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每月消失三种语言 中法学者忧心工业化威胁

三米之内 收藏 0 121
导读: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法兰西学院艺术院联合主办的是次论坛,共同探讨保护世界文化多样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法国建筑界通讯院士让·弗郎索瓦·高利永表示,法国最初的语言有四百多种,但只有七十五种得到承认;全球近六千种语言近十年来几乎平均每月消失三种。“世界化和工业化就是对语言的威胁,比如说因特网”,“而法国现在还只用个别少数民族小的语言,我们能做的只是让他们在一些书里面继续存在下去”,他无奈道。 在论坛上,中法学者都表达了对工业化入侵的担忧。 加工业的引入使得文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法兰西学院艺术院联合主办的是次论坛,共同探讨保护世界文化多样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法国建筑界通讯院士让·弗郎索瓦·高利永表示,法国最初的语言有四百多种,但只有七十五种得到承认;全球近六千种语言近十年来几乎平均每月消失三种。“世界化和工业化就是对语言的威胁,比如说因特网”,“而法国现在还只用个别少数民族小的语言,我们能做的只是让他们在一些书里面继续存在下去”,他无奈道。


在论坛上,中法学者都表达了对工业化入侵的担忧。


加工业的引入使得文化成为一种能够销售的东西,创造者的价值观亦随之发生改变,“我们不应该从商业意义上进行创作,要从传统意义上进行创作,对社会来说进行一个补充,却仍然面临生存问题,即使在法国这也是社会很严重的问题”,音乐界院士弗朗索瓦·贝尔纳·马士直言不讳。


“当你用弹钢琴的潇洒劲儿来演奏古琴,中国音乐的神韵也就荡然无存”,著名古琴演奏家吴钊常常对自己学生说,他认为这就是因为西方审美和训练方式与中华文化产生的碰撞,年轻人听惯了摇滚,对中国传统审美非常陌生,听起来弹得似乎也好听,但与原来的艺术趣味,原来的审美完全是背道而驰。


即使古琴艺术于二00三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从而备受重视,却仍面临诸多冲击,那些散诸四野尚未进入保护名录的更多艺术则挣扎在濒危边缘。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的精神植被,作为活态文物,它们是世界多元文化的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资华筠表示,近年来中国最高全力机构制订一系列的方针政策,比如分级建立地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制,评定代表性传承人对这些人员定期培训,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等等,但同时作为五十六个民族大国,各地区发展不平衡,存在着以旅游开发破坏文化生态保护和各种形式主义的做法。如何针不同的门类和项目的特性实施科学保护,以及对各项工作动态化发展予以跟踪考察实施有效保护,还有很多学术问题值得探讨。


“在我们这样一个被文化标准化所威胁的世界上促进文化的多样性,就需要各种角色和演员,他们不只用一种声音说话,并且能够抵抗那些瞬间的变化。这些转瞬即逝的变化,往往挂着现代性的招牌,实际上却经常隐藏着向市场法则顶礼膜拜的心态。”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秘书长阿尔诺·多德里夫说。


此次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的十名院士集体走出法国本土,进行国际学术交流,这在法兰西学院艺术院历史上尚属首次。参会的以艺术院终身秘书长及执行主席领队,带来雕塑家、摄影家、建筑师、音乐家、作家、画家等各领域艺术家,与中国同行切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