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铸的番号 正文 第十四章 意志(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





“咯咯”的声音继续忽长忽短的传进高远和于继成的耳朵,像小鸡捣米。他俩知道隋猛还在竭力坚持,场面还算控制得住。每听到一声“咯咯”,他俩的心即随之阵阵揪紧。未知的不确定的情况才会惹人心急心焦,这隋猛到底他妈怎么了?

新兵当中素质最好的就数隋猛了,也只有他能对高远构成真正的“危胁”。这小子家住农村,却有城镇户口,祖辈都在矿上。脸色黝黑,掉煤渣子里没人认得出来,纯粹的“煤黑子”。身材像高远一样高大,浑身上下差不多都是疙疙瘩瘩的肌肉块,一身的蛮力,比熊瞎子还有劲,摔跤能让高远两个,掰腕子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隋猛最让高远和其他新兵妒嫉的还不是那身腱子肉,也不是他的力拔山兮气盖世,而是排长于继成对他的“宠爱”。尽管排长跟谁的话都不多,但不多当中也有较多。隋猛就是能和排长说话较多的新兵。谁都不明白,惜字如金的排长大人,为什么跟隋猛有那么些话,为什么会高看隋猛这个目不识丁的“粗人”。

排长阴森的白脸见到隋猛黑孱孱的黑脸,总能综合出些血色,不苟言笑的眼睛也不再寒气逼人,甚至还会挤出一丝微笑,有时还会破天荒的跟隋猛开两句玩笑。比如:“隋猛啊,咱们国家的水资源可不丰富啊,你每天早上洗脸都要用上一盆水,再怎么洗,脸还是那么黑,干脆以后用半盆吧,省点水。”隋猛嘿嘿一笑道:“中,排长,俺以后半盆水都不用,把毛巾沾湿了擦擦就成。”结果这小子还真就洗脸不用水,改干擦了。

还有一次,排长很认真的对隋猛说:“隋猛啊,没想到人长的黑也是优势,军务股长把你盯上了,说咱们团纠察队那十几个人个子虽高,但不威猛,没有威慑力,人看了不怕,需要你这样的去,不用扮就是黑脸。”隋猛看排长不像开玩笑,他也没有嘿嘿,大声说:“排长,甭说军务股长,甭说什么神气的纠察队,就是给俺提干,没有你的命令,俺也死活不去。俺宁可在六连当几年大头兵复员回家,也不去那些地方。俺生是六连的人,死是六连的鬼。”于排长没吱声,瞥了一眼隋猛,背手走了,从此再没跟隋猛开什么玩笑。

眼下最受排长青睐的隋猛可是要给排长掉链子,如果换在其他场合,高远巴不得隋猛出点啥事,现在的情形可不同,站在六连队列里就是代表六连,明显感觉比其他连队高一头,六连的荣誉是拿命换来的,不允许有半点亵渎,即使换成六连的其他人也不会置之不理,不会让隋猛轻易倒下,不能让六连在其他连队面前矮一头。

军长没有食言,讲话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说三句就三句,像三通鼓,咚咚的敲打着809团每个官兵的心背,又像是空爆的炸弹,覆盖809团大操场上空,让大家为之震动,尤其是各级军官,一段时间内不敢再得瑟。

隋猛的抖动更剧烈了,“咯咯”的咬牙声已经不再像小鸡捣米,接近于母鸡下蛋的动静,连前边队列的连长、指导员都有所察觉。隋猛显然在急切的盼望着军长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他死守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危险的警戒线。蜡炬成灰,灯油耗尽,也许军长话音落地,就是隋猛倒地之时。

于继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默默的在心里念叨“隋猛啊,隋猛,这个时候坚决不能倒,这个时候倒下最冤,前面所有的咬牙坚持,只能是白咬白挺,前功尽弃,功亏一匮。”

高远没有于继成想的多,他觉得总算盼到天亮了,用不着提心吊胆了,再坚持不到五分钟,全团就会带出大操场,那时甭说隋猛一个人倒地,就是再多几个,军长也看不见。高远又悟出一个深刻的道理,一个人在集体中的力量是巨大的,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即使未付出行动,仅仅是心里思考,想办法的过程,就足以让自己具备使不完的力量。

“隋猛,千万别放松,把身体绷紧,六连的兵从来不拉稀,我命令你必须站直了,不许趴下。”

于排长的声音再熟悉不过,尽管压低了声音,嘴型肯定是冲着前排战士的后脑勺,可高远和六连的大部分人却都听到了,当然也包括距离最近的隋猛。

“立正”

“山东炸雷”再次轰响在大操场的半空,紧跟着又是二千多枝步枪的提起,枪身与腰带的摩擦,大头鞋后跟猛烈的磕击,钢铁一般的回响在大操场半空,当然也包括隋猛的步枪和他的大头鞋。

“军长同志,步兵第809团开训动员大会完毕,请指示!”

“带回”

“以连为单位跑步带回!”

团长最后一个口令下达,各方队指挥员迅速握拳提于腰迹,按照跑步走的动作要领跑至本连队列前,大声下达着“托枪”、“向右转”、“跑步走”等口令。

二千把寒光闪闪的枪刺化成一片冰冷的海洋,像退潮一样,从两个方向向大操场的南北大门逐波涌去。隋猛的步枪仍然高傲的闪耀在他那宽阔的右肩上,与他那铁塔一般的黑脸交相辉映,像汹涌波涛中最亮丽的浪花。

按照军长的工作计划,参加完开训动员大会后,马不停蹄,赶赴各营检查战备训练落实情况,第一站就是步兵六连。

未等值班排长于继成整队报告,连长吕阳山那支扇过自己大嘴巴子的熊掌式大手一挥:“不用报告了,部队解散,用最快的时间整理内务,清扫分担区卫生。”

这边连长急切的宣布解散,那边队列里隋猛迫不及待的轰然倒塌,像一堵墙狠狠的砸向地面。

没想到连长的解散口令,竟成了压倒隋猛这只大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他已经坚持了四个多小时,关键时刻听了于排长的话,才硬挺住没摔倒在军长讲话结束,没摔在团大操场。

“熊蛋,骒马上不了战阵,让炊事班烧锅姜汤……”连长白了一眼于排长,摘帽子解腰带回宿舍了。

训练场晕倒在809团是常见现象,在步兵六连虽不常见,却也偶有发生。老经验、土办法,夏天喷凉水,冬天灌姜汤,条件具备可含银丹等药品,通常情况下,十分钟见效。

“别拉他的手,可能伤着了。”蹲伏在隋猛身边的高远大声叫着。从分列式收枪,他就发现隋猛的手有问题。

于排长也自责着自己的疏忽,光想着别让隋猛在大操场当众出丑,竟忘了回到连队关心一下。他赶紧分开众人,细看隋猛的左手,毫无表情的脸变得煞白。

没用谁喊,卫生员猴子似的穿出,直奔连部取急救箱,又燕子似的飞回,落在隋猛身边展开急救。

隋猛死抱着步枪,紧闭着双眼,脸色跟猪肝似的血紫,嘴唇被咬破,凝结的血痂子跟大个红米饭粒似的挂在嘴角。最可怕的是他的左手,肿得比大个馒头还大,让连长那双熊掌式大手也自愧弗如。白手套上血污一片,紧箍在手上跟粘上了一般,摘不下来。卫生员只好用剪刀剪开,血淋淋的小手指在手掌根部折断,仅余一丝皮连着血肉。

用不着什么判断,老经验、土办法肯定不灵,隋猛不是站晕了,而是疼昏了。在场的都是训练行家,知道那伤是怎么弄的。肯定是通过主席台劈枪的时候用力过猛,动作失误,没有将护木正直砸在左手掌中央,而是左手由于冻的时间较长,小手指在弯曲的状态下被枪护木和机柄砸上,齐刷刷的硬将指骨砸断。

“天啊,这是多么大的意志力啊!”高远差点惊叫出声,连指导员沈玉新都觉得不可思义。十指连心,超过了生理极限,正常情况下,骨头折断半小时如不及时救治,会让人疼痛得当场休克。

可隋猛生生站在队列里,顶着寒风,忍着巨痛,苦苦坚持了四个多小时,还做出若干标准的持枪队列动作,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孤身一人面对数百强敌坚守阵地四小时还可贵。

卫生员熟练的进行着止血包扎,于排长大步奔向库房,取出那辆破自行车,高远和几个新兵班长把隋猛抱起,让他身子伏在自行车货架上,于排长在前边推车,后面几个人抚着隋猛飞快的向团卫生队跑去。

刚接近营门,军长的车队就到了,小车一大溜停在营区中心路右侧。首长们纷纷下车,团长、政委在军长左右稍后的位置,像两个保镖,边说边引路,后面数十随行人员簇拥着军长,向六连方向浩浩荡荡开进。

狭路相逢,如同遭遇战。首长们本来就人多势众,基本都是大块头,把本不宽敞的道路挤得更窄。按照条令规定,下级与上级走个顶头碰,下级要在行进间向上级敬礼,如果下级骑车,要下车敬礼,而且还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条令虽然没有规定,但大家早已约定俗成,一直此办理,就是路面较窄的情况下,下级要原地站在路右侧,尽量贴边,待首长通过后,下级方可继续前行。

高远和几个新兵班长一发现军长,当场就像耗子见了猫,动作频率迅速减慢,几乎要停下来。可于排长仍然大步流星,即不停车,也不贴边,推着隋猛向着人“大块头”们狂奔过去,带动高远等人不敢放慢脚步,只能硬着头皮快步紧跟。看似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实则比单骑闯关,比单刀赴会之类的更勇猛更悲壮。

团长、政委同时从军长身后闪出,同时皱起粗眉头,同时表现出一脸的不快,同时伸出双手临时担任交警干的工作,连明知故问都是同时的。

“于继成,你要干什么?”

“伤了个兵,去卫生队。”于继成边走边回答,本来就是下坡路,还不想刹车减缓速度,只能越推越快。

“怎么伤的?”政委口气略缓,态度仍然蛮横。

“劈枪时砸断了手指。”于继成话说的有些不耐烦,人车已经超越了团长和政委,速度居然还加快了,破自行车推的跟当年冲击鬼子炮楼那种土坦克似的,冲得首长们赶紧闪开,给“土坦克”让路。遭遇军长的瞬间,两个“白脸大个子”再次对视了一眼,一样的毫无表情,看不出什么异样。高远压根就没敢抬头。

军长去六连的心情急迫,遇到六连的人却很从容。除了跟于继成平静的对视,又转过身追视了一会儿一路狂奔的“土坦克”,专注着“土坦克”上驮着的伤兵。联想自己年轻时,也曾背负着满身是血的战友,一路狂奔;也曾被战友背着浑身是血的自己,夺命狂奔。他觉得这六连排长做的对,并没有冒犯军长神威。他还觉得自己很像那个排长,也像那个误伤了自己手指的伤兵,又觉得都不像。区别很可能就在于那辆土坦克似的破自行车,和砸断手指的误伤。他从没摆弄过那种破自行车,除了把别人身上砸得稀烂,从没有荒唐的把自己的手指砸断。军长叹了口气,叫过身边的王处长:“用你们侦察处的车跑一趟,送师医院去,卫生队没有骨科医生……那个兵我讲话时就看到了,是个好兵。”

山路崎岖不平,车速又快,没到半个小时就把隋猛从昏迷中颠醒过来。他受到“断其一指”的重创能坚持四个小时,而昏迷半个小时却无法忍受,可能隋猛真的别人不一样,似乎宁愿受尽痛苦的折磨,也不愿有片刻的昏死。

隋猛缓缓的撑起身子,此前他的头一直重重的压在高远的腿上,导致后者的腿麻木得快成死木头桩子。略微辨别了一下方向和周围环境,隋猛知道自己正夹在排长和战友高远之间,坐着这辈子第一次坐上的高级轿车。

“妈的,亏得军长只讲三句话,要是展开了讲,我他妈非趴地上啃土吃泥不可,当年在矿下脑袋磕那么大口子,血哗哗流也没这么疼。”

于排长没吱声,像个诗人似的,忧郁的观赏着外面的风景。

“你小子可真能挺,我都替你捏把汗。你当时想啥了?是不是想邱少云来着?”高远趁机活动活动腿脚,再次把隋猛的头往下压,他不想让战友累着。

“没想那么多,就听军长讲话来着,讲的真好,那么大的官还说以我们团为荣,我他妈也不能让‘老木头桩子’以我为耻啊,就是死也得挺下来。”

于排长还是一言不发,好像这事跟他没关。高远可有些着急,这可是军里的车,前边还坐着带车的侦察处参谋呢。在军机关领导面前,议论军长可不是小新兵干的事。不能再让隋猛胡言乱语,于是悄悄捅了他一下。

“呵呵,‘老木头桩子’是谁?”当参谋的都是人精,自然知道隋猛说的是谁,可偏要明知故问。

隋猛也是疼糊涂了,不受伤也爱瞎白话,这下自知说走了嘴,伤口突然一阵疼痛,赶紧把头扎在高远的腿上,睁着眼睛不再说话。

“呵呵,没事,我不会给你说出去,一定是你们连队干部给军长起的外号,不太客观,军长虽老,可不是木头桩子,他可是有名的战斗英雄……”

“那是啊,我们连荣誉室就有他的照片,孤胆英雄啊。”隋猛又开始眉飞色舞,好像受伤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呵呵,小伙子,还疼吗?”

“说话就不疼,不说话就疼。”隋猛迅速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找到看似合理的理由。他的性格不允许把疼痛叫出声,只能把痛苦的呻吟转化成胡说八道。

“哦,再坚持几分钟就到了,你叫什么名字?”参谋对这个虎头虎脑的新兵很感兴趣。

“隋猛”

“隋猛啊,连军长都说你是好兵哩,伤好了到我们特种大队吧,集团军直属队,离首长近,容易干出成绩。”参谋说的很认真,诱惑力很强,连高远都在一边咂着嘴,为之心动。

“我哪也不去,就在‘大功六连’干,只要我的手不碍事,六连需要我,就在六连干到底。”

隋猛说完再次扎到高远腿上不吭声,宁可疼痛也不张口说话了。

“隋猛啊,还疼吗?怎么不说话了?”

“排长跟俺说过,‘病从口入,祸从口出’。”隋猛迷迷糊糊中答了一句,神智似乎有些不清,说的确是实话,把前面的参谋逗得哈哈一阵大笑。

高远悄悄用余光扫了一下于排长,这话于排长好像从来没在大家面前说过,也没有跟自己单独说过,恐怕是隋猛独享的特殊待遇。高远现在有些明白了,排长为啥对这位管不住嘴的隋猛恩宠有加。可心里还是泛起一股酸水,应该是正常的妒嫉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