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阴谋 第十四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杨锋打破了酒桌上的平静。 他站起身看了看钱老板和泥鳅:“钱叔,倪叔,今天你们说得我都记住了,我也理解你们的难处和苦衷,我是没有什么说的,但是能不能让老四留下?” 钱老板和泥鳅相互看了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都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 姚朗呼得也站起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杨锋打破了酒桌上的平静。

他站起身看了看钱老板和泥鳅:“钱叔,倪叔,今天你们说得我都记住了,我也理解你们的难处和苦衷,我是没有什么说的,但是能不能让老四留下?”

钱老板和泥鳅相互看了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都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

姚朗呼得也站起身:“二哥,要走的话咱们一起走!”

杨锋伸出手拍了拍姚朗:“老四,你和我不一样,如果你能留下来的话,我劝你还是留下来!”说着,杨锋再一次的追问了一遍:“钱叔,倪叔,我杨锋走那是应该,但是老四能不能留下?”

泥鳅忽然像是下了什么狠心,他吸了一大口烟之后吐出了一大股的烟雾:“疯子,不是我和你钱叔不帮忙,实在是三位掌柜的意思!我们老哥俩已经尽了力!”

杨锋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笑意:“我懂了!”说着,杨锋看了看姚朗,轻轻的说道:“老四,你懂了没有?”

姚朗微微摇摇头:“二哥,我懂了!”

杨锋点点头:“那就好!”说完这句话,杨锋轻轻一拽身后的椅子:“钱叔,倪叔,要我们走也可以,能不能让我们见见韩正和林宝辉?”

钱老板抬起头看了看闷着头吸烟的泥鳅:“这,这恐怕也不行吧!”

钱老板说的很轻,但是杨锋听得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杨锋忽然俯下身来,双手按在了酒桌上:“钱叔,倪叔,要是见个面也不行的话那我们就不走了,反正咱们得开香堂说这件事,到时候我还是能和我大哥他们见上一面的!”

姚朗点了点头:“对!二哥,反正不就是走吗?大不了再多待上几天,反正要是见不到我大哥,我是不会这么轻易走的!”

泥鳅抬起脸看了看杨锋和姚朗:“你们非要见面吗?你们怎么就不想想,见了面以后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杨锋忽然笑了:“倪叔,你和钱叔心里都明白后果是什么,我也一样,不过我就是想和我大哥道个别,那样的话,就算是我走了也走的安心!”

泥鳅看着杨锋,好一会儿不说话。

钱老板一旁说道:“老二,你是懂规矩的,你们哥俩走了我们当然不乐意,可是好歹胖子和六猴能留下啊,你可千万别给我们生出什么事儿来!”

没等杨锋说话,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韩正走了进来。

钱老板和泥鳅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惊异。

韩正面无表情:“钱叔、倪叔,我是刚刚听说就赶过来的,你们不要怪罪手底下的弟兄!”

钱老板和泥鳅互相看了看。

他们心里很清楚韩正的功夫,而且像韩正杨锋他们这几个常年在外面拼杀的人,他们的经验要比老营里面的这些守卫多得很,想要不被那些守卫阻拦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钱老板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泥鳅只是看了韩正一眼就继续低下头瞅着自己的烟袋:“韩正啊!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韩正看了看杨锋和姚朗,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老二,老四,你们也先坐下吧!”

杨锋和姚朗没有说话,但是都坐了下来。

“黑叔出了事不假,但是如果非要把老二和老四赶走的话,那我只好陪着他们一起离开!”韩正的眼睛看着面前的钱老板和泥鳅,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很有力量。

也许是知道杨锋和姚朗要说话,韩正挥了一下手,于是杨锋和姚朗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听着。

钱老板勉强笑了笑:“韩正,你千万不要误会!这不是我们老哥俩的意思,实在是三位掌柜的这么商量的----”

“不对吧!”韩正打断了钱老板的话,“我师父他现在恐怕还说不了话,因为他还在养病!”

钱老板的脸沉了下来:“韩正,你别忘了!大掌柜的不能说话不代表着他对这件事情没有看法!你是明白规矩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最后一定是有人要出来扛。去年瘸子兄弟没了的时候,大掌柜的不也是自罚了吗?这次不仅仅是老黑兄弟没了,而且还影响了咱们老刀把子很多事情,这个你应该很清楚!”

韩正点点头:“是啊!没错!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单纯的只责怪老二和老四,遵化和唐山那边就没有责任吗?”

钱老板摇摇头:“韩正啊,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今天看起来,你韩正也不过如此!你怎么不好好想想,你们去了多少弟兄,但是回来了多少,这里面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我和老泥鳅不过是为了你们弟兄着想,要不然我们为什么出这个头?这不开香堂还好说,要是真的开了香堂请出山规,到时候恐怕走的就不止他们哥俩,你怎么不想想这个?”

韩正听钱老板说完微微楞了一下。

泥鳅轻轻放下手里的烟袋锅子:“韩正啊,你是明白人,一旦要是真的开了香堂请出山规家法,他们四个里面就得有人三刀六洞被赶出去,到那个时候,他们要是落下个残废再走的话,你想想,那会是什么后果?外面恨咱们老刀把子的人有的是,就凭他们几个受了伤落了残的,能走出多远,要不了几天就得横死街头或者----”

泥鳅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韩正和杨锋、姚朗心里都清楚,只要是被三刀六洞赶出山门,恐怕连五指山他们也走不出去。

那个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心想要用杨锋他们几个人的命替哥哥报仇的小黑和一直以来明争暗斗的徐宁都不会放过他们。

到那时就是杨锋姚朗他们死在小黑和徐宁他们手下恐怕韩正也是不能报仇的。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

事情现在很明显:老爷子已经病倒,现在掌权的二掌柜和三掌柜的就要动手了,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把杨锋和姚朗两个人从老刀把子里面踢出去对老刀把子的影响不一定很大,但是韩正却失去了左膀右臂,即便是韩正爬起来,他那些弟兄们带来的威胁也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毕竟他们还不想事情做得这么露骨,而且这样一来,老刀把子所受到的影响也做到了最低。

韩正看着杨锋和姚朗,杨锋和姚朗也看着韩正。

杨锋忽然笑了,虽然笑得看起来有那么一点酸楚:“老大,你别说了,我和老四心里都明白,既然钱叔和倪叔把我们哥俩单独喊出来说这件事,那不还是为了咱们弟兄好,你放心,我和老四绝对不闹事!”

韩正忽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老二,你别说了!这次不是你们闹事,是我要闹事!”

钱老板和泥鳅被韩正的冲动吓了一跳,可是当他们看到韩正那一双含着怒火的眼睛,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韩正站起身看了看杨锋和姚朗:“我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你们离开老刀把子的,你们等着瞧!”说完这句话,韩正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

把子眯了眯眼睛。

泥鳅和钱老板的话让他心里不是滋味。

钱老板站起身客气了一下告辞走了。

送走了钱老板,泥鳅匆匆赶了回来。

把子看着泥鳅关好屋门,冷冷的说了一句:“都说你老倪是条泥鳅,依我看,钱锈才是真正的泥鳅,什么时候都不想把自己露出来!”

泥鳅笑了笑:“三掌柜,你可不能这么说话,老钱就是那么一个人,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他能站在咱们这边说话,不容易呀!”

看着泥鳅,把子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老钱站在咱们这边说话?你别做梦了!要不是为了挤兑韩正这帮小子,他才不会出头呢,这次出头那是为了他自己!”

泥鳅还是笑着:“行了,三掌柜,咱们彼此心里都明白,我想老钱也很清楚,如果这一次不把韩正身边的那几个小子清理出去,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这个道理他老钱明白的很。三掌柜的你不要总是对老钱这种态度,你这次出事老钱也出了不少力,要不然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把子坐了下来,他端起面前的茶杯,掀开了盖子,轻轻吹了吹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然后慢慢喝了一小口:“我说老倪,自打你进了山门就一直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咱们彼此心里都有数。这一次何九出了这么大的事,那就只是我把子一个人的事情?你放心,我大哥心里明白得很。他把我关起来有什么用,我大哥他总不能把所有和何九有牵连的人都关进庙里去,也不能把何九的事情无限的扩大,真是那样,我估计咱们老刀把子就得散伙!”

泥鳅连连点头:“那是那是!不过幸好何九死了,要不然还真是个麻烦!”

把子看了泥鳅一眼,他心里很清楚,那个何九前前后后给了泥鳅不少的好处,虽然泥鳅没有给何九办多少事情,但是真的追究起来的话,泥鳅也不会独善其身的。

把子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苦笑了一下,他伸出手再一次端起茶杯,刚要喝的时候,把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哎!我说老倪,今天我怎么没看见刀子呢?我二哥又干什么去了?”

泥鳅搔搔头皮:“二掌柜的?这个我还是真不知道,要不我去问问老钱,估计他应该知道!”

把子把茶杯轻轻的放了下来:“算了,既然你不知道我也就不问了,不过我总觉得他这一段时间总是神神秘秘的,像是又有什事情故意瞒着咱们?”

泥鳅看了看把子:“三掌柜的,你怎么会这么想,那可是二掌柜呀!”

把子看了看泥鳅:“老倪,你就不觉得这件事情有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泥鳅还是一笑:“二掌柜,你说的是哪件事情呀?”

把子白了泥鳅一眼,身子微微的倾了一下:“哪件事情?你可真是个老泥鳅!我说的就是何九的死和老黑的死,它们两者之间的联系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唐山遵化那边的人大多数都不是咱们的人,他们说的话我向来都是不太相信,这一次恐怕里面有什么猫腻吧?”

泥鳅听把子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二掌柜,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拿何九当引子,然后又故意放风给老黑,趁着混乱的时候,----”泥鳅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而是做了一个手势。

那是一个杀人的手势。

把子没有说话,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

泥鳅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他看着把子连连摇头:“二掌柜,恐怕是你多想了,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的!”

把子看着老泥鳅,忽然压低了声音:“我说老倪,亏你还绰号叫泥鳅,这种事情江湖上那是有的是,你和我又不是又没见过,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有时候出卖你的人有可能就隐藏在你的身边,甚至就是你的朋友、兄弟。刀子为什么就是撑着徐宁那个废物,他没有自己的想法?笑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