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和一个女公安的恋情[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31 6053

那年,强子终于结束了多年的不幸婚姻生活,重新过上了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他在一家企业做一份基层管理工作,工资不高,但他生活足也,房子是以前单位的房子,在房改时花了二万元买断了产权,属于自己私人的了,强子在心里感谢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要是商品房的话,最少也得出25万左右才能得到这套房子,在办完过户手续从房管所出来那刻,强子不停地哼着: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工作稳定,房子也有了,生活可算无恙吧,但白天一阵忙后夜晚的孤苦伶仃心境是很难受的,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的寻找自己的另一份感情呢?

在公司工作的时候,也有时间上上网,有时空闲时也掛上QQ和朋友们聊上几句,对他来说这也是个休息和调节自我的方法罢了,有时,心中也会产生一种想法,能不能在网上碰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呢?

单身生活简单而快活,他就常常在周末去周边地区玩。 一个星期天,强子去另一个县份的一个朋友家玩,这位朋友是位个体经营户,开着店子,强子去时这位朋友手上正好有事在办,就招呼强子坐在一边的电脑上听音乐玩,强子就坐上机子,掛上QQ边听音乐边看看财经新闻什么的,他最近一年多来进了股市,学玩股票,属于小打小闹一种人,赚者所幸,亏也无所谓不伤筋骨。

正当他在看新闻混时间时,Q上的系统提示闪了起来,他点开一看,是一个新朋友请求加为好友的申请,反正现在空闲没事,强子就同意加为好友,然后打开对方资料一看,哦,他有点来劲了,从资料中可以看到对方着警服的英姿,原来对方是个女警呢?

平时生活中和警察也没有什么接触,虽然有战友复员后进了公安队伍,但强子是个守法的公民,从来没有违反过法律法规,因此也没有和公安打过交道,最多只是办理身份证时在户籍办公室和户籍警照个面,所以对警察也没有什么印象;这次新朋友是这个职业,正好也可以了解一下这个职业的人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在互相打了招呼后,大家就试探性的进行了接触,原来对方是某个派出所的警察,当天正好值班,在所里的值班室里,由于社会治安相对较好,也就没有什么事情,无聊之时也上Q打发时间,强子就夸对方是个好警察,周末都在保卫人民群众,没想到对方回复说这也是份工作啊,我们也是平常人嘛,也要生活,和工厂的工人加班一样没有什么区别的,只是工作性质不同罢了。

强子觉得对方回答得很实在,不是个吹毛求疵之人,就认真的和对方聊起来,女警姓程,三十五岁,从警十七年了,从十八岁起就入警工作,一直是从事内勤工作,写写文字材料,年终为所里做总结,上报相关的资料的学习材料,同时在户籍办公室担任着户籍警工作。

强子问对方是怎样找到自己的,对方说在本市的在线用户里查找啊,看了你的资料后觉得你还可以,就加你了。接下来强子问对方在那个地方,说有机会去看望她,程警官很爽快地说她在电力区,请强子有时间去玩。

电力区,正是强子到朋友之间的一个地方,回去的时候就要经过电力区,呵呵,强子给对方说我正在某处朋友家玩,明天回来就来看你;好啊,对方很高兴地答应了,并告诉强子在一个叫大菜地的地方下车,她来接强子,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强子也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对方,当时并未认真,只是当作一般性的问候罢了。

当天在朋友家玩过,晚上朋友特意陪强子去这个地方的特色餐厅吃了在城里吃不到的菜肴,晚上又喝得一塌糊涂地睡下了,第二天醒来,太阳也高照了,强子起床吃过早餐,告别朋友坐上了返回的的班车,车了开了半个多小时,一条短信飞来:“到什么地方了?”原来是昨天认识的那位女警员发来的。

强子看看车外的地方,回了条短消息, “到某地了,你真在等我? ”

对方回短信说:“是啊,我是个讲信用的人!”

“谢谢讲信用的人,这年头能有这么讲信用的人可不多啰,看来你是好人!”

“不跟你贫了,我在大菜地等你,到了联系我。”

强子的心绪就飞到了电力区,想想在那有个女网友在等着自己,心里是又激动又盼望,对于车窗外的风景早就没了兴趣。

经过二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到了所约定的地点,强子下了车,此时也到中午时分,强子想先找一饭馆吃过饭再联系对方,就在一小饭馆坐下,叫了饭菜,正在吃时,电话响了,是程警官打来的,她问到没有,在那里,强子就说到了,在某处吃饭,好,她说,我马上到,你别走了。

没过几分钟,店外来了一女子,强子一看,就是昨天聊过的程朋友,进屋来,程给了强了一瓶水,让他慢慢吃,她也在家吃过了。

吃过午饭,他们两从电力区的大道开始,程朋友带强子沿着新的电力区风景地点游玩起来,说实在的,强子以前路过此地,但从没在来玩过,在程朋友的带领下沿电力区大道到大桥,到滨河广场,电力区的环境真还不差,比市区的有些地方还要搞得美观,在赞叹风光好的同时,对这位朋友也满口的赞扬,有这么热心的朋友,真是幸事啊。

电力区的城区不大,一个多小时就把主要景点走完了,下午的天气有点温度,程朋友便提议去一家茶楼坐坐,强子说客听主便,于是他们便走上一家二楼的茶楼去坐下喝茶聊天。

喝着绿色的茶水,(茶是高山上摘取的绿色茶品,水是大山里流出的山泉水)强子感觉这味道要比城区的茶水要高级很多,不可相提并论,心想还是要生活在大自然中才好啊。

他们聊天,介绍自己的过去和工作,讲一些工作中的趣事和笑话,双方都很开心,程朋友是属于林业公安编制,她所在的林业局原来是个很大的局,有几万人,但在1998年全国爆发了大洪水后就停止了天然林的砍伐,除了少量工人留守种植新林外,大量的工人失业待业在家,一个特定的家属院区里,这个家属院区就座落在电力区的边缘地带,有着一个派出所,但不属于当地公安系统,它属于林业公安的范畴,管理和执行的公安职能是依照国家公安工作的相关规定的,原是为所属林区设立的,现在林区没林可伐,但还是有几万人要管理,这个所仍然在发展着作用,由于目前林业面临的重大困难,职工只拿三百元的生活费,大量的职工只得背井离乡南下打工糊口或是到市区打短工挣钱养家,而作为派出所的内勤,程朋友的工作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学习照样学习,材料照样上交,户口照样办理。

据程朋友介绍,她们的待遇和地方上的公安有很大的区别,同年入警的人,地方上的公安要比林业公安要高30%左右,所以她从警近二十年了,才1000元一月的工资,目前企业也经没有收益了,靠国家下拨生活费养活工人,更谈不上什么奖金补助了,所以生活得很一般般,她老公是林业局所属的一个基层职工,现阶段每月只有三百元生活费,由于年纪也近四十了,不好找工作,一天到晚在家唉声叹气的,所以,程朋友的日子可想而知。

而此时,大家却忘却了生活的不快,谈起各自的生活和想法,程朋友说她正和老公闹分手,也分居半年多了,有一个孩子在省城上艺术学院,每年的高昂学费让她很吃力,她正烦得很,又不能对别人说些话,今天在强子这个没有利益关系的人面前,一吐为快,看得出程朋友对生活还是热爱的,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强子也把自己的情况做了一个说明,程朋友说你才好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以后我没饭吃了来你家蹲饭哈;呵呵,人民警察说这种话,要对国家有信心,国家不会让人民吃不起饭的,两人在谈笑声中欢快的交流着。

在欢乐和谐的交谈中,时光不觉流失得很快,不知不觉也到晚上七点钟了,强子提议去吃晚饭,程朋友说这电力区是工业园区,没有什么特色的餐饮,强子就说我们去市里吧,反正也不远,坐出租车到市里只要一人十元钱的车费,好吧,程朋友也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出得茶楼,坐上车了十五分钟就到了市区,强子让车子停在城区的一处特色地方菜馆前,在这里两人要了一份水煮牛肉,一份盐菜回锅肉,一份肉丸子汤,一份粹鹅肠,一份血旺儿,4瓶啤酒,吃得痛快价格还不贵,结帐时才九十元钱,老板还在结算后给了强子两张有奖定额发票,强子当场刮开一看,有一张意外的中了奖金50元。这样算下来,这顿饭只花了40元钱,强子笑说这个饭吃得值得!程朋友也笑说你运气好呀!

饭后强子把程朋送到出租车乘车点,程朋友乘车归去了。

然后强子还是仍旧过他的单身快乐日子,每天上班下班,上网玩,但和程朋友一直有电话联系和短信互发,又是一个周末了,程朋友在短信中说有什么安排没有啊,强子笑着回复到:没有什么安排呢,只是有些想你了。立马一条短信回过来:好啊,那你再请我啊,我周末双休,要上市区来,她有个妹妹在市区生活,平时在电力区住时间长了也会到妹妹家走走的。

强子就和程朋友约定周六见,周六睡到八点多起来,强子就去到和程朋友约定的地点,车还没有到,他等了十多分钟程朋友来了,他们一起去一家农家乐玩,这农家乐坐落在一片天然林的边缘,一条小河从山边流过,每到周末就有很多城里的人们来此休闲:打打牌、喝喝茶、三朋四友聊聊天,喝喝酒,这里离开了城区的喧嚣,空气又好,适合休闲。

强子和程朋友在农家乐玩了半天,天气上来了,在这吃过豆花饭,中午两人都有点倦,强子提议去休息一下,程朋友说好,两人便离开农家乐,找了家宾馆午休。

在宾馆里,强子让程朋友先去洗漱,因为上午在农家乐玩时也有出汗了,程朋友就先去洗手间,一会出来也让强子去洗洗,当强子从洗脸间出来,看到程朋友也倚在床上处于半眠状态了,看着半眠中的程朋友,强子不禁心中一动,他轻轻的走进她,凝视着她。

程朋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说你看什么啊,困了先休憩一会吧,强子说好,你休息吧,我坐沙发上就行了,程朋友说那怎么行,不好的,你也在床上来休息吧,不过,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啊。

此时的强子也是心驰神往了,顺从的坐在床边,靠在一边的一个枕头上休息。

接下来,大家可以想得到,一个单身男人,一个分居半年的女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了,井水和河水混合成了一条江………。

以后的日子,他们都是平常各上各的班,只是周末时双方才在市里约会,一起喝茶,聊天,说着各自的心事,各自的理想,他们商量着等程朋友有假期了,他们一起去海南的天涯海角去玩,同时还幻想着一起去香港游玩,由程朋友负责办理赴港澳通行证。

程朋友说女儿才大一,等女儿毕业了,她就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到时如果强子还喜欢她,他们就一起生活,生活仿佛对双方都一下子慷慨了起来,双方的心里都充满了阳光,可许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

接下来,他们约会,吃饭,过着周末家庭式的生活,一般情况下都是强子买单,署期时,程朋友的女儿从学校放假回家来了,还一同带回了一个外省的同学,那天,孩子们去市里的景点玩去了,程朋友打电话给强子,说女儿回来玩了,让强子给带点钱出来。接到电话强子忙去银行ATM机取出了一千元钱给程送去,并提出是否请孩子吃饭,程说这样不太好,算了吧。

从开了这个口子后,经常程朋友来市区办事就要让强子给买衣服或是饰品,衣服都挑高档的选,一套衣服要近二千,一件裙子也要一千五左右,几次下来,强子有了看法,自己是工薪阶层,又不是挣高工资的人,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

于是慢慢的,强子开始疏远程朋友了,有时当她打电话来说到了市区后,强子就推说正在做事,出来来了,让她先玩一会儿可以先到妹妹家,等自己忙过了就打电话找她,一开始程朋友还以为真是工作忙,没在意,可这样的借口多次以后,程开始意识到强子在开始躲她了,于是有了一些收敛。

又是一个周末的日子,程朋友打电话说在妹妹家吃过晚饭了,问强子要不要出来走走,强子说好啊,我一会儿来,你先转转街吧,程说行。过了半小时左右,电话来了,说:强子,这有一套很适合我的衣服,可我还要几天才发工资,你先带点钱出来我先买上好不好?

看到程朋友又提出这样的要求,强子心里有点厌恶,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最后一次了,他便带上钱打车去了程所在的商场,给她付了衣服款,程满心欢喜的挽着强子的手臂,说我们去那里休息?

强子说有个朋友在家等我,是做网页的,今天就不去了,你先回妹妹家吧,程有些失望地说:那好吧,这两天你空了打电话给我。

强子就和程分手各自走了,他没想到那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后来程打过很多次电话来要求见面,但强子都找借口推脱了,可能程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了,后来慢慢的电话就少有了。

一段奇遇就以这样的结果淡忘了,每当想起这段交往,强子心里还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