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三章 败军乞怜东洋鬼 王师演武振雄风 第十三章(4)匹夫有责

bjunqing2008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新海县抗日救国会和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成立以后,全县军民积极地开展起了抗日救亡宣传和组织活动,建立起了民兵自卫团、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并在扩充武装力量的基础上加强了军事训练,准备迎接更加严酷的抗日武装斗争。 贾相臣在当选了县抗日救国会的主任以后,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新海县抗日救国会和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成立以后,全县军民积极地开展起了抗日救亡宣传和组织活动,建立起了民兵自卫团、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并在扩充武装力量的基础上加强了军事训练,准备迎接更加严酷的抗日武装斗争。

贾相臣在当选了县抗日救国会的主任以后,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为了支持抗日救国军扩军备战,他挑选了十多个徒弟参加了抗日救国军,又与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商量着要共同成立了一个民兵国术队。

一天晚上,他把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三人给请到了家中,提议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正值民族危亡之际,咱们习武之人更应该挽刃在先,要是把咱们门下的弟子集中起来成立一个国术队,一来可以用学成的武艺杀敌报国,二来也可以把全镇的青壮年组织起来习武,这样以来咱不就可以全民皆兵了吗?免得日本鬼子打过来以后,让乡亲们像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都是敢作敢为的武林豪杰,又为当下的抗日胜利形势鼓舞着,都大表赞同。

孟光明大笑道:“咱们习武之人本来就是要学成武艺除暴安良的,靠着手中的武艺谋生混饭吃还在其次,现在国家有难,正应该披坚执锐在前,这件事情本来就该这样来办的,我先算上一个!”

董卓然踊跃道:“你们没见,现在连邹同义、吕景文、秦二虎这些打家劫舍的绿林头领都改邪归正参加到抗日武装队伍里来了,咱们这些堂堂正正的武林人士要是落在后面岂不给人笑话。”

又道:“虽然咱们领家带口的不能够跟随着大部队离乡背井地出外打仗,这家边子的事情咱还是应该动手来料理料理的,不能总靠着别人来保护咱们呀!贾校长这个提议,正撞到了我的心坎上,我就当仁不让了!”

袁天雄沉吟道:“这件事情要是动手操办起来,咱们就得破破祖师爷的老规矩了,过去咱们各个门派都有不传之秘,压箱底的东西向来不向外传,现在组建国术队的目的就是要让门下的弟子和乡亲们练好武艺多杀鬼子和汉奸,大家若是再存有门户之见,像秦叔宝和罗成似地在传枪传锏的时候藏着掖着的留两手,那可就不光明道德了!”

袁天雄所说的秦叔宝和罗成的故事是历史小说《隋唐演义》中的故事。《隋唐演义》中讲说:隋末唐初时期的第七条好汉罗成与第十五条好汉秦琼秦叔宝是姑表兄弟,表弟罗成所使的罗家枪法是独门绝技,而表兄秦琼秦叔宝所使的秦家锏法也是天下无二。

历史传说,秦琼和罗成表兄弟二人赌咒发誓传枪换锏,互授绝技,可秦琼秦叔宝违誓私留下“杀手锏”绝招不传,罗成也违誓隐匿“回马枪”绝招未授,后来二人都应誓而亡,秦琼吐血辞世,罗成乱箭穿身。

这个历史故事虽然不是正史所载,且无严谨考据,纯粹是小说家言而已,却在民间广为流传,被历代老百姓和武林人士视为信史实事予以采信,竟成了口口相传的民间典故,用以警示后人。

今天袁天雄将其拿来说事,主旨在于让大家放弃门户之见,倾囊相授各家各派的武术绝技,以利于提高学练之人的技击水平,并无讥讽要挟之意。听他调侃道来,引得贾相臣、孟光明、董卓然三人都放声大笑了起来。

贾相臣笑道:“此事说来可笑,可也并非谬谈。咱们祖师爷传下来的这些陈规陋习是该破一破了。在传授武艺的时候咱们要是藏着掖着的都留上两手,就不知道在战场上会少杀多少鬼子汉奸,不知道会有多少抗日战士无辜受伤了。袁兄所言极是,我是首倡之人,今天我首先来表个态,为了打鬼子杀汉奸,我们崆峒派绝对要做到倾囊相授!”

董卓然点头说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现在又不是各门各派为了赌赛争胜,而是为了抗日救国,还藏着掖着的干什么呀?我的心里想得特别开,我们‘六合刀’那点压箱底的玩艺是断不会像罗成和秦琼秦叔宝一样留着给自己下崽儿的,全都给抖搂出来就是了!”

孟光明哈哈大笑道:“各门各派的绝活都在咱们弟兄几个的手里攥着,说教就教,说传就传,这不是什么难事儿,咱们就商量商量怎么操办就是了。现在正是春闲时节,冷天冻地的地里场上都没有什么活儿,乡亲们也都在闲着,那就赶快动员组织起来开练吧!”


袁天雄用一句玩笑话攻破了一个严肃的难题,一见各派掌门大表赞同,心中大为欢喜喜,嗤嗤笑道:“现在乡亲们的抗日热情正高,动员起来大家都会积极响应的,为了能够让参加习练的乡亲们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学到点真本事,咱们可以先粗粗地摸个底,看看谁原来初学的哪一门派的功夫,因材施教,才好迅速提高参练人员的技击水平,也就不至于乱事头了!”

贾相臣喜道:“袁兄出的这个主意极好,就按照这个办法施行好了。在咱们这个地面之上,除了娘们孩子,没有练过武的人没有几个,大家都有自己师承的门派,只不过是各自习练的年头和水平参差罢了。”

又道:“要想尽快提高实战的技击水平,还是应该从各自熟悉的武术套路练起为好,这样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对练喂招的时候,各个门派的从练人员可以相互切磋,那就更易于提高技击水平了!”

董卓然提议道:“搞这些事情咱们弟兄都是老行家了,操办起来不难的,只不过是参练人员多一些而已。等把参练的人员摸底登记起来以后,可以先分分习练的门派和功底的档次,指派武功根底好的徒弟们做现场教习,咱们弟兄几个再做些现场点拨,也就足够了。等确定下来过后,就可以动手安排了!”

孟光明建议道:“听景委员长他们讲,日本鬼子不但是枪炮厉害,还特别善于拼刺刀,为了提高训练的实战效果,还可以做些有针对性的训练,咱们习武之人最为忌讳的就是‘拳打不识’,能够预先识得鬼子兵的刺杀套路,那就更易于开展有针对性的实战训练了。”

袁天雄笑道:“海丰镇老康家的罗家枪和武当剑素有威名,多少年来,虽然都在一个地面上传延,我还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呢!这次开展大练兵,一定要想办法让康老三给咱们露上两手,也好让大家开开眼,长长见识呀!”

董卓然调侃道:“您老兄已经掌握着一门不二的独门绝技,还不知足,还要从别人家的身上去揩油,是不是有点太贪了,这可有损一代掌门的风范呀!”

袁天雄嘿嘿笑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又何况武当剑术本来就是咱们武林的一门绝学,身为武林中人,就该博学众长,要见识见识也算不上什么鬼蜮行径,正大光明的事情。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董兄也太苛责了!”

孟光明大笑道:“你们老哥俩就别再斗嘴了,咱们还是书归正传吧!我想咱们要是想把这件事情给办得风风光光的,就不妨举行个开幕典礼仪式,把街面上出头露面的人物都给请上来!”

他又眉飞色舞地扳着指头数道:“象景委员长啦,许县长、杨副主任啦,华严寺的智真长老啦,还有由黑龙港过来的邹大当家的和吕大当家的,都可以请上来观观礼吗!这样做也有利于大造声势,好动员乡亲们踊跃地前来参加习武演练吗!你们哥几个说说,这样好不好?”

贾相臣点头赞道:“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不过,若是这样一来,咱们谋划的事情可就给闹大了,如果要这样操办,咱们还得好好的策划策划。为了把这个事情办得隆重气派,咱还得提前与景委员长和许县长他们打好招呼,免得到时候把大家给弄得手忙脚乱。好了,说干就干,现在咱们哥几个先分分工,就尽快动手把事情给操办起来吧!”

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三人齐声应诺,高高兴兴地分头准备去了。贾相臣欢喜无限地把三人一直送到大街之上,大家才拱手道别。他看着万里夜空中满天的璀璨星斗,心中升腾起了杀敌报国的满腔豪情,禁不住随口吟诵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次日早饭过后,贾相臣便兴冲冲地赶到县政府来找景元甫和许耀亭等人说知此事,二人一听都大为欢喜。景元甫赞叹道:“您老兄这样来安排民众大练兵的事情实在是太棒了,这不仅能够广泛地动员老百姓参加,还可以训练出一批精兵来做我们的后备军,您就放手动员组织去吧,届时我一定去参加!”

许耀亭大喜道:“真有您的,我的贾主任,这太好了!我们县政府一定大力支持这个活动。为了提高乡亲们参加习武练兵的积极性,我们可以发动工商各界给开幕典礼活动捐助点彩头,对积极参与着大张旗鼓地鼓励鼓励!”

景元甫又关切地问道:“你们老几位有没有合计过这开幕庆典什么时候举行呀?”

贾相臣胸有成竹地应道:“我们哥几个已经合计过了,就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前,‘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看今年中秋节的预兆,元宵节前这一段时间天气肯定错不了的。眼下具体的开幕日期还有待敲定,这要看组织活动的进展情况;不过,晚也晚不过元宵节的!”



——为救国难图振兴,全民发动大练兵!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