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向世贸投诉中国背后的“马路大”陷阱

南洋水师 收藏 0 131
导读:针对中国限制约20种工业原材料出口,美国和欧盟于今天(当地时间),即2009年6月23日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正式要求要求世界贸易组织小组受理其申诉。美国与欧盟指出,中国持续限制用于钢铁、半导体、飞机等产品的原料出口,尽管中国政府在2001年加入工WTO时承诺将取消出口赋税及费用。据悉,预料会涉及的原材料包括黄磷、锑、铝矾土、焦煤、氟石、铟、碳酸镁、钼、稀土、矽、滑石、锡、钨和锌等20种。 据中国《环球时报》,欧盟在一份声明中称:“欧盟6月23日提请WTO审查有关中国限制出口几种主要的稀有金属问题,这一

针对中国限制约20种工业原材料出口,美国和欧盟于今天(当地时间),即2009年6月23日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正式要求要求世界贸易组织小组受理其申诉。美国与欧盟指出,中国持续限制用于钢铁、半导体、飞机等产品的原料出口,尽管中国政府在2001年加入工WTO时承诺将取消出口赋税及费用。据悉,预料会涉及的原材料包括黄磷、锑、铝矾土、焦煤、氟石、铟、碳酸镁、钼、稀土、矽、滑石、锡、钨和锌等20种。


据中国《环球时报》,欧盟在一份声明中称:“欧盟6月23日提请WTO审查有关中国限制出口几种主要的稀有金属问题,这一决定违背了国际贸易准则。”


与此同时,美国贸易代表柯克表示,美国也于6月23日就这一问题向WTO“坚持我们的利益,这样美国工业生厂商才能获取公平竞争的环境,更多的美国工人能重返岗位”。柯克称:“中国是全球稀有金属的供应国,有权使用这些原料对美国工业生产商而言至关重要。”


此前,美国和欧盟未能说服中国削减出口关税并提高锌、锡、钨和黄磷等原材料的配额。


在网上不久前发起的调查中,近90%的中国网友也表示,支持中国限制本国的战略性工业原料出口,还有超过60%的网友赞成中国将战略性工业原料作为与欧美谈判的筹码。


我在之前的一篇博文《输掉稀土之战将输掉国家安全》中说:


6月22日,欧盟与美国将就中国对包括稀土资源在内的20多种工业原材料限制出口政策正式向中国“发难”,这或是中国加入WTO以来中国要面对的最大的贸易投诉,而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保护稀土资源就是保护国家安全的民间呼吁也是日益强烈。


但从6月23日开始,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稀土之战其实已经打响――这又是奥巴马上任之后美国向WTO起诉中国的首案。


亦有中国民间评论认为,中国限制关涉国家安全和战略产业的稀土资源出口,其实也是中国“捏住了美国的睾丸”,它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之下的贸易磨擦和贸易保护的范筹,而是将两个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公开化。


不过,看过美国和欧盟向世贸组织的投诉,我第一反应却是想到1930年代侵华的日本关东军731石井部队在哈尔滨进行细菌战人体实验项目中,那些被日军惨无人道地屠杀于他们所谓科学试验中的中国人――普通百姓、抗联战士,亦有部分白俄人在被运往731部队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的总部时,统统被称为“马路大”,英文为“materials”,译为“原材料”――这次美国和欧盟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中国对包括稀土资源在内的20称重要工业资源进行“贸易保护”的文件中亦将这些重要工业资源称为“materials”,即莫论所谓稀土资源如何关涉中国的国家安全和战略产业,在美国和欧盟向世贸组织提交的“审查有关中国限制出口几种工业原材料的决定违背了国际贸易准则”里,它们都被称为“马路大”。


为了它们的利益,中国人,也可以是“马路大”,中国的稀土资源,也可以是“马路大”。


是否,中国,在美国和欧盟以及日本看来,也就是个大“马路大”?


中国商务部6月12日在中国限制“马路大”出口做有关“贸易保护措施”的辩护,有文章说,“这些贸易保护措施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滥用世贸规则允许的贸易救济措施,主要是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和特殊保障措施;二是使用传统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如有的国家提高进口关税,采取禁止或者限制进口的措施,实施技术性贸易壁垒等,还有的国家在刺激本国经济方案中提出了优先购买本国产品的条款。”


现在,中国商务部仍在试图以“没有哪个国家在贸易保护方面是清白的”来为中国做出对上述“马路大”限制出口做贸易争端框架内的辩护,但明眼人一看就知,自从中国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似乎已掉进了美欧的这个“马路大”陷阱,即如果中国不能说服世贸组织把此次被限制出口的20种工业原材料划出“马路大”范畴,以及中国不能对关涉国家安全及战略产业的矿产资源进行主动的立法保护,中国此次在美国、欧盟以及未来可能有日本参与的群殴中难以全胜。


不被打得头破血流已属万幸。


如稀土矿产等重要资源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及战略产业的重要性,其实已不用我多讲,单单以稀土资源可以加强国外精确制导战略武器的精确度,而这些战略武器亦将对中国国家安全产生严重威胁来看,放松此类资源的出口已经让人倒抽凉气。


在上篇《输掉稀土之战将输掉国家安全》里我曾提出解决此问题的6项建议,即:


对直接涉及到可能危机国家安全的稀土资源坚决禁止出口;迅速整顿国内对稀土资源矿产的滥采乱开,重新规划生产秩序,初步掌握稀土资源定价权;投入大量科技力量,提高稀土资源加工流程上的科技含量,杜绝稀土资源浪费;,以海湾国家及西方国家对石油资源的开发管理方式为蓝本,建立以中国供货和定价为主导的稀土资源国际期货市场;将中国最富的稀土资源定价权与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大目标进一步绑定,尽快实现稀土资源交易的人民币化;大幅度提升稀土资源国际定价,绝对控制国际稀土资源市场的定价权,控制了定价权也就控制了稀土资源的开采量,也就控制了该资源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限度。


在此亦再次建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对涉及国家战略安全的重要矿产资源如稀土资源进行立法限制,在法律层面上对抗美国和欧盟利用世贸组织向中国的发难,以保护中国的国家安全。


在司马平邦看来,今后,中国与美国、欧盟及日本等主要西方国家的贸易争端以及向其它如政治、军事、外交、文化领域的争端延伸是必然的,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当中国不再向西方提供更多的廉价劳动力(制造业)和廉价能源、资源之后,维持30年之久的中国与诸所谓战略伙伴关系也就没有了基础,在这方面,中国不应再抱什么乐观的幻想,而应做好进一步的准备,乃是上上策。


从2006年开始,已经有国内有识之士对中国稀土资源的大量出口提出质疑,并指出主要症结在国家商务部,“我国稀土在采矿方面归国土资源部管理,而出口配额的发放却归商务部,管理上存在着很大的脱节。同时,我国现有稀土企业100多家,稀土冶炼分离能力超过20万吨,而现在全世界稀土产品需求量不过10万吨,供大于求的局面迫使国内企业恶性竞争,互相压价。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近年来国家对采矿权的下放,各种稀有金属矿陷入了开采一哄而上的混乱局面,致使我国的大量战略稀有金属资源被糟蹋、破坏和贱卖,出口的绝大部分是未经轧、锻或仅经简单加工的初级产品,换取的资金得不偿失。”


这次应战美国和欧盟向WTO投诉的,亦是中国的国家商务部――中国人应以什么样的心情期待商务部的应战呢?中国商务部亦将以什么样的成绩向中国人交差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