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解析袁世凯同志的四宗罪!

118驱逐舰 收藏 10 1461

[原创](解析袁世凯同志的四宗罪!)

上上个世纪50后的阿袁,在上世纪前十几年是个名人,也是当时中国最忙碌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忙人,90多年过去了,今天他的身上还是,洒满了泔水和垃圾,这就是他的中国历史名份,一个充满了矛盾,一个充满了疑惑,一个充满了中国传奇历史的人物,中国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

有时写历史的人确实挺可恶的,经常根据自己的喜好去评价某个人,您嘴巴舒服了,那老兄弟的黑锅就背上了,我认为最好的历史写手,是去 复制历史,而不是去评价历史,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或事件都会有它的特定条件和因素,我们脱离当时的各种因素去评价的历史,这大都缺少 历史的真实,李鸿章黑锅背了这么多年,现在又想给他拿下来,这还不是我们那些所谓的历史学家给人家按上去的,今天的人们,站在讲话的桌子前:“恩啊,恩啊的。”唾沫星子满天飞,把历史的经过当段子说,您嘴巴是痛快了,可历史拐弯了。


从历史学者们的分析,历史上阿袁有四个重要历史问题,一、告密。二、窃国。三、签约。四、称帝。当然远不止这些但今天咱们只说这四件。


袁世凯同志是个民国名人,该同志大事情没少做,小事情没少管,虽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宪政的大总统,可这总统当的挺没人缘,翻阅了一下历史,这历史上骂他的人很多,尤其有五种人和袁世凯有仇似的骂的尤其厉害。


一满清人、本人非常理解,满清人对阿袁的那满腔仇恨,那是仇不可赦,满清人恨不能嗜其血,餐其肉,这小子闹的大清,国破家亡,尤其是满清的最后的两位皇帝,那个个是恨袁世凯咬碎了槽牙,老祖宗都骂了,满清的后人也骂,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很理解,理解归解,满清的先辈应该检讨自己德行,后辈们也去多埋怨埋怨自己的先辈,一个国家那几年搞成了那副模样,多没面子,要不然今天你们还可以提笼架鸟逛京城那。


后面四种人骂的有没有道理我们这里不说了,毕竟这不是主题。


第二种:革民党人。


第三种:国民党人。


第四种:共产党人。


第五种:日本人。


有兴趣的兄弟可以去作些了解。


咱们言归正题:





第一宗罪、告密

对于袁世凯的告密,各个搞历史的大佬们争议颇多。主要的证据是,光绪帝接受了维新派“抚袁以备不测”的主张,召见握有重兵的袁世凯,特 赏候补侍郎,专办练兵事务。八月初三日晨,也就是十八日,皇上召见扬锐,接着交给他一份“衣带诏”,上面有“我的帝位几乎不能保住,命令 康有为与‘四卿’和其他同志从速设法营救”的话。谭君和康有为棒着“衣带诏”大哭。可是他们这个皇上手里没有一点权力没有,真拿不出好办法来。


当天晚上谭嗣同怀里揣着光绪帝求救的秘密衣带诏到法华寺,


这只有向求救于袁世凯,因为袁世凯长时间出使朝鲜,该同志研究过中国和外国的国情,又是力主变法的革命派。


原本搞的有声有色热热闹闹的变法,突然搞不下去了嘛?平时依然指气的改革新贵们为什么要跑路了那?这肯定不是因为袁世凯去说了什么,此时的袁世凯对发生的事情还一无所知,到了8月3日晚上走投无路的谭嗣同才找袁世凯,把兵变计划全盘托出,如果说那个一百零三天的戊戌变法其实已经在此刻流产了,我看各位也应该理解了。


疑点三、是袁世凯,1898年阴历8月初3的晚上谭嗣同才找袁世凯这样那样,袁世凯也就在这个时间知道了维新派准备禁闭或杀了西太后的计划,先不说为什么谭嗣同会把计划全盘托出。可袁世凯竟然脑袋里装这个天大的密谋计划,确没有急于去解决这样棘手的计划。而他确还在北京晃悠了二天,难道是他玩的给忘记了,这天塌地陷的大事情袁世凯肯定不会忘记 。还有,如果此时他想去告密作为成本核算的话,能够得到最大的收益的一定是西太后那,他干吗偏偏非要跑到天津去告诉荣禄那?他再让荣禄把这惊世的信息传递给慈禧,这使得后来荣禄是推翻戊戌变法的最大受益人了,难道袁世凯不明白这个简单道理?


如果说慈禧不信任袁世凯,可袁世凯在北京政要中认识一大堆人,中间有的是后党重要成员,那时荣禄和袁世凯的关系也只是一般般。


要说荣禄是精明的袁世凯第二最佳的成本核算的利益,那这位老兄应该明白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搁别人恨不得马上打这飞机上天津,来个竹桶倒豆子,可我们这位袁世凯似乎并不急于去见荣禄,难道他是要等谭嗣同一伙人把慈禧做了不成,可那一班维新派兄弟也在火上房一般再等这他那,袁世凯他还在北京晃悠什么那?


疑点四:时间,在戊戌年的这个秋天中国历史的关键时刻,确有几个关键时间非常的模糊,给这几天关键历史蒙上了一层黑纱,使人们始终看不透那几日的真象。


有两个时间是比较准确的,1898年阴历8月初3的晚上谭嗣同去法华寺去找袁世凯,也就是袁世凯知道了维新派计划时间。


还有就是慈禧在1898年阴历8月初6的凌晨,囚禁光绪,捕拿维新派,这个时间也没有异议。


如果按照急事急办的原则,慈禧太后应该是在8月初5日的晚上或是8月初6的子夜知道了什么重要事情,开始动手了。


这与皇帝发出第一个sos信号已经过去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距离第二个信号过去了约四天。


而阿袁是8月5日上午才拎着两罐北京豆腐乳,不紧不慢,上了去天津的火车,就在上火车之前皇帝还接见了袁世凯,并且有一道上谕:以侍郎候补是正二品的官员,袁世凯的官帽子上已经带了红,自然喜出望外。这使得袁世凯信心满满的离开了北京城。


那时北京到天津还没有动车组,火车就如同老牛拉破车一般,在铁路上喘,每小时不过二十,三十公里到了天津已经是太阳西落了,而且按照袁世凯那两天的举动,他绝不可能下了火车就风急火燎一般去找荣禄。


一个在历学界让人们怀疑的就是当时天津到北京的火车,由于技术上的原因不可能在晚上开行,换言说就是荣禄根本就不可能赶夜路到北京去向慈禧报告什么。


还有一个重要的时间袁世凯在自己的《戊戌日记》抵津,日已落,即诣院谒荣相,略述内情,并称皇上圣孝,实无他意,但有群小结党煽惑,谋危宗社,罪实在下,必须保全皇上以安天下。


语未竟,叶祖邽入坐,未几佑文亦来,久候至将二鼓,不得间,只好先退晚餐,约以明早再造详谈。次早荣相枉顾。


虽然袁世凯在日记中记录去见了荣禄,荣禄先向袁世凯祝贺,后面的话题也就是问问皇帝可好,北京有什么情况之类的官场话题,可话题刚刚开始叶祖邽就进来了,没过一会佑文亦也来了,按照袁世凯的记录这话就不能深讲了,结果那哥两废话更多,侃侃而谈,快到12点老袁扛不住了,早晨起了个大早,见了皇帝奔波了一天疲惫不堪就先回去了。

如果袁世凯记录的是真实的,那就是荣禄8月5日这天的晚上根本就没离开天津,而是在自己的家里和叶祖邽和佑文亦扯了一晚上淡,几个人什么时候散的场,历史上没有记载。


那会不会是袁世凯把时间记错了,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佑文亦可是和袁世凯同车来的天津,到了天津找个旅馆住下那按照清朝的官场规矩,你要是想再往上发展就得去拜见地方最高长官,人家见不见就看你的名头,何况那时的荣禄是位高权重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佑文亦当然要去拜见了,可按照历史的一些记载,荣禄此时应该在赶往北京的路上,至于什么运输工具我们不知道,只奇怪难道这时间荣禄有分身术不成?


那是荣禄根本就没有上北京,而是一直在天津,可时间应该已经是午夜时分,此时的慈禧已经知道了什么,或者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了,她召集文武百官,正在商量临朝训政之事。


疑点五:慈禧太后。如果说慈禧太后但在维新变法的初期她并没有反对变法,可为什么在后来她出尔反尔那?


这个似乎是真实的过程:新、旧两党在改革中矛盾迅速激化,皇帝又定于八月初五召见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维新派和帝党官员亦频频接触伊藤,上折请聘其为新政顾问官。这两件事更引起后党集团极大疑忌,他们最害怕帝党掌握武装,最担心维新派与外国势力结合,促使帝国主义扶植光绪帝从慈禧手中夺权。于是慈禧决定抢先在光绪接见伊藤之前发动政变,或者见了即发动政变。


八月初三,后党御史杨崇伊向慈禧上密折,请太后“即日训政”。这正在了慈禧的下怀,八月初四,慈禧突然从颐和园回宫,准备发动政变,八月初六,慈禧假借光绪皇帝名义,发布请太后训政的诏书,宣布慈禧第三次临朝训政,慈禧下令逮捕康有为和康广仁。注意慈禧临朝训政的第一道抓人的谕旨只有康有为和康广仁两兄弟。而没有始终没有寻找那个坚持诛杀荣禄,包围颐和园,劫持西太后,要使改革见血的更重的首领谭嗣同和张荫桓、徐致靖、杨深秀、杨锐、林旭那。


是老太太年纪大了忘记了?应该没有,只是她还没有得到消息。那是什么原因或者是什么动机使的慈禧太后要重新回来临朝训政?而且只要捉拿康有为和康广仁那,这很可能是伊藤博文的出现,另一个说法是:康有为与张荫桓已经跟日本讲通了,由巡弋在大沽囗外的日本军舰,派兵进京,包围颐和园,劫制太后送上日舰。这个计划得到伊藤博文的首肯,而伊藤博文的条件是,须德宗皇帝在他觐见时,亲囗向他提出要求,他才能照办。


西太后有荣禄在,决不会怕中国人造反,但外国军队和外国顾问她不能不怕。八月初三,她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但她必须证实情报的真实性,所以八月初四,慈禧突然从颐和园回宫,她要了解皇帝觐见伊藤博文的时间、地点,以及内容,八月初五在西苑勤政殿,德宗接见伊藤博文时,西太后出其不意,届时到勤政殿去观察动静,当她发现到和得到的情报基本吻合时,她就决定了必须自己出面训政了,否则自己很可能被绑了票,至于慈禧太后从何方何人处得到了情报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才有了西太后御西苑勤政殿,召德宗及亲贵王大臣,痛责德宗,有「康有为叛逆、图谋于我」之语。以德宗名义颁诏,请太后训政,即日起在便殿办事的西太后发动政变,幽禁光绪帝的真实原因。


疑点六、解套:当知道太后又训政了,恐怕所有和变法有些关系的人都在搅尽脑汁想把自己择的干净,八月六日袁世凯从荣禄口中知道了慈禧太后废了皇帝,重新回来临朝训政,正在捉拿康有为和康广仁时,恐怕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底漏了,袁世凯那个活泛的脑袋,马上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跟讲荣禄些什么了“总督大人下官昨晚就是有事来报告的,可被叶祖邽和佑文亦两个没眼力价的给搅和了,叽叽咕咕。” 袁世凯把谭嗣同一伙人的话添油加醋的讲给荣禄。荣禄听完眨这小眼睛将信将疑,“他妈的是真的?”


“是真的,千真万确。”


“那他妈的昨天你怎么不说,这除了天塌下来,还能有比这大的事情吗?”

“大人,那不是祖邽和佑文亦在这里吗,小的是害怕别人听了去所以今天早早的来报告。”


“我不是叫人请你来的吗?”


“是大人,我已经准备往这赶了。”


荣禄将信将疑,打量这袁世凯,心里想到“这小子一定在跟老子玩转轴心眼,这么大的事情让老太太先下了手。


“项城啊,你和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大人我和您是一伙的?”

“你们不是一伙的,那谭嗣同为什么要找你来杀我,包围颐和园那?”


这脚可踢在了袁世凯的命根上了,阳历快10月的天了,袁世凯的汗顺这脖子就流下来,他明白,在未来的十分钟里,他讲的话决定他死亡,还是当更大的官的重要时刻,十分钟后袁世凯成了一个真正的成功人士,在那十分钟袁世凯说了什么,讲了什么?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可重要的是他的话,使在官场拚磨了几十年,满清末年的重臣,老辣奸险的荣禄相信了。


天津的事情荣禄弄了明白了,北京的事情还远远没完结,虽然老太太已经在开始肃清新党了,荣禄明白虽然袁世凯这武装兵变的消息来的晚了些,可这个这迟到的情报对慈禧来说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情报在天津没有任何价值,可到了北京那就是价值连城,得进京。


那为什么历史始终把这告密的黑锅就砸在阿袁的背上了,这其实谁也别怪,只怪大嘴巴的袁世凯,他在自己的《戊戌日记》提到谭嗣同“谭再三催促,立即决议,以待入奏,几至声色俱历,腰间衣襟高起,似有凶器,予知其必不空回。”使得后人们感觉阿袁完全是在和谭嗣同周旋,结果是越抹越黑,是你也是你,不是你也是你了,所以袁世凯在1898年阴历8月保住了自己的命,可永远也难洗干净他历史上留下的几点污渍,当然看问题要历史的看,当时的告密者就是英雄一般。(这段在本人的《戊戌变法为什么只存活了一百多天?》中曾经用过部分抱歉)





第二宗罪、窃国


这个窃国的问题开始我也晕,看了一些历史材料这中间有人说:是窃满清的国、有人说:窃孙中山的民国、可这两件窃国的事情都值得推敲,满清的国是阿袁说下来的没错,孙中山的民国也是阿袁拿来的也不错,还有那个中华民国改为中华帝国也是老袁改的名字。


那咱们就把这三次那个算是窃国?咱们拆开了说一说。


先说这个“窃”字翻看一下词典,指偷,用阴谋的手段夺取。


阴谋,智慧,这就是汉字的玄妙之处。


阴谋也好智慧也罢袁世凯在推翻满清皇帝中确实做的很高妙。





窃满清国


这要从字意上分析,袁世凯窃满清的国还真靠谱。



1911年的满清政府选择了袁世凯,即希望他锄去奸党。革命党人也选择了袁世凯希望他驱逐打虏。可袁世凯谁也没有选择,他选择了他自己,袁世凯的确真的背叛了满清,所以如果说这个总理大臣是窃满清国,我没有异议。


可历史上的人们不是这样说的。





窃孙中山的民国


:“1911年,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袁世凯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迫使资产阶级革命派让出政权,窃据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这话好像是一个姓陈老同志讲的。


可民国元年二月辞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致电袁世凯时说:“查世界历史,选举大总统,满场一致者只有华盛顿一人,公为再现。同 人深幸公为世界之第二华盛顿,我中华民国第一华盛顿。”


在接到袁世凯赞成共和的电文后,孙中山还说:“民国确立,维持北方各部统一,此实惟公一人是赖。语云:英雄造时势。盖谓是也。……新 旧交替,万机待举,遗大投坚,非公莫办。”

在1912年8月28日与《亚细亚日报》记者谈话中,当记者问孙中山:“先生既不欲重当政局,第二期总统恐 难得其人。”孙中山则答:“仍以现总统袁公为宜。依我所见,现在时局各方面皆要应付,袁公经验丰富,足以当此困境,故吾谓第二期总统非 袁公不可。且袁公以练兵著名,假以事权,军事必有可观。”


8月29日,孙中山致电黄兴说:“到京以后,项城接谈两次。关于实业各节,彼亦向有计划,大致不甚相远。至国防、外交,所见亦略同。以弟 所见,项城实陷于可悲之境遇,这里,孙中山既劝了黄兴,又为张振武被杀一事为袁作了辩护。他还说:“今日之中国,惟有交项城治理。”


孙中山如此,其他人呢?”黄兴也表示:袁总统“实为今日第一人物”。


黎元洪也致电袁世凯:“公果能归来乎?与吾徒共扶大义,将见四百兆之人,皆皈心于公,将来民国总统选举时,第一任中华共和大总统固然 不难从容猎取也。”


这革命党的三位首脑,确实是竭力推荐袁世凯担任总统一职,那为什么成了后来的窃国了那之说了?


这是比较革命的一种说法:“ 武昌起义爆发后,帝国主义和国内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一致认为,只有重新起用北洋军阀首领袁世凯,才能挽救他 们在中国的垂危统治。一时间形成了一股“非袁莫属”、“非袁则亡”的反动舆论。在帝国主义的压力下,面对革命党人的起义一筹莫展的清王朝 ,被迫于宣统三年八月二十三日(1911年10月14日)任命在河南彰德“养疴”的袁世凯为湖广总督,前往湖北剿杀革命。擅长玩弄反革命两面派手 法的袁世凯则要利用革命的声势迫使清王朝让出全部实权;又以一打一拉的手段,诱使革命派妥协,最后取消南北两个政权对峙的局面,由他 建立统一的全国政权。他利用清廷被迫再次敦请其“出山”之机提出:明年即开国会、组织责任内阁、宽容参与此次事变诸人、解除党禁、授予指 挥水陆各军及关于军队编制的全权及十分充足的军费等六条要求,实际就是要清政府交出军政实权并用以讨好、迷惑革命派。在革命迅速发展 的形势下,载沣被迫再次让步,于九月初六任命袁世凯为钦差大臣,授予指挥水陆各军的全权;初九宣布解散皇族内阁,解除党禁,命资政院 立即起草宪法;十一日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全权组织责任内阁。这时南方各省相继起义;北方陕西、山西宣告独立,第六镇统制吴禄贞 暗与山西都督阎锡山会晤,组织“燕晋联军”以攻北京,并下令扣留经石家庄南运之军火,上书清廷主张停战。鉴于这种形势,取得实权的袁世 凯即于九月初九从彰德南下,进驻湖北孝感,命冯国璋攻陷汉口;九月十四日他又派人在石家庄刺杀了吴禄贞。接着,他在回北京组织内阁的 同时,通过英国驻汉口总领事向黎元洪正式提出“和议”问题。十月初八,按照袁世凯的命令,清军攻陷汉阳,但并未渡江,只是在龟山上架起 大炮向武昌进行轰击;同时,袁又通过英国驻汉口领事再次向革命党人提出停战和谈的建议。在袁世凯的武力威胁下,在汉口召开的各省都督 府代表会议同意和谈,并决议只要袁世凯反正,就公举他为临时大总统。十月二十八日,南方独立各省代表伍廷芳与袁世凯的代表唐绍仪在上 海正式开始议和谈判。双方争论的焦点表面上是实行民主共和还是君主立宪的问题,实际上则是选举袁世凯为民国临时总统的问题。同会议上 的谈判相配合,帝国主义以及立宪派、旧官僚,甚至相当一部分革命派,一致起来压迫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者向袁世凯让权。在内外压力下, 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于1912年1月15日明确表示:“如清帝退位,宣布共和”,即让位于袁氏。


这样,由于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妥协退让,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袁世凯终于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成果,在中国重新建立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专政。


这个过程好像没什么问题,袁世凯确实利用了武昌起义重新掌握了北洋军队 ,但是他还主要是凭借自己在北洋军队中的威信和对军队和形势的掌控能力。


这里面有了:”北洋军阀首领,擅长玩弄反革命两面派手法,剿杀革命,这类词放到谁的历史档案中那他还能是好人?


咱们讲历史嘴巴别太刻薄,一个人做些事情不容易,做大事情更不容易,做了推翻一个封建君主国家的大事情就更加不容易了,在这个推翻满清的过程中袁世凯做的确实是很妙。


如果我们把时间推回到1911年的10月14日,袁世凯担任了湖广总督后,完全依照满清政府的目标,全力以赴剿杀起义军,那历史会是什么样子 ?


历史肯定不会止步,但是有一点可以预料到的,1911年后的中国陷入了一场持久内战中,毕竟当时革命党的力量是松散的,15万装备精良的北洋军新军,加上近三十万满清军队,这样一支军队恐怕革命党的几万起义军队还不是对手,而南京隶编于陆军部的单位,号称十七师,实际只有粤、浙两军有战斗力。粤军不满万人,而其他各部不受命令,俱为乌合之众,不能应敌。”其次,经济力量对比悬殊,南京临时政府已到了难于支撑的边缘。财政上困难重重,号称国库内仅存大洋十块。


而袁世凯出任满清帝国内阁总理后仍牢牢控制着东北和华北大部,中央财政的基础,原有的征税系统没有打乱,军费比较充足。维持正常运作外,而且有事没事还去掏的小金库。这点孙中山明白,黎元洪明白,可为什么我们后来的人确自作聪明那?


武昌起义的目标就是为了推翻满清政府,建立共和国,事实当时的武昌起义并没有实现这个第一目标,虽然建立了国民政府,但当时只能算是个山寨版的临时政府,这样的政府即没钱,也没什么兵,起义的新军在武昌的城的战斗让冯国璋削去了一半,这仗怎么打下去?身为临时大总统的孙文,为维持临时政府所必需的经费向国内外伸手求援。(日本,历史上的明白人都回避这个国家)他在私下谈话中坦率地承认:“倘近数日内,无足够之资金以解燃眉之急,则军队恐将解散,而革命政府亦将面临土崩瓦解的命运。


孙中山之所以断然想实行汉冶萍日中合办,欲是为取得五百万元援助资金。见此事没有结果,欲又将满洲委托日本,筹措一千五百万元。经过种种筹划,时光荏苒,交涉毫无结果,孙中山脑袋上就光冒汗了。


虽然当时各省虽然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独立”,起义军、民团等急剧增加,支出浩繁,自顾不暇,根本无力支持中央政府,反而各个方面都伸出手来要求孙中山拨款。再加上关税收入被列强在“中立”的名义下冻结,临时政府在经济上显然已走进了死胡同,眼看这仗继续打下去革命党的头头们就会让袁世凯一个一个把他们送进满清大狱,要不然就又得登上大轮船跑路去。


其实起义后孙中山也没得闲,他明白自己有多少本钱,从英国回来孙中山一直回避钱的问题,传说是带回来二十万,似乎是不差钱,可那二十万后来谁也没见着,每每有人问:“孙先生钱哪?”孙中山恩啊恩啊的打岔过去,无钱不聚兵。


人越打越少,子弹越打越少,革命是很费钱的工作,孙中山就去找人求援。妄想去养一个政府,养一支军队这可不是三瓜两枣钱能养活的了,那年的中国经历了甲午战争,经历了庚子国变就剩下一个字“穷”了,银子都赔人家了,那还有钱,孙中山想到了日本人,这两笔买卖幸好没和日本人做成,要是做成了,那孙中山他就不是今天的孙中山了。

没钱就养什么军队,没钱养什么女人,没钱建立什么共和国?那年的关键时刻,或者说是无奈时刻孙中山想到了袁世凯,于是在军队解散、革命政府即将崩溃之前,孙中山拿出最后的手段,与袁世凯缔结议和以防天下大乱,这场政治交易中孙中山是明智的,从当时的历史环境看,这办法确实是个最佳方案,虽然失去了临时大总统,却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也能够由袁世凯去完成了武昌起义的初级目标,推翻满清。


所以这上面说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成果,确实值得商榷。





第三宗罪、签约


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使袁世凯背上了两个罪名汉奸和卖国贼。(说明:实际是9条,可我们骂的,一般还是说二十一条挺没道理)


那为什么袁世凯非要签订这不得便宜,又背负骂名的二十一条那?


咱们把时间推回到1914年-1915年的世界。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和德国入侵中立国比利时的消息在北京政府引起极大的忧虑。并不是中国担心战争在欧洲怎么打,中国人担心的是,在中国的山东还有一块德国人的租界地,而且远在欧洲千万里的日本人偏偏在这个时候竟然宣布对德国宣战。中国人和中国政府都明白,日本人是不会千里迢迢去欧洲参加什么战争,他们的目标是中国的山东,日本人觊觎这里已经很久,欧洲的战争使他们寻找到了机会。


中国政府也害怕日本将乘机在亚洲大陆推行扩张政策,威胁着中国的安全,担心不久即成为现实。8月间,离欧战爆发还不到一个月,日本政府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这挨的着嘛?可跟强国还就挨上了,真他妈的坏鬼子)要求德国撤出其青岛租借地及其周围地区,包括胶州湾在内。德国当时无法采取强硬态度,欧洲那边已经负担沉重,但是德国人还是拒绝了日本的要求。


1914年8月23日,日本派兵侵入山东。9月2日,日军主力在山东龙口登陆,向青岛发动进攻。青岛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亚洲唯一战场。这就是在中国爆发的“日德战争”


1914年9月18日,日军主力一部侵入崂山湾,1914年9月,日军在崂山湾所设“碇泊场司令部”。


日军神尾光臣中将为司令官,调动了以第十八师团为主力的陆军5万人,配备了数百门重型攻城重炮、山炮、野炮在内的火炮和多架飞机,从陆地进攻青岛。日本海军出动了第二舰队的60余艘军舰,由舰队司令官加藤正吉中将指挥封锁胶州湾并且从海上攻击驻青岛德军,另以第一、第三舰队在南中国海域警戒和攻占德国在太平洋诸岛的殖民地。面对日本的攻击,德国总督瓦尔得克一面驱使数万中国人为其修筑临时炮台、挖掘壕沟工事、运送物资,积极备战;一面紧急召集在中国的预备役人员聚集到青岛参战,并将在北京、天津、武汉、上海、济南及胶济铁路沿线驻守的德国军队调往青岛。到战争爆发时,青岛德军总兵力已达4.5万余人。协约国最急于歼灭的德国远东舰队主力,德国的6艘巡洋舰则早在日军合围青岛前就悄然驶离大港,突破日军的封锁线,摆脱掉日、英、法、俄等国数十艘军舰的围追堵截,分别进入南太平洋和印度洋进行攻袭作战,留在青岛港内的仅有几艘小型驱逐舰和一艘老式奥地利巡洋舰。德军将各老式军舰的舰炮拆下安装在临时炮台上当作陆战火炮使用,并在前海航道布设了水雷以防止日本军舰进攻。


9月18日,日军一部又在崂山仰口湾登陆,击退德军警戒部队后侵抵李村,与南下日军会合。数日后,英军2000人亦在仰口登陆,加入进攻青岛的行列。9月26日,日、英联军向青岛外围发动进攻,占领德军在孤山、楼山、罗圈涧、浮山等德军外围阵地,随后向德军堡垒线发起全面攻击。日本陆军火炮猛轰德军各炮台,日海军亦从海上轰击各海防炮台。德军并不甘示弱,各炮台一齐开炮,炮火十分激烈。双方飞机亦加入战斗,除侦察和轰炸对方炮兵阵地外,并进行了空中格斗,成为亚洲战史上的首次空战。由于德军防守严密,加上连日大雨,日军攻击未能奏效,战斗呈胶着状态。


10月31日是日本大正天皇的生日,日本称为“天长节”。此日日军向青岛德军发起总攻。日本陆军炮兵在新登陆参战的海军重炮联队配合下,向德军各炮台、堡垒猛烈炮击。德军依托坚固的堡垒拼死抵抗,各炮台亦向日军猛烈回击。11月1日一天,日军就向德军阵地倾洒了1600吨炮弹,德军向日军发射了相当数量的炮弹。多日激战,德军弹药日渐匮乏,炮台、堡垒损毁严重,火力逐渐减弱。11月7日凌晨1时30分,日军突击队发起偷袭中央堡垒,经过激烈肉搏战斗,中央堡垒陷落。德军集中全部炮火轰击中央堡垒,早6时,俾斯麦南炮台失陷。6时30分,俾斯麦北炮台失守。至此,德军最后一道防线全线崩溃。7时,德军在信号山悬挂白旗投降。此役,德军战死数百人,被俘4000余人;日军死亡1000余人。德军在投降前夕,将炮台火炮炸毁,军舰、浮船坞沉海。


1914年11月7日,德军战败。


日军进入青岛市区。


日本侵占青岛只是他们目标的第一步,1914年10月1日 北京政府驻日公使陆宗舆曾经就日军侵占胶济铁路,会见日本外交大臣,要求日军撤退;但日本声称胶济铁路为德财产,应予占领,随即令日军继续由潍县西进,并于10月6日占领济南车站。至此,胶济铁路全线完全被日军占领。 10月7日 北京政府外交部为日军占领济南车站向日本驻北京公使提出抗议,要求日军迅速撤离。 10月16日 各省将军因日军占领胶济铁路全线致电袁世凯,指出日本有非分企图,我国应采取防备措施。袁世凯复电称,“日本素敦睦谊,谅亦不致有意外之举”,应“静观以待,不必稍形惊扰,致碍外交前途。


1914年11月初,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奉召回国,外相加藤高明于12 月3 日训令他再度来华,向中国政府提出《二十一条》说帖。12月15日,日置益回到北京,以新归任为借口,要求进见大总统袁世凯,并于1915年1月18日得以接见,日置益将《二十一条》说帖面呈袁世凯,袁世凯“大吃一惊,一时难以答复”,随后应付道:容详细考虑,“再由外交部答复。”


我们先了解一下二十一条的具体内容:


二十一条共分五大项:(说明:号即项,款即条,共五项二十一款,即二十一条)


第一号


日本国政府及中国政府,互愿维持东亚全局之和平,并期将现存两国友好善邻之关系益加巩固,兹以定条款如下:


第一款 中国政府允诺,日后日本国政府拟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依据条约,或其他关系,对中国政府享有一切权利、利益让与等项处分,概行承认。


第二款 中国政府允诺,凡山东省内并其沿海一带土地及各岛屿,无论何项名目,概不让与或租与别国。


第三款 中国政府允准,日本国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胶济路线之铁路。


第四款 中国政府允诺,为外国人居住贸易起见,从速自开山东省内各主要城市作为商埠;其应开地方另行协定。


第二号


日本国政府及中国政府,因中国承认日本国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享有优越地位,兹议定条款如下:


第一款 两订约国互相约定,将旅顺、大连租借期限并南满洲及安奉两铁路期限,均展至九十九年为期。


第二款 日本国臣民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为盖造商工业应用之房厂,或为耕作,可得其需要土地之租借权或所有权。


第三款 日本国臣民得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任便居住往来,并经营商工业等各项生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四款 中国政府允将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各矿开采权,许与日本国臣民。至于拟开各矿,另行商订。


第五款中国政府应允,关于左开各项,先经日本国政府同意而后办理:


一、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允准他国人建造铁路,或为建造铁路向他国借用款项之时。


二、将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各项税课作抵,由他国借款之时。


第六款 中国政府允诺,如中国政府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聘用政治、财政、军事各顾问教习,必须先向日本国政府商议。


第七款 中国政府允将吉长铁路管理经营事宜,委任日本国政府,其年限自本约画押之日起,以九十九年为期。


第三号


日本国政府及中国政府,顾于日本国资本家与汉冶萍公司现有密切关系,且愿增进两国共通利益,兹议定条款如左:


第一款 两缔约国互相约定,俟将来相当机会,将汉冶萍公司作为两国合办事业;并允如未经日本国政府之同意,所有属于该公司一切权利产业,中国政府不得自行处分,亦不得使该公司任意处分。


第二款 中国政府允准,所有属于汉冶萍公司各矿之附近矿山,如未经该公司同意,一概不准该公司以外之人开采;并允此外凡欲措办无论直接间接对该公司恐有影响之举,必须先经该公司同意。


第四号


日本政府及中国政府为切实保全中国领土之目的,兹定立专条如下:中国政府允准所有中国沿岸港湾及岛屿,一概不让与或租与他国。


第五号


第一款 在中国中央政府,须聘用日本人,充为政治财政军事等各顾问。


第二款 所有中国内地所设日本病院、寺院、学校等,概允其土地所有权。


第三款 向来日中两国,屡起警察案件,以致酿成[车谬][车曷]之事不少,因此须将必要地方之警察,作为日中合办,或在此等地方之警察署,须聘用多数日本人,以资一面筹划改良中国警察机关。


第四款 中国向日本采办一定数量之军械(譬如在中国政府所需军械之半数以上),或在中国设立中日合办之军械厂聘用日本技师,并采买日本材料。


第五款 中国允将接连武昌与九江、南昌路线之铁路,及南昌、杭州,南昌、潮州各路线铁路之建造权许与日本国。

第六款 在福建省内筹办铁路,矿山及整顿海口,(船厂在内)如需外国资本之时,先向日本国协议。


第七款 中国允认日本国人在中国有布教之权。,


本来想更深入的去了解一下后来签订《中日新约》的内容没有找到。


只了解到原来二十一条后来实际签定了“十二条”。


原“二十一条”中的第五号共七条,没有签订。


原“二十一条”中的第四号全部删除。



原“二十一条”中的第三号共有两条,删除一条。


剩下关于山东和满洲的十一条,最后签订的条件与原先提出的条件不


同,加进了限制的条件“留待日后磋商”。


袁世凯为什么会签定即使少去9条,也是要背负民族罪人这样的《中日新约》那?


袁世凯为什么没有率领近三十余万北洋军去和日本人血拼?把日本鬼子赶进太平洋去。


其实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和日本国的军事力量在甲午战争前还是中国军队占有优势,自从甲午战争失败到1945年日本战败前,中国的军事力量始终是中国弱于日本。我查寻了一下1914年至1915年中日的军事力量。


没有详细的记载,估计在当时日本已经建立了一支拥有十六万三千名常备兵和二十三万预备兵的陆军,当时中国有近三十余万北洋军和零星的各个地方武装和可动员兵员约百万之众已上。


1880年日本参谋本部长山县有朋向明治天皇进呈的中国军队调查报告指出,清政府正在改革军制,如果仿效欧洲,则平时可征兵425万,战时可达850万人之多。所以他认为“邻邦之兵备愈强,则本邦之兵备亦更不可懈”。


是阿山县有朋估算的没错,四亿人口百人一丁岂不就是四百多万,百人二丁岂不就是八百多万,怎么多的士兵排在大海边吓也把日本鬼子吓死,可那年别说四百万,一百万也没有。


中国有四亿人口,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什么这样的大国家不能够强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内耗太严重了,自己斗,窝里斗的太狠了,民族与民族斗,党派与党派斗,军阀与军阀斗,村庄与村庄斗,家庭与家庭斗,最后家庭内部还是斗。


中国有巨大的军事潜力,但是前提是它必须团结,不团结的民族是愚蠢的民族,不团结的家庭是愚蠢的家庭,几百年来中国人很少有团结的如同一个人的时候,据说大跃进的时候中国人很团结,团结这哄麻雀,吓的麻雀不敢降落,直到飞的累死,这要放到当年打日本估计也能行。


日本是个狠邪的国家,我们这么看,他们有一股精神咱们叫武士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对军队能力的评价,德国的军人是最优秀的军人,日本军人则是最顽强的军人,同样日本军人是在战斗中被俘虏最少的军人,(注意是战斗中)。

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坏鬼子乃木希典日本陆军中将任日军第三军司令官,他竟然自备棺材3口参加战争,一为己,二为参战的二子,已决誓死不归的决心报效日本天皇,日俄战争结束之后,1906年1月14日,乃木希典抛下数万日军的白骨和两个儿子的尸体回国。在回国途中,乃木屹于船头迎风洒泪,赋诗到:“皇师百万征强虏,野战功城尸做山。愧我何颜见父老,凯歌今日几人还。”


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病死,乃木希典一直为其守灵。同年9月13日,明治天皇殡葬之日,乃木希典与其妻静子一道剖腹自杀,已示天下对天皇的忠诚。这要没点邪劲他鬼子能这么做?


有人经常问什么是一支部队的战斗力?说复杂也不复杂就是打死也不投降的部队,这样的部队肯定是最有战斗力,如果这样的部队装备上优良的武器和正确的指挥那该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远了远了,1914年为什么能动员百万大军的中国政府没有同区区才有几十万士兵的日本国宣战哪?


今天的中国人很难想明白90多年的中国人是怎么想问题的,我也同样,可有一个对比,在甲午战争中和1900年中国对外作战的兵员损失大都在十比一,到了二十多年后抗日战争也接近这个数字,也就是说如果有三十万日军入侵略我国,中国需要有三百万军队才能够与之抗衡。


那年袁世凯环顾左右问:“如果同日本一战如何?”


左右面面相觑,有人斗胆:“三月必亡国。”


今天的历史学者们一般都会回避这段对话,我个人认为这几句对话对那段历史的辨别非常重要,对袁世凯那年是否卖国还是无奈签订《中日新约》都是十分重要的,这重要的就是,我们能否在那年战胜日本?


我们应该诚实的去看到那段历史,从甲午战争失败到1945年日本战败前,中国的军事力量始终弱于日本,1945年在世界反法西斯国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战胜了日本,60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领先。可我们还应该明白日本的军事力量为什么没有强大起来,不是因为我们的强大。而是日本始终等待着他们曾经的过去日子。


今天我们的国家有了些成绩,刚刚能够满足了十三亿人的吃喝,可是我们依然还是内耗最严重的国家,一座再大的金山也架不住往这么多人往嘴里塞,往兜里塞,我们中国人有些坏毛病,一百几十年了依然没有改。


这样可以看出,他袁世凯当年是不敢不签订《中日新约》的,原因是当时的中国国力虚弱,军力虚弱。






本文内容于 7/28/2009 2:07:11 PM 被118驱逐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