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五十章 回到故乡

zhouxuxiang999 收藏 0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不知过了多久,青云才渐渐的苏醒过来,眼前的景物已经发生了变化,四周白色的墙壁和空气中隐约传来剌鼻的消毒水味及身上盖着的白蓝相间的被子让她清楚自己是躺在医院的房间里了,病房里她的床铺边坐着报社总编和王绍成,门口处站着一个年轻的解放军战士,胸前挎着一支冲锋枪,让人看着机警而精干,他是王绍成的警卫员小李,她悲痛万分,泪水夺眶而出。她伤心的流着泪拉着王绍成的手追问道:“首长------您快告诉我,我大为哥是------怎么牺牲的,你快点告诉我呀------”

见昏过去又醒过来的青云没事,王绍成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又见她伤心痛哭不停地追问,他赶紧劝了她几句:“杨青云同志,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可事实无法改变,希望你坚强一些,毛主度说过,‘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你两个哥哥为了中国的存亡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先后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他们的死比泰山还重------”

“您快说呀------我大为哥是怎么牺牲的?”青云在病床上哭得脸都花了,她不停地追问。

在她的再三追问下,王绍成只得一五一十地把李大为牺牲的经过给青云讲了。

原来,李大为参加的清查汉奸和日伪军的工作组到达南京后,工作就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后来,他们工作组分成两批人马,一部份北上到伪满州去开展工作,另一部分由他带队在南边长江沿线原来的敌占区开展工作,随后,他们离开南京到了武汉。

李大为离开家乡武汉已是十多年了,这次回到故乡来,看着饱受战火摧残满目疮疤民不聊生的故土,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又让他忆起了一些童年的往事,过后,他又来到了李杨两家合伙开的纱厂旧址,看到的只是一片废墟,那往日隆隆的机器声和工人来往穿梭忙碌的身影已成为回忆,真正是国破家亡。

由于国民党背信弃义,一面大势侵吞抗战后的胜利果实,一面又在美国的支持下蠢蠢欲动准备大举进攻中央苏区,国共第三次合谈不欢而散,内战爆发,由于内战如火如荼地打了起来,清查敌占区的汉奸和日伪军工作无法开展进行下去,有始无终,到最后竟然无人过问,经费也没有了。

李大为本来是怀着美好的愿望来做这项工作的,更希望抗战胜利结束后国共两党携起手来共同治理国家,哪想到国共两党反目势不两立成了冤家,对于国民党的所作所为李大为是有目共睹的,李杨两家开的纱厂在日本鬼子轰炸前就是国民党军队当官的摇钱树,不知有多少国民党的军官靠他们两家的纱厂发了大财,他一边大骂着国民党的不是,一边准备带工作组返回西南,可没有路费,他只得硬着头皮去武汉有关的部门反映,差点跪下来当孙子了人家也是不理不睬,把他像只皮球一样和踢来踢去,搪塞着他,问得急了,那些人就说,“哎呀,你们的事我们是清楚的嘛,我们向上面反映反映。”每次他都是垂头丧气失望地回来,正当大家喊爹骂娘李大为焦头烂额,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来解决眼下的窘境时,他在武汉城碰到了在抗日战争时期到昆明搞药品的那个八路军指员,这个人就是王绍成。弟弟李大红牺牲的事也是那次他来昆明告诉自己的。

王绍成头戴礼帽,身穿黑色西服,打着领带,因已到了隆冬,武汉天气冷的不行,他身上的西装外面还套了一件黑色长呢子大衣,打扮成一个走南闯北的商人的模样。

王绍成在武汉碰到李大为并不是巧遇,他此次来武汉是带着特殊使命从中央苏区化装前来,目的就是通过他做工作动员李大为他们一行人到解放区去,延安方面对这批人非常感重视,因为他们是国统区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都是有识的爱国志士。中国共产党人高瞻远瞩,虽然苏区不缺人才,但是愈多愈好,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是需要各行各业的人才来添砖加瓦的。

王绍成没有想到在武汉清查日伪军和汉奸的工件组是由李大为带队,因上次在昆明双方的第一次见面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因而这次在武汉两人一见如故,就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两人亲热地握手问好,寒喧几句过后,王绍成把他约了出来,在汉正街“听雨轩”茶馆找了个静僻的单间坐下来慢慢地喝茶,这里是武汉地下党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两人坐下来后,一边慢慢地喝茶一边聊了起来。

“老王,我们上次在昆明见了面,过后你悄然离去,无影无踪,细细算来已是几年,如今我俩又在武汉碰到,真是山不转水转,我们俩算是有缘啊!”

“哈哈,”王绍成听了他的话,爽朗地笑了起来,高兴地说道:“是啊,山水有相逢,我们又见在你的家乡见面了,真的是我俩的缘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气氛融洽,过后两人抽起了香烟,王绍成吐了一口烟子后,问他:“大成,这次回到故乡有何感想?”

“国破家亡,叫人心寒。”

“见到你父母了吗?两位老人家可好?听你弟弟大红说起过你家在武汉开了纱厂,不知现在生意如何?”

“我家以前是有个纱厂,可叫小鬼子给炸了,父母只得含泪离开家乡到香港去,”李大为难过地说,“我在武汉已是举目无亲,也不知道爹妈在香港的情况如何。”

“哦,原来是这样。”王绍成点了点头。

李大为过后难为情地说:“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尽地主之宜,请你到家中坐坐,烤着碳火再备上些酒菜,热呼呼的喝它个一醉方休的才好呢。”

“那是,那是的了。”王绍成说道,“我没有想到,你们一家这些年遭受如此大的变故。”

“唉,一想到小日本鬼子,我就想干他娘。”李大为气愤地大骂道,过后对他说,“小日本让我家破人亡,这笔血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日本鬼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对我们每个中国人来说都是国仇家恨,正因为有了千千万万像你弟弟这样的的热血青年为国捐躯才换来了今天抗日战争的胜利。八年抗战,中国人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啦。”

“话倒是这么说,可有些中国人卖国求荣,充当日本鬼子的走狗,残害欺负自己的同胞骨肉,我们这次从西南过来就是要清查敌占区帮过日本鬼子做过坏事的汉奸走狗,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工作开展得如何?”王绍成呷了一口茶后问了一句。

“这工作开始进行得非常顺利,当地老百姓也积极配合进行举报,可如今内战打了起来,一些帮过日本人的汉奸走狗见风使舵,又马上转过来讨好国民党方面,为他们做事。这工作已无法开展进行下去,上面也没人过问此事了。”

“看来是要散伙回去。”王绍成说。

李大为听了他的话,满脸的苦笑,摇摇头,过后又点点头,随后蹙着眉头说:“散伙回去是迟早的事,可工作组十多人的路费咋办?回去路途遥遥,一两天到不了,又到了深冬季节,出行不方便,这笔路费更是不小的数目啊,”李大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想到眼下的窘境,摇摇头,“唉”地长叹了声,难过地说,“不满你说,要是再这样下去,过上两天,我们这行人就要沿街乞讨来解决温饱啦!”

“哈哈。”王绍成听了他的话,自个笑了起来,他随后说:“大为,看你说的,有那么严重吗?”

“君无戏言,我骗你干啥呢?”

“嗯,这事有始无终,不了了之,可惜的是放过了一些帮过日本鬼子做过坏事的人,令人遗憾。”王绍成言不由衷地说。

“没有办法,我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李大为郁闷地说道。

两人过后一时无话,各自低头喝着茶水。过了些时候,李大为这才想到什么来,对他说:“哦,对啦,说了半天,我还没有问起你这次来武汉做什么?还是搞药品吗?”

王绍成笑而不答,过后把桌子上放着的香烟抽出一支一边给他递了过去。一边并笑着对他说:“我这次来武汉不想搞什么回去,就想到处走走看看。”

“如今国共反目成了不可戴天的仇人,你不会没事吃饱撑着跑到敌人的防区来闲逛找什么乐子吧?”李大为接过他递过来的香烟,点燃后抽了一口略带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哈哈。”王绍成又爽朗地笑了起来,过后把一支香烟放在嘴里点燃。

“老王,我敬重你们共产党的为人,可现在不是国共联手抗日的时候啦,国民党特务盯梢的紧,无孔不入,你得小心才是,要是你在武汉被抓了,我李大为是没有能耐把你救出来的呀。”

“这点你放心,我王绍成做事一向小心,今天叫你来这里喝茶,也是有所选择,别人不会知道。”

“唉,”李大为叹了一口气,吐了一口烟子说道:“八年抗战,国共两党不记前仇。携起手来共同抗战日,如今打跑了小日本,国共两党竟谈不到一块,反目成仇,内战又起,”他说到这里,呷了口茶,随后难过地说,“这是国人的悲哀啊!不知又会死多少人。”

“大为,”王绍成叫了他一声,正色地说道:“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后,我们共产党人高瞻远瞩,胸怀大度,也不记两党往日的恩怨,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延安不辞辛苦飞到重庆亲自登门和蒋介石进行合谈,并向全国民众发表主张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不打内战,力求心平气和跟国民党方面共同谋求国家发展的道路,在这一点上我们共产党人做得一点也不含糊,仁致义尽,无可厚非,可国民党单方面背信弃义,容不得共产党跟他们一起来治理国家,暗地里使绊脚想把我们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整倒打垮。单方面撕毁‘停战协议’,又再美国的支持下大举进攻我解放边区,内战爆发不是我们共产党人的错,是蒋介石一山不能容二虎的独裁霸权思想在作怪,既然你蒋介石不仁,那我们共产党也不义,这场内战在我们共产党不得不打,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解放全中国劳苦大众为人民打天下,从而建立起一个前所末有的人人有衣穿有饭吃人人向往的崭新国家,孙中山先生在世时就有了这个打算,他倡导的‘三民主义’就是想把中国带入这样的社会,可他事业末成身先死,想不到蒋介石独揽国民党大权后就违背了孙中山先生的意愿,看不得共产党人,开始是控制、阻挠、刁难共产党人,后来是围追,残杀共产党的军队,逼得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爬雪山过草地北上抗日,国共两党的恩怨发展到抗日战争胜利后反目成仇打起来是有其原因的,在外国人的眼中看来是为各自的利益而战,是为争夺中国江山的领导权而战,也是为不同的信仰而战。而在我们共产党人的眼中来看这场内战,就是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战,是一场正义的,不可动摇的推翻反动统治的人民战争!”

王绍成一口气说这么多富有哲理的话,一下子让李大为听了目瞪口呆。手里拿着的香烟也忘记抽了,到烟头烧到他手指时,他才回过神来,赶紧把烟头丢了,过后才说:“前些天国民党的报纸说,‘日本侵略中国,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你们共产党,要是日本不侵略中国,你们共产党的军队早就被国军撵得鸡飞狗跳打得灰飞烟灭不成气候了。’”

“哈哈哈。”王绍成又爽朗开怀大笑起来,过后鄙视着李大为,义不容辞地说:“看来,这场内战是要打个你死我活,分出胜负才会罢手的,不用事实来说话,你们国民党方面的一些人看来是还要乱嚼舌头。”他说到这里后,脸色变得严肃,字正腔圆地说,“要是蒋介石不违背孙中山先生的意愿,以‘三民主义’为准则携手联共一起来治理国家,那中国就会强大,就是一个真正的东方巨人,这头雄狮早就醒啦,要是那样的话,小小的日本还胆敢来侵略中国吗?”

他的话说得李大为哑口无言,只得洗耳恭听他的雄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