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木兰山下学游泳[蓝剑军团]

空降兵老战士 收藏 18 778
导读:木兰山下学游泳

武装泅渡是我们空降兵的必须训练的科目,也是非常重要而且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不管是伞降到水面,还是战斗中都不可避免的需要武装泅渡。从六十年代中期开始到七十年代初,每年7月16日为纪念毛主席,1966年7月16日畅游长江,我们部队都要选拔游泳技术比较好的干部战士,参加武汉市举行的,群众性畅游长江活动,参加活动的有工、农、兵、学、商各界群众,最前面的是推着毛主席像和标语牌的方队,紧跟在后面的是解放军方队,解放军方队中有,上甘岭特功八连方队、黄继光连方队,邱少云连方队,畅游长江活动的最后一项,是空降兵水上跳伞表演。当年毛主席视察长江乘坐的舰艇,被命名为66.716艇。每年这艘舰艇都来参加纪念活动。参加畅游长江的人员,必须能在不流动的水里,连续游一万米,才有资格参加选拔。

我当兵第二年8月初,我们营接到游泳训练的命令,地点在位于黄陂北部木兰山脚下的塔耳公社夏家寺水库,听说现在开发为武汉市木兰湖风景区了,水库位于黄陂县北部滠水河的支流长堰河上,距黄陂县城30公里,水库围绕在木兰山脚下。

木兰山主峰海拔582.1米,是木兰将军故里,大诗人杜牧登木兰山题写了千古名句《题木兰庙》:“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拂云堆上祝明妃。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蕴藏着的都是木兰将军的最动人传说、传承着的都是“忠、孝、勇、烈”的木兰精神。

“秋收起义的队伍上了井冈山,黄麻起义的队伍上了木兰山”。这里是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后编入红四方面军)诞生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李先念、陈少敏、徐海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及刘邓大军一纵都曾在这里进行过长期的革命斗争。毛泽东1955年9月在《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的序言中提及:“湖北黄陂县有座木兰山。”“木兰山的革命烽火燃遍了大别山”。李先念、徐向前、陈再道等革命前辈都曾兴然为木兰山挥毫题词。

因为武汉的夏天气候炎热,我们选择了夜行军前往塔耳,虽然夜间气温比较白天低一些,也没有强烈日光照晒,但是我们背着武器、背包仍然感到很热,汗水很快浸湿了军装和背包外面包着的凉席,我们配发的凉席,是蒲草编制的可以折叠,由于出汗多,随身带的一军用水壶水,很快就喝光了,当发现路边有水塘时,大家赶紧跑过去,先爬在水边喝饱肚子,在灌满水壶,路边的水塘一个都没有放过。那时候水塘的水质都没有污染,可以放心的喝,如果是现在就不敢随便喝路边水塘里的水了,东方露出鱼肚白时,我们按计划到达塔耳水库附近的宿营地。

由于事先已经联系好宿营的事宜,我们一到达要宿营的村庄,大队民兵连长和大队干部就到村口,来欢迎我们,并先带领营部管理员去,察看住宿分配情况,这是我们发现,凡是能安排部队人员居住的村民家大门上,都写着可安排居住的人数。营首长和我们通信班,分在 一户房东家,这户人家的房屋比较多,一进大门是一个大天井,天井西面是厨房,东面是厢房做储藏间,正房中间是客厅,两边各有一间卧室,房东家的儿子在外地工作,女儿已出嫁,家里只有一对六十多岁老夫妻俩。几个营首长住在正房的一间卧室和客厅里,我们通信班住在东厢房的储藏间里,经过一番清扫储藏间焕然一新,找来门板搭成床铺,往床铺上放背包时,谁也不愿意睡最里面,因为里面靠墙,放着一口刷着黑油漆的棺材,过去农村都有在老人在世时,把棺材准备好的习惯。我一看这种情况马上把自己的背包,往靠棺材的地方一放说我睡这里,棺材上刷着锃亮的油漆,比靠土墙干净多了,我靠在棺材边上住了一个多月。

第二天我们营在水库边,召开了开训前的动员大会,吴勇副团长参加动员大会,并做动员讲话,吴勇副团长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老同志,文化不高,脾气暴躁,战争年代屡立战功,也多次受处分和撤职,特别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任侦查排长时,团部命他带领一个班,押送几个美军俘虏往师部送,在押送路上美军俘虏,不听从指挥刁难押送人员,吴勇副团长(当时是排长)一时性气端起冲锋枪,将几名美军全部击毙在押送途中,回到团部团首长问他,俘虏是否送到,他说俘虏在路上睡觉,在首长的追问下才把实情汇报,因此事被撤职为战士。团里对我们营这次游泳训练比较重视,考虑到吴勇副团长,文化比较低特安排团政治处干事,为他写好了讲话稿,让他照着读就是了,吴勇副团长走到队列前,从衣兜中取出讲话稿就念,“木兰山下红旗飘,空降健儿逞英豪”,刚年了两句就把讲话稿丢到一边了,口中说什么东西文绉绉的,然后就自由发挥的讲起来,从游泳在战场的重要性,到学游泳的技巧,讲的面面俱到,以他的亲身体会,给我们做了一次生动的动员报告,我想一定比那篇没念完的讲话稿精彩。

我虽然不是旱鸭子,但是只会一种叫“狗刨”的游泳姿势,我们这次要学习的姿势是“蛙泳”我一点儿都不会,“蛙泳”有速度快、节省体力等优点,很适合武装泅渡。我们首先在岸上,弯腰平伸双臂学划水动作,然后趴在事先堆好的土堆上,学双腿蹬水和手与腿的配合动作。下水后先在浅水区,练双臂划水动作,并两人一组互相拉着对方的手,练双腿蹬水动作,基本功练好后才开始,向深水区游,由近到远逐步,加长距离和加快速度。

最累的应该属武装泅渡,武装泅渡时我们携带的装备有,步枪一只,为了保护刚配发的“63式”自动步枪,我们背的是从团军械库找出来的,原抗美援朝使用过的苏式步枪,样式与56式半自动步枪差不多,但比56式半自动步枪重的多,另外还要带四枚教练手榴弹,军用水壶还要灌满水,下水前为了节省体力,要求大家把衣袖和裤腿都卷起来,为了安全每人一个救生圈,用一条一米左右的细绳,一头系在救生圈上,一头系在腰上,遇到腿抽筋或紧急情况可以急救。为了迅速提高游泳技能和速度,大家不惜在烈日下训练的辛苦,吃过晚饭后,大家又利用业余时间在,驻地村庄附近比较大的水塘里加班加点的练。

经过一个多月的刻苦训练,干部战士包括炊事员都掌握了,徒手和武装泅渡的技能,营里要对我们的训练成果进行考核,考核标准是,武装泅渡二百米,徒手游四百米就算及格,徒手游我轻松过关,可是武装泅渡差点儿没及格。原因是武装泅渡考核前的夜里,我不幸得了急性肠炎,一晚上跑了好几次厕所,有句俗话“好汉挺不过三泡屎”,拉的我浑身无力,营长看我这样说你就不要参加考核了,营部曹军医也不同意我参加考核,怕出危险。但我坚持要参加考核,一是不能因为我不及格,影响全营的成绩,在一方面我这一个多月的刻苦训练,也不能付之东流。在我一再坚持下营长终于答应我参加考核。考核的那天,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志考核,把我安排在营部通信排队列的最后面,并安排营部卫生员,身上套着救生圈跟着我,并告诉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退出考核,考核开始了我按规定,背上苏式步枪、四枚教练手榴弹、水壶灌满水,带上救生圈。跟在队伍后面下了水,我按要领用力往前游,当游到一百五十米时,我感到体力严重透支,在装备的压力下,身体总想往下沉,卫生员问我行不行,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卫生员的话,只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按规定游到终点。卫生员明白我的意思,不停的为我加油,负责安全保护的副营长马继廉,也划着橡皮船在附近,手握电喇叭为我加油。经过努力我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游到了终点,上岸后我立即向一堆稀泥一样瘫倒在岸边。虽然我的考核成绩只是及格,我已很满足了,这是对我刻苦训练的肯定,没有因为我拉全营成绩的后腿。军人就是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6-25 8:45:48 被空降兵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