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十六掌 孤军(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六掌 孤军(一)

河南。濮阳。黄河北岸。

时年55岁的土肥原贤二站在黄河岸边,默默地注视着正在渡河的自己的部队。他心情格外的沉重。香月清司的死,是他没有预料到的。虽然自己对这个上司并无敬重之心,但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也是人之常情,自己也不能免这个俗。由于河北战场的变化,自己的第14师团缺乏可靠后方的依托,还没有渡过黄河就已经成为孤悬于黄河之畔孤子,如果再进行那个疯狂的作战计划,后果堪忧啊!实指望新上任梅津美智郎,这个与自己齐名军中不可多得将领,能够对原作战计划做出必要调整,甚至取消。可是自己失望了。

此刻在北平的梅津美智郎,心情更加恶劣。在巨大的压力下,原本沉稳的寺内寿一几近疯狂。他已经听不进任何人的任何建议。他被自己的心魔迷住了双眼。梅津美智郎看着地图上孤悬于大军团之外的14师团,就像围棋盘上的一颗孤子,正一步一步向敌人的厚势一头撞了上去。

早在4月17、18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在济南商讨徐州作战的时候。华北方面军和第2军主张以占领徐州为主要作战目标,尽快进攻徐州。华中派遣军和第1军主张以消灭中国军队为主要目标,暂不进攻徐州,先在商丘附近展开大迂回,包围中国军队后,再开始徐州作战。

产生分歧的原因与其说是眼光不同,不如说是立场不同。第2军急需占领徐州,以报台儿庄之仇。第1军和华中派遣军是辅助第1军,承担迂回任务,希望正面晚点进攻,自己的战果可以大一点。

最后达成了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妥协,大本营派驻的指导组对最后的决定没有什么影响。

梅津美智郎真的怀疑:难道大本营的高参们,脑袋都进水了吗?梅津美智郎恶狠狠掰折手中的红蓝铅笔。这帮蠢货,眼睁睁盯着地图上由汤山向西的十来个要点,10多万支那军队的配置地域,就一点也不觉得把土肥原2万多的军队插入10多万中国大军中有什么不妥吗?看来,台儿庄的血战,还没有让他们清醒。他们高高在上,坐在远离战场、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面对死板的作战地图和沙盘,杜撰着不切合实际的作战计划。他们不知道的是,今日的支那人已经不是从前了,他们还是没把支那军队放在眼里。梅津美智郎痛苦的摇摇头,自己无能为力,那个寺内彻底疯了,他什么也听不进去。自己只有暗暗祈祷,土匪原能够依靠他那出色军事素养的头脑和运气,度过这一劫吧!不行!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必须要为这支孤军做些什么,


武昌。国防部。

委座孤单瘦长的身影投在地图上。代表日军进攻粗大箭头触目惊心,眼看就要把徐州围住。现在,就是个傻子也知道日军想要干什么。娘西皮,我这精锐主力如果被他们吃掉,我还抗什么日啊!委座早已经是一身的冷汗。刚刚抵达的陈诚立刻被委座叫道国防部。此时,何应钦、白崇禧已经到了。陈诚被敌我态势图彻底惊呆了。当初李华雄和自己分析军事态势,虽然也深以为然,但是当这些眼睁睁的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震撼几乎把他击倒。

“委座”何应钦说道,“我们应该尽力避免在徐州与日方决战,在其包围圈还未形成之前,立即转移到长江防线。”

“何部长说的是!”白崇禧眉头紧皱,他实在担心老搭档李宗仁的命运。

“辞修!”委座转向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一言不发的陈诚。

“委座,我也认为必须尽快转移!当初的作战预想已经无法达成,必须保存有生力量,以备日后的保卫武汉的战役。”

“好,立即给德邻发报,”蒋介石一边在地图前踱步,一边口授给李宗仁的十万火急电

令: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

军委会着令你部力避决战,撤离徐州,火速突围。

一、顾祝同第24集团军在苏北,第69军及海军陆战队在鲁中南原地坚持抗战。

二、刘汝明第68军为全军后卫,掩护主力转移。

三、第五战区其余各部,立即向豫皖边区突围。”

接到命令的李宗仁终于如释重负,立即将部队分成五路,分别突围。5月下旬,各路大军按顺序按命令的路线,全部安全撤抵皖西、豫南地区。刘汝明第68军,完成掩护任务后,根据委座的命令,放弃徐州城,巧妙地跳出日军数十万大军重围,安全转移。

5月底,各路日军扑进徐州,发觉这里只是一座空城。日军发动的徐州报复作战,历时月余,付出了死伤失踪8万多人的代价,仅占领了一座空城。其战略企图彻底破产。(原来历史只有3万人左右的伤亡,由于特区部队的到来,使第3混混成旅、海运的第103、104师团近五万人,还未到达战场就被消灭。)

东京。大本营。

完成自己 “使命”的桥本群将军带着大本营派遣班的高参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东京,不敢看杉山陆相阴沉的脸色,硬着头皮报告:“我军虽以主力自徐州以西切断支那军队的退路,由于海运的第103、104师团、第3混混成旅没有及时到位,在即将完成对徐州地区包围之前,总计约五十个师的中国军队,突然从西南方向跳出我军重围。此役,我军损失惨重,但是,战果之微出乎意料!”


就在委座布置徐州撤退之后,陈诚立即向委座汇报了,此去河北的情况。

“这个李华雄真的不简单啊!”委座一边在地图上找寻土肥原贤二的位置,一边喃喃自语。“他对日军的判断、对日本人的理解要比我们深啊!”委座不经意间说出的话,让陈诚这个心腹又暗暗吃了一惊。在自己的印象中,还没有听到委座在背后由衷的夸赞一个人。那种勉励下属的应景事随口就来的话,都是没什么营养、说给当事人听的,做不得准的。看来委座与自己一样,被李华雄精到准确的分析折服了。

远在河北的李华雄,突然赶到鼻子一痒,接连打了还几个喷嚏。

“孤军深入,真以为我不敢吃掉它?”委座恶狠狠的说道。再经过一系列权衡、判断之后,围坐终于下定决心。这块送上门来的肥肉,必须吃掉它。胜利的机会似乎又在远方向他招手。他突然转过身来坚定的对陈诚说:“辞修,就算是诱饵,我也要咬上他一口。”

陈诚不无忧虑地说:“那么,李德邻怎么办?”

“相信以他的才干,自己能够解决好突围转移这件事。”委座话声一顿,“辞修,你看谁来指挥此次战役较为稳妥?”

“薛伯陵!”陈诚思考了一下说出薛岳的名字。

“伯陵却是可当此重任!”委座欣慰的点点头。抗战以来,国军损兵折将数十万。可是高

级将领却并没怎么损失,仍然一划拉一大把。委座思前想后,发现资历相当可资适用的将军们,不是那种无德无才之辈,就是圆滑狡黠的老军痞。薛岳少年老成,指挥若定,颇有大将之风。最为关键是,他有一种抓住机会就敢一口吃掉对手的胆识。而此刻委座要的就是这股虎劲,这股胆识。一个台儿庄大捷不够,一个河北大捷也不够,他需要更多的大捷。他知道不论自己还是国军、民众,都太需要这种鼓舞了。

其实深深了解委座的陈诚心里比谁都清楚,谁来指挥这次战役都无所谓。委座怎么能够放弃这个展示,他自认为非常出色的军事才华、千载难逢的机会呢。但是从内心来说,这个为人骄狂傲慢广东佬的军事才华,他还是比较欣赏的。

“那么,李华雄那里怎么办?”陈诚注视着明显有点兴奋的委座,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这个嘛,”委座沉吟片刻,“同意他挺进河南。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打仗的。”


李华雄没有等国防部的命令下达,陈诚一走,他的快速纵队就已经加紧战前准备。快速纵队仍然由魏剑捷指挥,而且比以前更加强大。为了这次作战,李华雄特意为他增加兵力。装甲战斗群由1个坦克营又2个连增强为2个坦克营;装甲步兵营、自行榴弹炮营、摩步团由1个增强为2个,另外配属1个加强炮团。(2个155mm牵引式榴弹炮营每个营12门;2个37mm高炮营每个营12门)。一个后勤支援旅(辖:1个工程兵团、1个后勤保障团。)

魏剑捷出发前被李华雄特意叫道作战室。

“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是孤军,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也是孤军。你的后勤补给全看你能够夺取多大的地盘。另外,只能打通黄河以北的平汉铁路,我就会派军队驻守,保证其畅通。我向你保证,你的军队能打到什么地方,你的后勤补给就会供应到什么地方!”李华雄神色凝重,“但是,你要记住,你此行最大的、也是唯一目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花园口事件的爆发。明白吗?”

“明白!”


果不出陈诚所料,委座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激情,赶到郑州。看着委座离去的身影,陈诚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当初,委座指派李德邻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时候,李德邻唯一的请求就是:“此次能否让我独自指挥!”怕的就是委座干预。当时委座有求于他,只得认可。看来这次程潜是没有这个福分喽。

委座的驾临程潜丝毫没有觉得奇怪。此时,土肥原贤二已经深陷重围之中,就像一块放在案板上的香喷喷肉,等着宰割,委座不来反到让人惊奇了。委座不仅自己来了,还带来同时带去两支精锐之师增援兰封会战。一为桂永清中将的第28军,第二为第200师副师长邱清泉少将的两个装甲兵营组成的突击军。


委座亲临郑州第一战区长官部。程潜岂敢怠慢,匆忙召集部下,召开第一战区军事会议。

委座一边听着战区参谋长最新态势报告,一边盯着大挂图上直指陇海路代表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的大红箭头。这个孤独粗大的红箭头,在前后左右中国军队蓝色防御线的衬托下是那么夺目,那么的桀骜不驯。这分明是挑衅!

“据报,”参谋长公布的新情况把委座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攻击考城的丰鸣房太郎的右纵队在受到我军阻击后,被迫放弃越过考城,直攻兰封的原定计划,现在向仪封转进,企图与土肥原师团主力合兵一处。日军似乎对我攻击企图有所察觉,因而收缩正面,向主力靠拢。”

委座眉头微蹙,“该路敌军的确切情况清楚吗?”

“已查明,该路是丰鸣房太郎少将率领的步兵第27旅团,另附14师团的第28骑兵联

队及炮兵一部,约8千余人。”

思考片刻后,委座把目光转向程潜“颂公,你怎么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