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六十章 夺药(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北面黄土坳那里已经传来了枪炮之声,不用想,肯定是邓营长的警卫营已经与敌人的追兵接上了火。众人都紧张万分,整理的速度明显得加快,不久便开始继续前进起来。

松下靖次郎听着炮声,举起望远镜向前方看去,只看到两座山包夹住了这条大路,心中又忽悠了一下,看到翠绿之中火光一闪之下,立是便见到炮弹在山下日军的大队中爆炸,他心悸不已,马上传令全军立即停止追赶,回兵洞口,不再追敌。

他身边的和田大队长心有不甘地问道:“大佐阁下,我们面前不过是一群溃逃而去的败兵,他们有前面也并不象是埋伏,倒是象阻截,我们完全可以冲破他们的防御,攻下他们的阵地,您为什么还要下令撤兵呢?”

松下靖次郎皱起了双眉,转过脸来,反问着他:“和田君,你见过这么进退有弛的败兵吗?”

和田大队长怔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是,他们虽然退兵,似乎不象是败走。”

松下靖次郎笑了笑,道:“我们吃过的亏还少吗?我们的对手是七十四军里最有名的小团长,他的花招太多,就算是前面不是埋伏,而是阻截,我也不想再让我们的士兵去冒这个险了!”

和田大队长点着头,表示同意,但是同时又有些不解,问道:“既然大佐阁下担心会再中敌人的诡计,我们为什么还要追击呢?”

松下靖次郎却白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和田大队长怎么就长了这么一个大猪头,见他还不明白,当下只是提醒着他道:“你不要忘记了,师团长阁下对我们一二零联队已经很有意见了,他的目标是要我们歼灭中国军队的主力,如果我们明知道敌已逃遁而不追击,你想师团长阁下又会怎么想呢?”

和田大队长这才恍然大悟,松下靖次郎本来就没有想真正的来追击的,这样做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想封住上峰的嘴。他真正的目的还是想保存实力,避免这个联队再有更大的伤亡。作为这个联队的一部分,也是松下靖次郎的同乡,和田大队长这才理解了自己长官的意思,这毕竟也关系到他自己的命运,当然也就惟命是从了。

其实,松下靖次郎可以看透这场大战的结果,就如他在战前所预想的一样,局势已经越来越对日军不利,原计划北面的齐头并进的重广支队,已经被国军七十三军完全压制,根本无法西进,只得退了回去;而南面的关根支队,虽然已经进占绥宁县的武阳镇,想按计划沿巫水直指洪江,可是还未等站稳脚跟,便已经陷入了国军第三方面军的合围之中,而其另外一支大队却在武冈城下折戟,被同是国军七十四军的第五十八师全歼,关根支队大部身处武阳镇,已经被断绝了后路,根本无法向前一步,生怕会步入一一六师团前锋的一零九联队的后尘,急着想要向洞口靠近,只是苦于应付,冲不出来。无奈之下,远在宝庆的第二十军师令长官坂西一郎急调广西资源的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北上,想要策应关根支队突围,但是三十四师团受到了当面的国军顽强抵抗,前进不得,只好在新宁一带徘徊不前。

对于一一六师团来说,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之中,北面的一零九联队被困多日,一直无法冲出重围,而派去救援的部队也陷入了国军的包围,形势急转直下,再若按原订计划西攻芷江,显然是无法办到的,到这个时候,面对内外交困,以及无数伤兵的呻吟,菱田师团长终于良心发现,向自己的上峰坂西一郎司令官请求撤军。而坂西一郎中将这个时候比菱田还在难受,他的三路大兵,一路还没有冲出去,而中、南两路也陷入了绝境里,这次作战计划显然已经失败了。

日军第六方面军的司令长官冈部直三郎从一开始时就反对这次作战,在这个时候再一次向南京的派遣军总部请求立即停止此次作战计划,这让冈村宁次十分震怒,马上派出自己的参谋小林亲往前线调查。

****************

一直听到黄土坳那边的枪炮声歇了,一个传令兵跑过来向张贤报告,鬼子的追兵已经退了,大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摆在张贤面前的还有一个更难的难题,他已经答应了黄军医,说在明天天亮以前为他搞到盘尼西林,这关系到全团三百多伤员的安危,可是,如今又去哪里可以搞这种药呢?

张贤首先从特务连派出了一个班,要求他们立即向江口出发,要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江口的辎重站,紧急调两箱盘尼西林过来。只是他也知道,江口虽然离着毓兰镇不过六十余里路,只是此时大路怕遇到鬼子不能走,必须要走小路,小路在群山峻岭中穿行,走个来回只怕远远超过了六十华里,一去一回没个两天是办不成的。

那么,要想在天亮之前搞到一箱盘尼西林,就还要另僻蹊径了。

张贤马上想到了那箱被鬼子抢走的药,如今最快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再把那箱药夺回来,只是这个任务却是过份得艰巨了。

仿佛是知道了张贤的难处,雷霆笑着问他:“张贤,你是不是又在为那个盘尼西林犯愁呢?”

张贤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呵呵,我刚才看到你向黄军医打包票,还以为你有办法搞到药呢!”雷霆这样的道。

张贤却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我哪有什么办法,只是逼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试一试了。”

“哦,你想怎么来试呢?”雷霆问道。

张贤道:“虽然我已经派人去了江口调药,那也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我在想,要是我们能够虎口夺食,应该可以抢回我们的药。”

“呵呵,你还是要冒险呀!”

“是!”张贤老实地道:“我准备派出一个突击队,潜回洞口城,伺机夺回我们的药。”

雷霆皱着眉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同时道:“我看这样吧,我对洞口城比较熟悉,我可以带队前往,一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张贤的眼睛一亮,他对这位同班同学的能力十分欣赏,当然相信他能够成功,点着头,同时笑道:“呵呵,雷大哥喜欢冒险呀,那好吧,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看你要带几个人去呢?”

雷霆想了想,道:“这个任务不容易,人少了不好办事,人多了又太显眼,这样吧,给我十个人就行了,我一定会在明天天亮之前完成任务!”

“好!”张贤大声道:“我的特务连里所有的人只管你来挑!”

“报告!”张贤的身后响起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声音,张贤一回头,看到了一脸倦容的熊三娃,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跟在了他的身后。

“你醒了,不睡了?”张贤打趣地问着他。

熊三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不睡了!”

雷霆也笑了起来,他发觉自己对这个虎头虎脑的家伙也喜欢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要去夺药?”他这样问着张贤。

“是!”张贤回答。

“那,那我也算一个,你看行吗?”他这样恳求着。

张贤望了望雷霆,雷霆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

天黑之前,雷霆带着熊三娃等十个人已经渡过了平溪河,又来到了洞口城外的花山,从这里,可以静静地俯视山下的洞口城。

“这里的鬼子兵好象防守不严呀!”看着城下稀疏的灯火,熊三娃这样地对雷霆说着。

雷霆点了点头,道:“这个时候的洞口城已经被打了三次,倒了一半的民房,居民也跑得差不多了,完全就是一座空城了,鬼子也害怕在城里不安全,所以大部分都驻扎在了城外,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妙。”

“那我们到哪里去找那箱子药呢?”熊三娃这样地问着。

雷霆道:“先要找到鬼子的随军医院。”

熊三娃点着头,找到了鬼子的随军医院,自然也就可以找到盘尼西林了,想来这种药对于鬼子来说,却是更加的珍贵

“到哪里去找鬼子的医院呢?”熊三娃又问着。

这个问题也是雷霆此刻想要知道他,他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虎头虎脑的家伙太笨了,而且话还特别的多,当下反呛着他道:“我要是知道了,还用带着你们回洞口来找吗?”

雷霆不再问了,确实,如今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到鬼子的医院所在。

按日内瓦公约来说,交战双方在交战的时候,要互相明示各自医院所在,并保证不对对方的战地医院发动攻击,而士兵一旦受伤成为伤病员,就应该视这离开了战场,为非作战人员,必须得到保护。医院的医护人员,要本着中立的立场,不仅对自己一方的伤病员进行疹治,一旦发现敌方的伤病员,也要进行人道主义的救助。这个公约的意愿是十分良好的,但是事实上,在这个年代里又很难实现,日本人从来不遵守那份公约,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明示医院之举。

此时的雷霆也陷入了一份冥思之中,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找到鬼子的医院,不用多想,鬼子的这个后方医院也和他们的司令部一样,是他们最为隐蔽的所在,他们不可能放在明面上让对方轻易地发现。

思前想后之下,雷霆决定还是先去洞口城里转一转,或许会有什么收获。主意一定,他马上安排另外九个人原地在花山的树林里休息,自己只带着熊三娃,换上了便衣,悄悄地潜入了洞口城中。

夜幕之下,平日里还可以听到一两声狗叫之声的城镇里,这个时候,死寂异常,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置身其间,就仿佛是置身在了一片冥地。城中零星的灯火此时已成了黑暗之中的风景,虽说有些凄凉,但毕竟让人怀有希望。

一小队日军巡逻兵在深寂的长街走过,在这个只有一条主街的城镇里,又是这般的格格不入。雷霆见到那队日军过来,连忙拉着熊三娃躲进了一个门洞里,处于黑暗之中,看着这队日军走来。当他们从两个人的面前走过之时,两人惊讶地看到这队日军还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囚犯,往城外而去。

直到这队日军小队走出了老远,两个人才从黑暗的门洞中现出身形,沿着长街,前面就有一处亮着灯的地方,雷霆记得那是一家铁匠铺,很显然,那个老铁匠还没有离去,还守在这座残破的城里。一六九团在洞口城呆了两天,雷霆也在洞口转了两天,与这个铁匠铺的老铁匠所以认识。

当下,雷霆带着熊三娃来到了铁匠铺的门口,轻拍着铺子的门板,门里传来了一个老迈的声音在问着:“谁呀?”

“是我!”雷霆低声地回答。

从里面门被打开来,昏暗的灯火蓦然被门口的风吹动,摇曳着险些扑灭,然后又顽强地竖直,越发得明亮了起来。

“雷参谋?”老铁匠看清了来人,吓了一跳,马上把两个人让进了屋,又探出头来,看看长街之外,依然寂静无声,这才迅速地关上了门。

“雷参谋,你怎么又回来了?”不等雷霆开口,老铁匠当先追问着。

雷霆笑了一下,道:“走的时候我不是跟您说了吗?我们迟早还会回来的,那时就是我们要把真正鬼子赶走的时候。”

老铁匠点了点头,道:“我记着呢,就等着你们打回来呢!”

“老铁匠,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没有走呀?”雷霆问道。

老铁匠叹了一声,道:“唉,我这么老的人了,在这个镇子上生活了一辈子,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可不想死在外面。呵呵,左右是一个死,怕他什么!”

“您老真是胆大呀!”雷霆不由得赞道,同时道:“这个城里还有多少人没有走?”

老铁匠道:“跟我一样,留下来的都是些走不动、快进棺材的人,也有个十来人吧!”

“鬼子没有把你们怎么样吗?”边上的熊三娃忍不住的问道。

老铁匠道:“一开始的时候,鬼子把所有的人都集合在了一起,并且还架起了机关枪,要我们把家里的人都叫回来,还要我们提供粮食。你知道,你们走的时候,把鬼子放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转走了,我们又哪里去给他们搞粮食。他们便挨家挨户的搜,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抢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他们还不罢休,说我们是刁民,要把我们活埋。这个时候,出来一个鬼子的大官,看着很壮实的样子,还会说中国话,那些鬼子见到他都很恭敬,这个鬼子大官把我们所有的人给放了,还让我们各回各家,还说皇军是为我们老百姓的,要我们好好的作良民。我呸!把我们吃的东西都抢光了,我们只能喝西北风去,还说得这么好!”

“那个会说中国话的鬼子一定就是松下那个死哑巴!”熊三娃恨恨地道:“鬼子里面就数他最坏!”

雷霆看了他一眼,又问着:“这些鬼子又都去了哪里?”

老铁匠摇了摇头,道:“这些鬼子只在城的南面驻守了些部队,其它的鬼子都没有住在城里,都到城外去了,具体到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哦,是这样呀!”雷霆有些失望,老铁匠连鬼子的大队宿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鬼子的医院呢?

正在想的时候,老铁匠却问着他:“你们问鬼子的去向做什么,难道是要偷袭他们吗?”

雷霆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老铁匠却以为自己猜得不错,告诉他:“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不过,我可以给你找一个人,他知道这些鬼子去了哪里。”

“哦?”雷霆与熊三娃连忙来了兴趣,问道:“他怎么知道?”

老铁匠笑道:“这个人是附近的山民,从洞口回家的时候被鬼子抓了差,为他们挑担子,同时被鬼子抓差的还有好几十人,他这个人有心眼,趁着鬼子一个没注意,钻到了草丛里逃了出来。据他说,那些被抓差的人全部被鬼子活埋了,只跑出了他一个人。”

“这些该死的鬼子!”熊三娃恨恨地骂道。

“这个人现在在哪里?”雷霆忙问着。

老铁匠道:“这个人见洞口四周都是鬼子,走脱不开,只好又跑回了洞口城,他是我的一个亲戚,如今就躲在我的铺子里,你们要是觉得有用的话,我这就去叫他出来!”

“那太好了!”雷霆连声说着。

老铁匠转到了铺子之后,不一会儿领着一个人出来,当熊三娃看到这个人时,不由得叫出了声来:“老邵?怎么是你?”

不错,这个人正是送熊三娃和魏楞子进洞口的老乡老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