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8500人争相体验空难的感觉

心有独钟 收藏 1 46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还记得一个名叫“信任摔背”的游戏吗?你站在高处,背对同事,纵身向后倒,绝对相信身后的同事会接住你。之后,人事经理或者老板会语重心长地道出这个游戏的真谛:培养同事间的团队合作精神和信任感。

现在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 PLC,简称“英航”)推出了一个新服务:给其他公司提供飞行训练舱,模拟发生空难时的情景,在“危机”中培养员工的团队合作精神。飞行训练中心位于西斯罗机场附近,通常是飞行员进行模拟飞行训练的地方。

逃生滑梯练习

早晨8 点钟,我带着护照和一份遗嘱来到了飞行训练中心,按照指示走进一间教室,教室里已有29 个英国石油公司(以下简称BP)的高管候着了。我盯着他们看,他们也盯着我看。这就是“团队”的气氛吗?他们看起来很平常,而且平常得不正常。他们喝着咖啡,听一个名叫安迪·克拉布的人讲话。

安迪很瘦,头发金黄。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在英国航空公司客舱部工作了20年,然后拍起马屁,奉承了BP 高管们几句。“你们已经很团结了”,安迪朝他们竖起大拇指。BP 的一群人像被训练过一样同时哈哈大笑。

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学习跳下撤离滑梯。安迪想知道有没有人有过跳下撤离滑梯的经验。BP 的高管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只有一个《卫报》的摄影记者举起了手。接着,安迪给大家播放了一遍正确跳下撤离滑梯的视频。跳下滑梯,双手在胸前交叉,身体后仰,顺着滑梯嗖地滑下。得救。简单。

BP 的高管们和我一起排起长队,沿着空荡荡的过道挨个走到滑梯边。一路上,BP 的高管们还忍不住闲聊起来,例如“你住得远吗?”答道:“我调了7点的闹钟。”

穿过很多条走廊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一个空旷的大房间,锃亮的飞机零部件散落于地。安迪说,这是英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进行模拟飞行的地方,他们最常模拟的情境是这样开头的:“我非常平静地告诉你,我们的引擎爆炸了。”

安迪充起一个巨大的救生衣,让我穿上。这是什么?如果我穿成这样,存活的概率应该是很小的。“它可以保护你和滑梯。”安迪说。他凭什么说我会破坏滑梯?

不止是我,一个BP 高管啪地一声打开救生衣,道出了真实感受。“我看起来像呜巴鲁巴人(电影《查理与巧克力工厂》里虚构人物,穿着很臃肿的吊带裤)。”另一个人则说道:“我不想弄断我的指甲。”

但是撤离滑梯已经打开了,像一个从上而下的大舌头。我们从梯子上爬到滑梯顶部。第一个跳的是一个BP 男高管,他从容不迫,就像大多数男人在秀之前总会做出大无畏的样子。他顺着滑梯嗖一声到地,脸上露出很满意的表情。

然后他们掏出相机给同事拍照。他们给人的感觉就和BP 给人的感觉一样——恐怕这些人再也离不开BP 了。如果谁想投奔壳牌,哼,一张你穿着救生衣的照片就会被传真到壳牌的办公室!这就是团队合作吗?还是勒索?不管那么多了,轮到我跳了。成功!

安迪看不下去了,他向BP 的高管解释说,如果一架飞机的撤离时间超过90 秒,铁定卖不出去。因此,现实迫降中的拍照留念绝无可能。如果有可能,机组人员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们扔下滑梯去。

为了证明他说的这段话,安迪给我们播放了一段逃生失败的录像。滑梯底部,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堆人,还发出痛苦的呻吟。“嗯,”BP高管们小声说道:“这样不好。”然后,我们又看了一段成功逃生的录像,逃生者一个个井然有序地跳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视前方,仿佛是训练有素的水陆突击队员。这段录像的74 秒里,共有800 人分别从8 个救生滑梯逃生。“哇,这么多!”BP 高管再次嘀咕道。

一群等待救援的“傻瓜”

现在是高管们秀自己的时间了——“模拟空难”正式开始。我们走进一个仿制的机舱,和真正的机舱并无二致,只有你往舷窗外望却看不到跑道时,才意识到这是假的。机舱是商务舱,很好,我可不想死在经济舱里。我们挨个往前走,找到位子坐下,一路上还礼貌地给别人让路,这幕情景在真正的机舱里是很罕见的。在真正的飞机里,走在后面的人总是用仇恨的眼神盯着前面的人,等他慢吞吞地把包放进行李架,再慢吞吞地坐下。

安迪消失了,一个叫杰妮的女人负责带队。杰妮长得小巧、金发碧眼。她的出现,使今天的模拟空难彻底变成了两个以B 开头的公司之间的事,它们不仅公司都以B 开头,而且做事都一板一眼,对公司忠诚不二、,非常可靠。“你觉得有趣吗?”我问其中一个高管。“是的。”他说,随即不再说话。我想,BP高管,我可能就跟你一道死于这场空难了。你的脸可能是我见到的最后一张脸,你就不能多说几个词吗?

杰妮开口了:“紧急情况要开始了。”这是一场无法从头再来的考试,我猜,它已经让BP 高管的BP 精神在恐惧中崩溃了。他们看起来有点焦虑。我坐在最前排,靠近出口处,因此在逃生的时候不需要从这么多高管中间穿过去。我们面面相觑,等了一会儿。突然,广播里传出一阵嗡嗡的说话声,好像是安迪的,说道:“飞机已经滑行至跑道尽头,进入等候序列,正在等待起飞命令,希望您满意本次航班。”

开始了。白色气体从机舱左侧泄出,好像幕布拉开之后上演的《歌剧魅影》一样。着火了。我希望这是一场恐怖袭击。我听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场犹太人婚礼上,男傧相雇佣几个演员穿上恐怖分子的服装,戴上巴拉克拉法帽,手握玩具喷水枪在婚礼现场奔跑。这场“演出”居然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心脏病发作。但这是烟雾。安迪本来说烟雾是香草味,我原以为会沉浸在一片香草布丁的气味中。但现在我知道了,它闻起来真的像烟,而且很可能就是真烟。

我们眼睁睁地盯着越来越浓的烟雾。该怎么办呢?安迪曾经告诉过我们,应该是一个接一个从最靠近自己的侧门逃出去。但无论是BP 的人还是我,一个都没有动身。我们只是坐在那里,优雅地等待救援,像一群彻头彻尾的傻瓜。没有人想从这里跳出去,也没人想到要做出什么有趣抑或英勇的举动。我们都被共同拥有的、唯恐被视作大惊小怪或者怪异的保守想法牢牢“团结”在一起。

8500 人报名体验

我知道,尽管安迪可能会放弃一个记者的生命,但他绝不会让BP 高管死于空难。

而且,我非常失望地意识到,机舱根本没有晃动过。我曾经期望它左右摇晃,那样我们会彼此相撞,摔倒在地。还没结束。灯光熄灭了,杰妮变成一个穿着乘务员制服尖叫的女巫。她大叫:“低头弯腰!低头弯腰!低头弯腰!低头弯腰!”变得很勇敢。但勇敢只是单向度的,她于是又连叫四遍“低头弯腰!”我终于意识到,如果我不照着她说的做,她是不会停止的。

我弯下腰,把头藏在两只膝盖之间,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只和笨蛋一起坐飞机。杰妮的叫声变成了“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于是我站起身,五步之后走出假机舱,回到模拟训练厅。安迪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朝我们竖起两只大拇指。“太精彩了,”一个BP 高管说道。“简直是奇迹。”另一个应和道。他们看起来很开心,似乎刚才的经历只耗费了他们极其少量的肾上腺,这段经历将永远存在于他们的记忆里。

我们回到教室, 开始讨论那段空难逃生经历。没有人想说话,只有咖啡杯和盘子碰撞的声音和几个单音节词。有人跟我说话,咦,不正是那个讨厌救生衣的人吗?他说,他们来到这里并非为了训练团队合作精神,而是老板让他们来此学习空难逃生的技巧。多好的老板啊!

除了我以外,半天的“空难逃生”受到了极大欢迎。据说英国航空公司已经收到350 个预约,共有8500 名石油公司高管、银行家、公务员和足球俱乐部成员报名体验。特别是美国发生空中客车A320 飞机迫降哈德逊河一事之后,报名人数激增。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学习逃生知识。

“遇到紧急情况时,人的自私本性和求生丑态就会暴露无遗,但是只有团结在一起,相互帮助,才能活命。”一个据说是BP 首席科学家的女人说。

最近,《卫报》记者TanyaGold和一些英国石油公司的高管体验了一场模拟空难。这场“空难”是最新出现的团队培训项目。《卫报》记者以幽默的语言,记录下了培训的全过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