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量暴增背后:一个铜进口套利者的自白

zjf35 收藏 0 10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颖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才不管国内的铜需求呢,只要有套利空间存在,我就进口。”2009年6月22日,国内一家矿业上市公司贸易部负责人许军(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


5月底,许军在智利订购的1900吨精炼铜已经上船,目前正在运往中国的途中,7月初即可抵达。届时,许军所在的公司有望赚得人民币3000元/吨、合计570万元的差价。


国内外铜材差价的增大,刺激了跨市套利热情的增长。


海关数据显示,2009年前5个月,中国共进口“未锻造铜及铜材”175.9万吨,比2008年同期暴增了53%。其中,主要进口品种“精炼铜”,继4月创出31万7947吨的历史新高后,5月再次攀升至33万7230吨,同比增长258%。


对于铜进口量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海关分析报告称,一方面,电网、汽车、3G网络的发展等加大了中国对铜的需求量,另一方面, 2009年上半年中国对铜的收储力度加大,对近期的进口量也起到了一定的拉动作用。


英国商品研究局(CRU)预测,今年中国铜需求将增长1.1%,但全球其他地区铜需求将大幅下降19%。全球需求的低迷与中国需求的复苏形成反差,欧洲和中国之间的铜价差一度达到1000美元/吨以上,大批套利者因此加入,对铜进口起到了助推作用。


海关数据显示,2009年1至4月,我国“有未锻造铜进口记录”的企业数由2008年同期的470家迅速增加至514家,新增进口企业中,约40%为贸易、投资或仓储型企业。


许军所在的公司,正是新加入“套利游戏”的玩家之一。


“2009年4月10日前后,我们公司是第一次做精炼铜进口。1900吨,只能算中小规模。虽然,理论上已存在很高的利润空间,但目前我们还只是在熟悉流程,了解风险。”6月22日,许军对本报记者说。


“我们还算晚的。早在3月,国内的很多贸易商都已经在做了。”在许军看来,2009年4月以来,中国精炼铜的高额进口,主要来自国内贸易商的套利,“3至5月,进口铜可以直接套利1000至3000元/吨,大家都一拥而上。”


套利的空间


在许军看来,相比“未锻造铜及铜材”,废铜的进口量更能反映国内铜市的需求,“废铜因为其铜含量不确定,无法利用期货进行套利,所以,它的进口量基本上代表生产商的真实需求”。


“精炼铜的进口,对短期的需求反映不够明显。”许军强调说,精铜的交易很成熟,“短期可以抛开铜市的基本面,只要有套利空间,就可以马上锁定,而不用管铜需求。”


在期货市场锁定价差,精炼铜进口“套利”的第一步。


据许军透露,2009年4月10日,其公司在LME(伦敦金属交易所)买入一定量的精铜三月期货,并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卖出了同等的精铜期货。“当时,国内外精铜的价差很大,存在很大的套利空间。”许军说,“只要存在差值就有套利空间”。


据其介绍,套利的逻辑原则是,如果国外铜进口成本比国内低,那就可以正套,如果国外铜进口成本比国内高,那就可以反套。“由于中国铜出口非常困难,因此,做反套的很少”。


以2009年4月10日为例,国内三月期铜(38910,1330.00,3.54%)为38395元/吨,LME三月期铜为4559美元/吨(约合人民币31159元/吨)。“这个价差相当大了。”许军说。


事实上,“我在2009年3月就向上面打报告要做这项套利。”许军透露,由于是国有企业,进行大额贸易时都需要获得准许,“4月初,我的套利方案获得了上面的允许”。


4月10日,在LME和上海期交所进行“三月铜期货”的买入和卖出、锁定套利空间后,许军要做的便是,寻找货源,并将它在3个月内(交割日前)送到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指定仓库。


智利去买铜


“寻找货源是很有讲究的。”许军对自己已经完成的交易有些得意,“这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介绍的,智利的Sempra。”。


不过,许军并不能以LME三月期铜的价格(31159元/吨)获得现货铜,他必须支付“现货升水”和“进口升水”。


所谓“现货升水”,是指当日LME三月期铜和LME现货铜的价差。如果LME三月期铜价格比LME现货铜价格高,则为“升水”,许军必须向供货商支付一定差价;反之则为“贴水”。许军说,“这个是死的,以当日LME公示数据为准”。


议价空间更大的是“进口升贴水”,即,贸易商向供应商支付的一个差价,其中包括了运费和供应商赚取的差价,“不同的货源有不同的升贴水价”,市场上进口升水一般在50-200美元/吨”。


2009年4月,许军拿到了一个比较低的进口升水(支付给供应商),为145美元/吨。“当时,亚洲LME可流动的铜现货都已经卖光了,要买得到荷兰鹿特丹去,而且,进口升水都在200美元/吨”。


在与智利供应商sempra签约的同时,“船期”已经确定,许军透露,“这些都可以由供应商搞定”。


“船期是很重要的。”许军强调说,“由于我们是在4月10日做的期货,那就得保证进口现货铜,能在期货交割日之前到货。”否则,“会产生风险,因为每天的现货升贴水都不同,如果升水变成贴水,就会引起亏损”。


“我们订的船期是5月底发船,七月初到,可以保证我在交割前到货。”许军说。


等待“收割”


“现在,我就只等着货到交割了。”许军悠然地说道。


中国贸易商从国外铜进口的成本,一般是“LME三月期铜+现货升贴水+进口升贴水”,在此基础上,贸易商还需承担“增值税、海关关税和约1%-2%的杂费”。


据许军介绍,2009年4月10日,LME现货升水为30美元,进口升水为145美元/吨,杂费费率为1%,而国内铜进口增值税率为17%,进口关税为零,按汇率为6.83计算,则铜进口成本为38652元/吨。


而2009年4月10日,在国内主要现货交易市场——长江有色金属现货市场,铜现货报价是41600元/吨,与上述铜进口成本存在2948元的价差。也就是说,每进一吨铜就能赚2948元,在许军看来,“这可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按许军的预期,在7月初进口铜到货后,他就能在交割日之前把铜送到上期所的指定仓库。“当然,我们也可以先卖给别人,然后把期交所的单子平掉。”许军信心满满地表示,“只要市场不出大事,我这笔是肯定亏不了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