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七掌 孤军(二)

程潜思索一下,转向委座说道:

“土肥原先是两路进攻,现在又有合兵一处的意图。我倒是认为,土肥原更看重从陇海线南面迂回,而不是北面。即便这样,总体上日军仍处于我包围态势之中,完全可以发起攻击,包围歼灭之。”

“伯陵,你身处前方,你怎么看?”委座此时似乎才想起来询问一下这次战役的主角

“委座,我同意程司令的意见。土肥原既然孤军深入、劳师远征地送上门来,我就敢张开罗网,全部收下。他们不惜冒兵家大忌,摆下这战史上罕见的阵式,明显小觑我军,欺人太甚。如不予以严惩,则为我辈军人之奇耻大辱。我1兵团枕戈待旦,只待委座裁定。”薛岳慷慨激昂的广东官话萦绕在在场众人耳边,。

“好,好!”委座扫视众人,神情无比坚定,“徐州我军主力已经分路突围,基本摆脱日寇。中原战局,渐次明朗。军委会决定发起兰封会战,日寇之 14师团一举歼灭于兰封地区。德邻能打出个台儿庄大捷,我相信颂公也能再创辉煌,全歼这个甲种师团。”

会后,委座把薛岳单独留下。

“伯陵,”委座看到起立立正的薛岳,连忙微笑着示意他坐下。这个薛岳不简单啊!

因他生于中日甲午战争期间,乃父起名仰岳以求能效法岳飞成为民族英雄。薛仰岳后改名薛岳,以示不仅仰慕岳飞更将身体力行。19O7年,刚满10岁,还是个顽皮幼童的薛岳便进了黄埔陆军小学。当同龄的孩子们还在野地里撒尿和泥时,他就在陆军小学的操场上、课堂里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此后的8年,他先武汉陆军预校,再保定军官学校,还穿插着走上战场,用血和火来加深自己在军校里学到的东西。

1924年,年仪27岁的薛岳便成了粤军主力第八师的少将参谋长。他是一个个永不会满足自我的人。为了使自己的梦想得到实现,他甚至常常冲到战斗的最前线。无论他在哪个战斗序列里,前敌总指挥常常非他莫属,这实际上也是对他能征惯战的最好褒奖。

这个小子,虽然曾经和李济深一起发对过自己,但是自从1933年被自己征召后在历次剿共战斗中的表现都非常令自己满意。

“伯陵,不要拘谨!”委座看着这名爱将不禁微笑着点点头。“为了达成歼灭土肥原的构想。此次,我特意给你带来桂永清和邱清泉,以便增加胜算!李德邻用杂牌儿在台儿庄获得大捷。如果中央军不拿出点儿什么来,恐落人笑柄啊!对于消灭土肥原,伯陵有没有信心啊?”

“有!”薛岳又站起身“卑职明白委座苦心,一定不负委座重托!”

“好。还有一件事,”委座话锋一转,“河北的事情听说了吧!”

“听说了。”薛岳一听这件事顿时也来了精神。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李华雄,居然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大大出乎薛岳的预料。今天听到委座提起,自然对这支神秘军队更加留心。“全靠委座运筹帷幄埋下如此奇兵,方能取得如此战果!”

“咳咳,”委座掩饰性的端起茶杯,“这次,他请求派一个师挺进河南,策应兰封会战。你也知道,可能他们还没有到,会战可能就已经结束了,但是,华侨们这份忠诚还是值得嘉勉的。这个师抵达后也归你指挥。”

“是!”

薛岳回到开封。紧张忙碌的军事部署使他接连几天没敢合眼。自己第一次指挥6个军进行这么大的歼灭战,又碰上委员长亲自坐镇指挥,心中有紧张有兴奋。

当初,台儿庄大捷时,自己还在安徽黄山脚下休整。消息传来,兴奋之中夹杂着一丝难以言表的酸楚。大捷,他并不感到意外。骄狂的日本人已没有了任何兵家之忌,在中国土地上乱窜。只要碰到一个头脑冷静的猎人,那么他们必然会跌落陷阱。

他深信自己就是这样的猎人。但是他知道自己手中缺样东西——兵权,没有它,什么都是扯淡。淞沪一战,亲率第14集团军投入淞沪战场,担任左翼中央区防御。他和自己的数万弟兄们在被炮火纷飞中死守,用血肉之躯来阻挡日本人的飞机大炮。这不是打仗,纯粹是送死。尽管自己指挥无误,将士用命,可是最后还是惨败。退下来清点部队,生还者竟只有十之二三。

痛定思痛:死守防御的结果只能是被动挨打,等待死亡。必须出击,攻击对手才能保护自己。即使战术再出色,也抵不上战略上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那种失误足以毁灭部队。可自己说了算吗?

台儿庄大捷使他深受刺激。李宗仁创造奇迹所用的战法,竟与他的设想相差无几。他佩服李宗仁,羡慕李宗仁,但更为自己没有得到机遇的青睐而悲哀。现在机会来了,自己哪敢怠慢啊?

他闭着眼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回顾自己的部署:东路李汉魂指挥的3个加强师,拿下野鸡岗、贺村几个不大的据点,应无问题;西路桂永清指挥的4个多师,都是嫡系中央军精锐,还有邱清泉的2个战车营,攻击仪封、内黄、马兰寨,胜算极大;北路孙桐萱、商震的9个师,断敌退路并向南攻击,也无大碍。

这样,被压缩在兰封、内黄、民权、考城之间,仅数百平方公里的土肥原师团插翅难逃。“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薛岳狠狠的自言自语,他知道自己等这一天都快疯了。

魏剑捷的快速纵队,进展神速。他只夺取平汉路沿线鬼子的较大据点——安阳和新乡。安阳日军几乎没有做更多抵抗,就弃城向新乡方向逃窜。准备在淇县一带组织抵抗。快速纵队对这个据点根本不予理会,兵分两路绕过淇县,直扑新乡。鬼子们对这种 “蛙跳”作战方式,绝没有想到、更不习惯。新乡守军在措不及之间就被铁甲洪流淹没了。不仅全歼守军,而且夺取大量物资。待淇县日军明白过来之后,开始向新乡反扑。魏剑捷一个“拖刀计”,在卫辉、辉县一带聚歼该股日军。完成这一切之后,魏剑捷丝毫不敢迟疑,立即杀向新乡东南方向的延津和黄河北岸的封丘、原阳。那里有日军的第4混成旅。只有消灭这股日军,才能彻底截断土肥原与黄河北岸日军的联系。

就在魏剑捷在黄河北岸完成一些列战术动作的时候,南岸的中国军队薛岳指挥10余万中国军队于5月21日向日军第14师团发起攻击。

攻击开始后国军猛攻一天,进展不大。伤亡却不小。各路日军转攻为守,占据村落据点,凭借强大的火力拼死抵抗。

开封城里,薛岳这次真正领教什么是精锐。他急了!他没法不急,眼下中国军队是处在内线中之外线,如果不能迅速拿下土肥原师团,一旦徐州地区日军抽身西上,所有围歼土肥原的努力,所有牺牲都将付诸东流。

薛岳连电各军、师,不得稍懈,连夜加紧攻击。23日,僵局打破了。东路李汉魂的64军突破日军外围阵地,已与西路宋希濂的71军合兵一处,并攻下内黄、野鸡岗要地,至此,土肥原师团已全部陷入重围。

薛岳那颗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现在,徐州日军尚无大的动静,而土肥原师团已被逼入几个大村落之中,解决土肥原已有了八成的把握。全歼一个师团的巨大荣誉似乎在向自己招手。他兴奋的连夜向郑州的委座、程潜发去了战况报告。二人也是兴奋异常。

结果却大出薛岳的预料。土匪原贤二做出了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原来按照薛岳的设想,土肥原一定会向山东的菏泽或河南的商丘,也就是向东或东南方向突围。原因是,14师团展开战役的初衷就是配合徐州会战截断陇海线,阻止河南之国军驰援徐州。现在徐州会战已经结束,可以说14师团已经完成预定设想,他应该尽快改善自己的孤军处境向主力靠才对。或者向东退回山东,或者向东南与日军主力汇合于商丘一带。根据情报显示,日军16师团也有向商丘运动的迹象,这就更加令薛岳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

深陷重围的土肥原,盯着面前的作战地图,在隆隆炮声中,紧张的思索。现在自己几乎被逼上了绝路。部队补给已经发生严重的困难。弹药、粮食可以通过空中获得,可是油料呢?没有油料,自己的战车坦克全都成了废铁。

“报告!军部急电!”

土肥原一把抢过电文,皱着的眉头渐渐舒缓,量上浮现一丝冷酷的微笑。“薛岳,今天道了让你领教什么才是大日本皇军的时侯了。”电文是上司和老朋友梅津美智郎发来的。他告诉土肥原,第4混成旅已经占领黄河北岸的封丘,将在北岸贯台为14师团建立补给基地。另外,16师团正在驰援途中,将对商丘敌军发起攻击。

此时,土肥原行中酝酿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立即电告梅津美智郎。

梅津美智郎拿到土肥原的电文,不禁为他的计划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土肥原真是太敢想了!在这样困境之下,还能有此雄心,难得难得!”他心中暗道。原来,4天前,即5月19日,日军第2军已经占领徐州。日本大本营认为徐州会战基本结束,要求日军的进攻大略停止于兰封、商丘、永城、蒙城联结线以东。可是,自己作为第1军新任军长,既不甘心做配角,又急于挽回河北失利的面子。由于刚开始自己急于救土肥原的14师团,与西尾寿造协商,急命第4混成旅由山东东渡黄河,在黄河北岸为14师团提供补给。16师团也开始加快驰援的步伐。土肥原提出进攻开封的设想,犹如瞌睡时候塞过来的枕头。梅津美智郎知道,早在4月17日的战前商讨会上,香月青司就提出占领开封,但被驳回。现在徐州会战基本结束,第1军如能攻占的开封的手,荣誉将超过第2军占领徐州。毕竟,开封是历史名城、河南省会。两个不知道是疯子还是天才的日本军人,制定了这个疯狂的计划。

因此,土肥原既没有向东突围,也没有向东南突围,而是选择了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土肥原决定师团主力摆脱中国军队的围攻,向兰封以南攻击。而右纵队留在兰封以东,牵制中国军队。为此,右纵队得到了加强。

21日,日军主力由内黄集向西,经阳堌集附近北上,向兰封以南的马集进攻。当日马集失陷。

22日,日军主力向兰封西南进攻。占领兰封西面的罗王车站、罗王寨,并向北占领曲兴集。日军先头侦察部队甚至向东进至兴隆集,离开封市约20公里。

23日,同日,土肥原主力进至三义寨,守军未抵抗即撤退。日军继续北上,占领了黄河南岸的陈留口。黄河北岸贯台渡口的日军搭有浮桥,土肥原得到补给。

从21日起至今,土肥原以右纵队在兰封正面牵制,主力从兰封东南先向西、再向西北、最后向北,围绕兰封划了一道弧线,土肥原打出一记漂亮的左勾拳。

防守该区的的国军被冲得七零八落,邱清泉战车营损失惨重。桂永清下令部队撤退,命令第88师守兰封。以59联队为主的日军右纵队为了配合主力的行动,于当夜向西进攻兰封。防守兰封的第88师师长龙慕韩擅自撤退,致使日军右纵队不费一枪一弹占领兰封。

至此,日军土肥原师团步、炮兵各四个联队再次会师在黄河以南的兰封、罗王寨、三义寨、曲兴集、陈留口,并得到黄河北岸日军的补给。14师团千里奔袭获得圆满成功,这颗孤子终于变成一把刺向开封的胸膛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