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把爱献给了网络里任性的女孩[长城军团]

半金八两 收藏 39 272
导读:[center][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4_13107_9513107.jpg[/img][/center] [face=宋体][size=19]爱情像是夏日里摇摆的风铃,经不起一缕清风地吹袭。 --题记。 花绝花落泪 花哭花瓣飞 花开为谁谢 花谢为谁悲。 爱情总是匆匆地来,又匆匆的离去。在寂寞沉睡已久的我,灵巧地双耳闻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情像是夏日里摇摆的风铃,经不起一缕清风地吹袭。


--题记。

花绝花落泪

花哭花瓣飞

花开为谁谢

花谢为谁悲。


爱情总是匆匆地来,又匆匆的离去。在寂寞沉睡已久的我,灵巧地双耳闻听到一阵情韵气息轻轻浮动,我渐渐苏醒,当我睁开无力朦胧双眼时,却发现我已憔悴了许多……


━┅·★·━━━━━━┅ (黑体]我把爱献给了网络里任性的女孩) ━┅·★·━━━━━━


寂寞,无言的荒唐。


我忘记了自己是何时开始踏进虚拟的网络里,忘记了是谁告诉天真的我,寂寞时可以在网络里消愁、解闷,也忘记自己又是如何把她(一抹伤痕)加为QQ好友的。


窗外,黯淡地天空飘淋着蒙蒙细雨,似泪痕一般无情,从眼前轻轻划过,不留一丝痕迹……这又是一个乏味、寂寞的早晨--周六。

疲憊地从床上爬起,满怀真情地打开了那“无情”电脑,随之又登录了我那陌生的QQ,而我里面的好友屈指可数,那些好友的头像几乎没带上色彩,一股气息顿时流溢在窄小的屋里,显得凄凉、无助。就在沮丧的时候网络那头突然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一可爱的“女孩”头像不断地跳动着……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信息。里面却只有看到一个敲打的图片。令我几分失望,我也发了一个鬼脸回去。过了好一会她问:“你住在祖国的哪一个角落里吖?”

“福建” 因为这幽默的话语,我暗地里偷笑。

“喔,那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yang永恒”

“是姓杨吧,永恒是你的名?”

“嗯”。因为那时我打字还不快,所以打得很慢、很慢,甚至有的字还不会打。

“我叫永远,姓钟。”那女孩一定以为我在骗她。

我笑了,笑的很自然。调皮的我发了一个敲打的图片回去。

“呵呵,我叫媚儿。对了你还在读书么?”

“嗯”

“要好好努力,加油噢!呵呵”

“好,一定会的”这句话对我的压力很大,很大,可我答应了网络里陌生的女孩。

“我先下了,有机会再聊”

心里感觉蛮充实的,有些不舍,我最后还是发去一个再见的图片给她。

“拜,喂,喂,记得下回去学打字,呵呵”。

……

这段故事转眼已经逝去一年,虽然脑海里有些朦胧,但那些记忆早已深埋。

­

前不久,我在上网聊天,她(死性不改)正巧也在上线,我像她以前那样发了张敲打的图片过去。

“你是?”那头很快的回过信息。

“以前打字很慢,很慢的(永恒)”

“噢,记得……记得,最近可好?”那女孩停顿了好一会儿,有惊讶的回了信息。

“我啊,呵呵,过得一般般。那你呢?”

“也一样,嘻嘻”

“对了,你改网名了呀?”不过还好我以前有备注着(陌生人~媚儿)。

“嗯,这个不好听么?”

“呵呵,还好。你以前的网名显得有些伤感……”。

“是么?呵呵,那你的网名也改啦?”她问我。

“嗯,我也改了,以前的网名好像有些邪气啊,倒霉透了”我瞎着回答道。

“呵呵,不会吧?”

“嗯,的确不会,哈哈,其实我只想换个有霸气的网名。这“一步登天”就是我的新网名啦。”

“嗯,那你上天想找谁呀,莫非嫦娥啊?呵呵”

“是啊,是真的啊,我只想找仙女聊天,然后找她拿一滴可以遗忘记忆的忘情水。”我幻想的说。

“为什么要找仙女聊天呀?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却偏偏还要说出来。也祝你好梦成真……” 她好像夹带着关心的说。

“呵呵,谢谢。想问你那美梦成真的后面(省略号)是什么呢?”

“不告诉你,嘻嘻,除非你把心事都说出来”。那女孩霸道的说。

“不,我哪里有心事啦?你敢不说我就打你”。心里很想告诉她,可毕竟是在虚拟的网络。

“哼哼,你敢打媚儿?那我不理你啦”。她很淘气地说。

“媚儿,不生气啦,好不好,哥哪舍不得打媚儿。”爱着面子顺便“借”了个角色当。

“哥?我哪有认你做哥吖,不准你再叫我妹”

“为什么?是你想做我姐吧”我故意把话题引开。

“不是啊,不是……那我告诉你我省略号后面的话好吗?”

“恩,是祝你美梦成真才怪!”她风趣地说。

“好啊,你敢诅咒我不成真啊。”

“当然,那你可以告诉媚儿心事了吧?”媚儿她很想听,可不甘示弱的我,哪里会轻易屈服。

“不说,不说,谁让你诅咒我。”

“媚儿有事要下了,我还要诅咒永恒,以后没女生和你聊QQ!”

“呵呵,我不信你会这么巧有事,我也诅咒媚儿永远幸福”呵呵,这丫头肯定想整我。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媚儿的头像从很亮渐渐的到微亮,直到最后离线也没回信息。 焦急中的等待,尽管我很不忍心,可是我……

对不起,媚儿,对不起……如果你还在就回应我,回应这该打的恒。媚儿如果你还在上线,恒想告诉媚儿:“我想牵着媚儿的手,一辈子也不放……”最后我把这句话发给了网络尽头的媚儿。这是一个不懂得珍惜的我,在屋子里无力呻吟。

突然QQ好有里一个“鲜亮”的头像又在跳动,记得很清楚那头像一定是媚儿的,我的心顿时像是闪电般的跳动着。

“臭恒,臭恒…呵…媚儿也愿意一辈子牵着恒的手,死也不放!”原来这丫头是在隐身。

“你好恨哪,呵呵……”。

“恒,你真的相信一见钟情吗?”那傻丫头问。

“不信,更不敢相信这是在网络里的一见钟情”

“为什么?既然不敢相信,为什么还要对媚儿说一辈子也要牵着我的手?”媚儿伤心地说。

“傻丫头,我只是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相信彼此是真心相爱”

“恩,媚儿相信恒,相信我爱的恒”

那份“真诚”的爱情就那样在我的爱情电影里拉开了帷幕。我不敢相信我们的结局会有多残酷,但是我们依然会手牵手走下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夏日风铃,在不定格的摇摆━┅·★·━━━━━━┅


爱情里洋溢着夏天的景色,特别是从虚拟的网络世界飞到这里的我们,都以惊喜的目光观赏那魔幻般的改变,令人陶醉一番。夏日的风铃在悬空中不定格摇摆,犹如爱情一会儿甜蜜,一会儿伤痛。


媚儿同我“交往”一个月后,我们经常通电话、发短信,有一次媚儿因为我她伤心地哭了,一滴滴如雨滴大粒的泪花从眼仁里无情滑落。


“在最后一次讲电话时,你挂了我的电话,是不是以后我们再也不能讲电话、发信息了?是不是,是不是再也不能了”媚儿那天给我手机发了的短信息。


“恩,是的……”我心里千万不个不愿意,可我最后还是回复了这条短信。

媚儿沉默了很久,很久,一直都没有回信息。

……喂,……”我拨通了媚儿的电话,半天也说不出话。

“……”媚儿在沉默,电话那头接起可是没发出任何声音,似乎能感觉到媚儿的心在跳动。

“媚儿,我,我,我想我们还是做一对陌生的朋友吧……”

“恒,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一开始要对我承诺(一辈子牵我的手),难道这些你都抛在九霄云外了吗?”媚带着哭泣的音调,咬着牙伤心地说。

“不,我没有欺骗过你,真的没有”我说。

“你是怕我们以后的结局对吗?你是怕以后我们很难去面对事实对吗?”

“恩,因为我爱你爱得比你深,所以我不愿意将来面对分离的时候,是我自己在伤害心爱的人”我知道网络里的爱情是很残酷的,只有相爱的开始,却没有圆满的结局。

“恒,我不怕,不怕,只要你爱我,我就愿意跟你手牵手走下去。”媚很执着,也很单纯。

我心里尽管很不是滋味,但我相信只要彼此真心付出,那一切会成为事实。我对媚儿说:“媚儿,如果哪天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我会牵着你细致的手去最安宁的地方散步”。

“恩,我还要让你牵我的手带我去逛街,吃最好吃牛肉面,呵呵。”

“你好贪吃丫,呵呵,我还要拉着你进鬼屋呢。”呵,我想吓唬、吓唬这胆小的媚儿。

“不行,不要去那里。我想去海边的沙滩,去那里一起捡贝壳,因为我想让让大海知道我们的故事……”

“呵呵,我不去沙滩,不去,不去。我要带你去鬼屋,一定要带你去……”我乐呵呵地说。

“嘻,只要恒跟恒一起去,我就不怕。”

“我不信丫头不会怕,呵呵,到时候你一定狠狠抓着我手不放”

我们常常幻想着我们在一起后的事情,那种幻想甜蜜蜜的,尽管不可能实现,但我们已经心满意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那场爱情故事终将谢幕) ━┅·★·━━━━━━┅

“媚儿?媚儿?,你去哪儿,难道你真的像风儿一样轻轻拂过真的不在留任何的足迹么?”不知道那头的媚儿为何在瞬间消失在网络世界。 走了,真的走了,你走得很快,很快,连走时也来不及和我说声:“再见”。我们注定有缘无份,注定我们的故事只是一场给人笑话的爱情故事。


媚儿你虽然已走出了那里,但我依然还半蹲在那角落,给你那已经是空号的号码发去了短信,给你那冷血的QQ发去了留言,这一切的一切是我这笨猪才会做的,聪明的媚儿,你也行动起来好么?给我回一条短信,给我打一个电话,哪怕你发一个字给我让我知道你是平安的恒久已经知足。

­

《写给媚儿的信》


亲爱地媚儿:

我是呆笨的黄瓜。

当你看到这“信”的时候,媚儿一定在暗地里偷偷的笑恒,又说恒是世界上最笨的男孩,不懂得体谅娇弱的媚儿,不懂得媚儿的心事,甚至连媚儿最喜欢的颜色都说不出来。

夏日里的那阵清风吹袭得很凉快,也很无情,把我推进甜蜜,也把我拉进了伤痛漩涡。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幸福过,和你在一起让我入睡都是带着微笑慢慢走进梦乡的。我们曾经的记忆很少,很淡,但恒一点记忆也不会遗忘。

媚儿,对不起,那次你哭闹着要吃雪糕,恒却不让你吃,我知道自己太霸道了,太霸道了……媚儿你以后我不在时你也要记得少吃雪糕,我不愿意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点点也不愿意……

愿你在现实中找到可以同你手牵手的男孩,恒默默地祝福你们……

--呆笨的恒。


此故事故事纯属虚构!此文发表于空间日志,已经在日志里注明发表此处。

本文内容于 6/24/2009 8:25:51 PM 被半金八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