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壮举”,以犯罪来获免费治疗,国民皆受害.

晓风馋月 收藏 1 82

听到自己被判决18年有期徒刑时,19岁的北京市顺义县农民李大伟(化名)长舒了一口气。再次抢劫,他为的就是这一刻。身患严重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他,近日在清河999急救中心等来了专程前来宣判的法官。法官的宣判意味着———他能到监狱里免费治疗,保住性命。

抢劫进监狱,只为治病保性病,或许对于农民李大伟来说,是一种“壮举”,与其在外面等死,还不如去坐牢换取治疗。但以18年徒刑换取治疗的“壮举”却是悲哀的。这种悲哀看起来是李大伟个人的,实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李大伟以犯罪来获免费治病,应该说,国民皆受害。

多年前,看过欧·亨利的小说警察和赞美诗》,流浪汉苏比六次故意犯罪,犯罪是因为天气寒冷,他要进监狱度过冬。但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苏比这样的人,他叫罗万富,重庆人,报道说,他是个不怕蹲监狱,是监狱里的一个常客。不怕坐牢,目的和李大伟相同,去监狱治病。他身上只要哪种慢性病一发,就去蹲监狱。14年来,他走的是一条以自由换健康的犯罪之路。为了治病,他偷村里的牛、邻居的东西,甚至是其他人根本连偷的欲望都没有的东西。狱中服刑是对生命权的最大惩罚与剥夺,因为自由权几乎与生命权有着同等价值。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看法,但罗万富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进了监狱就基本上不愁吃饭和看病问题。

农民看不起病已是不争的事实。“小病挨、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脱贫三五年,一病回从前”……这些在农民中流传着的顺口溜,让人明显能够感受到农民面对疾病时的那份沉重和无奈。谁不是爹娘养的,谁有条件不会珍惜自己的健康和生命?由于没有能力支付1859元医药费,来自江西的农民工吴方华、陈爱华夫妇在福州跳江自尽。在土地欠丰、流浪打工的艰难、打工收入被拖欠、家庭入不敷出的压力之下,病痛和长期积压的生活苦痛以及对命运不公的不甘,都齐齐被这无法筹措的1859元医疗费激发出来,最终将一对正值盛年的农民工夫妇逼上了黄泉路。(2006年6月23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曾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至今中国农村仍有一半的农民因经济原因看不起病,在中西部地区,农民因看不起病,死于家中的比例高达60%—80%。假如农民看不起病,都学李大伟,我们的社会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幸好乡风是纯朴的,大多农民宁可病死,也不愿去犯罪,因为犯罪毕竟是不光荣的,有损门庭。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洁身自好,在保命还是保名誉的选择中,或许就有不少人像李大伟那样选择前者。只是病重的农民不知道还有这条路可选择。李大伟以犯罪获得治疗,是之前进过监狱,才知道监狱里的犯人还可以免费治病。罗万富、李大伟“故意犯罪入狱获免费治疗”之现象,告知我们,社会保障缺失是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

这种现象,似乎没有引起我们社会的多大警醒。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弱者保住了身体,却失去了自由,这是个体的悲哀。国家花费治疗费,还让弱者的生产力无法体现,要耗费监狱警力。监狱对犯人行免费治疗,这是人道主义的体现,我们无可厚非。问题是患了重病的人,如果得不到有效救助与治疗,去效仿李大伟、罗万富,没钱看病就进监狱,显然就会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我们的政府为什么非要等到病人危害了社会再去治疗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