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十三章 暴露[拜求推荐、收藏、点击]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张信看看白马,苦笑一声,“看来今次还真的离不开这匹白马了,只是对不起文鹭了。”   马文鹭一听,一揽秀发,笑道:“黄大哥,你是小瞧文鹭了。文鹭虽是女流,却也知道大哥降服白马不易,怎能夺黄大哥所爱。再说了,如白马一般的神物,若是认同了谁,终此一生,也会不离不弃。比世间薄情寡义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张信看看白马,苦笑一声,“看来今次还真的离不开这匹白马了,只是对不起文鹭了。”

马文鹭一听,一揽秀发,笑道:“黄大哥,你是小瞧文鹭了。文鹭虽是女流,却也知道大哥降服白马不易,怎能夺黄大哥所爱。再说了,如白马一般的神物,若是认同了谁,终此一生,也会不离不弃。比世间薄情寡义的汉子可是强多了,黄大哥若是将他送给了我,白马定会郁郁,也糟蹋了上天造就神物的不易。”

“看来我连文鹭都不如了,那我就只能收下白马了。”张信苦苦一笑。

“黄大哥说什么话呢!白马本身就是你降服的,自是归你,哪是谁送你的。你快给他起个名字吧!免得白马、白马的叫的不舒服,我们听的也是难受。”

众人听着马文鹭这句话,忍不住又是大笑。

张信笑道:“好,我就给它起了名字,想这白马飞逝如电,嘶如惊雷,就叫他‘惊雷’好了,文鹭你说好不好?”

“‘惊雷’…好名字,没想到黄大哥文采也是这么了得啊!”马文鹭拍手叫好。

马腾微微颔首,马超上前一步,抚摸着白马长长的鬃毛,说道:“果然好名字,配得上如此神物。”

歇息片刻,自有奴婢奉上些野味美酒,众人正当饥饿,当下狼吞虎咽,跑餐一顿。张信沉默寡言,马腾一家也不好多问。马文鹭坐的远,时不时拿眼望他,一旦张信转眼回望,她便垂下头,雪白的脖子泛起一抹嫣红,如染胭脂。

吃饱喝足,马腾邀请张信西行,张信想想左右无事,也想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怎么处理和张温的关系,也就点头答应了。

众人启程西行,停停走走,行了数日,遥见前面一座大城,城门口写着“靖远”两字。众人看见家园,不禁齐声欢呼。

一路上张信和马腾一家交谈,也知道了马家的大概情况。原来马腾正如《三国》所说的一样,是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后,其父马肃是桓帝时人,字子硕,曾经做过天水兰干县尉,后因连坐(汉代若亲属中有人犯法,家族的人都要受罚)失官,流落陇西,与羌族杂处,因家贫遂娶羌女为妻,生马腾。马腾少时家贫,全靠砍柴卖柴为生。但他性情贤厚,人多敬之,在凉州的汉人当中有很大的声望,现在是靖远的守将。

马腾生了三子,长子马超,次子马休,幼子马铁尚在襁褓当中。至于马岱是他兄长的独子,是马腾的侄儿。还有一女,就是马文鹭,自小随着马腾学的一身的武艺,寻常几十人也不放在眼里。只是比不上马超而已。

马腾和韩遂曾经是结拜兄弟,只是这些年少了联系,不过关系依然不错。韩遂叛乱之时,也是邀过马腾,马腾念着自己是名将之后,没有随着韩遂叛乱。可是听着马腾话里的意思,对现在的朝政也是极为的愤慨,尤其是对凉州刺史耿鄙更是痛恨。他是赞成韩遂的反叛的,若是韩遂遇上危险,他定会起兵帮助韩遂。

早有快马通报,城门里突然奔出一队骑士,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身长八尺,体貌雄异,见着马腾翻身下马,单膝着地,抱拳说道:“见过家主,一路上可是辛苦了。”其余骑士却是不管不顾,下马之后就和马腾身后的骑士拥抱了起来。

马腾挥鞭遥指,对着张信笑道:“这是我的至交好友庞德,庞令明,也是一条好汉子。”

庞德?又是一个名人啊!不过这回张信倒是不再惊奇了。

马腾下马,扶起庞德,“令明啊!我说过多少次了,咱们是朋友,何必如此呢!你也太过见外了吧!”

庞德站起来,哈哈的一笑,“家主,这不是见外。自从当年家主救了我这条贱命起,庞德这条命就已经随了家主了。”

马腾微笑着拍拍庞德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回头就走进了城门。

张信也不多言,跟着马超策马入城,自留下庞德和马文鹭、马岱几人在城外寒暄不已。

到了城内,马超引着张信到了家中,马腾的家也是挺大,府内少说也有近千的私兵和奴婢,而且人人剽悍。张信眼尖,自看出这些人都是懂得一定的沙场战阵功夫,若是组织起来,绝不会比自己手下的两千北营士卒逊色多少。

这时,庞德已经回到了马府,马腾也是换了一身的便装。众人随着马腾进了大堂,自有奴婢端上茶水。

庞德没有坐下,看着马腾坐于主位,躬身道:“家主,恭喜你成功归来。”他刚才看到了‘惊雷’,自是识得那是一匹少见的神马。

马腾笑道:“令明,全靠着这次黄信帮忙,咱们的功劳么?其实连一粒草籽都算不上。”庞德的目光忽的投注在张信身上,看着张信的白发和脸上伤疤,若有所思。马文鹭早已快嘴快舌,说出了来龙去脉。

张信微感窘迫,拱手道:“大家出了许多力气,我只是多些运气罢了。”

马腾笑道:“是啊,从来做的多不如做的巧。孩儿们很辛苦,却是少些运气。”马超等人正觉沮丧,听得这话,精神稍震。

马腾又指了指张信,对着庞德说道:“令明,我与你引见一下,这就是黄信,就是他降服了门外的那匹白马,才能让咱们这次轻易的收获那么多的野马。”

庞德与张信相对抱拳行了一礼,马腾等他们见礼之后说道:“令明,咱们不在,凉州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庞德刚想开口,看了看旁边的张信,预言又止。

他这番动作,张信自是看的一清二楚,知道庞德是因为他在这里,不便多言。张信知趣,抱拳说道:“马大叔,信自觉身体疲乏,可否先去休息一下?”

马腾皱了皱眉,只能说道:“黄信啊!既然觉得疲惫,我这就让孟起带你下去休息。”

“爹爹,不用大哥,文鹭自会领着黄大哥前去。”马腾正要招呼马超,却被马文鹭的话给打断了。只能苦笑着说了一声,叮嘱道:“那好,你就去带着黄信去客房,路上可不要再烦人家了,记住了没有?”

“女儿知道了”马文鹭应付了马腾一声,也不管张信情愿不情愿,托着张信的胳膊就出了大堂,“黄大哥,咱们快走,我还想看看你的‘惊雷’呢!”

“好了,令明。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说说到底有什么大事发生?”马腾看着张信、马文鹭两人走远了,才开口问道,马超兄弟三个也是一脸的疑问。

“家主,你不在的日子里的却是发生了几件大事。”庞德顿了顿说道:“自从韩遂大人应北宫伯玉起兵以来,一直战无不胜,令汉兵闻风丧胆,韩遂大人率领联军一路攻州克郡,势如破竹,不日来到金城。金城太守陈懿急忙组织守军顽抗,但无济于事,不到两个时辰,守军溃败,混乱中陈懿被联军杀死。随后,东汉护羌校尉伶征率兵围剿联军,结果伶征也被联军杀死。”

“这个我早就知道,你还是快点说吧!”马腾急道。

“家主,可是其后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边章、韩遂率领部分东进军到达三辅时,朝廷派皇甫嵩率军赶来,双方展开一场恶战。由于边韩军一路奔波,还没有来得及休整,同时孤军深入,缺乏后援,粮草短缺,结果吃了败仗。边韩军回撤。

其后,东汉王朝又派司空张温代理车骑将军,召中郎将董卓,封为破虏将军,归张温指挥,征讨边章、韩遂。张温调集各州郡兵马,约十多万人,进驻羌阳。

不久,隆冬来临,天气寒冷异常。边韩军当初出征之时,正值盛夏,他们个个单衣单裤,虽配有夹衫,只是以备秋凉之冷,怎能抵御三九严寒。因此,部队中开始有厌战情绪。一个夜间,有“似火流星”划破夜空,照彻起义军营地。当时人们都十分迷信,许多士兵认为这是不祥之兆,私下叫嚷应赶紧返回金城。东进军人心思归,大多不愿尽力而战,在东汉军队发起突然进攻后,便一哄而散,弃营逃奔。董卓等率众追杀,杀死东进军数千人后,回营报功。张温遂命破虏将军董卓率部赴凉州讨伐诸羌,另派荡寇将军周慎率三万人马追击边章。

羌阳失败后,边章率众退踞榆中,凭城而守。周慎追来,欲马上攻打榆中城。这时,军中参议军事的佐军司马孙坚向周慎献策,说:贼人新到榆中,必无存粮,一定要从外输入。我愿率万人,截住粮道,将军您率大军为后应,贼不能久守,自然撤离。如果他们窜人羌中,我们并力去讨伐,便可荡平,凉州从此可以安静了!周慎不以为然,自以为边章等人已是穷途末路,根本犯不着从长计议,以免耽搁时日,宜速战速决。于是,周慎引兵包围榆中城,边章探得周慎全军围攻榆中城的消息后,便分一拨人马由韩遂率领埋伏在葵园峡。周慎率众攻城时,边章拒不出城迎战,只守不打,而偷偷命令韩遂所率葵园峡驻兵截断周慎的粮道。无粮,周慎惊恐之下抛了辎重,狼狈退归。一路上折了好几名校尉。”

“嗯!看来这个孙坚还是有些本事的,只是那个周慎实在是无能,张温竟然派了他来应付韩遂,真是自找死路,怨不得别人。后来呢?”马腾沉吟了一下,又问道。

“家主说的极是,可是后来事情就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了。”

“怎么?令明叔叔快说啊!急死人了。”马岱急着说道,小孩子以为是听故事呢!丝毫感觉不到这里面的血腥和残酷。

“呵呵!二公子不急,我这就说,”庞德冲着马岱一笑,正色的说道:“家主,事情就坏在朝廷派来的第二路援军身上,自从韩遂大人大败周慎以后,朝廷震怒,下旨拿了周慎,解往洛阳,前些日子就给斩了。可奇怪的是这第二路援军却只有两千人,领军的校尉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娃娃!”

“十四岁?能顶什么事!这个刘宏不是脑子坏了吧!”马腾听到这里忍不住骂了一声,又对着庞德歉意的笑了一下,“令明,不好意思,我只是对这个朝廷太失望了。让个十四岁的小孩子来对付韩遂,真是太好笑了,送死也不是这个样子啊!朝廷的这群人都该死…”

庞德怪异的看着马腾,这个家主今天是怎么了,往日的沉稳都跑到那里去了。

马超笑笑,拉拉马腾的衣襟。马腾正骂的起劲,感觉衣服一动,就看到庞德怪异的目光,知道自己失态了,自嘲的笑了笑,“令明,你看我干什么?继续说啊!”

“家主,事情是这样子的,那个校尉据说是张温的儿子,被朝廷任命为武猛校尉,带兵去长安的途中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孤注一掷带着两千兵卒就突袭了韩遂大人的金城。”

“什么?他竟然得了金城。金城不是韩遂的老家吗?他怎么不派兵守着呢?”

“家主,你不知道,韩遂大人就怕金城有失,留下阎行、梁习、候选、程银四人守着金城,可他们也想不倒官军会突袭,一场夜战下来,据说梁习、程银两人战死,候选被俘,只留下阎行一人受伤逃跑了。”

“什么?”这回轮到马超惊讶了,“那阎行我也是见过的,一把金枪连我也是轻易胜他不了,谁会伤了他?难道又是那个十四岁的小娃娃。”

“大公子说得不错,正是那名校尉。”庞德点头说道:“韩遂大人接到消息之后,连忙赶到金城,十五万人进攻金城八天,却硬是没拿下金城。还折了李堪、马玩、张横三员大将,最后韩遂大人大怒,亲自带兵攻击,刚刚打进金城,谁知张温这时候带兵赶到金城,韩遂大人只能无奈的退兵回转美阳。”

“这么说,韩遂败了!那边章、北宫伯玉两人的队伍呢?”

“家主,他们两个你就不要提了,边章在葫芦谷被董卓设计烧了近十万的军士,李文侯还在陇县被猛将华雄所斩。北宫伯玉更是不堪,领着十几万的先零羌人进攻长安,可却碰上了陶谦,长安城没有攻下,却折了好几万的兵马。”

“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马腾已经听的站了起来。

“是一个多月以前的消息了,可是最近又有消息传来,说是董卓率兵埋伏韩遂大人,却让韩遂大人用计抢先一步给围住了,可这董卓也是极为了得,在如此情况下,仍不惊慌,他命令士兵在河中筑一高堤坝,截断上游的流水。韩遂大人对此感到莫名其妙。这时,羌骑侦察回来传出消息说,东汉军队整天在坝中捕捉鱼虾。韩遂大人以为董卓军粮已尽,只得靠捕捉鱼虾充饥,于是,便放松了警惕,只围不攻,想困死董卓的军队。可是,很久都不见动静,等羌骑探明情况时,董卓军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原来,董卓筑坝的真正目的是迷惑敌人,以此作掩护,然后伺机悄悄撤退。”

“好个董卓,好个校尉,真是精彩!精彩绝伦!”马腾听完,拍手叫好,只觉得凉州战事曲折难言,荡气回肠。“这么说来,凉州战事关键就是这个校尉了,真是奇才,奇才啊!令明可知道他是谁不?”

“这个倒是听说了,说此人叫做张信,一头的白发极为显眼。不过在金城之战后却不闻此人消息,金城车骑将军张温派了军士四处寻找,却依旧是袅无音讯”

“白发?张信?”马腾沉吟道,忽然灵光一现,似乎是不敢相信一般喊道:“难道是我带回来的少年。”

“可能就是,刚才我就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气,又联想到传言,才不敢明说的。”

“不用说了,就是他,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刻起,我就知道他不是凡人,却是没想到他有这么的厉害。”马超果断的说道,打消了庞德、马腾的疑虑。“父亲,把如今咱们帮不帮韩遂叔父?”

“帮!怎么能不帮。文约现在有了难处,我这个做兄长的又怎会袖手旁观。令明,你和孟起现在就整顿府里的私兵,咱们这就起兵,前往美阳。”马腾知道此时韩遂情况不好,立即下令道。

“喏!”

庞德答应一声,正准备和马超下去,又准过了头说道:“家主,那张信咱们是不是该…”举起手臂在脖子之下狠狠的一拉。

“令明叔叔说什么呢!这样的英雄只能在战场上厮杀,又怎能做出这种小人的计量。”马超一听,顿时大怒。

“孟起,怎么和你令明叔叔说话呢!还不道歉。”马腾闻言斥责马超,又转过头对庞德说道:“令明,我也知道你这个人谨慎,也是为了我们马家好。孟起虽是说的有些过了,可道理却是说的不错,且不说他还救了文鹭性命,就算不是这样,咱们马家的汉子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要想取他性命,自会在沙场上正大光明的去取,不用这样,免得天下英雄笑话咱们马家。”

“家主和大公子说的对,是令明小气了,令明这就去聚集家丁,公子和家主也收拾收拾。”庞德说完,转身羞愧的离开了。

“父亲,令明叔叔他…”

“哎…”马腾叹了口气,说道:“孟起啊!不要怨恨你令明叔叔,他也是为了咱们马家。要不然依着他的性子,又怎会出这样的主意?”

“孩儿自是明白令明叔叔的苦心。”马超回了一声,望着大堂之外的垂柳,不知不觉之间,似乎隆冬已经过去,春天已经到来,那垂柳的枝条上正有一丝新绿,让人心动。

张信,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怎么让我马孟起看不懂。不过最好不要在战场上相见,否则我马孟起的银枪自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枪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