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带血的子弹 带血的子弹24

酒盏花枝 收藏 2 9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URL] 警卫连的战士也默契地拔出手枪,枪口全部指着唐功。 唐功无辜地看着邓卓,自己要是为这项罪名丢了性命,那可真比窦娥还冤。 邓卓也注意到玩笑开大了,连忙劝徐政委:“算了算了,他也就这一次,给他一次机会。况且,这小子还欠我一百块钱,你要是把他执行军法了,我那一百块钱不就肉包子喂狗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警卫连的战士也默契地拔出手枪,枪口全部指着唐功。

唐功无辜地看着邓卓,自己要是为这项罪名丢了性命,那可真比窦娥还冤。

邓卓也注意到玩笑开大了,连忙劝徐政委:“算了算了,他也就这一次,给他一次机会。况且,这小子还欠我一百块钱,你要是把他执行军法了,我那一百块钱不就肉包子喂狗了。”

唐功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今生今世,我什么时候欠你一百块钱了?队长,你也太狠了吧!比鬼子还狠!

“好吧,看在特派员的面子上,给你一条生路。以后记住,身为警卫人员,那就是一秒钟也不许离开首长,首长身上也不许有一点伤,除非你断气了。”徐政委枪口几乎点着唐功的鼻子说道。

“是,今后一定全力保护首长!”唐功赶紧立正向徐政委表决心。

“还有,欠别人的钱要尽快还!”徐政委又强调了一句话。

唐功盯着徐政委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咬紧牙关,郑重地点了点头。

徐政委这才把自己的枪收起来,警卫连的战士也跟着把枪收进了枪匣。

但徐政委对唐功的处罚并没有结束,徐政委一把抢过唐功肩上的木棍:“兔子没收,今天中午谁都有兔肉吃,就你没有。”

唐功一脸悲愤,追兔子我可是一宿没合眼啊!

“让战士们再休息一会吧,今天还有任务,要养好精神。”邓卓对徐政委说道。

“是,特派员。”

“唐功,我估计你也是一夜没睡,你也跟着我们一起休息休息。”

徐政委的脸立刻白了,警卫连的战士也是一阵心悸,都眼巴巴地看着徐政委。

“嗯,这个,特派员,”徐政委拼命挤出笑容,“三营营部刚刚遭到袭击,现在一定会加强防守,所以,这个,三营营部一定是最安全的。还是付营长给特派员再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吧,特派员的安全可是最重要的。”

看着徐政委的神情,邓卓明白了,徐政委和警卫连的战士都对唐功的“鼾雷”闻风丧胆。

“没问题,特派员就交给我安置了。”没等邓卓表态,付营长便抢着拍板。

徐政委和警卫连的战士都松了一口气。

徐政委和警卫连的战士走后,邓卓对看着付营长的伤说道:“这一个晚上付营长也辛苦了,白天敌人是不会有大的行动的,你可要好好休息休息。”

“多谢特派员,不过,晚上的行动我恐怕不能参加了,我这腿好像也不听使唤。”付营长为难地说道。

“不用你参加,”邓卓果断地说道,“晚上的行动让徐政委负责就行了,你安心养伤。”

付营长点点头,又说道:“特派员,我担心鬼子吃了一次亏,今晚会不会加强巡逻。”

“不会,鬼子本身人手就不够,又要防新四军又要防国民党,在没有足够防守力量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敢大规模靠近根据地的。今天晚上,我和你就在这里等徐政委的好消息。”

“好吧。”

付营长把唐功安排到营部的一间小屋里休息,门一关,唐功就从门缝里向外看了几眼,然后才走到邓卓身边,苦着脸说道:“邓队,我今天可冤死了!”

“有什么好冤的?我让你守的大兔子呢?”

唐功坐在床上小声说道:“邓队,真有你的,我一直守到天快亮,脖子都让蚊子咬得像蛤蟆皮了,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发现大兔子,好大的兔子!”

邓卓心头一震,果然让自己猜中了,但邓卓没有一丝欣喜,脸上反而现出无奈与痛惜之情。


晚上十点,邓卓和付营长坐在营部闲聊着独立九团的大小事情,付营长不时向门外看两眼。

门外,一连的秦连长正带着自己的全部战士加强了营部的警戒工作,秦连长清楚地记得,这位神通广大的特派员白天说过,今晚内奸要现身的。

“付营长,我看你似乎有点紧张啊?”邓卓笑着问道。

“哦,我不紧张,我只是替政委有点担心,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现在他们应该出了我们根据地。警卫连没有什么重装备,人员配备也不齐,担任警卫工作还可以,真打起来战斗力还比不了我的一个排。万一有什么闪失,特派员,我们的责任就大了。”付营长语重心长地说道。

“放心吧,真要是打起来,附近的一营二营也不会无动于衷的,虽说他们营长学习去了,但我相信,一营二营的战士们分得出轻重的。”

“那是那是,我们独立九团之所以战斗力强,不仅是因为我们背靠兵工厂装备好,最关键的就是我们独立九团的每一名战士都有大局意识。”付营长说着就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一名战士跑进营部,一连所有战士的目光都被他牵到邓卓面前。

“徐政委遇埋伏了,刚接到的可靠消息。”小战士忍住喘气向邓卓汇报。

所有人的目光都压在邓卓身上。

“不要紧,徐政委能应付。”邓卓平静得像深不见底的湖水一样。

邓卓的态度让小战士明显没反应过来,怔在那里。

付营长一挥手命令道:“再去探探,有情况马上汇报!”

“是!”小战士风风火火地跑了。

天上没有云,月亮亮得像探照灯一样,照得地面一切都很清晰。没有风,空气异常沉闷。

邓卓微闭着眼坐着,一言不发。

唐功站在邓卓身后,双眼略带警惕地来回扫着,右手一直在腰间的手枪上。

付营长则皱着眉地看着远方,像沉默的大山一样。

一连长秦之余在门外来回走着,不时停下向徐政委的方向张望着。

一切都很沉默,没有一丝声响,但所有人都隐约感觉,今天晚上要出大事。

“特派员,要不要打电话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命令一营二营给政委接应一下?”付营长小声问。

“不用,徐政委遇上的应该只是鬼子的巡逻队,鬼子不敢在紧挨着根据地的地方作战的,徐政委只要撑几分钟就会没事的。”邓卓盯开眼,脸上又现出了笑容。

“秦连长,刘家村的铁匠铁大伯你认识吗?”邓卓起身走到门口。

秦连长马上跑来:“非常熟,我们独立九团没有人不认识铁大伯的,我们的大刀刺刀都是他打的。”

“马上派人把铁大伯请来,还有他们家的那个疯子,说我知道他儿子的下落。”邓卓说道。

“是!”

秦连长立刻叫来两名战士,把任务交给他们,不一会,邓卓便听到营部外一辆马车向西驶去。

又等等漫长的六十多分钟三千多秒后,营部外又传来马车的声音。

两名战士带着铁大伯走进了营部。

铁大伯左手抓着疯子,右手握着一把铁锤,一进营部就嚷上了:“小畜生在哪!小畜生在哪!老子打断他的腿,看他还跑不跑!”

疯子躲在铁大伯身后不住地叫着:“鬼子杀人了!鬼子杀人了!”

邓卓等人走出大厅,铁大伯正好走到邓卓面前,唐功身影一闪,像一面墙一样隔在了铁大伯和邓卓之间,两眼冷冷地盯着铁大伯,右手放在枪套上。

邓卓把唐功一拉:“没事没事,铁大伯不会伤害我的。”

铁大伯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铁锤,连忙把铁锤别在腰带上:“首长别误会,我是来教训我那小畜生的,娘的,屁都不放一声就走了,老子一把年纪了还要给他担惊受怕一年多。回家老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邓卓突然向铁大伯敬了一个军礼:“铁大伯,我代表中央感谢您对民族解放事业的付出!”

邓卓的这一突然举动把铁大伯吃了一惊,竟然不自觉地也抬起手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嗨!你这不折我的寿吗?没你们新四军我的家早没了,你们帮我守家命都不要,我帮你们打点大刀什么的算什么。你们才是真英雄!”

邓卓弯下腰盯着铁大伯身后的疯子,亲切地说道:“你真的想打日本鬼子吗?”

疯子看了邓卓一眼,嘴一咧滴着口水说道:“鬼子杀人了!鬼子杀人了!”

“鬼子杀人了,那我给你枪杀鬼子好不好?”邓卓问。

“他是个疯子。首长别靠他太近,脏。”铁大伯紧张地说道。

但邓卓似乎没听到铁大伯的建议,而是一伸手从唐功腰间拔出手枪向疯子递了过去。

除邓卓和疯子外,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眼眶都增大了一倍。

“首长使不得。”铁大伯赶紧伸手拦。

邓卓左手一挡:“放心,没有子弹的。”

付营长和铁大伯这才把心揣回肚子里,只有唐功全身肌肉紧张得几乎要绷断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疯子的手,因为手枪的主人,唐功,清楚地记得,枪里面的子弹可是满膛啊!

疯子没有伸手接,只是流着口水傻笑着看着邓卓。

邓卓一把抓住疯子的右手,把枪塞进了疯子手中。

唐功感觉自己简直要爆炸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