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二战最后一个俘虏60年后终于回到德国

百转千回2009 收藏 0 1247
导读: (假如每个中国人也能具有如此坚定的的意志和永不放弃的决心,我们国家的未来一定非常美好) 2006年9月5日,一列从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开往欧洲大陆的列车,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位俘虏送上了归乡路。75岁的乌尔苏拉·罗斯马伊杰里,60年前在东德的苏占区被苏军抓走成了俘虏,从此颠沛流离、尝尽人间辛酸的她却始终拒绝加入苏俄国籍,并曾数次试图逃回德国。日前,俄罗斯《新消息报》讲述了这个最后的俘虏在俄罗斯60年的艰难岁月。   改名换姓被送到苏联   75岁的乌

(假如每个中国人也能具有如此坚定的的意志和永不放弃的决心,我们国家的未来一定非常美好)



2006年9月5日,一列从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开往欧洲大陆的列车,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位俘虏送上了归乡路。75岁的乌尔苏拉·罗斯马伊杰里,60年前在东德的苏占区被苏军抓走成了俘虏,从此颠沛流离、尝尽人间辛酸的她却始终拒绝加入苏俄国籍,并曾数次试图逃回德国。日前,俄罗斯《新消息报》讲述了这个最后的俘虏在俄罗斯60年的艰难岁月。


改名换姓被送到苏联



75岁的乌尔苏拉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俄罗斯老太太:略显臃肿的体态,口音浓重的俄语,裹着花头巾,说起事来絮絮叨叨。如果不是听到她用德语哼唱儿时的歌谣,谁都不会想到她拥有日耳曼血统。乌尔苏拉1931年出生于德国施韦因蒙德。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她和3个兄弟跟着奶奶在德波边境的希登泽岛上相依为命。二战时,小小年纪的她不得不靠乞讨贴补家用。战争结束后,希登泽岛被苏军占领,乌尔苏拉找到了新工作:清理城市废墟。一天,正在干活的她和另外几个姑娘被苏军巡逻队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此她就成了苏联卫戍司令部的佣人,每天负责清洗地板,为士兵洗衣做饭。她被关在一个专门改造外国人的地方,每天还要跟很多德国人、波兰人、立陶宛人一起参加5小时的俄语强制学习课。



有一天,乌尔苏拉在司令部干完活后被带到了一位军官面前,军官用皮带抽打她,说她是俄罗斯人,叫玛丽亚·米洛诺夫娜·马卡洛娃,因为不想回苏联才假扮成德国人的。乌尔苏拉自然拒绝承认自己是“玛丽亚”,可在军官的胁迫下,她最终还是妥协了。改名换姓后的乌尔苏拉被送到位于白俄格罗德诺的“过滤营”,这是一个专为考察初来苏联的外国人设置的机构,在这里生活的外国人虽然行动自由却时时要受到苏联人的监视。刚到那里,她特别想念亲人,整天不吃不喝,还曾3次试图逃跑,却都被抓了回来。1年后,乌尔苏拉终于脱离管制重获自由。但此时,她早已丧失了东德公民身份,而被迫留在了这片陌生的异国土地。



在苏俄生活的半个多世纪里,乌尔苏拉先后嫁过两个丈夫(现都已不在人世了),生了6个孩子。由于她始终坚持自己的德国人身份,拒绝接受苏联国籍,而她原先办理的苏联居留证又早已过期,她因此成了“黑户”。这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工作难找,不能送孩子上幼儿园,门上还常常被人画上纳粹标记。乌尔苏拉不得不带着孩子辗转于苏联各地,在贫困的生活中挣扎。后来,她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一家疗养所找到了一个园丁的差事。苏联解体后几年,她又搬到俄远东地区的纳霍德卡,住在一个只有12平方米的筒子楼里,靠每月1740卢布(约合不到600元人民币)的退休金过活。


想回祖国竟是如此艰难


60年间,乌尔苏拉从没放弃过返回德国的念头,可当时那个“铁幕”横亘的年代,让一切都变得没有可能。1956年,她第一次给德国亲戚寄了封信,就立即被叫到了警察局。幸好负责调查的警官比较通情达理,在弄清情况后放了她,并且归还了她的真名字。“玛丽亚”又变回了“乌尔苏拉”。后来,德国亲戚开始给乌尔苏拉寄去各种各样的礼物。这再次引起了苏联政府的关注,他们建议她不要接受外人的“施舍”,可乌尔苏拉没有答应。因为这些东西对生活窘困的乌尔苏拉一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他们必须把其中的一部分卖掉,才能维持基本生活开销。



1970年,乌尔苏拉的尝试终于有了点收效。那一年,她千里迢迢从中亚赶赴莫斯科,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为期5年的东德公民护照。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归乡之路就在脚下,新生活即将开始。可苏联外交部的人告诉她,孩子不能被带出国。乌尔苏拉不忍心把孩子留在酒鬼丈夫身边,万般无奈之下,她选择继续留在苏联。1975年,乌尔苏拉又有一次与德国亲人团聚的机会。她的侄女到莫斯科开会并决定会议结束后到杜尚别看望她。为此,乌尔苏拉需要到外国人签证处申请一份邀请函。第一次,她遭到了拒绝,理由是她家楼门太脏,让外国人看见有损国家形象。于是,乌尔苏拉全家总动员,重新粉刷了楼门和过道,还清理了院子。可第二次她仍然被拒,这次是因为她家附近有一个养猪场,让外国人看到了也不合适。可怜的乌尔苏拉最终也没见到侄女。



2004年,已搬到纳霍德卡的乌尔苏拉得知符拉迪沃斯托克一个教堂的牧师是德国领馆的名誉领事,便决定到那里试试运气。这一次,她终于遇到了“贵人”:她在教堂里偶然结识了德语教师彼得·施瓦尔茨。在听完了乌尔苏拉3个小时的哭诉后,这个来自柏林的小伙下决心帮助这位无助的老人。


60年后终于重获身份


在施瓦尔茨的热心帮助下,乌尔苏拉重新恢复了身份:获得了德国公民身份证以及俄罗斯“绿卡”。为了办手续,她几乎每月都要坐火车往返于纳霍德卡和符拉迪沃斯托克之间,这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积蓄。远在德国的亲戚、纳霍德卡的朋友以及教堂里的教友一起帮她凑齐了回德国的路费,不过这些钱也只够买坐席。9月5日凌晨,乌尔苏拉用几个大塑料口袋装满了行李,带着女儿踏上去德国的列车。



踏上回乡路的乌尔苏拉内心有些惴惴不安,她无法确定无数次在梦里见到的故乡会不会接纳她。她还特别想去拜谒父亲的墓,去看望一直挂念她的91岁的姑姑,还有早已头发花白的兄弟。对俄罗斯,乌尔苏拉也有些不舍,毕竟60年的时光在她身上烙下了深深的俄罗斯印记,而在这里,她还有5个孩子、19个孙子和3个曾孙。乌尔苏拉说,她爱俄罗斯,她想再回来。


其实,像乌尔苏拉这样的二战俘虏在俄罗斯还有一些,但他们早已加入了苏俄国籍,并决定一辈子留在那里。只有乌尔苏拉是个特例。这个倔强而执著的德国女人始终无法向“俘虏”自己的那片土地妥协,幸而,她的“俘虏生活”终于走到了尽头。


本文内容于 6/24/2009 10:12:04 PM 被百转千回2009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