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史记》人物,不可忘记刘邦,而说到刘邦,是决不能离开他的用人之道的。

能用人,能驾御人,是刘邦的最大长处,是他能够战胜项羽、平定天下的极其重要的因素。他对此最引以为自豪:“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响,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宽容以待人,不拘小节,不究前嫌,乃刘邦能够广揽人才,得众心的重要原因。破秦,秦王子婴乘坐白马素车,亲自上门来投降,诸将领磨刀霍霍,皆言要诛杀之为快。刘邦却说:“始怀王遣我,固以能宽容;且人已服降又杀之,不祥。”于是命人把子婴带走,妥善安置。进入咸阳后,刘邦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对秦朝臣民官吏一概不咎前责。故“秦人大喜,争持牛羊酒食献飨军士”,“唯恐沛公不为秦王”。就是对自己的死敌项羽,刘邦也不是采取戮尸挖心的报仇雪恨方法,而是“以鲁公号葬项羽谷城”。

所谓用人,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善于听取他人的意见,尽管是与自己的想法不一致的。做不到这一点,就正如王安石在《兴贤》中所说的:“有之而不用,犹无有也。”刘邦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很出色的,他不但能乐于听取不同意见,而且不难于公开认错,收回成命。他刚带兵起义时,有一位叫郦食其的长者求见,刘邦态度甚是傲慢,“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郦食其说:“足下必欲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刘邦当即认错,“摄衣谢之,延上坐”。攻下咸阳,进入秦宫,刘邦见到“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想留在这里享清福,樊哙劝阻,他不听,后来张良晓以大义:“夫秦无道,故沛公得至此。夫为天下除残贼,宜缟素为资,今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桀为虐’。且‘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愿沛公听樊哙言。”刘邦惭愧不已,当即还军霸上。

①正当刘邦与项羽对峙于荥阳,韩信平定齐地,派人请求让自己代理齐王时,刘邦骂道:“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急忙劝谏道:“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刘邦这才想到自己刚才太感情用事了,当即采纳他们的建议,“乃遣张良往立信为刘王”。

②季布是一个颇有才能的人物,当项羽的将领时,曾多次困窘刘邦,刘邦为此恨恨不平,以千金购求季布,发誓要杀死他。有一个叫朱家的人批语刘邦:“今上始得天下,独以己之私欲求一人,何示天下之不广也!……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胥所以鞭荆平王之墓也。”“刘邦乃赦季布,拜为郎中。”

③世界上没有一个全才之人,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是也。避人之短,用人之长,是刘邦用人的要法。正如前文刘邦自己说的,张良是运筹帷幄之才,他决不会让他去攻城野战;萧何是抚国安邦之才,就不能叫他去指挥军队;韩信带起兵来是多多益善,他就大胆赐给他兵权。用人之长,是建立在对人才的全面了解之上的。他得重病卧床不起,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刘邦说曹参可以。又问曹参以后应是谁,刘邦回答道:“王陵可。然陵少戆,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余,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

大胆起用敌方的失意者,乃刘邦用人的一大特色。“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不与人功,得地不予人利。”故离叛者颇多。韩信在项羽手下无所知名,投奔刘邦后,经萧何推荐,被委以重任;陈平在项羽手下为都尉,因事惧诛而投奔刘邦,刘邦拜他为都尉,使为参乘,典护军,周勃、灌婴曾谗毁过他,刘邦不但不贬,反而更拜他为护军中尉,使其尽护诸将。

春秋时的政治家晏子曾对齐景公说国有三不祥:“夫有贤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④刘邦之所以能够在楚汉战争中由弱变强,终而战胜项羽,后建立西汉,是与他的知人善任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