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12

翰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酒菜已好,众人入座。席间班超说明来意,耿广的脸色不见丝毫惊奇,说道:“此番仲升兄到此,我已猜到来意,前次耿秉、耿忠差人相邀。若非月儿怀着恭儿,我已前去洛阳。此次能随兄长出征西域,我所愿尔。”,范风接过话来说道:“我已和大哥商量好了,他随仲升兄前去,我在家中照料一切。”。 耿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酒菜已好,众人入座。席间班超说明来意,耿广的脸色不见丝毫惊奇,说道:“此番仲升兄到此,我已猜到来意,前次耿秉、耿忠差人相邀。若非月儿怀着恭儿,我已前去洛阳。此次能随兄长出征西域,我所愿尔。”,范风接过话来说道:“我已和大哥商量好了,他随仲升兄前去,我在家中照料一切。”。

耿广想了想,站起来对班超和范风说道:“我有一事,望两位成全。”说着对二人一拜。班超和范风慌忙也站起身来,忙不迭还礼。班超说道:“但有吩咐,无不从命。”。

范风叫道:“大哥,你这是为何?你说句话,兄弟哪有不听的。”。耿广正容说道:“我一来先谢过兄弟今后对月儿母子的照料。二来我想让恭儿和怀玉订个娃娃亲,望仲升兄来做个大媒。”。耿广话音刚落,范风已高兴得叫了出来:“太好了,我早就这么想了!是不是,孩子她娘?”,李氏也笑着点头。回头看看卓月儿,只见月儿也是抿着嘴笑着,连连点头。

班超也大笑说道:“大喜事啊!这个媒人愿当,愿当。”。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说道:“此物来自宫中,虽说不是什么希罕物,难得玉质温润,又和令嫒名字相和。愿孩子质比玉坚,温润如泽。”,说完将玉佩递给了范风。范风接过转给了李氏,李氏接了,连声谢了班超。

卓月儿也起身拿出那柄“小寒”短剑,捧在手中。说道:“此剑权作给怀玉的聘礼吧。”。范风知道此剑的来历,吓了一跳,大声说道:“太贵重了,这怎么行?”。耿广笑道:“等恭儿娶了怀玉进门,不又回来了吗?”。众人闻言大笑。

席间一直充满了欢声笑语,两个还不懂事的孩子哪里知道在大人的笑声中,已经定下了他们的终身大事,在案旁欢快的追来跑去。

但班超和耿广也没有再提及西行之事。


安排了孩子睡下后,耿广见到月儿眼中的泪光,心中觉得十分不忍。扶住爱妻的肩头,什么话也没说。卓月儿慢慢的流下泪来。

耿广劝道:“也许战事顺利,不出三年,也就回来了。”。卓月儿抽泣着说道:“很小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老是见到母亲在哭。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她总是在念着父亲,后来,又加上了两个哥哥。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和母亲一样……”。耿广不由感到心中酸楚。但脸上还是笑着,对月儿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快回来,我怎舍得我的月儿呢?”。卓月儿心里一甜,口中却假意嗔道:“只怕你出去几年,就会忘了我们母子俩的样子了。”。耿广压低声音,附在月儿的耳边说道:“哪里会,我可是在咱们成婚前就知道你为何叫月儿了!”。月儿大窘,耳根发红,低下头说道:“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说这些羞人的话。”。

烛火熄灭,屋内一时充满温情蜜意,冲淡了许多离别的感伤。


耿广和班超在山中又停留了许多日子,眼见不得不走了,才收拾东西上路。范风和月儿带着耿恭送出很远,耿恭虽然年幼,也知父亲即将远行,赖在耿广怀中不肯下来。耿广只好把他放在地下,对他说道:“恭儿乖,爹爹不在家时,你要照顾好母亲。跟范叔学好本事,爹爹就会回来了。”。耿恭是懂非懂点点小脑袋。耿广又对范风交待道:“恭儿从四岁开始打基础,日后有兄弟教导我两家的身手,我十分放心。但孩子年幼,还望兄弟严加督导,不可流于皮毛。”。班超也说道:“日后有何需要之处,只需到洛阳我兄长处或找耿兄弟的族人即可。”。范风点头称是。

耿广走出很远后,回头望见月儿久久伫立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班超回到洛阳家中,拜别了老母妻子。班超此时已近四旬,长子班雄年已十五,次子班英也有九岁。老母年高,儿子尚未成人,夫君即将远赴绝域,班超的妻子不禁泣不成声。班超素知妻子身体虚弱多病,唯恐她伤悲过度,百般好言抚慰,又逗留数日后才依依惜别。与耿广、徐干携从人从洛阳出发。

此行目的是前往奉车都尉窦固备战之地——凉州,约需两月。行程闲暇,班超向众人介绍了汉军即将征战之地——西域的概况和史事。


汉家所说之“西域”乃是指葱岭以西及以东的地区。若包含通过此地所能达到的地方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直至大夏、身毒、条支、大秦则是“大西域”。西域计有三十六国,即:乌孙、龟兹、焉耆、于阗、若羌、楼兰、且末、小宛、戎卢、弥、渠勒、皮山、西夜、蒲犁、蒲类后、疏勒、尉头、温宿、尉犁、姑墨、卑陆、乌贪訾、单桓、山、蒲类、车师都尉、车师后城、卑陆、劫、卑陆后、西且弥、东且弥、狐胡、车师前、车师后、依耐各国。

西域各国中,最大者乃是乌孙与龟兹,余者皆不及汉家一县。但由于地处天山南北要道,以龟兹、焉耆、于阗、楼兰、疏勒、车师前、车师后等国位置最为重要。


大汉初年,匈奴的势力先于汉家到达西域。冒顿单于先后征服了由敦煌、祁连山退到此地的乌孙、大月氏,又迫使楼兰等国投降,葱岭以东二十余国皆归属匈奴。匈奴日逐王在焉耆、尉犁间设“僮仆都尉”统治各国。压榨十分残酷,使西域成为向中原进攻的重要基地。

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雄才大略的武帝陛下遣张骞出使大月氏。历时一十三年,始开汉家西域之迹。得知西域之地域广大,物产丰富,推动武帝打通了河西。另外,得知蜀地另有一路通往西域,也促使武帝打通了西南夷。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由于河西已经收回。武帝命张骞为中郎将率三百人、马六百匹、牛羊万头,并持金币帛等财物直达乌孙。意欲邀乌孙共击匈奴。

乌孙与月氏本来均在敦煌祁连间游牧。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攻杀时﹐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出世﹐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助其复兴故国。老上单于进攻月氏,月氏战败西迁至伊犁河流域﹐赶走久在当地游牧的塞人。老上单于与乌孙昆弥猎骄靡合力进击迁往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不敌﹐遂步塞人后尘亦南迁大夏境内。在塞人与月氏大部南下以后﹐乌孙便放弃了敦煌祁连间故土﹐迁至伊犁河流域。猎骄靡感念匈奴单于救护自己的恩德﹐却又不愿长此蜷伏于匈奴肘腋之下。但张骞到达时正值乌孙内乱,起因是猎骄靡年老,准备将王位传给早亡太子的儿子军须靡,引起次子大禄不服。猎骄靡分一万骑给军须靡防备大禄,乌孙国内分为三派。这种情形下,猎骄靡没有允诺与汉的结盟。但张骞遣副使分赴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大夏、身毒、于田等国,大汉声名远播,开始了与西域诸国的交往。

武帝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由于匈奴的压力以及对迎送汉使不堪忍受,正当玉门关通天山要冲的姑师(即后来的车师)和楼兰充当匈奴耳目,甚至劫杀汉使。汉将赵破奴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人向姑师进攻。主帅赵破奴亲率轻骑700余人先抵楼兰国,生擒楼兰王。随即转兵姑师,再破之。汉军攻破楼兰、姑师的消息远传至乌孙、大宛。元封四年(公元前107年),汉家将边防要塞修至玉门关,保障敦煌以西的通路安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