的‘越人阵’部队做过多的纠缠,在将那些掩护部队击溃之后,而是继续高速向前推进,实施迂回作战,以求在进至新山一基地的同时,完成对西贡城外的‘越人阵’军队的大范围包抄。而对残存力量的肃清则是由后续部队的完成。

正面的第182机步师则是接连展开强大的工事,步坦协同、空地一体化,什么地面作战的新花样、老把戏都用了上来,土木龙一线的西贡防卫军第1、2、4、6旅几乎受够了这种摧残,往往炮火覆盖刚刚结束,掩护的炮火刚刚延伸,躲在阵地里的‘越人阵’士兵便发现成群的中国战车已经到了自己个面前,几乎形成不了有效的抵抗,防线便是崩溃了。

步兵战车在将车载步兵放下后,立即转向两翼,实施机动突击,而冲上阵地的下车步兵们则是掩护装甲力量,肃清那些残存的火力,配合作战的装甲力量则是充当步兵的协同支持火力,这种密切的配合又得到了空军固定翼战机和陆航武装直升机的配合,‘越人阵’武装在这种架势下,想要不被放羊都难,毕竟本身从战术到火力,再到单兵素养,已成颓势的‘越人阵’武装力量是根本无法和中国军队相媲美的。

中国人的猛烈进攻至少让整个土木龙战线上守军陷入在一种难以遏制的,四下如同瘟疫样弥散着的惊慌失措中,空中那些打击力量,多少给‘越人阵’的防御和机动造成了一些麻烦,以至于一些控制在后方的预备队刚刚展开对前线的增援,便遭到了来自空中的打击。

这已经是一场极其不对称的战事了。四下里到处都是-丢丢-怪啸着横飞的流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爆炸声,摇曳舞动在爆炸的气浪、火光中的树干,被折断、炸碎,发出吱呀呀的倒折声,又被炸成纷飞的木屑,涌动着的火光更是冲天而起,腾放着,舞动着。

那些中国人的自行迫击炮可以在自己的重炮的掩护下,从容不迫的吊射着他们想要打到的任何一个目标,车载机炮火力则是如同喷吐着的火链样,到处横扫,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腥风血雨,掠过于头顶上的攻击机、战斗轰炸机,一群接着一群,就像是深海里嗅到血腥味的恶鲨样,结伴而来,寻觅他们想要的猎物。

大口径的重炮炸起的烟浪中,伴随着宣泄而来的密集弹雨,整个战场上充斥着被交织起来的钢铁与烈焰的死亡之网,防线上的所有地方都快被那些喷吐而出的火热金属弹丸给打得如同开了锅一样。甚至中国人任意妄为的用反坦克武器来直接掀开那些火力点。

土木龙市区更是被炸成了一片瓦砾,现在的局势谁都知道,随着数个旅的中国军队登上婆罗洲,中国人迫切的需要在短时间内结束越南战事,虽然‘越人阵’武装也很清楚,也许自己能够多坚持一天,那么中国人的处境也会恶化一天,可是西贡方面还有多少资本来坚持每一天?哦,不,甚至是坚持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

强大的空地一体化火力带来的破坏是惊人的,这种和二战期间,那铺天盖地而下的毁灭一切的火力所不同的是,几乎每一声的爆炸,都意味着一次绝杀,每一团烟云的升起,都意味着一个目标的被摧毁,一些生命的丧失。

到处都是狼藉之景的土木龙城内,随着急促的炮击刚刚停止,在成群的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大批的主战坦克、步兵战车便轰鸣着从烟幕之中钻了出来,这些杀气腾腾,直接撞开残垣断壁,从多个方向冲进城内的战车后面跟随着大批的拉开散兵线的步兵。

车载并列机枪的火力在这些咆哮着、怒吼着、滚滚而前的战车纵队的两侧形成密集的金属风暴,墙砖被削得碎屑横飞,瓦砾被打得支离破碎,窗口处的‘越人阵’守军甚至来不及操枪对着下面开火,便被这些疯狂扫射的12.7毫米重机枪火力给打得血肉飞溅。

更为变态的是,中国人居然自己改装了不少武装车辆,他们将14.5毫米高射机枪、双联37毫米机炮搬上军用卡车,再在周围焊装上钢板和防护铁栅栏,这样一来,这些卡车变成了山寨版的武装装甲车了,每一辆车在喷吐着火蛇的时候,都似乎是一头浑身都是锐利锋芒的刺猬。那些14.5毫米高射机枪、双联37毫米机炮可以从容不迫的将每一栋建筑的窗口、墙壁都打成蜂窝样,而且大口径机枪弹、次口径机炮弹的穿破力,可不是一堵砖墙所能够挡得住的。而且本身就是高射火力,俯仰角那就更不用说了。

同样这样纵横驰骋着的还有PZG-95B弹炮一体化防空系统,这些薄皮轻甲的战车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防御性,在巷战之中,它们的火力就成了自己个儿最好的防护,杀爆弹的爆炸烟云中,那些可怜的‘越人阵’士兵来不及实施反战车作战,便是被杀得一片血肉横飞。

就连‘越人阵’守军也不得不去佩服中国人的改装能力,工兵部队的装甲推土机加上火力,除了可以进行掩护压制之外,还能直接破墙开洞,甚至直接推平一堵墙。

至于那些装在机动车辆上的W99式速射82毫米迫击炮则更是将中国军队的‘大炮上刺刀’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刁钻角度直接轰过来的炮弹甚至可以直接从窗口打进去,将躲在房间里的人炸成稀烂。这个时候的土木龙,所谓的‘巷战’反倒是成了屠杀。

想要不叫成是一场屠杀都难,单兵云爆弹被火箭驱动榴弹发射器从沿街的窗口轰进去,有限的空间在无形之中增加了温压战斗部的杀伤效应,喷涌而出的红黑色火球在热浪之中,将狰狞面目的尸体直接便是从窗口掀翻出来。满街都是狼藉的瓦砾碎片。

在紧跟而后的步兵以策应掩护下,那些横冲直撞的装甲战车肆无忌惮的沿着多条路线,直接扑入土木龙的市中心,各种车载火力,对着慌乱奔逃的‘越人阵’武装人员便是密集的扫射着,许多来不及逃散的越南人甚至被卷起的履带直接的碾压而过,满地都是血泥。

黑压压的武装直升机群骤然的一架接着一架的从天空中扎落而下,无控火箭弹雨,如同倾泻而下样的漫天飞舞着,拖曳着长长的火舌,骤然而出的反坦克导弹则是点杀着地面上那些并不多的‘越人阵’装甲战车。爆炸的巨响轰隆隆的震彻着天宇。

数架战斗轰炸机带着刺耳的嘶叫,以低空高速,倏然的掠过地面上那片翻滚着浓烟的,熊熊燃烧成一片的火海,机翼、机腹下挂载的航空炸弹拖着打开的减速伞,鱼贯摇曳而下,伴随着一阵的突然炸裂尔而开的碎裂声,地面上顿时的在-轰-轰-轰-的巨响声中,翻滚着而起那接连冲上云天的红黑色火柱,灼热的烈火甚至将那空气都炙烤得滚烫,那种高温和浓烟接连的澎湃着,渐渐升腾而起,直至翻滚入那弥散的硝烟中,最终把惨淡的阳光遮蔽下去。

那些在履带的铿锵声中,碾压过支离破碎的沥青路面,带着阵阵的交鸣声而来的2005式主战坦克逐渐的逼近着。尽管第一次车臣战争一度让坦克在巷战中的作为,很是受到质疑,但2003年的那场伊拉克战争,美军第3机步师杀入巴格达的那一幕,却又是让人看到,原来在城市战中,战车也是可以这样用的。

那些2005式主战坦克不断的发出阵阵的轰鸣声,大地在履带下颤抖着,不断回转着的炮塔上,除了并列机枪的火力扫射外,偶尔的140毫米滑膛炮还会闪出一团火光,直射出去的高爆人员杀伤弹带着冲破烟幕的动能和势能,狠狠的砸下。

浓烟和火焰,瞬间便是翻滚而起,爆炸的火光中,飞溅的钢珠、破片顿时让有效杀伤范围成了一片炼狱,许多暴露在这片死亡之雨中的‘越人阵’士兵转眼便是被密集杀伤。有人在刹那间就被杀死了,还有人则是在痛苦的挣扎着。尽管有轻武器扫射过来,但子弹打在这些‘钢铁巨兽’的装甲上,只是阵阵的铿锵作响样的叮叮当当,并不能阻止它们用沉重的金属履带碾压过已是坑坑洼洼的街面,继续前进的步伐。

作为支持的步兵战车紧跟在后面,纤小的炮塔上,100毫米滑膛炮和30毫米机炮组成的并列火力,接连的-嗵嗵-的把成串的杀爆弹打了出去,偶尔的还有一枚大口径的高爆弹,这一声声的爆炸声,组成的死亡协奏中,喷起的烟火四袅翻滚着。

很多‘越人阵’的士兵就这样在瞬间便被炙热飞舞的破片给撕扯的粉碎,那一团团的骤然便是腾起的猩红血雾中,呈放射状而出的碎肉喷溅得到处都是。许多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便是这样的被密集打来的子弹,给打成了筛子一般,满是都是冒着青烟的弹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