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潜规则”洗脑的演艺少女

mzdlzy 收藏 2 88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5_15071_9515071.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5_15075_9515075.jpg[/img] 2009年5月5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源源影视工作室涉嫌组织卖淫案在北京海淀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在法庭上胡卫东极力为自己辩解。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5_15101_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5月5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源源影视工作室涉嫌组织卖淫案在北京海淀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在法庭上胡卫东极力为自己辩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叔叔,我写会儿作业成吗?”


在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被叫来协助调查时,还背着书包,带着作业本。当被问到在源源影视的经历时,经警察提醒,有些女孩才慢慢明白,用一种迷离的口吻说,“我们去跟投资人发生关系,然后他们给我们钱,对哦,这就是卖淫啊??”


在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依法延长审查期限三次各15天之后,源源影视工作室组织少女卖淫及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案,5月5日终于在北京海淀区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9月以来,源源影视工作室主要负责人胡卫东伙同他人在北京市海淀区源源影视工作室内,招募多名女孩,以要进入影视圈就要遵循“潜规则”为由进行洗脑,然后要求女孩与其发生性关系,并拍成录像。其后,胡卫东组织工作室的女孩以“拉投资”为名,对外进行卖淫活动。


一位办案警察曾带着戏谑的口吻说,这个胡卫东过的简直是皇帝的生活,每天不用出门,小姑娘们自然把钱拿回来交给他,晚上想睡谁就睡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潜规则的包包与阿紫

曾被胡卫东控制的女孩包包和阿紫在文章中说,胡卫东就像一个“教皇”,控制着源源影视所有的女孩子。胡卫东、孟志邦(真名孟庆波)和其他女孩子发生关系时,她们还在旁边为胡卫东拍裸照。不仅不吃醋,还到处寻找自己的朋友、校友,说服这些女孩和胡卫东发生关系。


即使在法庭上,胡卫东依旧不改自己一贯的逻辑。他经常跳出法官的提问转而阐述自己那一套“影视圈如何如何”的理论,认为“影视圈都在床上沟通”;他坚称自己完全无罪,没组织女孩们卖淫,女孩收到的钱物都是“朋友之间的赠礼”。他甚至说,“我们之间是相互合作、一起奋斗的关系”。


在“源源影视”网站上,曾出现过照片的女孩约120名,其中8名女孩在法庭上出具了证词,证实与胡卫东及“投资人”多次发生性关系。但是,这些女孩在胡卫东、孟庆波被抓之后,还不知道这是卖淫。


她们认定的一切,所接受的一切,都被胡卫东重新定义过。


一群想进娱乐圈的90后女生


在碰到胡卫东之前,这些女孩并没有太多与众不同之处,惟一的共通点就是,她们都是90后女孩,做着明星梦,家庭相对困难。


在庭审后,胡卫东对《新京报》记者说:90后的女孩,受到现在网络不良文化的影响,看色情、暴露的影片,对性无所谓,总是说“不就是潜规则吗,不就是上床吗”,以为上床就可成名,实际是很无知的。


小雪,自称1990生(身份证上的是1994年),曾经是胡卫东忠实的追随者,事后她根据自己真实经历写了一部接近十万字的自传《这个世界怎么了》。文中提供了大量源源影视内部的故事细节。据知情人看过后评价,基本是真实描写,没有虚构。


小雪从小就没出过北京,但她自称是河南人,因为她没有北京户口。他们的家位于“乐天岛”歌厅和一个垃圾站中间,房子是父亲找几个亲戚一起盖成的。


她的爸爸经常对她说,我们是河南人,是外地人,不能跟人家比。但是小雪想说的是,不比怎么知道谁高谁低呢?“请你们相信我,成功是早晚的事。”


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小雪的梦想就是当导演,“一个能还原人性本来面目的大导演”。初三报考高中,爱笑的她笑不出来了。老师说:“北京的同学留下,外地的出去。”


她最后报考了艺术学校,就读位于北京丰台的八一艺术学校(职高)。班上连她一共才12个学生,一年学费12000元。在这个学校里,她认识了一个同学,叫佳佳。正是后者,把她带进了源源影视。


菲菲,1992年生,知道源源影视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我是杭州人,在上艺校。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北京蝴蝶》剧组要招小演员,就填了一个简历,没想到过了几天他们让我来北京面试。”“当时就是想当明星,想出名,(别的)什么也没想。”菲菲说。


包包和阿紫是一对双胞胎,1990年生,在北京一所职高念航空服务专业。2007年6月,她们偶然碰上了孟庆波。35岁的孟庆波,自称是北京模特协会的副会长,觉得她们有做模特的潜质,可以帮忙介绍试镜的机会。过了几天,孟庆波就把她们拉到了源源影视“试镜”。


洗脑


源源影视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据公诉人在法庭指出,该影视工作室一共招募了120多名女孩,却没有一部影视作品问世。


公司全称是源源方丹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窝居在北京海淀区世纪城五区一个两室一厅的住宅里。邻居们只看见每天不断有妙龄少女进进出出,并不知道她们是干什么的。


据起诉书上说,源源影视工作室由王倩投资成立,王倩后因故离开,一直由胡卫东负责经营。从2007年9月开始,胡卫东和孟志邦就开始了他们的独特生意。基本模式是以帮助女孩在娱乐圈成名为由,说服她们接受“潜规则”,找有钱人“拉投资”,事实上是“进行卖淫活动”,所得财物工作室与个人五五分成。


所谓的工作室只有四个人:40岁的胡卫东,负责劝说女孩接受“潜规则”,并教授其如何上网寻找目标,如何索要钱财;认识不少有钱人的“星探”孟庆波,四处物色女孩,并为她们联系所谓的投资人;27岁的孙巧充当经纪人角色,曾被胡卫东“洗脑”,负责拍照以及拍摄性爱录像,女孩外出要与其打招呼;胡卫东女友、20岁的沫沫负责为女孩联系所谓的“投资人”。


他们有一份给“投资人”看的《商业发展计划书》。《计划书》将公司定位为“定制艺人影视艺术专向推广策略的专业机构”,“以女性艺员的包装推广为核心,直接面对企业及个人,为其提供全面的商务及个性化服务。”


他们还有一个影视俱乐部的构想:“营造合适的场所及活动来达成投资者与各类艺员结识、交往,最终合作的目的。”


这些所谓业务能够运转的前提是,胡卫东的洗脑能否成功。


胡卫东貌不惊人,但却有着一种特殊的说服力。办案警察曾表示,“胡卫东这个人很厉害,很有才,说话一套一套的,能把人说动心了。”


小雪的自传详细地描述了陷入到这个黑洞的全过程。同学佳佳来源源工作室拍了套泳装照片。一同前往的小雪,被胡卫东盯上。


一段闲聊之后,胡卫东熟练地开始了他的洗脑工作。


胡卫东:“你还是处女吗?”


小雪:“还是,我会为梦想而献身,但平时的话我不会随便跟别人也不会给什么所谓爱的人。”


胡卫东:“噢?那你了解男人吗?”


小雪:“了解,男人就那点东西。”


小雪后来回忆说,“现在为那时天真的我感到可笑,自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其实还差得远。总渴望着早早进入成年人的世界,显得老练、沧桑。”


胡卫东:“那么假使我们合作的话,你会怎么看待我和你ML?”


小雪:“我会觉得很正常,也会接受。”


送小雪出门的时候,胡卫东直接问道:“那周末你能过来吗?”


“能。”她脱口而出。


这一次,胡卫东打好了灯光,架好了DV,要拍下来。“其他的女孩都拍,我那里有很多(视频),一会儿可以给你看看。” 胡卫东说。


“真的吗?那好吧,但你不许给任何人看。”小雪强调。


拍摄过程中,胡卫东还用摄影师的口吻说道,“睁开眼睛看镜头,看我。”


这段录像菲菲也看到过,她回忆说,那是小雪的第一次,哭得很惨。


完事之后,胡卫东开始用深沉的语气对小雪进行教育:“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也是我的女儿,同时又是我的学生。”


“我们之间的契约是两年。两年之内我让你达到树立的目标,你会有自己的北京户口,会考上电影学院导演系。”胡卫东许诺说。


小雪被震惊了,“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未来那么清晰,谁也体会不到我这么多年来在北京生活的心情,谁也无法理解我是多么渴求当上导演,同时谁也不会知道,它们对于我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我想我的父母都不会理解。”


此后,经过多次不断类似的洗脑,对于小雪来说,“胡卫东已是一个神了”。


陷得最深的是沫沫,她以胡卫东为一切,为之疯狂。小雪和菲菲都听胡卫东炫耀地说过,他要沫沫喝他的尿,沫沫就喝完了他一次拉的尿。他还很得意地说,我没有强迫她。

潜规则暗示


2007年10月,刚到源源影视的时候,工作室的办公环境曾让包包、阿紫产生了疑虑。那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民宅,其中一间卧室放着8张高低床。


她们怀疑,这个只有几台电脑、聚光灯、DV机和照相机的地方,是否具有成功培养艺人的实力。沫沫在法庭上承认,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怀疑这个公司的实力,但后来孟庆波带她们参加了一些影视圈的聚会,见一些影视圈的人,所以她又迟疑了。


试镜的时候,胡卫东给包包、阿紫看一些照片,说拍这样的照片一次能挣一两万,她们有点心动。


拍完样片后,胡卫东开始了一次长谈:“你要知道娱乐圈是一定要潜规则的,与其拿自己的青春陪那些小男生玩,不如拿自己的青春去换更大的回报。只要你们听我的,加入源源影视,按照我教的一步步做,你们就能成功,就能进入上流社会,认识上流社会的人。”


她俩早已听过“潜规则”这个词。娱乐新闻中不时就提到某位女演员曝光潜规则,采访女演员几乎必问潜规则,用谷歌搜索“娱乐圈潜规则”能搜出近两百万个页面。


“听完胡卫东的这席话,我们以为原来娱乐圈真的是这样的,以为如果进了演艺圈我们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见面第一天,阿紫就与胡卫东发生了关系。虽然不是很情愿,但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迈过了门槛,进入娱乐圈了。”


据包包和阿紫的描述,她俩同时被胡卫东和孟庆波强制发生了关系并拍下录像之后,姐妹俩并没有想到要报警,而是想“既然已经付出了,就不要多想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以后好好听他们安排往演艺道路上发展就是了。”


胡卫东总是显得很有思想,让单纯的女孩们折服于他的思想之下,接受他的价值观。他让女孩们必看的书是西蒙·波伏娃的名著《第二性》,还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甚至一些未公开发行的影碟,如《洛丽塔》、《苦月亮》、《大开眼戒》、《解放天性——教科书》等等。小雪仍记得《第二性》中一些论述:高级妓女的名望是一种能赋予她以市场价值的名望,而今天,在舞台或银幕上可以制造出一种能变成生意资本的“名声”。小雪说:“这些足以佐证卫东的思想,虽然自己和妓女二字联系到了一起,但是正如以上所说,我们是价值的附属品。”


甚至在审后接受采访时,胡卫东仍然在宣传他的理论:女孩到影视圈,原始资本就是容貌和姿色,后天得到的才艺等就是商品,她们在演艺圈的发展,就是如何将商品进行包装。她们得到才艺之前,需要付出时间成本,需要趁着年轻,付出原始资本,但被潜规则后,原始资本就没有价值了。


“拉投资”


小雪对胡卫东进行过一个白描:一个小有天赋的落魄画家。从小画一手好画,赢来鲜花、掌声和女孩子爱慕的眼神。从一个外省小镇来到北京成为北漂一族,渴望成功但处处碰壁。开过广告公司,生意蒸蒸日上时,不慎被骗,公司倒闭。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十余年,看透了娱乐圈里的潜规则。


胡卫东还经常对外宣称自己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


其实,胡卫东的经历没有那么浪漫。他生于1969年,老家在河南省平顶山,平时却对外自称是北京人,叫“卫东”(女孩儿们叫他“卫老师”,或者“爸爸”)。他1988年高中毕业后在老家打工,1992年到广州给人画画,1995年秋天到北京至今。


关于他怎么找到这个模式的目前尚未明确。有知情人透露,其实是孟庆波给胡卫东指的路。孟庆波打着“模特协会”的名头给一位大老板猎艳很久了,和胡卫东的合作只是他按以前的模式搞的私活。


据孙巧在法庭上供述,工作室没有正规业务,而且只发展年轻女艺人,将她们的艺术照放在网站,并向影视公司推荐。收入来源靠女孩在外“拉投资”,其实“就是性交易,像拉皮条的”。


小雪第一次去见“投资人”时,是一个叫豆豆的女孩带着去的。路上,豆豆突然问:“哎呀,忘了带避孕套了,你带了吗?”上去之前,豆豆对着录音笔说:“2007年11月12日,豆豆带小雪去见陈×。”


见了面,陈×并没有搭理她们。过了会儿,豆豆对陈×说,“她叫晓雪,17岁了,是艺术学校的学生。”


陈扭头看了她们一眼,说,“把衣服脱了躺床上去。”完事之后,小雪出门时听到他和豆豆说,“这丫头,我只能给她2000元。”


胡卫东会根据女孩们拿回来的录音,分析“投资人”是不是真的有钱,然后再教她们怎么跟人要钱,一般要求女孩以学费和房租为名。“投资人”给钱有两种方法,一是每次发生性关系给女孩数千元或上万元,二是第一次给数万元,之后再与女孩发生性关系时,只给1000元钱左右。


孙巧帮小雪在“爱情公寓”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然后把搜索到的月入过两万的男性都加为她的好友。小雪这才明白,所谓投资人出产于此。据她估算,主动联系能够得到答复的是1/10,同意见面的又是1/10。


菲菲在博客里写道:“小雪告诉我,你和那些男人讲话,讲九句是真的,一句是假的,他们一般都会信任你的。然后你就告诉他,你现在要上学或有什么困难,那些男人都会‘进套’。”


包包和阿紫,第一次见投资人是孟志邦事先安排好时间、地点,然后通知几个女孩过去一起见面,地点在一些高档饭店。女孩们需要把自己打扮漂亮,表现乖巧,饭局上双方留下电话。第二次见面则是私下的,“投资人”会给中意的女孩发出邀请,女孩反馈给胡后,便去赴约。女孩们出去不时会有两人同时见一个“投资人”的情况,包包和阿紫就曾同时与一个“投资人”发生关系。


包包和阿紫说,胡卫东要求每个女孩子和投资人发生关系后都要及时汇报,清楚地把发生关系的时间、地点、每一个细节都记录下来,包括“投资人”的名片、职业、职务、住址、车牌号等资料,最后自己每个星期把所有的资料整理一次。


胡卫东说,这是为了保护她们,“迟早要和这些投资人算账,这些就是证据。”事实上,他却是别有打算。2008年6月15日,包包和阿紫的博客上曾转发了一个化名“小七”的女孩一封公开信,其中提到:“他竟然利用过一个14岁的小女孩,让她拍下她与投资人发生关系的证据,从而向投资人敲诈了100万元。”


小雪对投资人的白描:“多数就是社会上所谓商界成功人士,偶尔也有大富豪、官员,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


胡卫东说,“这些人心理都有毛病,所以喜欢找小姑娘。”


但也常会出现女孩们跟人发生关系没要到钱的情况。菲菲说,“他经常骂我不如小雪,因为我出去很多次都是空着手回来的,没有找到钱,小雪一般都会把收入给他。”


包包、阿紫在源源影视期间,共见了20多名“投资人”,与其中7人发生了性关系,但一次也没要到钱。警方内部消息称,女孩们成功的次数并不太多,没挣到太多钱。目前警方共询问过三个“投资人”。


小七在举报信中指证,胡卫东经常打骂小雪和沫沫。小雪也想过要走,但胡卫东用性爱录像、打骂和“道理”来留住她。他会边帮她擦眼泪边笑着说,“不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怎能成其大业?每个男人都是你的老师。”


小雪的反应是:“他语重心长,像击中了我的四通五脉,使我热血沸腾,心跳猛烈。”


还未结束


从2007年9月底到11月底,包包和阿紫一直没跟父母联系。在一番周折后,她们的母亲找到了女儿。那天晚上,胡卫东还在通宵给她们“上课”洗脑,直到早晨8点多才讲完。


在工作室,包包和阿紫的母亲没看到营业执照,却见到了男女混住。她执意带走了两个女儿。


2008年4月,包包和阿紫与普天同庆公司公司签约,开始在博客上连载自己写的小说,号称“90后贱女孩”,拥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胡卫东顺势在网上发布了她们的一些泳装照片,声称是自己捧红的。


包包和阿紫的经纪人天蓝感觉不对劲,盘问一番后,她俩终于把这段经历说了出来。天蓝很震惊,马上叫她们去报警。


在数次报警不能立案的情况下,公司决定利用网络来达到目的。包包和阿紫的博客于5月30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致海淀公安分局张伟刚局长》,“举报在海淀辖区内的一个居民楼内,隐藏着一家通过网络组织未成年少女进行非法色情交易的组织——源源影视工作室。”


当天下午,天蓝带着打印好的同一封信来到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报案。这一次,终于成功立案。


2008年5月31日,孙巧被警方抓获,6月11日,胡卫东在成都一家网吧被抓获,6月12日,孟庆波落网。小雪也被拘留。


2009年5月5日,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一审。检察机关指控两项罪责,胡卫东涉嫌组织卖淫罪,胡卫东、孟庆波涉嫌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孟庆波、孙巧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本案曾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2次,依法延长审查期限3次。此案目前仍未宣判。


小雪在自传里还详细地描写了在看守所34天的生活。支持她渡过难关的,竟然还是胡卫东对她的教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重获自由后,小雪仍在努力朝着成名的方向前进。5月中旬,她在新浪开了博客,准备把这一段经历细与世人说。


她的自传最后写道:


“颁奖晚会上,风情万种的女演员笑容满面地捧着鲜花和奖牌。可是,你知道这中间的故事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