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若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秋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正华。


中国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近日表示,只要中国政府的适航部门批准,他就敢尝试“给飞机卖站票”。(中广网6月24日)


给飞机卖站票,无疑是一种颠覆性的想法。基于对“想象力”的尊敬,笔者不敢轻浮地嘲谑对之,但以既有条件观察,其本身所具有的浓重的浪漫色彩却是勿庸置疑。


安全是最大的挑战。众所周知,相比汽车、火车等交通工具,飞机对飞行安全有着更加严格的要求和规定。而倘若飞机开始卖站票,势必令飞机的安全系数大打折扣。一旦在飞行过程中出现不可预期的变故,对乘客造成伤害的可能性与程度,都会成倍增加。这种后果,绝对是飞机不能承受之重。


暂且不论“航空站票”到最后可能只是王正华一个人的“空想乌托邦”,即使航空公司未来能研发出适合卖站票的民用航空器,相信也是一个足够漫长的过程。王正华董事长在当下便言之凿凿声称,只要中国政府适航部门批准,他就敢尝试“给飞机卖站票”,未免有些“大跃进”的味道,夸夸其谈且轻忽责任。


真正的问题或许是:“航空站票”的臆想为什么在欠缺根基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横空出世?一言以蔽之,这是坚硬现实催生的浪漫思维。从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在一个不尽合理的航空竞争格局之下,民营航空公司的踌躇、无奈与慌不择路。它们的理想与雄心,因饱受现实摧折,而不得不挤出堪称奇崛的想象力,去拯救愈发潦倒的境遇。


廉价从一开始就是民营航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但“廉价”又谈何容易?国有大型航空公司是绝对不会坐视民营航空公司藉“廉价”去蚕食其利益版图,它们有强大的游说能力影响甚至左右航空监管机构的政策走势。只要民营航空不惟国有航空的机票价格马首是瞻,就会被扣上“恶性竞争”和“不正当竞争”的大帽,从而把前者的核心竞争力消解殆尽。无论是国有航空公司还是航空监管机构,事实上都把民营航空的低价策略,当作是“麻烦制造者”和“搅局者”,而不是一个市场主体应该具有的一项不受无理干预的市场行为。


中国民营航空是航空领域的“二等公民”。成本高昂、效率低下的国有航空亏损严重,可以享受国家一次次的注资,但民营航空不敢奢求;民营航空想通过内部挖潜把票价降下来以吸引客源,却也是不可能。在充满敌意的竞争以及政策歧视之下,民营航空动辄得咎、进退失据。可以这么说,目前的航空格局和体制,已把民营航空逼到墙角。


于是,才有了“航空站票”这种浪漫而激进的想法。民营航空无法挑战既有体制,只能在坐舱内绞尽脑汁。它们不得不耗费巨大的成本,寄托缥缈的愿景,以求得体制外生存。这委实是一种高亢的苍凉,穷途末路之后的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