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铸的番号 作品相关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


隋猛擦了擦身上的血迹,整理好着装,深吸了两口粗气,拎着那把家里起猪粪用的方锹,径直迈进了明州市西郊区公安分局。

“干什么的?”门口值班室拉窗被警惕的拽开,里边传出一句大声的野狼才能与之匹敌的嘶吼。

“报案!”隋猛连瞅都没瞅,顺着声音方向回了一句。

“报案?”值班室的门“咣”的一声被推开,一老一少两个警察过电般的冲了出来。

“哦,是投案。”

“你干啥了?就投案?”

“杀人……”隋猛一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表达,只能实话实说。

“把铁锹拿过来。”年轻的警察慎重的要过隋猛手中的铁锹,由上至下打量着隋猛,又使劲揉了揉眼睛,估计是把对方当成了疯子,再不就是怀疑自己做梦了,或者出现了幻觉之类的。

老警察比较有经验,他除了盯了半天隋猛的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件凶器。快磨秃了皮的一米二左右长短的木柄。木柄前端插着方形的锹头,带着好几个大豁口,缺齿獠牙的,叫锹也行,叫钉钯似乎也可。直观那锹头,钝得连西瓜恐怕都不能一下劈开成两瓣。要不是粪渣子上竟然掺杂着斑斑血迹,怎么看这东西除了能起猪粪,再也干不了别的,谁也不会相信那玩艺能杀人。

“小李,先领他上楼准备做笔录,我去报告徐局……”

“哥们儿,既然你承认是杀人,那咱们就得按套路来,担待点吧。”被称做小李的年轻警察,边说话边熟练的从屁股后头变魔术般的亮出手拷。

隋猛很配合的伸直双臂,将两支手齐刷的对准手拷,表情很平静,有点像电影里革命者被捕前的从容,还略微向小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审讯室不大,也就十几平方米左右。室内设置也跟影视剧里演的差不多,面对面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审讯人员那张桌子较长较大,被审者那把椅子很小,跟小学生上课用的差不多。墙上贴着那句经典的,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字标语。屋子举架很低,光线较为暗淡,阴嗖嗖的,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估计用不着来什么狠招,一般犯罪分子进了此屋,都会做贼心虚的抖个不停。就是啥事没有的人,进来也会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有罪在身,恨不得立刻交待出点问题,恨不得把自己知道那点事,毫无保留的抖落个干干净净。

隋猛一米八的身高,大块头,坚实的屁股坐在小椅子上显得极为尴尬。两条长腿绻缩的较吃力,挺直的腰也觉得无依无靠的很不得劲。心说:“亏得生在新社会,待遇已经不错了,要是换在老些时候,就是坐椅子也得是老虎凳之类的。可能询问人员要的就是这种没着没落、坐立不安的效果吧。”

两个警察按照程序套路,简单问明隋猛的姓名、姓别、职业、家庭住址等自然情况后,也不绕什么弯子直接步入正题。

“怎么不去镇派出所报案?绕这么大的远?”

“信不着他们。”

问的简练,答的干脆。两警察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来者不一般,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

“犯罪嫌疑人投案了?小子挺猛啊,一定在少林、武当之类的地方混过,一把铁锹就三下,三个人跟他妈小鸡子似的不经折腾,没等到医院都他妈断了气……”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一个大嗓门骂骂咧咧像地雷爆炸一般的动静。

隋猛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子,他清晰的听到那句:“三个人没等到医院都断了气……”

一簇亮光闪入,审讯室的门猛然被推开,带着风声吵吵八火的闯进来三个人。从进屋后的一前两后站立位置,很容易判断出他们的职务身份。靠前中间那个被屋内两警察尊称为“罗队”的,看上去膀大腰圆,个头比隋猛还猛。两支眼睛很有特点,比老鹰还老鹰,跟X光机似的,带有透视一般的功能,使劲瞪谁一眼都可能把对方的五脏六腑看穿,让人浑身发冷,不自觉的哆嗦,胆小的差不多能当场倒地休克。

一看就是刑警接到报案出现场回来了。不用说他们气势汹汹的作派,就是那身便衣——每人身上一件标志性的黑皮夹克,一般人轻易就不敢穿,几乎成了刑警们的专用服装。

隋猛不是一般人,如果没听到“三个人都死了”那句话,应该不会怕那身皮夹克,更不惧罗队的眼神。现在可不成,重案在身只能选择低头,不敢与其对视。

“79778部队79分队,你是809团回来的?你是六连的?你是‘大功六连’的复员兵?”罗队扫了一下桌上的询问笔录,抓起那把方锹看了两眼,要跟谁拚命似的,扑到隋猛面前大声开吼。这回的动静不像地雷,简直就是霹雳,满屋子都带着回音。罗队的面相更是难看得要命,两支鹰眼恨不得瞪出眼眶。

屋里的几个人均大惑不解,平时罗队只是性格有些急躁,说话嗓门较大而已,而今天分明是失态,确切的说是变态。好像这六连的人跟其他的复员兵不一样,这六连好像就不能出罪犯,这六连难道真的有什么神奇,让罗队如此的心急?

隋猛突然痛苦的像被抽了大筋,本来就低着的头耷啦的更厉害,像似要埋到裤裆里。他知道对方一定对部队的事了如指掌,通过通信代号就知道番号的人,一定跟部队有着深厚的渊源,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部队的前辈,说不定就与自己出自同一个连。

如果不是因为杀了人,如果在其他场合,隋猛回答的声音一定会比罗队那地雷甚至霹雳的动静还大还震撼。现在不成,他不想说出自己的出处,他有难言之忍。

“告诉我,你是不是六连的复员兵?”罗队的声音不像询问更像刑训,连他的几个部下也觉得不对劲,以前队长不这样,咱们公安干警也不带这样的。

屋里温度不高,甚至有些冷,可隋猛却淌了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头上,大个蚂蚁爬行一般的慢慢滑落,几秒钟的时间浑身就像水洗了一样,湿透了。

“嗯,是……”隋猛轻轻点了下头,嘴里痛苦的喃喃着,声音比蚊子还小,好像不是回答问题,倒像祥林嫂那种老娘们似的自言自语。似乎承认了自己是六连了的人,相当于泄露了天机,要遭到天大的不测一般。



看守所距离西效区公安分局并不远,能有个十公里路。隋猛得到了隆重的“礼遇”,很排场很风光。罗队亲自架车相送,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两个彪悍异常的刑警,把隋猛汉堡包似的夹在中间。前边副驾驶位置上的女警员,每隔半分钟左右就回头看一眼,眼神中透着好奇和警惕,像是遇上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罗队也通过车内观后镜,不时的注视着隋猛的举动。他们后面五十米的距离上,还紧跟着一辆坐满警员的切诺基,车里几个人表情严肃、如临大敌,看那意思,不像是押解一个已经投案自首的过失杀人犯,倒像是美国人抓住了本.拉登。

隋猛的运气实在不好,分局看守所没有专门的单间,他也不是什么“重刑犯”,用不着单独关押,只能屈尊跟一群地痞混混们群居。

隋猛只顾着低头走路,对周围的环境并不观察。他觉得没有必要,反正连伤三命,自己肯定活不了,管那些乱马七糟的事没用。

女警员跟看守所值班人员办完了交接手续。罗队又特意叮嘱一番,意思不言自明,这个案犯非同小可,千万别让他跑喽,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也不能让他遭什么罪,也算是对隋猛来点特殊照顾。

“罗队,您转业前在那个六连待过?”几个人出了看守所,漂亮的女警员才松口气,柔媚的问上一句,眼神中除去了警觉但好奇仍在。

“唉,六连,六连……一把破铁锹五秒钟不到,就要了三个棒老爷们儿的命……”罗队说的结结巴巴,还有点所问非所答,弄得谁也不明白。他也不想让人明白,摇了摇头径直奔车而去,钻进驾驶室发动,再也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



隋猛在走进看守房之前稍稍琢磨了一下,早听说“号”里边的规矩,据说从唐朝就传下来了,当年秦琼充军之时就差点挨上一百“杀威棒”,后来宋朝水泊梁山那几位爷发配之时都有过此等经历。当然那都是官府行为,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很多规矩也与时俱进,过去衙役们才干的“脏活累活”现在改为“号”里犯人自行解决,杀威棒也改成了拳脚,也有美其名曰“躲猫猫”之类的,威力少了很多,但形式还得走,不管是棒打还是拳脚相加,反正这顿胖揍肯定躲不过去。

如果不是罗队问出了自己的身份,隋猛真想硬挺着扛过这一顿“现代版杀威棒”。他还不想因为自己的脾气,坏了千百年传下来的规矩,反正也是死罪,这点小意思算不得什么。现在不成,有人提醒了,他是六连出来的人,他不能让那帮小混混的破烂把式,沾污了集体的荣誉,没听说哪个六连出来的弟兄,被一帮下三烂的地赖子欺负的。

看守刚离开,“号”里大通铺上盘着的、坐着的、躺着的、趴着的,几个穿着号服,贼眉鼠眼,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囚犯,马上围了上来。隋猛心里暗笑了一下,“妈的,跟预料的一样。”

“兄弟吃哪路的?”

看着隋猛迷惑不解的表情,抢先上来的“大红鼻头”也就是鼻子像大个草莓一样的酒糟鼻子又发话了,算是把刚才那句再翻译一遍,显出自己对这一行相当的专业,“说你呢,你他妈犯的什么事进来的?”

“杀人”

隋猛冷冷的回了一句,压根没把“草莓”放在眼里。他知道大通铺最里面,搂着被坐着的“刀疤脸”才算是真正厉害的角色,也就是所说的“号长”。

“杀人?进来的都说自己杀人,吓唬哥几个呢?哈哈哈……”

“草莓”一阵大笑,带动着屋里几个囚犯都跟着哈哈笑起来,接着就是撸胳膊挽袖子虚张声势。

隋猛直接奔大通铺靠近门口的一个空位而去,这规矩他也听说过,一般新来的都应该在那个地方暂时栖身。

“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程序走完了吗?你他妈就想躺着?”不等“草莓”说话,身后的几个家伙一齐围了上来,其中一个胖子还骂骂咧咧的抓住了隋猛的衣领。

“胖子,不知者不怪,先给他讲讲道上规矩……”通铺里面坐着的“刀疤脸”终于发话了,声音不大,略微有些沙哑,半搂半盖在身子上面那床破军被油子麻花的露着棉花,半个身子绻缩在里面跟老病秧子似的。“刀疤脸”似乎对这床破被很有感情,有点像女人做月子,估计捂在被子里能有几个小时了,阴森森懒洋洋半死不活的样子,跟刚吸完大烟一般。

看得出来,胖子、草莓等人对号长的话言听计从,马上收手。草莓还不无炫耀的给孙猛表演了一下标准的鞠九十度躬动作,据说这是十几个程序当中,最简单最初级也是最实用的一个,古代称“寒鸦伏水”,新社会叫“低头认罪”,还有个形象的称谓叫“坐飞机”。当然,此“坐飞机”比文革当中,给牛鬼蛇神们用的那套批斗专用动作难度系数小得多,自己一个人就能独立完成。

草莓示范之后,马上要求隋猛现场复制,被无声拒绝后,这小子和胖子都急了,很不耐烦的再次冲上来,伸手要抓隋猛的头发,准备强行开练。

隋猛不想跟他们废话,从杀人到投案到被审讯,马不停蹄的忙乎了一天,现在只想好好的躺在铺上好好休息一下,肚子也像大个蛤蟆叫唤似的咕咕噜噜个不停。他实在没心思搭理几个没事找茬的小“沙啦蜜”,知道这帮小子让他低头认罪鞠九十度躬的目的,就是想趁机暴打自己一顿,来个下马威。

“去你妈的”,这四个字发自隋猛的心里,一直溜哒到嘴边,硬是憋住没蹦出来。控制得还算到位,不愧是部队出来的文明人,可一支四十五码的大脚,却控制不住直接飞了出去,就是常说的“飞脚”。冲在前面的胖子,当时就被踢中蹲在地上,捂着下巴,知道很疼可喊不出声。飞脚没有落地,顺势改为很普通的侧踹,马上草莓的大红鼻头变成酱紫色,人也被蹬出去三四米,四脚八叉的倒在大通铺里面刀疤脸旁边,跟胖子一样,草莓也是捂着淌血的鼻子叫唤不出来,连呻吟都费力。

刀疤脸可不能再搂着被猫什么月子了,再不出手恐怕要威风扫地,只能走下神坛将“号长”之位拱手让于他人。这小子还算挺有种,很沉得住气,脸不变色心不跳,从被窝里窜出的动作挺麻溜,往地上一站,也是身高七尺虎背熊腰一条汉子,跟被窝里的病态判若两人。

隋猛略微扬了下眉毛,正眼打量了下刀疤脸,也算是对号长的重视吧,知道对手有两把刷子,否则只凭多吃了几天看守所的咸菜、窝头,恐怕坐不稳号长的位置,肯定得有些过人之处,得有点真才实学。

刀疤脸用右手两个手指,不停的摸着从左至右贯穿自己大半张脸的伤疤。眼睛眯缝成一条线,有点像狐狸还有点像狼,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除隋猛以外,屋里的其他人都知道,那是号长要出手之前的习惯性动作。几个没挨脚背踢、脚掌踹的家伙都握紧了拳头,虎视眈眈的做着热身,随时准备帮着号长清理门户。

“朋友,腿法不错啊。”刀疤脸还是懒洋洋的腔调,脚下移动的却很快,话音未落已经接近到距离隋猛一米远的位置,出拳就能够上隋猛的面门。

“嗯,手法也行。”隋猛出手的同时,把刀疤脸没来得及说的下半句说了出来。

这回没有使腿,还是很简单的招法,缠腕。没等刀疤脸看清楚动作,身体已经成反弓形,一条胳膊被隋猛拿住,手腕反别着很难受,想喊有辱号长尊严,还怕外面看守听到,不喊实在疼痛难忍,只能哼哼叽叽的呻吟。

隋猛只发了三分力,也不想让对方过于难堪,顺势往前一推,膝盖照着刀疤脸屁股一顶,同时两手松开。

“卟”的一声,刀疤脸来了个标准的狗吃屎造型,鼻头顿时变成了跟“草莓”一样的颜色。

接下来的一幕就很自然了,几个握拳头的家伙纷纷松开拳头后撤,其中一个还大声喊着“大哥,大哥,千万别动手,狼见了我都掉眼泪……”

隋猛略仔细的看了那小子一眼,还真就是狼见了得掉眼泪,干瘦干瘪的,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走,个头跟武大郎似的蹦起来能有一米六高,小鼻子小眼挤在一张小白脸上,惊恐的表情如同小耗子见了大脸猫。

几个囚犯就跟当年菜园子的泼皮被鲁智深扔进了粪坑,不但不忌恨,反而百般孝敬,倒水的倒水,上烟的上烟,连半分钟的衿持都不坚持。迅速以隋猛为核心,前推后拥的把他簇拥到大通铺最里面(原刀疤脸的位置)登基上殿,破被子加身,正式宣告三号看守房改弦更张、易帜成功。

刀疤脸自觉的站在一旁,悻悻的看着几个人肉麻的谄媚动作,无奈的接受现实。没办法,改革就是要触动一些人的切身利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强者为王这些生存法则在看守所体现的最直接也最彻底。拳头就是硬道理,硬拳头里面出政权。

“大哥,看您累了,我给你按按吧。”小瘦子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立马给隋猛去了鞋袜做起足疗。

要论辈份岁数,隋猛恐怕得管一屋子的人叫大哥,甚至叫大叔,可现在世道变了,一屋子的大哥大叔统统尊称隋猛为大哥,这可能也是道上混的规矩,隋猛只好入乡随俗。

小瘦子给“大哥”按完了脚,又开始松腿。别看身体单薄,可手法极为熟练,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隋猛生在农村,刚当了几年大头兵回来,从来没有享受过此等地主老爷待遇,一时舒服得浑身发软,也不再推辞,任由小瘦子挥汗如雨。

“兄弟,犯什么事进来的?”隋猛觉得不能总这么享受下去,适当的得关心关心热情服务的属下。

小瘦子白脸一红,小声说道:“搞破鞋”。马上觉得不妥,搞破鞋不是犯罪,用不着进看守所,赶紧加了句“乱搞男女关系”。还是觉得不妥,最后才女人般的扭捏道:“组织容留妇女卖淫”。

最后那个罪名挺瘆人,应该是违法犯罪了,按照号里的规矩,凡是跟女人扯上关系,尤其是强奸之类的,进来都要挨一顿最毒的爆打。隋猛看着那小鸡子似的体格,眉头一皱,心说“这小子扛得住吗?”

“来,大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按按背。”

小瘦子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兴奋的不知疲倦的准备继续战斗,隋猛尽管对他那罪名深存厌恶,可身体实在太乏,头一次享受过去地主、资本家才有的待遇就上了瘾,心说“妈的,反正也是要死的人,就他妈继续享受吧。”

“大哥,您的身上怎么了?怎么有这么深的伤痕?跟烙铁烙过似的,谁敢烙你?”

“别碰!”隋猛突然声音放大了一些,把上衣披在身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小瘦子不解的问,他还真不信这铁塔似的硬汉会怕疼。

“没什么,我自己留下的。”

“什么?这些伤痕是你自己留下的?”小瘦子的白脸变得更加煞白,表情恐怖得像见了鬼,细线似的眯缝眼突然瞪得跟玻璃球一般大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