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天长镇” 保护刻不容缓

带兵之将 收藏 1 851

位于河北省井陉县西部山区的天长古城,即井陉旧城。东距井陉县城微水15公里,西临山西省平定县唐平阳公主驻守地-娘子关15公里,历史上是冀晋通衢的战略要塞。这里交通便利,古时秦-清古道从其旁通过。现时更是307国道、石太高速公路、石太铁路纵横交错。而滹沱河水系的绵河自西经南向北绕城流过,古城就坐落在这样一个三面环河,一面临山的黄土台地上。

一座蕴含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

天长古城历史久远,最迟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已有人类活动生息,其文明史可追溯到四、五千年前。据考古发现古城西门外一带,曾是龙山、仰韶时期文化和先商文化遗址,至汉代这里已成村落。唐代安史之乱后,开始在这里设营驻军,原村落改称天长镇,成为河北西部一重要村镇。宋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始建县治,历经宋、元、明、清、民国,直至建国后的1958年井(井陉)获(获鹿今鹿泉市)合并,才迁县治于微水,历时九百余年。向为井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天长古城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人文和自然景观,为人们留下了众多宝贵和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1993年7月5日,井陉古城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列入河北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地处古城的井陉古瓷窑遗址被国家列为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2005年“井陉”又被联合国地名组公布为“千年古县”地名文化遗产。又在2008年10月14日公布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天长镇。而天长古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正是见证“千年古县”和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主要历史依据和佐证。

天长古城保存较好,在省内不可多得。始建于北宋年间的这座城池,坐北朝南,北高南低,形如簸箕,故俗称簸箕城。城垣始建时以土为之,夯土成墙。明隆庆三年六月大雨后,为防水患全部城墙以河卵石毛砌为壁,成为一座独具特色的石城。修砌后的城墙,墙基宽18米、高为18米、顶宽6米,有东西南三门及瓮城各一,门上均建有迭檐式阁楼,内外墙顶有垛口,东北、西北墙角之上建有望台,拾级而上 可俯瞰全城。西南城角之着上建有“三官庙”,东南城角之上则建有魁星阁,为昔时士子拜孔之所。整个城墙依山就势而建,雄伟壮观,是古代山城建筑的一个缩影。

天长古城从宋到清作为井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代均有经营建置,故在城内及周边遗留下许多古建筑文化。诸如城垣门垛、官署学宫、坛寺庙塔、桥梁亭阁和府第民居等。其中,现存的省级文保单位,就有倚岗而建气势恢弘的文庙,斗拱飞檐、造型奇特的城隍庙和古戏楼,始建于隋朝开皇时的显圣寺,北宋元丰八年建造的与赵州大石桥相仿敞肩独拱 的通济桥,存有北宋摩崖石刻与造像的龙窝寺,以及扼晋冀交通要冲,素有“燕晋通衢”之称的秦皇古驿道等七处。还有建于清乾隆四十二年的皆山书院、四十五年的12孔大石桥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以及旧县衙、都堂府、总兵府、观音阁、天齐庙、玉峰山寺、凌宵塔、王家大院、蔡家大院等,多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古建中,最具特色的当属位于古城内外的府宅民居。它们多为明清建筑,有的规模宏大、差落有致;有的小院庭深、古木阴翳;有的房舍穿插争让、交错相联;有的依势布陈又幽雅情趣;有的院中有院、小巷曲折;有的皆依堤墙、开轩临河。他们或单独为院,或数院相连,或以垂花门相配成趣,或以楼阁相映生辉,成为天长古城,最为重要的文化遗产与景观。

天长古城地上文物密集厚重,而地下藏品更为灿烂珍贵。上世纪末考古发现的井陉古瓷窑遗址,就分布在古城三关及临城的河东和东窑岭200万平方米范围内。他的烧制年代历经隋、唐、宋、金、明、清等朝代,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出土了大量精美的陶瓷制品,并发现古瓷制做中独一无二的装饰技法“戳印点彩戳摸”,被考古界认定为与刑窑、巩县窑并称的我国最早的三大白瓷窑之一。

此外,悠久的历史和重要的地理位置,还使这里留下了不少重大历史事件和名人遗迹。如纪前11世纪,西周穆王西游朝拜西王母,途径井陉并狩猎于陉山;秦王政十八年(公元前229年)秦攻赵,王翦由晋入井陉破赵军,下邯郸;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南巡,病死巨鹿,棂车西归,出井陉回咸阳;汉初,淮阳候韩信下井陉在绵蔓河设背水阵,于天长河东坡的谈兵处;唐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塑方节度使郭子仪出井陉至常山与李光弼合兵破史思明;明末李自成部将刘宗敏率军由固关攻占井陉县城天长;清康熙四十二年十月西巡,经井陉驻跸天长;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九月,孙中山赴晋途中,经天长南关车站,下车与地方绅士晤面,并远观天长古城与雪花山风光;1937年“七,七”事变后,李雪峰扬秀峰等率直中特委机关及部分平津流亡学生由石家庄撤至井陉县城天长镇,成立“冀西民训特派员办事处”,办事处设在今天长中学院内。这些脍炙人口的事迹、故事,是古城又一道厚重的历史文化大餐。

保护古城 任重道远

天长古城是一座坛、祠、庙、塔、寺、等古建筑、古文化集中的古城。其城墙、城楼、民宅、街道等亦独具特色,为井陉宝贵的文化遗产,具有重要 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观赏价值,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之管理不善、保护不力,致使一些古建筑、古文物有的被侵占、有的被拆除、有的被改造,即使留存下来的部分也已残损不全。如古城墙,除临河的南墙保存较完整外,东、西两面均已被部分拆毁,而北城内外墙面石砌的墙体,已荡然无存,仅剩一条残缺破损的土墙。三座城门中,西门及瓮城已被拆除,东门南门除城楼不存外,门券及瓮城尚较完整。省保单位文庙、城隍庙、龙窝寺和县保单位显圣寺,左副督御使大同巡抚霍鹏府第等也都残破不堪,有的仅剩一座大殿,有的濒临坍塌。公署县治所剩部分建筑至今仍被电机厂占用。而最具特色的明清民居,更是不断的被拆除改建,令人痛心。因此保护古城风貌、古建筑遗产刻不容缓。这不仅对古代文化的继承和研究有着重要价值,而且对丰富充实人民的文化生活,提高民族自尊心和凝聚力,发展旅游事业,繁荣当地经济,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近年来,“古城保护”曾一度引起了有关领导的关注,出现过一段上下齐心 、民众热情投资、自费修缮的大好局面,并初步完成了诸如城隍庙大殿、古戏楼及王家大院、环城路、护城河、停车场等基础修缮工程。但随着政府的换届以后和县文物主管部门的不作为,如,正在修复中的文庙至今停顿无人问无人理,两处省保古墓群多次被盗,一对宋代二级文物古石狮子被盗无结果,紧接着皆山书院门口一对古狮子和相隔七天的一个吸水兽被盗等破坏,“古城保护”又回到了原来呐喊归呐喊,破坏照旧破坏,不作为照旧不作为的尴尬状态。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的物质资源,一旦损坏将不复存在。

保护文化遗产,需要政府部门强有利的领导和关注,需要法制环境和有识之士的大力支持,需要全体民众的热情投入,更需要加大对玩忽职守、恶意破坏行为的打击。

古城文物已脆弱的再也经不住风雨,望井陉县委县、县政府放开眼界,带领天长及全县人民将古城保护开发这一惠及今人、恩泽子孙的事业尽早、尽快一抓到底,抓出成效来。并以平遥古城保护为榜样,要向平遥古城和其它文物保护好的历史文化名镇等地区学习,让燕赵大地这一“千年古县”重新灿放出耀眼光彩。

求助广大有识之士对井陉这一文化遗产的保护关注和支持。

河北井陉县天长镇文物保护员刘国亮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