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22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半个钟头后,人们重新给骡马端上驮子,马帮继续前行。

没人再说曲木打铁,但那家伙鬼兮兮的样子老在我姥爷眼前晃动。也没人再谈女人的乳房、屁股和下身,成都客栈的那个女主人却挤走曲木打铁,呈现在我老爷眼前。

女主人当时问了句,“你们要住好久嘛?”

我姥爷支吾说,“呢抹。”

她又问,“你说的呢抹,是咋个的耶?”

我姥爷说,“你问我们住多久,是不是?少就是一两天,多可能一两年。”

她一下叫道,“哎呀,几个大爷,就住我这儿哈,我保证把你们弄巴适!”

成都人说的巴适,可能就是北方人说的舒服,可她能把几个男人怎么个弄巴适呢?那三个助手是不是已被弄巴适了?记得女人又大声说,“不豁你们,我们这儿安逸些,有吃有住还有耍,这条沙河的上游就是那个都江堰,每年子这个时候就开闸放水,鱼虾多得遭不住,还可以划船一直拢城南。”那时,爪子男人已把手上的烘笼交给别人退到边上去了,我姥爷仍没答应女主人,只跟助手们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女主人感觉不对,追着我姥爷问,“是不是我们这儿有点偏僻哇?”

我姥爷看着她说,“呢抹?”

女主人嗓音又大起来说,“你们看得到噻,我们这儿离马路近,离沙河近,水路公路都很方便哦!”

我姥爷说,“看不出方便啊。”

女主人说,“哎呀,大哥你看嘛,顺到你们来的马路朝北到陕西,往南过驷马桥,走不远穿过梁家巷抵拢倒拐,右拐直走一哈嗬儿,就可以进成都皇城。也可以抵拢倒拐,左拐再直走一哈嗬儿,绕点路拢皇城。”

我姥爷说,“呢抹,抵拢倒拐、一哈嗬儿是啥?还有那个爪子?”

女主人说,“抵拢倒拐哇?就是走到头拐弯噻。一哈嗬儿嘛,就是一点点时间。我刚才听到了,他说爪子就是问你们想干啥子。”

我姥爷瞥了一眼女主人说的那个爪子男人,依然不大明白她的成都话。这个成都话,怎么听着又刮嗓子还塞牙?在来路上,遇见的陕西人虽然少言寡语不爱答理他们,但能听出说的是啥。有的老陕见他们问路就嚷嚷说“我脑子谋乱,”意思好像是说他脑子烦,别问他。有的一转身就跟别人说“别理那几个货,”意思好像我姥爷他们几个人是货不是好人。这些,我姥爷他们都还能听懂。而进了四川,特别是快到成都时,我姥爷他们每次问路都听不大懂对方的意思,差不多听过上百次抵拢倒拐、一哈嗬儿。不过看得出,客栈的女主人是在诚心留他们。现在,留倒是留下了,可他自己从北方到成都,折腾了好几千里路,却连成都是啥样也没见着。恐怕那个挺能做生意的勤快女人,包括她那个差点让生意砸锅的爪子男人,还有城南破烂码头上那些无所事事但又比谁都有优越感的老茶客,就代表了成都吧?要是照女主人说的,她的客栈离皇城真就那么近,助手们应该已去城里摸过行情了吧。

现在,成都的天气也该热了些,她要是脱掉棉袄穿少点,该会更好看些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