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座古墓为何毁于推土机下

带兵之将 收藏 0 146
导读: 一座极为罕见的壁画墓,由于一条在建县级公路而再现人间,然而几个月后,包括壁画墓的14座红线内古墓却又被施工单位用推土机夷为平地。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事件不时发生,各方当事人各执一词,最后受伤的却总是文物。 壁画墓现身不到半年即遭夷平 2008年4月12日,重庆永川区一条在建县级公路修至青峰镇凌阁堂村路段时,包括明代壁画墓等墓葬群被意外发现,共有7处32座之多,其中红线内有5处20座。最为珍贵和罕见的是一座明代彩绘壁画墓,墓内壁涂抹的石灰面上绘有精美的鹿马

一座极为罕见的壁画墓,由于一条在建县级公路而再现人间,然而几个月后,包括壁画墓的14座红线内古墓却又被施工单位用推土机夷为平地。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事件不时发生,各方当事人各执一词,最后受伤的却总是文物。


壁画墓现身不到半年即遭夷平


2008年4月12日,重庆永川区一条在建县级公路修至青峰镇凌阁堂村路段时,包括明代壁画墓等墓葬群被意外发现,共有7处32座之多,其中红线内有5处20座。最为珍贵和罕见的是一座明代彩绘壁画墓,墓内壁涂抹的石灰面上绘有精美的鹿马、仙女、牌楼式建筑和三足乌等。重庆市文物考古所所长助理林必忠介绍,这样的壁画墓在重庆是第二次发现,由于长江以南潮湿多雨,像这样的壁画墓很难保留下来,所以十分珍贵,此次发现的壁画墓不仅比较完整,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对于研究明代宗族制度、丧葬习俗及当时永川地区人类经济、文化活动及文化交流情况也都有着重要价值。


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在发现墓葬后多次向永川区相关单位提出了墓葬保护方案,但迟迟未达成一致。2008年9月,施工单位强行进入考古工地施工,红线内14座古墓在推土机的重碾下全部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勘探办工作人员巫玉虎告诉记者,当日接到群众举报后,他们赶到现场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还向分管文物执法的重庆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报告了情况,执法总队委托永川区执法大队进行调查,但直至今日这些部门也没有明确答复,古墓葬仍暴露在公路边。


记者到达现场后发现,道路旁残余的壁画墓已经被填土种菜,难以辨识。青峰镇凌阁堂村一社村民龙定德参与了当时的考古发掘,并且目睹了墓葬被夷为平地的过程,他说:“现在这条路有一大半都是墓址,后来施工全都推平了,怪可惜的,墓刚打开时那些壁画可好看了,像刚画上去似的。”


记者沿永寒公路前行,仅在路边就见到了4处被损毁的古墓遗迹。易姓村民家就在公路边,围墙根下也有一处被公路毁掉大半的古墓。她也证实了当日施工单位用推土机压平墓葬的情况属实。


施工单位与文保单位“针锋相对”


永寒公路是由永川区交通局、青峰镇政府和当地村民三方共同投资兴建的。在2008年5月至2009年4月期间,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先后5次致函施工单位及业主单位要求获得永寒公路考古经费并继续对尚未勘查的墓葬进行调查研究,但这些书函如同石沉大海,总是得不到回应。在后来的两次座谈会中,双方不欢而散,未能就此达成协议。


记者就此采访了永寒公路的业主单位--永川区交通局副局长刘家坤。刘家坤表示,修建公路没有推平古墓,施工单位不会这么干,没有红线内墓葬被破坏,而且他们也没接到考古所所谓的“多次致函”。“施工单位压平的是一些考古过程中堆砌的废弃物和土方,没有红线内墓葬被推平。”另一方业主单位--永川区青峰镇镇长张杰说。


然而,公路的施工单位永川区公路管理所所长李显义却承认的确损毁了红线范围内的几处古墓,包括明代壁画墓。他说:“4月发现墓葬,9月推掉,中间这几个月,公路都修好了,就剩古墓那段没有完工,周围的村民都希望早点通车,我们只能报告了永川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文物局)和交通局,经他们同意恢复了施工。”李显义向记者解释说,之所以一直僵持是因为他们没能和考古所就经费达成协议。“这是一条‘惠民工程’,本身费用就很紧张,没办法承担考古调查和保护费用,而且这也很难列入工程预算中啊。”李显义说。

对此,重庆市文物考古所所长助理林必忠表示,考古所当然知道那条路是为当地和老百姓造福的惠民工程,也知道那条路修建经费紧张,但是壁画墓十分珍贵,就这么推掉实在太令人心痛了。而且,考古所已经垫资30万元用于这些古墓的发掘和保护,还聘请了西北大学对切割的壁画进行修复和研究,这些费用考古所也无力承担。


青峰镇凌阁堂村附近的村民向记者表示,古墓推了是可惜,可还是修通路更重要。“谁住在这里不想路早点通呢?!不过壁画墓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毁了确实是可惜。”龙定德。


为何受伤的总是文物?


《文物保护法》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组织从事考古发掘的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在发现文物后,“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工程预算”;对于擅自施工毁坏文物的行为,规定“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整改,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资质证书。”


林必忠指出,这些条款规定在现实中几乎无法实现,首先绝大多数施工建设单位不会在开工前向文物部门报批,也不会将考古调查费用列入工程预算。出现擅自毁坏文物的情况后,由于行政管辖、地方保护、部门保护等诸多原因,施工建设单位也基本免于处罚。例如永寒公路,尽管文物部门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也向主管的执法部门报告,但这些部门都归属于永川区管辖,最后就都不了了之。


近年来,重庆市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事件并不鲜见。2005年,江津至綦江二级公路屏麓段红线内7处古遗址、古墓葬和古建筑毁于推土机下;云阳至万州高等级公路万州区大周镇凤凰村段清代墓群被毁;2007年,秀山县石堤水电站水淹了库区内20处未进行保护的遗址……“重庆还没有一起因破坏文物遭到罚款的案例,更不要说什么吊销证书了。”林必忠说。


文物部门专家建议,要解决工程建设和文物保护的矛盾,一是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就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的有关规定及违反责任作出细则解释;二是确立第三方的执法主体,避免执法过程中的地方保护和部门保护主义,确保法律法规的权威与效力。一些建设单位也提出了建议,他们认为首先是要明确和完善工程建设中考古经费列入预算的办法,使得施工方能合理预算,进行必要的文物调查和保护。此外,希望政府出台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的指导意见及价格,建设单位和考古单位在一个合理范围内进行商谈,避免双方就经费产生矛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