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认识的一名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

djlw 收藏 4 595

我认识的一名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一所医学院校的宣传部门当通讯干事。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他来自东北农村,父亲是农民,他也是农民,上学前在农村生产大队当赤脚医生。是大队党支部推荐他上的大学。他的个头儿挺高,长挂脸,有点红赤面,说话时两只眼睛亮亮地盯着你,显得挺有神。那时,许多工农兵大学生到了学校之后都注意起了装束,唯有他总是穿着一身蓝色中山装,且衣服裤子都有些皱褶,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但是,让人觉得他很纯朴,也很真实。


他在毕业前夕,向学院党委写了一份申请,要求毕业后不留城市回农村、不当干部当农民、不挣工资挣工分。对于这样的人物,在当时倡导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形势下,当然要宣传。于是,我便对他由始至终进行了采访和报道。


当时的政策是农村来的大学生毕业之后都可以转为干部,又因为是第一批医学院校的大学生,所以分配去向一般都是大城市,还有少数进京名额,也有到部队医院的,反正天南海北哪里都有。他是在学校期间入党的,各方面表现都比较好,若正常分配的话,肯定可以分到城市医院当一名医生,当然,也有进京的可能。所以,他向学院党委提出申请之后,许多人都替他惋惜。他的父亲开始也不理解,后来在他的劝说下转而便支持他的想法了。


当时,许多人对他的举动表示不可理解,也有人说他是哗众取宠,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是为了向上爬。他说的很坦诚:农村有什么不好,我是农村出来的,我知道农民对缺医少药的感受,再说我是个党员,咱们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不能只停留在口头儿上,我觉得应该做出个样子来。过去的大学生是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我这也是给新一代的大学生争光啊!


事实上,他在上大学期间,每年寒暑假回到村里,都利用学到的知识给村里的乡亲们看病。乡亲们都把他当作亲人看待。为了给乡亲们治病,他有时自己上山采药。有的乡亲患了重病,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成宿护理。一位孤寡老人更是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因为他每次回到村里都照料老人的生活,老人有了病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临终时还念叨着他的名字。


学院党委批准了他的申请之后,当地安排他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担任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赤脚医生。他还培养了一名赤脚医生当助手。白天,他和社员一样下地干活,哪家有了病人找他随叫随到。晚上,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到病人家里往诊。一年后,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又黑又瘦,可身子骨却显得更加结实了。他住在大队卫生所,每天晚上,外间的屋子里都聚满了乡亲们,谈村里的事,唠家常,他成了村里的顶梁柱。村里的一位姑娘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那位姑娘;他们恋爱了。在这期间,当地党组织要调他到市里卫生局担任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如今的副局长,他拒绝了组织的安排。他说,我要是真当了这个副主任的话,那可就真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为了向上爬了。我是个学医的,再说我也不愿离开这里的乡亲们。我就在这里开花结果了。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一直干着党支部副书记和赤脚医生的工作。他还和村里的那个姑娘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


很多年之后,由于政治的原因,还是组织上要把他调回城里,说是要为他落实政策。对此,他几次严词拒绝。他说,我是志愿到这里来的,我原来是农民,现在还是农民,不需要落实什么政策。为此,他与当地组织僵持一年多的时间。也许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吧,后来组织派人对他讲:类似你这样的人,全省有几个典型,如今他们都返城了,你是最后一个了。为什么要返城?因为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完成。你如果不返城,就是对抗上级组织,对上级政策不满。所以,必须得服从决定。他毕竟是名党员,终于还是服从了。


他离开村里那天,许多乡亲们都哭着送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