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五十三章计除岳星明

犍为李聚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一九四一年元月一日八点三十分,中国新编第八军的军部大礼堂里是热热闹闹,完全没有一点悲伤的气氛,好象新八军的军长犍为李聚的死跟他们毫无关系,还是有什么喜庆的大事,掩盖了犍为李聚死亡的,这么样的芝麻小点的事。

新八军的参谋长岳星明今天是满面春风,精神抖擞,穿着一身新崭崭的中将笔挺的军服,尖嘴脸上,闪着一双奸诈、狡黠的眼睛,平时忘了刮的胡须,今天也被他刮得干干净净,头上的几根发也特意梳理得一丝不乱,并抹上了外国的名牌炯油,头发是炯得亮灿灿的。原来是岳星明今天荣升为新八军的军长之职,怪不得他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到会与他庆祝的狐朋狗友有二十三集团军的总司令唐式遵,五十二军军长范子英,二十五军军长张文清,五十二师长刘秉哲,四十师师长方日英,七十九师长段霖茂,上官云相的参谋长陈以忠,三十二区兵站的李笃忱等。

被岳星明用新八军军部的命令调回来的将领有;新八军第一师师长马忠武,参谋长刘玉章。第二师师长罗百成,参谋长张天喜,第三师师长陈东,参谋长邱发才。炮兵师师长蒋怀中,参谋长杨彪。装甲坦克师副师长黄安国,参谋长林胜利。空军师副师长孔令辉,参谋长熊远忠。但新八军的将领对军长李聚的死和岳星明荣升为新八军军长一职,都感到今天的两件事情,是来得事发突然,觉得事情非常之奇怪,所以他们没有与岳星明的狐朋狗友站在一起,他们看到新八军直属团的周强、景宏伟、邱震海等人一个也没有到位。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有这样简单,他们与岳星明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并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今天局势的发展。

岳星明没有叫周强他们参加他的升职大典,是怕周强他们闹事吗?还是岳星明对其他的有些事情是有所顾忌。而今天担任警卫的是军统特工和宪兵大队。

新八军军部大礼堂奏起了国民党的党歌,在宏伟的党歌声中,顿时,大礼堂上下变得是鸦雀无声,所有的人身体都站得笔直,所有的目光都齐展展的射向主席司令台。很快,台上传来铮铮的皮鞋碰地“笃、笃、笃”的声音。全副戎装的岳星明是迈着大步,昂首挺胸,雄纠纠地走上主席台。在他的后面,跟着的是蒋介石的钦差大臣林尉。

全军将领一片肃立,对主席台后面大墙上的孙中山和蒋介石两个人的画像致敬。

国民党政府的特使林尉的开白,还是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开口讲道;对于李聚将军的死,全国人民表示极大的悲痛,但党国的革命事业还是会沿着李聚将军的路线继续走下去,国民政府任命为岳星明为新八军的军长之职,岳将军会率领新八军全体将士继承李将军的意志,为党国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的比赶唱的好听。

“我反对,李聚将军为新八军的成长是呕心沥血,付出了不可磨的贡献,他才刚刚去死,我们还没有来的及吊唁他的丰功伟绩,却在这里为岳星明摆什么庆功会,国民政府的这样做法,令我们全体将士寒心。”新八军第三师师长陈东甩开喉咙大声喊叫道。

“陈师长你稍安勿燥,我们说过要秉承李聚军长的意志,所以希望大家今天是平下心来,为党国的解放事业而奋斗。”林尉在主席台上吆喝道。

“意志,如果不先举行李聚长官的葬礼,我们就不服!”空军参谋长熊远忠说道。

岳星明看到他的就职典礼,被新八军的将领闹得一塌糊涂,不由脸色巨变。想到今天不拿出军长的威风,今后怎么驾驭他们这一群的老少爷们儿。“陈东、熊远忠你们身为一师之长,却目无军纪,竟然带头闹事,扰乱军心,该当何罪。”岳星明厉声吼道。

“一个煽阴风,点鬼火的家伙,要当我们的新八军的长官,我“呸”,老子今天不干了。”陈东和熊远忠把军帽和佩枪愤怒丢在桌子,就要转身离开,不想与岳星明等人同流合污,为祸国家。

“你们心里只有李聚,就没有我这个岳长官,你们违反军令还想离开。警卫,把他们押下去,等后处置。”岳星明气得是牙齿竖起,向担任警卫的军统特工和宪兵队令道。八个军统特工跑进来,手持绳索,马上五花大绑把陈东、熊远忠绑住。然后把他们两个向礼堂外押去。

“我们不服……不服。”陈东和熊远忠的话还远远的传来!

岳星明的妄威把新八军的其他将领镇住。岳星明看到在他的淫威下,再也没有人作声反对他,岳星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并对大家说道;“各位同僚不好意思,我们继续开会。”这时作战科的机要人员在大墙上挂起一副军用作战地图,地图上主要的标明还是中共新四军的兵力布置图和国民党三战区的兵力布置。小日本鬼子的兵力布置在地图上是一点也没有,一看就知道他们又在筹划围攻中共新四军的阴谋诡计啦。

岳星明神采飞扬的拿着一根指挥棒,走到军事作战图前说道;“根我军的情报显示:江北新四军陈毅部自从去年十月十日击败我军韩德勤部后,并占领苏中的重要地区,黄桥一线。他们不听我军的劝阻,又快速向周边地区发展,占领泰兴、靖江、如皋等市县。以此为苏中、苏北新四军的中枢纽的根据地。新四军占领黄桥后,向东可以向南通、海门地区发展挺进,向北可以与山东和华北的八路军连成一线。这些地区都是物产丰富,人口稠密,税收充盈的富饶之地,如果让江北新四军在黄桥地区站稳脚,那将是党国的心腹大患。”岳星明此时完全说得是口若悬河,犹如黄河泛滥,绵绵不绝。完全暴露出他们的反共反民族的罪恶本质。

“还有我军的军事情报人员汇报:皖南新四军的军事最新动向。他们的目光放在天目山、黄山和四明山之间,企图恢复当年赤匪中央苏区的盛势,还是他们想与江北的新四军会合,不管新四军向南、向北,对我们来说,新四军的成在始终都是我们党国的一大祸害。蒋委员长和顾总司令长官也向我们下达了军事进攻命令,集中我军一切可用的兵力,在黄桥地区和云岭地区同陈毅、叶挺决一死战,消灭江南、江北的新四军。”岳星明正要向三战区的各军各师下达进攻新四军的命令。

一声愤怒的骂声传来:“岳星明你这龟儿子,我们早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李长官刚刚一死,你们还说要继承他的意志,为民族的统一大业奋斗。但马上你们就翻脸不认人,违背李长官的意志,你们放屁比脱裤子还要快。要我们新八军充当反共的先锋队,要我们新八军的将士充当反民族的军队,我们不干。”新八军的将领全部站起来,愤怒骂道。并且要转身离开。

“你们敢走的话,我就以泄露军事机秘,枪毙你们。”岳星明满羞成愤威胁众位将领。

“就是我们今天死,也不会做一个损害民族利益的败类。”新八军将领正义昂然的声音呛得在坐的反动将领的脸色一阵苍白,一阵缺青!

“好样的,你们一个个的自视清高,那我岳星明今天就做一回卑鄙无耻的小人,来人,把他们全部押下去。”岳星明对门外的军统特工和宪兵命令道。

军统特工和宪兵马上冲进来几十上百名。岳星明看到军统特工和宪兵没有动手执行他的命令,向军统特工和宪兵吼道:“你们的耳朵聋哑啦不成,没有听到我们的命令吗!赶快动手把他们抓起来。”军统特工和宪兵还是持枪站在一旁,完全不理会岳星明的命令。

“当官不为民族着想,不为自己的将士着想,谁会听你们的。”这时新八军的大礼堂的大门一开,周强、景宏伟、邱震海、陈东和熊远忠他们抬着一副大红棺材走进来。新八军的其他将领看到大红棺材,马上泪如雨下,赶紧跑过去,抬着棺材的一角,他们充满悲愤和痛苦,气氛严肃,缓步地抬着大红棺材放在主席台上。

“周强,李将军的死,我们也很非常痛苦,你们要胡闹,也要看清形势地点吧。”林尉看见场面是异常的火爆,小声责备道周强他们。

“林长官,我们李长官的尸骨末寒,我们不想他死不瞑目。请求林长官,让我们在这里,把李长官的追悼会开完。”邱震海泪流说道。

“放肆,李聚长官的死,我们自然会找出凶手,为他报仇。周强我们正在召开军事紧急会议,你们却抬着一付棺材来捣乱。你们的眼中还有王法吗!还有你周强身为保护李长官的指挥官,却玩弄职守,没有保护好李长官,你该当何罪。”岳星明完全没有平时的镇静,心神已经大乱。

“林长官、岳长官,我们今天来只要求您们主持公道,为我们的大哥报仇。”景宏伟含着眼泪对他们说道。

“我们已经掌握了杀害李长官的凶手。开完军事紧急会议,我们就马上抓捕凶手,今天念你们对李长官一往情深,我今天也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你们的军事责任,你们赶快退下。”岳星明看到新八军的将士一个个目露仇恨的火焰,加上今天军统特工和宪兵都不听他的命令,只有把话一松软道。

这时新八军的特工队员把军统女特工杨洋押解进礼堂,岳星明看到杨洋,脸色大变,但他也反应特快,马上变得气宇轩昂,镇定吼道:“原来李长官是你下的毒手,赶快交待,谁是你的幕后人。”

“岳长官,我的幕后指使人是……!”杨洋吞吞吐吐说道。

“你不要怕,今天有在坐的将军给你作主,你说出来,我们会对你从轻罚落。”岳星明对杨洋说道,岳星明的眼睛还在给杨洋打眼色,意思是找一位新八军的将领,污蔑他是杀害李聚的幕后凶手。

看到岳星明龟儿子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丑样。邱震海是怒火中烧,他冲开人群,走到岳星明的面前,就给他一拳,打在岳星明的鼻子上,顿时岳星明鼻孔流血。“岳星明龟儿子,你还给我们装腔作势,杨洋已经交待出你岳星明是杀害李长官的幕后主谋。杨洋杀死我们的李长官后,然后你马上派人想杀杨洋灭口,我们救了杨洋,从她的嘴里才知道是你指使她杀害我们的李长官。”邱震海指着岳星明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杨洋是孙城辉的情妇,她杀李长官是为了给孙城辉报仇。这蛇蝎女人的话,大家千万不能相信。”岳星明还在辨解道,就是来一个死不认帐。

“你们大家是不是搞错了,岳参谋长是党国的高级军事人才,他不可能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丑事。这分明是这臭女人在冤枉他。”四十师师长方日英站出来为他的狐朋狗友仗义道。

“对啊……对啊!岳星明的一丘之貉替他开口说道。”

这时,张瑞芬、杨谨洵、海冰冰、西西和波娃她们押着林成章走进军部大礼堂,手里面拿着一大堆的文件。岳星明趁起身来,还在指着林成章狡辩:“林成章是汪伪特工,是他泄露李长官的行踪路线,才中了小日本鬼子的围攻。还有昨晚就是他们汪伪特工袭击军部医院的!林成章是汪伪特工,他所说的话,肯定是挑拨离间我们新八军的内部矛盾。大家千万不要相信他说的话。”岳星明这时完全是乱了分寸。他的狐朋狗友听到他这些话都直摇头。

“岳星明原来是你杀死李将军的。”林尉不仅怒骂,还走上前去,蹬了岳星明几脚。林尉看到事情暴露,只有丢车保帅啦!

“不是我,你们误会我啦!”岳星明瘫痪在地下叫道。

“岳星明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已经是不打自招啦!你怎么知道杨洋是杀害李聚的凶手,还有你的副官林成章是汪伪特工,你为什么不抓他,我们还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像,你又怎么知道。这些话,都是你不打自招亲口对大家说的。没有人冤枉你吧!”我突然从大红棺材里,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

这时我的知己,我的战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看到我没有死,并昂首挺胸站起来,他们都热泪盈眶,齐声喊道:“李聚……李聚!”

“来人,把岳星明押到三战区司令部,以军法处置。”林尉令道。林尉他们是想瞒天过海,借尸还魂,保全岳星明的这一条狗命。

即然岳星明这个反共高参落到我的手上,我肯定不会这样的轻易放手。这样的民族祸害消灭一个算一个。就算得罪林尉这个钦差大臣,我也不会放岳星明。这样就对不起牺牲的将士们和天下的黎民百姓。

“李聚你怎么这样霸道,岳星明有没有罪,由军事法庭说了算。”林尉说道。

“林长官,岳星明有没有罪,我犍为李聚说了不算,国民政府军事法庭说了也不算。他的罪行,是由新八军的全体将士决定,是死在岳星明手上的战士们说了才算数,还有就是他自己承认犯下的罪行才作数。您可以问岳星明,他认不认罪,如果他不认罪,李聚当众放了他。还天涯海角保护他。”我们押着岳星明和林成章到了大操场,我对站在操场上的新八军将士说道,我对手持长枪短炮的世界新闻媒体说道,我对躺在甲板上牺牲的将士们说道。

“杀死岳星明……杀死这个民族的败类。”将士们的声浪是一浪盖过一浪。

千万只眼睛看着林尉和岳星明等人。因为不是我李聚今天假作大方,是因为岳星明不敢说他无罪,如果他无罪,那么就是谋杀我的罪行,就是由顾祝同、蒋介石他们来承担。岳星明等人也深知其中厉害。我就是要他自己走上断头台。

岳星明顿时两眼汪汪,双脚跪在地上,向千千万万的人说道,“我对不起党国,对不起蒋委员长的厚爱,做出不可饶恕的罪行,不该以一己私欲谋杀李聚,我有罪……我罪该万死!”

岳星明承认他的罪行后,我马上下令民解特工对岳星明、林成章、杨洋等罪大恶极份子押解在操场上,立即对他们四人进行枪毙。并验明正身。我当众枪毙岳星明等人,不仅在新八军全体将士的面前起到很好的教育意义。也对其他的顽固不化份子起到威慑的效果。

对其他的汪伪特工我立即释放,并发送路费。因为这是我和周强早也商量好的办法。攻心为上,才是战胜敌人的良策。因为对释放的汪伪特工,不管汪伪政府敢不敢再用,这都会在他们的内部起到瓦解、崩溃的状态。想不到我们这样做还歪打正着,在往后的日子里,不少的汪伪特工向我们提供小日本鬼子和汪精卫政府的情报,也为民族的解放作出了他们的贡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