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三十八章 鸭绿江 鸭绿江(一)

royf22 收藏 115 174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现实总是没有理想完美。

周卫国和陈怡婚后的幸福生活没过多久,就遇上了新的麻烦——全国物价再度暴涨。

此次物价暴涨的背景是人民政府在存在较大财政赤字的同时又不得不为提高国家战略储备而进行大采购。这样的好机会投机资本自然不会错过。

从10月15日开始,以上海和天津市场为主导,以棉纱和棉布价格带头,各种商品的价格都开始飞速上涨。到11月上旬,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上海市场的棉纱价格就上涨了3.8倍,棉布价格也上涨了3.5倍。其他商品的价格涨幅虽然没有棉纱和棉布高,但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物价的暴涨不但再次导致民众恐慌,而且极大打击了人民币的信用。

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人民政府作出积极应对。11月13日,时任政务院副总理兼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的陈云发布十二道密令:一、严控物价涨幅;二、从东北向关内调集大量粮食;三、调整上海、汉口两地纱布存量,催促华东棉花东运;四、将陇海路沿线积存纱布尽快运往西安;五、财政部向贸易部拨交2.1亿斤公粮,以应付棉产区粮食销售;六、除中财委及各大区财委认为特殊需要而批准者外,人民银行总行及各主要分行暂停所有贷款,同时按约收回贷款;七、各大城市开征几种能起收缩银根作用的税收;八、除中财委认可者外,暂停支付工矿投资及收购资金;九、军费(除仓库建筑等外)全部拨付,但不得投入商业活动;十、地方经费中,凡可以迟发者均应迟发;十一、各地贸易公司,除必须应付门售者外,暂不将主要物资大量抛售,应从各方调集主要物资于主要地,并力争于11月25日(至迟30日)完成,暂定11月底、12月初于全国各主要城市一齐抛售;十二、适当教训投机商人:(甲)在抢购风盛时,可将冷货呆货抛给投机商,但不给其主要物资。(乙)等到收缩银根、物价平衡,商人吐出主要物资时,我应乘机买进。

与此同时,人民政府还秘密争取民族实业家的支持。苏南一带的民族实业家积极响应,周卫国更是将周家库存的所有棉纱和纱布都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卖给了人民政府。通过一系列举措,人民政府手中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物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11月25日上午,刚刚开市,上海、北平、天津、武汉、沈阳、西安等各大城市的国营商店就根据中财委命令,统一行动,开始大量抛售纱布。

投机资本在略一迟疑后,判断这是政府在制造物资充足的假象,于是开始倾全力购入国营商店抛售的纱布,有的投机商甚至不惜借高利贷。

但很快,投机商们就发现情况似乎并不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因为在他们吸入纱布的同时,国营商店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纱布的抛售。

半天过去了,眼看着市面上的纱布越来越多,投机商们终于开始恐慌了,在观望了一阵之后,部分投机商开始果断抛售手中的纱布。但他们抛的越多,国营商店抛的也就越多。下午两点,上海市场上的纱布价格终于开始下跌,这一跌,就再也没有止住。当天收市时,上海的纱布价格已经下跌了足足一半!

第二天开市后,国营商店的抛售依旧。

这回,所有的投机商都慌了,他们开始拼命抛售手中积存的纱布。由此导致纱布的价格进一步暴跌。

为了“教训”投机资本,中财委接连采取三条措施:第一、所有国营企业的钱一律存入银行,不向私营银行和资本家企业贷款;第二、私营工厂不准关门,而且要照常发放工人工资;第三,加紧征税,且规定税金不得迟缴,迟缴一天,则加处应税金额3%罚金。

至此,不但投机商们傻眼了,就连大批参与投机的私营钱庄也因为贷款收不回来而遭到毁灭性打击,全国物价迅速稳定下来。

这一次,人民政府通过经济手段赢得了“棉纱之战”。


“棉纱之战”的失败虽然使得投机资本遭受重创,但是,在投机所获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投机资本不甘失败,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粮食。

而刚刚获得“棉纱之战”胜利的人民政府也没有对投机资本放松警惕。

12月12日,中财委召开全国城市供应会议,陈云对全国统一调度粮食的工作做出具体部署。决定将有可能发生的反击粮食投机之战的主战场放在上海。会后,即开始秘密从四川征集4亿斤大米东调上海,同时,华中、东北也开始调运大批粮食运往上海。

在各地人民政府的配合下,仅仅两个月,上海就秘密储备了足够食用一年半的粮食。而此时,上海的投机商们还蒙在鼓里,仍然以为政府粮食储备不足。加上上海原本就有春节以后粮价上涨的规律,所以更加坚定了投机资本投入粮食市场的决心。

1950年2月10日,春节前7天,上海投机资本开始有计划地进入粮食市场,大量收购囤积粮食。对此,人民政府自然是乐见其成,未做出任何反应。这样一来,投机商们胆子越来越大,收购粮食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2月18日,正月初二。

上海市场开市第一天。令投机商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几乎在一夜之间,上海就冒出了几十家国营粮店,这些粮店在开市后就开始连续抛售粮食。起初,投机商们还是按照老习惯大批收购国营粮店抛售的粮食,但很快,国营商店的抛售速度就超过了投机商们的收购速度,粮食价格迅速下跌。

投机商们顿时想起了两个多月前在棉纱上吃过的苦头,但由于各地向上海调运粮食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投机商们还是坚持认为这回的抛售是政府为了制造粮食储备充足的假象而有意为之,于是也相应地增加了收购力度。

接下来的几天,上海国营粮店继续大量抛售粮食。前后加起来,抛售的粮食已经超过了2亿斤!

这一数量已经超过了投机商们的承受能力,而到了这时候,他们也都明白了,国营粮店这次抛售粮食跟上次抛售棉纱一样,都是真的!

想明白这点后,投机商们再也坐不住了,开始争先恐后地以低价抛售手中囤积的大米。这进一步加剧了粮食价格的下跌。在平抑粮价的同时,人民政府也趁机以低价吸入了投机商们手中囤积的粮食。

几天以后,人民政府再度以经济手段赢得了“米粮之战”。

经过“银元之战”、“棉纱之战”和“米粮之战”,以上海投机资本为代表的投机资本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投机。全国市场终于恢复了平静。随着人民政府一系列财政货币政策的出台,中国持续了十几年的通货膨胀终于停下了脚步。新中国的经济形势,终于得到了全面稳定。


转眼已是6月。

这段时间,是周卫国过得最舒心的一段日子。

和陈怡的婚后生活,自然是琴瑟和谐。

由于经济形势的稳定,周家的生意也在稳步发展。

整个国家更是呈现出崭新的面貌:老百姓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千百年来从未在中国实现过的人人平等,终于有可能实现;积弱的中国,终于开始重新屹立,迈开了追赶世界列强的步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周卫国由衷地感到高兴。


这天傍晚,陈怡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

而周卫国也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晚餐。

亲自下厨的这个习惯是周卫国婚后才养成的。虽说“君子远庖厨”,但能用亲手做好的美食迎接自己心爱的人,却更是一件乐事。何况这种居家生活,正是周卫国长久以来求之而不可得的生活,自然分外珍惜。

唯一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今天陈怡脸上的笑容特别灿烂,以至于周卫国都看呆了。

见了周卫国的呆样,陈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看什么呢?呆头鹅一样!”

周卫国假装皱眉道:“奇怪!奇怪!”

陈怡说:“奇怪什么?”

周卫国趁机搂住陈怡,正色说:“我最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好看了?”

这等夫妻间的调笑自然无伤大雅,陈怡“噗嗤”一声笑了,随即在周卫国胸前轻轻一捶,低声道:“你才发现啊!”

周卫国心里大喊“受不了”,不免将陈怡搂得更紧了。

陈怡顺势靠在周卫国胸前。两人都充分享受着此刻的安宁,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陈怡突然抬头说道:“我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周卫国用力点头,说:“想!”

陈怡笑吟吟地看了周卫国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道:“我有了,你要做爸爸了。”

周卫国一愣,下意识地说道:“你说什么?”

陈怡微笑着又说了一遍。

周卫国立刻一蹦三尺高,先是仰天大笑,随后又是大叫:“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

喊完之后,周卫国只觉心中的狂喜还是无法发泄,干脆抱起陈怡,在原地打了好几个圈。最后在陈怡的严厉批评下才放下了她。

这时,听见动静的周忠和吴妈也走了进来。

周卫国一把抓住周忠,大声说道:“忠叔、吴妈,天大的好消息!我要做爸爸了!”

周忠听了这好消息,虽然一脸的激动,但还能保持冷静。吴妈则喜得流出了眼泪,连连说道:“老天保佑!周家有后!老天保佑啊!”

周忠想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少爷,少奶奶有孕,是否需要特别保养?”

周卫国一听愣了,对于这个问题,他可没有任何经验可言。好在吴妈终归是伺候过周卫国母亲生产的,闻言立刻说道:“是得保养。这可是周家这一代添的第一个男丁!”

周卫国笑道:“吴妈,你怎么知道就一定生男孩?”

吴妈笑着说:“少奶奶一看就知道是好生养的女子,头胎自然生的是男孩。”

陈怡顿时被吴妈的话羞得满脸通红。

周卫国连连搓手,说:“吴妈,怎么保养就交给你了!”

吴妈立刻说道:“少爷就算不说,这个差事我也不放心让别人干。”

陈怡赶紧说道:“吴妈,不急。我问了博习医院产科的兰医生,她说我身体好,现在还不需要特别保养。”

周卫国说:“嗯,医生的话要听,但老话说得好,有备无患嘛。现在开始,你一定要注意休息。”

吴妈说:“少爷,我这就给少奶奶炖鸡汤去。”

说完转身就出了门,陈怡刚想说“不用”,却硬是没来得及开口。只有苦笑着看向周卫国,说:“这才刚怀上呢,怎么就……”

周卫国呵呵傻笑,连声说:“要慎重!要慎重!”

这一天,周家上下都在欢声笑语中度过。


6月26日下午,周卫国和往常一样进了书房,泡上一壶茶后,悠闲地坐在了书桌后面。随后打开了收音机,开始收听最近才开始连播的小说《小二黑结婚》。

周卫国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连播突然被打断,紧接着,收音机里传出播音员严肃的男声:“现在插播重要新闻,现在插播重要新闻。昨日凌晨,南朝鲜李承晚伪军在美帝国主义的操纵下,悍然越过北纬三十八度线,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了全面武装侵略。英勇的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兼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日成元帅的领导下,奋起抵抗,于昨日上午彻底击溃南朝鲜侵略军,并越过北纬三十八度线,发动反击,目前正向汉城进军。伟大的朝鲜民族解放战争由此拉开帷幕。事实再一次证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有关朝鲜民族解放战争的进一步战况,我们在今后将继续播出。谢谢收听!”(朝鲜战争爆发的这一起因自然是官方说法了,其实目前史学界更加偏向于北朝鲜经过精心策划后主动向南朝鲜发动进攻这一说法)

播音员将这一新闻又重复了两遍后,新闻插播才结束。

这一新闻无疑有着极大的震撼力,即使连播节目很快恢复,周卫国也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在沉吟片刻后,周卫国将收音机音量调小,起身从书橱里取出了一张世界地图,在桌上摊开,又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放大镜,随后拿起桌上的一支铅笔,在地图上仔细研究了起来。

周卫国这一研究就是几个小时,不过期间却没有再出现插播新闻的情况。直到周忠走进书房,周卫国才长叹一声,放下手中的铅笔和放大镜,又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部,坐了下来。

周忠进门后,有些奇怪地说道:“少爷,该去接少奶奶了,你怎么还不走?”

周卫国一拍脑门,说:“呦,差点忘了。这就走。”

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自从得知陈怡怀孕后,周卫国每天的日程安排里就多了两项:送陈怡上班,接陈怡下班。若不是顾及影响,周卫国只怕每天都要泡在苏州行政分区大院了。

周忠跟着周卫国出了书房,又一起上了轿车。

车开动后,周忠随口说道:“少爷,你怎么突然研究起地图来了?”

周卫国于是将下午听到的广播里插播的新闻内容说了,最后叹道:“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周忠想了想,说:“少爷,朝鲜人打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周忠虽然能力出众,但对于国际形势却一贯没有兴趣,所以他问出这样的问题周卫国也不觉得奇怪,便耐心地向他解释了一番朝鲜问题的由来。

听完周卫国的解释,周忠略一思索后,说:“少爷,这么说,这次朝鲜打起来,南北朝鲜背后的美国和苏联都脱不了干系喽?”

周卫国说:“要说这场战争和美国人、苏联人没有关系,打死我都不信。而且忠叔,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新闻里虽然说的是南朝鲜首先侵略北朝鲜,北朝鲜奋起抵抗,最后发动反击,但是,北朝鲜的反击力度似乎也太大了一些,而且,他们的反击作战似乎也太顺利了一些!”

周忠沉吟着说:“少爷的意思是,北朝鲜似乎对南朝鲜的进攻早有防备?”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按我的猜测,北朝鲜不但对南朝鲜的进攻早有防备,甚至连谁先发动主动进攻都未必和广播里说的一样!”

周忠说:“难道是北朝鲜主动发动的进攻?”

周卫国说:“很有可能,要不然北朝鲜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就打过了北纬三十八度线?不过,北朝鲜对南朝鲜发动主动进攻的事情恐怕连我们中国事先都不知道!”

周忠说:“难道我们中国事先应该知道吗?”

周卫国说:“怎么说呢,其实我们中国、苏联、美国和北朝鲜、南朝鲜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北朝鲜和南朝鲜原本是一个国家,却在二战结束后硬生生被美国和苏联给分割成了两个国家,这和德国、越南被分割成两个国家情况相似,都是大国利益冲突、互相妥协的结果。朝鲜是一个小国,而它周边的中国、苏联都是大国,插手亚洲事务的美国更是大国。大国博弈,小国不过是棋子罢了。在这个棋盘上,原本有发言权的只有美国、苏联和我们中国这三个下棋的人。但显然,现在北朝鲜这个棋子并不甘心只做个棋子。”

周忠说:“那少爷为什么断定我们中国事先并不知道北朝鲜要对南朝鲜发动主动进攻呢?”

周卫国说:“这很简单,朝鲜和我们中国东北直接相连,而目前我们国家的重工业基地几乎全集中在东北,东北的安全事关重大。如果我们事先知道北朝鲜要进攻南朝鲜,那么不说舆论引导,就算是为了以防万一,东北边境上总要有所动作吧?可国内这段时间却没有任何动静,这本身就不正常!”

周忠说:“少爷,你觉得朝鲜的战事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事发突然,资料太少,我还没法估计。”

这时,轿车已经驶到了苏州行政分区大院门口,周卫国突然发现,门口的警卫加强了。

6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