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第三次发掘:点燃了考古旅游的双重兴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13日至17日,边开放边发掘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平均每天吸引近8600人参观,相对于前一周平均每天6600多人的游客量增加了30%。全国媒体的深入关注、网民们的热帖回复,时隔23年,秦俑一号坑的第三次发掘不仅使考古人员振奋,充满期待,更是撩动了公众心底有关秦俑、秦陵猜想的文化神经。有专家预言,秦俑即将迎来考古和旅游的双重兴奋期。


真相:正一步步验证猜想


“考虑到这是1986年第二次发掘已经接触过的地方,脆弱的文物遗迹受到阳光、灰尘等因素的影响,23年之后能否最大限度地保持原真,我很担心。但真没有想到彩绘的图案还是如此鲜亮。”第三次发掘启动仪式当天,T23号探方内一尊武士俑半边脸上的大面积彩绘,就给了本次发掘执行队长许卫红一个大大的惊喜。


同时,残存红绿色彩的圆形漆木环、前后紧密相连的两辆战车、锋芒依旧的青铜箭簇等考古发现,也成了当日发掘的亮点。但彩绘的漆木环是用来干什么的?青铜箭簇不在陶俑站立的过洞内,为什么会跑到隔梁上?是谁火烧兵马俑,在隔梁上留下大量黑色灰烬?随着发掘的不断进行,这一系列的谜团,更引发人们对两千多年前大秦帝国的无限猜想。


“一号坑自1974年以来只发掘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范围,目前还有很多我们未知的领域,陶俑的排列、兵器的配备、战车的设置等情况还需要更多的遗迹和准确数字来说明,”秦俑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刘占成说,“预计T23号探方内有150件左右陶俑,但它们将会以怎样的姿态与我们见面,只能拭目以待了。”


针对人们“这次发掘中会不会出土完整彩陶俑”的疑问,秦俑博物馆名誉馆长袁仲一说:“因为一号坑不仅被火烧过,同时坑壁上还有高达1.2米的水渍,陶俑颜色大部分都已脱落,现在挖出来的个别兵马俑最多只有彩绘残迹。”刘占成也预测出土完整彩陶俑的几率不大,同时他认为一号坑主要是秦兵俑战阵,根据目前发掘情况来看,只会有战车步兵俑、骑兵俑等兵种,而绝不会出现文官俑,至于将军俑,目前一号坑已出土两具,不排除再发掘出来的可能。


这次发掘是秦俑馆在年初获得国家文物局颁发的团体发掘领队资格后,首次以独立资格进行发掘。根据博物馆的5年计划,考古队将用5年的时间完成一号坑北侧约2000平方米的发掘。


秦俑馆副馆长曹玮表示,一号坑未来5年发掘的过程中,可能破解更多关于秦俑军阵的布局问题,并且更进一步了解秦始皇的用俑陪葬的制度。同时也期待俑的身份不断增加,服饰、铠甲都出现一些更多种类,扩充现有的认识。


质疑:文保技术能否保持文物原真


此次考古发掘在使人们大开眼界,感受不断惊喜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质疑:陶俑在地下沉睡两千余年,目前的技术能不能保证出土后俑身彩绘维持原貌?土遗址的保护措施又如何?人们的目光越来越多地落脚到“文物保护”的关键点上。


袁仲一坦言,此次发掘最大的技术进步是对彩绘颜色保护,这也是困扰秦俑发掘最大的一个难题。


每一个陶俑在制作完成后都有非常完整的彩绘,但颜色并不直接绘在俑身上,而是像女士化妆先铺一层粉底一样,先在俑身上涂一层生漆,在生漆上绘彩。“生漆深埋地下两千多年,本身就老化了,加之俑身是光的,这样就形成了两张皮”。袁仲一参与的一号坑前两次发掘中遇到的同样是彩绘保护问题,“彩绘遗迹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生漆层水分马上消失,慢慢翘卷起来,彩绘也就逐渐脱落了,这个过程大概只需要5分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省即与德国开展文物保护科技合作项目,中德专家经过近20年的探索已经研发了一套用于发掘现场的彩绘保护工艺,这项技术已经通过了国家文物局的技术鉴定,并成功为1994年二号坑出土的“绿面俑”等10余件彩绘俑及时穿上了保护衣,完整地保存了原来的颜色。


“我们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获知当下发掘小环境中的湿度,这样就可以根据发掘需要进行人工保湿或除湿,”本次发掘考古队副队长、主管文保工作的容波介绍,“这次发现了彩绘漆木环,我们就立即在上面喷洒了保护液,将彩绘加固,以确保色彩不会因为遇到空气而消失。”


许卫红表示:“虽然一号坑经过水淹火烧,彩绘的出土情况不会比二号坑和三号坑好,但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文物保护技术,可以使出土彩绘的残迹做到最大程度的不遗失。”


兵马俑坑是一个个庞大的土遗址群,坑壁是用夯土筑起来的,土遗址风化后很容易出现倒塌现象,同时这些土遗址是被破坏后倾倒甚至破碎成残片的陶俑的保存载体,因此秦俑的土遗址保护、防霉菌技术也是至关重要。


“土遗址保护也是中德合作项目之一,目前主要有化学和物理两种保护途径”,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周魁英说,“化学方法就是在土遗址中通过喷洒、渗入一些化学药剂起到加固和除菌的作用,同时通过物理方法在隔梁上安装无振动锚杆,以此加固坑壁和隔梁。”


秦陵:或将为公众带来更多惊喜


“整个秦始皇陵园现在探明的面积有56.25平方公里,作为陪葬坑,三个兵马俑坑只是秦陵浩大工程中的一小部分,将来更多亮点或许还在秦陵的发掘中,”刘占成预言。秦陵考古队在今年初与秦俑考古队同时成立,他们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对秦始皇陵园开展进一步钻探和调查。


刘占成介绍:“目前通过探测在陵区发现了180多座大小不一的陪葬坑和400多个陪葬墓,各自的发掘程度不一,这些陪葬坑和陪葬墓的情况我们还所知甚少。”


2002年11月,文物考古部门用遥感和地球物理探测技术对秦陵进行物理探测,在这项被列入国家“863”高科技计划的工程中,研究人员确认在秦始皇陵的封土堆下存在一个规模无比巨大的地宫和墓室。秦俑馆副馆长曹玮表示,兵马俑以及秦始皇陵周围陪葬坑的发掘,将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只有在充分了解周边以后才有可能发掘最核心的地宫,但这个时间至少是100年。


目前,被列入“十一五”期间十大遗址保护项目的秦始皇陵遗址公园建设项目已经完成了征地拆迁,建成后将成为我国最大的秦文化展示区。袁仲一说:“遗址公园将在已经发掘的石铠甲坑、百戏俑坑、铜车马坑等陪葬坑原址上建立几个小展览馆,有些没有发掘的陪葬坑和陪葬墓也可以通过说明牌等标注出来,这样游客就可以感受到整个秦始皇陵的丰富内涵。”


秦俑馆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秦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后30%的游客增长量只是这次考古研究工作的“副产品”。之所以选择边发掘边开放主要是考虑到这样可以使游客在欣赏两千年前古代奇迹的同时,还可以见证奇迹发掘的过程。他同时预测,本次考古发掘对旅游的加温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