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巨头击碎国际钢铁阵营 中国钢企一盘散沙遭瓦解

jianghuisioc 收藏 1 241
导读:矿业巨头击碎国际钢铁阵营 中国钢企一盘散沙遭瓦解

钢铁是工业的粮食,铁矿石价格对工业的影响,就像粮价对我们生活的影响一样。再过几天,6月30日就是每年一度的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的截止日期。昨天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表示,今年的谈判肯定无法在6月底之前完成,中钢协对国际上已经达成铁矿石价格也不会跟进。然而,就在铁矿石价格谈判还未结束的时候,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却已经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


进口铁矿石涌进港口


2009年6月17日下午六点,记者在河北省唐山市的曹妃甸新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载重汽车,在进出曹妃甸港口的公路上排起了绵延超过一公里的长队,原本双向行驶的路面被排成两队的载重货车占去了一大半。


记者:“你们这个车拉的是什么?”


货车司机:“拉的澳矿,铁矿。”


记者:“铁矿石,从哪儿来过来?”


货车司机:“我们从曹妃甸。”


记者:“这是拉到哪去的?”


货车司机:“乌颜,就是往钢厂拉。”


货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排队等候的大货车,满载的都是从曹妃甸港往外运输的进口铁矿石。货车司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堵车排队的状况,为了消磨时间,他们在驾驶室里打起了扑克牌。


货车司机:“我们今天堵了12个钟头了,从昨天晚上9点半到这儿,在这儿堵,过来到这边又堵。”


记者:“这个是每天都这样吗?”


货车司机:“每天都这样。”


记者:“最长在这儿等多长时间?”


货车司机:“36小时。”


记者:“就是一直停在这儿,停了36小时?”


货车司机:“恩。”


一名司机告诉记者,自2006年曹妃甸港建成起,他就在这条线路上从事铁矿石运输,但从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堵车。据他介绍,这些货车满载铁矿石后的重量超过100吨,使得进出曹妃甸的这条道路不堪重负,提前进入了大修期。


货车司机:“对,就是车多。”


记者:“像你们跑这个活,你们统计过没有,拉这个矿的?”


货车司机:“这个,那不得有几千辆。”


数以千计的载重货车扎堆跑运输,着实让记者感受到了当地铁矿石运输生意的火爆。而在曹妃甸港口的铁矿石码头,记者同样看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两艘二十万吨级的矿船正在靠岸卸货,码头上的六台抓斗卸船机也已全部开动,红褐色的铁矿石通过长长的传送带源源不断地送往岸上的堆场。


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中敏:“从1月份开始到现在,实际上是从去年12月开始就已经出现了码头拥挤现象了,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做了2620万吨。”


唐山曹妃甸港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中敏告诉记者,曹妃甸码头的设计年产能是3000万吨,然而今年1月至今,进口的铁矿石已达262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70%,接近年产能的90%。尽管码头目前已经处于24小时连续运转的状态,但仍有大批矿船在几公里以外的海面上排队等待进港卸货。


王中敏:“现在咱们目前有点就是码头拥挤的现象,现在我们目前外面有12条船,那这样的话,船舶在港的话,需要等十几天的时间。”


不仅是码头的卸载能力面临满负荷的考验,港区的铁矿石堆场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王中敏告诉记者,曹妃甸港的铁矿石存放极限为800万吨,而5月底最高峰时堆放了740万吨铁矿石,逼近饱和状态。尽管他们采取了紧急疏港措施,目前的存货仍高达639万吨。


王中敏:“空闲的垛位很少,我们前一段时间要如果说740万吨时候就已经是根据疏港来决定卸船量,那时候就堵死了。”


出现压港的不仅仅是曹妃甸一家。近日,天津、青岛、日照等国内主要的铁矿石进口港都出现了严重的压港现象,其中天津港的压港船期甚至超过了20天。据兰格钢铁网数据监测,截至6月5日,国内19家港口铁矿石库存已经突破8000万吨,据保守估算,国内铁矿石的库存总量已经超过1.15亿吨。而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中国进口铁矿石5346万吨,同比增长37.4%,前五月合计进口24189万吨,同比增长 25.9%。


与铁矿石进口繁忙热闹景象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钢协和几大国际巨头铁矿石谈判的山重水复,陷入僵局。


2009年,中国钢铁行业协会首次代表中国企业参加全球铁矿石价格谈判。比照现货矿的价格,中钢协提出,长协矿至少降价40%以上,才是中国钢企谈判的底线。然而国际铁矿石三巨头并不接受这一要求,自2008年11月开始的谈判,至今仍处于僵持状态。


5月26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宣布,已与日本新日铁达成2009年度全球铁矿石谈判首发价,其中粉矿降价32.95%。6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宣布,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阿赛洛米塔尔接受了其降价28.2%的结果。


截至目前,除中国以外的全球主要钢铁企业都接受了三大铁矿石巨头的长协矿价格,而中钢协依然坚守至少降价40%以上这个底线。有媒体称,中钢协正面临“一个人的战斗”。


面对铁矿石巨头咄咄逼人的攻势,中钢协从去年年底开始对铁矿石进口秩序进行规范,积极协助工信部“限钢令”的实施,同时呼吁国内的大小钢铁企业团结一致,不参与进口铁矿石现货招标、减少长协矿进口。今年年初,又要求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钢铁企业暂停长协矿进口,以此向国际铁矿石三巨头施压,增加中国钢铁企业的谈判筹码。


对国内少数钢铁企业自行进口铁矿石的行为,中钢协表示,已经与相关部委组成铁矿石贸易调查组并完成了实地调研,有关处理措施将在近期公布。大量进口铁矿石,让中钢协感到被动,是因为它代表中国钢铁企业与国际三大铁矿巨头——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力拓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全球瞩目的价格博弈


国际铁矿石的价格分为现货价和长协价两种。

现货价会随着市场的波动随时发生变化,而长协价则是基于全球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与钢铁厂之间商定的长期协议价格,一般是一年一议价。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博士王国清:“因为长协矿你签订了几年的合同以后,几年之内都不用再考虑我的铁矿石来源问题,现货矿首先它就是说首先货源不稳吧一方面,另一方面现货矿根据国内需求或者其它一些因素,现货矿的价格方面是非常不稳定的。”


由于铁矿石的现货价格受短期需求及海运费波动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因而一般情况下,铁矿石的现货价总是大大高于长协价。而在中国,只有一些大型的钢铁企业可以签订长协矿合同,那些没有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中小企业,则只能在现货市场购买铁矿石以维持生产。


然而从2004年起,长协矿的价格开始一路飙升,2004年至2008年,铁矿石长协价涨幅分别为:18.8%、71.5%、19%、9.5%、79.88%。


2008年10月,铁矿石的两种价格却出现了逆转。受全球钢铁市场需求持续下降的影响,铁矿石现货价格出现了7年以来首次低于长协价格的局面,到今年年初,铁矿石现货价跌至长协价的60%!高昂的长协矿价格和愁云惨淡的钢材市场,让中国大中型钢厂自去年年底就陷入了集体巨亏之中。


在生死攸关的铁矿石谈判中,中国钢铁企业为什么始终难以步调一致?


一方面国内几大港口的铁矿石进口可谓热火朝天,而另一方面,中钢协与国际矿业巨头的价格谈判又正处于僵持阶段。事实上,从去年10月起,全国钢铁行业就陷入了全行业巨额亏损的状况,中钢协也多次呼吁国内钢铁企业暂停高价进口铁矿石。但为什么国外铁矿石还是源源不断涌进中国?在生死攸关的铁矿石谈判中,中国钢铁企业为什么始终难以步调一致?接着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就在中钢协和铁矿石巨头的博弈逐步升级的时候。日前,有媒体披露,38家国内中小钢铁企业“集体倒戈”,与巴西淡水河谷签订了总量为5000万吨的长协矿合同,消息一经披露,中钢协相关负责人立即作出回应,指责国内中小钢铁企业在谈判的关键时刻做出了“拆台”的行为。这位负责人同时发出警告,如果是具备进口资质的中小企业,敢于私下和矿业巨头签约,中钢协将坚决取消其进口资质。另一方面,尽管中外铁矿石谈判仍在胶着中,但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矿商都在公开兜售现货矿,这些大量涌进中国港口的铁矿石说明了几大矿业巨头策略的转变,在和中钢协谈判搁浅的情况下直接卖现货给中国厂家,由于铁矿石谈判由中钢协唯一负责,这些接货的钢厂或贸易商成便了中国谈判联盟的“倒戈者 ”。


铁矿石谈判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混乱的局面,是谁在大量买进国际巨头的现货铁矿石,为了进一步了解进口铁矿石的流向,记者来到了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的商务部。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一份关于进口铁矿石任务完成情况的统计报表。


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商务部部长单春鹏:“主要买家的话,一个是唐钢、国丰、津西、首钢、中联或者也叫荣程。”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1至5月,在从曹妃甸进口铁矿石的买家当中,国有钢铁企业只有唐钢和首钢两家,而这两家企业进口的铁矿石只占到港口总量的 12%,在剩余近90%份额中,民营钢铁企业成为铁矿石进口的大户,其中唐山国丰钢铁高居榜首,占曹妃甸港进口总量的16.5%。然而当我们试图与报表中的这些钢铁企业联系,希望了解铁矿石进口的情况时,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经过多方努力,最终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唐山建龙公司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公司副总经理徐涛告诉记者,唐山建龙每年的钢材产能为200万吨,属于中小型的钢铁企业。而谈起目前正在进行的铁矿石谈判,徐涛的态度却出乎记者的意料。


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涛:“你像我们目前,基本上这个不是十分的关注长协谈判的这个整个过程或者结果。”


徐涛告诉记者,不仅仅是唐山建龙,很多国内的中小钢铁企业,对于正在进行的铁矿石谈判,似乎都不怎么关心。


徐涛:“就是咱们长协谈判的结果,一些小企业,中企业或者民营企业不一定能够享受得到,因为他们,首先他们自己没有参入这个长协的谈判,然后他也没有进出口的权利,然后长协谈判来以后,他们去买现货的价格非常高,这个也导致他们不关注这个长协价格的谈判的过程。”


徐涛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共有112家,其中钢铁生产企业70家,铁矿石贸易商42家。只有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才有可能享受到进口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而根据我国铁矿石进口代理制实施方案的规定,为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代理进口的,转卖企业只能收取3%至5%的代理费,不允许随意赚取差价。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关于代理费的规定却成了一纸空文。


徐涛:“实际上国家倒是有政策,执行的不好嘛,你比如说这个代理制,你就加个3%大家都能享受,大家都能心平气和,这个东西我认为,关键是现在有了这个进口权力这些企业或者是拿到长协矿,然后他按照现货市场价格再卖给我们,也是有很多问题。”


徐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8年7月,当时的进口长协矿价格约为每吨700-800元,但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唐山建龙公司却享受不到这个价格,他们最终从铁矿石贸易商手中买进的价格竟然高达每吨1400元,加价幅度接近100%。


徐涛:“这些有长协的就挣大钱了,没有长协的你只有吞下这个苦果了,你只有去买高价的矿。”


徐涛的这一说法,记者在另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唐山宝业集团也得到了证实。


宝业集团铁矿石进口业务的负责人刘增林告诉记者,尽管自己的企业每年有300万吨长协矿的进口资质,但公司每年铁矿石的需求量却有1500万吨,剩下1200万吨的铁矿石缺口只能靠从现货市场上的贸易商手里购买。


宝业集团唐山祥和盛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增林:“应该说钢铁企业是(铁矿石)最终使用单位,实际贸易公司它不然,它买回来它也不使,它价格来讲,它只能空间越大越好,它并不考虑到下游的企业的成本能不能接受,只要你需要,空间越大越好,那么说空间一大,下游的企业从它手里买去,它会大胆的去更高的去采这些大批量的国外矿进来,这就是恶性循环。”


而对于国内38家中小钢铁企业与国外矿石巨头签订长协矿合同的做法,刘增林表示,尽管自己的企业没有参与,但他仍十分理解这些企业的苦衷。


刘增林:“我对这个并没啥反对的态度,因为啥呢?他签来的长协,应该说跟咱们大矿商的长协是一样的,价格是一样的,那么说你国营的大钢厂,你呢可以跟国外定,那么为啥民营企业不能定呢?我们也没有说高于你国营企业那个价格去定。”



铁矿石谈判何去何从


2000年到2007年是中国钢铁工业的黄金时代,粗钢产量年平均增速达到了19%,与此同时,我们对进口铁矿石的需求量也从不足1亿吨迅速增加3.83亿吨,年平均增长27%。现在,我国钢产量占世界的50%,铁矿石进口量也占世界的50%以上,但正像刚才看到的,同是钢铁企业,大企业与中小企业,有进口资质的和没进口资质的,都存在不同的利益选择,这大大削弱了中国企业在铁矿石价格谈判过程中的话语权。


6月18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其网站发布消息,称协会官员已就铁矿石合作事宜分别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和澳大利亚FMG公司进行了接触。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同时强调,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不设最终的截止日期,中方坚持“何时达到要求何时结束谈判”的态度。不难看出,中国钢企与国际铁矿石巨头的谈判目前仍处于僵持阶段。


天津荣程钢铁集团董事长张祥青:“现在这局面的僵持应当说,也是中国的企业,钢铁企业集中度不够,也很混乱,而我们的话语权,现在就没有,一盘散沙,这么个市场的现状。”


采访中,几乎所有的钢铁企业代表都向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愿望,那就是尽快改变目前国内钢铁企业一盘散沙的局面。


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涛:“如果说这个长协谈判的结果不能够被所有的钢铁企业都享受的话,它肯定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但是现在钢协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把这不同的声音,通过沟通,通过一些办法制度去给它解决掉,而不是问题不解决,先来问罪。”


宝业集团祥和盛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增业:“国家来讲,从产业结构上调整一下,说把那群该有资质的(企业)发给他们,不该有资质的给他取缔,现在乱就乱在,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他偏偏有了。”


张祥青:“我认为最有效最直接的应该是由钢协统一的铁矿石购买渠道,把铁矿石集中起来,集中起来采购,然后长协矿能够得到有效的实行,贸易矿的价格也能够得到有效的调整,跟国内的铁矿商,国内的铁矿石生产商也要调整到一个合理的价格,才能把积极性,有利润他都开起来,这样的话,我们就工作好做得多。”


半小时观察:打铁还需自身硬


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钢铁生产国和铁矿石进口国,近几年的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也越来越受到国内媒体的关注。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在与国际矿业巨头的博弈中,中国钢铁企业基本上处于弱势地位。


单从市场形势上看,我们的铁矿石进口量占据了世界铁矿石的50%,作为最大的买家,中方理应在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上拥有话语权,丧失话语权的根本原因是我们自己不能步调一致,没有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铁板一块,因此国际矿业巨头很轻松地就将中国钢企各个击破,这样就有了38家中小钢企的倒戈,就有了现货铁矿石的大量涌入,尽管中钢协在大声疾呼,我们不要大量购买现货。


面对乱象丛生的铁矿石谈判,中钢协的处境艰难且尴尬,现在看来,获得话语权不仅在于口头的强势表现,以及做好谈崩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如何弥补国内行业体制上的裂缝,只有钢铁企业在利益上一致了,才可能在国际矿业巨头面前无懈可击。如果靠行政命令,来对倒戈者杀一儆百,恐怕最终难以让所有企业都站到一条战壕里。一夜之间彻底改革不合理的国际铁矿石谈判机制,显然不现实,但改变中国钢铁行业自身运营机制上的不合理之处,却必须从现在做起。无论如何,打铁首先还需自身硬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