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四章:美人争夺战的序幕

王大三 收藏 0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顾燕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些狗特务就这么胆小如鼠啊。其实这个陈五还算不错,两天下来对我也照顾的挺好的,他跑什么那,我又不会为难他的。” 刘妈说:“你是不会为难他,但是一会那些来救的宪兵就未必和你一样了。顾燕同志,咱们出去吧。你听外面响鞭炮了,一定是76号的人乖乖的来送你了,走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顾燕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些狗特务就这么胆小如鼠啊。其实这个陈五还算不错,两天下来对我也照顾的挺好的,他跑什么那,我又不会为难他的。”

刘妈说:“你是不会为难他,但是一会那些来救的宪兵就未必和你一样了。顾燕同志,咱们出去吧。你听外面响鞭炮了,一定是76号的人乖乖的来送你了,走吧。”

“好,咱们走。”


顾燕话音刚落,利园弄堂十六号的院子大门就“轰”的一声巨响,被人冲倒塌了下来,赵海龙和顾燕的保镖端着冲锋枪和机关枪杀了进来,他们身后跟进来十几个汤凯的宪兵。

“弟兄们,你们给我见人杀人,见狗杀狗,除了大小姐,这个院子里一个活口也不要留。”

原来赵海龙真急眼了,马步芳在电话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说他是个天生的“窝囊废”。

因此,赵海龙已经顾不得什么军统八统的了,带着人用粗木撞开了金大牙的家门。


顾燕赶紧迎了出去。

“赵处长,你可来了。”

“我的真主,可算找到你大小姐了,你没事吧?”

“我挺好的,有吃有喝,没事,这里人都跑光了,咱们走吧。”

“不行,马长官叫我把这里的人都杀了给你出气,不行我马上带人去76号抓金大牙那个狗娘养的。”

赵海龙的确是想把自己受的窝囊气发泄一下。


“算了,算了,赵处长,今天就不必了。朱部长和我干爹都和毛人凤说好了,等谢长林回来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也别气了,送我回报社去吧,完了,耽误的我两天的训练还得去补课那。”

顾燕不想此刻再火上浇油,不然赵海龙在汤凯的背后撑腰下非弄出大乱子不可。


“那好吧,我听大小姐的,对了,马长官要过来上海吗?”

“是啊,已经去火车站了,被我让三妈拦下了,我想自己受点委屈不算什么,还是以党国的利益为重吧。”

顾燕在大家面前说起了官话。


宪兵团六辆摩托开道,后面是军统的中吉普,上面在敲锣打鼓。接着就是顾燕的那辆黑色“吉尔”轿车,再后面是两辆卡车的宪兵,实枪荷弹的全副武装护卫。

这样的风光在上海也是难得一见的,市民们纷纷涌上马路驻足观看。

“这又不知道是那位大员来上海了。”

“宪兵护送,场面这么大,我看不是什么大员,一定是个级别不小的将军。”

“呵呵,你们说的都不对,听说的个女记者,被军统抓了,现在又放了。”

“哦?那会是谁啊,别是那个《申报》的顾燕吧。除了她谁能出得了这么大的排场那。

“这个世道真是暗无天日了,军统连一个女记者也要抓。”


“估计是抓错了,自己骑虎难下了。你看看那些瞧锣打鼓的家伙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熊样儿。”

坐在顾燕轿车副驾驶位置上的赵海龙听见议论探出头去,对着中吉普的特务喊道。

“你们死了老子娘了啊,不会笑啊,给我*笑脸!”


车队沿着大路一直把顾燕送到了《申报》报社的门前。


晚上,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从“四力公司”里传了出来,郭长涛破天荒地的让徐兵从酒店里订了一桌酒菜给顾燕接风。

顾燕笑着说:“这不才两天吗,首长就让我享受贵宾待遇了啊。”

汪正生说:“你个死燕子,还笑的出来,就这两天把人脸都吓白了。要不是我们从刘妈的临时断线中判断出你被关在金大牙家,梁晴也没法通知赵海龙你的下落啊。”

“哦?梁晴和你们联系上了啊,她怎么出来的。”

“你失踪了,那赵海龙还能不着急,马步芳可是把你在上海的安危交给他的。再加上汤凯想着报复谢长林,这才偶然的和梁晴联合了起来。”


顾燕说:“我出来是出来了,但是我干爹那儿经这么一折腾,准得让我回兰州一趟去,这一来回就是飞机也得三,四天了。”

郭书记说:“去吧。你的情况特殊,组织上已经考虑到了,不能得罪了马步芳,该回去一趟你就回去,然后赶回上海来。离大赛开始还有27天了,美人鱼行动也快开始了,很多具体事宜必须再论证清楚。”


汪正生道:“大家别光顾说话,吃菜啊。燕子这一回来,我们的信息管道算是又畅通起来了。让我们大家预先为胜利干一杯!”

“好啊,干杯!”

大家一起举起了杯中的红葡萄酒。


第二天,顾燕正在训练场和梁晴说着话,彼此非常开心。

谢长林正如所料的那样,出现在了训练场。


“顾小姐啊,实在对不起,没想到我才去南京开会,金红强和胡家民就给我惹下了这么大的乱子,我一听说,会都没开完,赶紧赶回上海来处理了。怎么样,你还好吧?”

谢长林把顾燕请进了训练场的办公室里,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哦,承蒙站长关心,我很好啊,既然是和站长大人没有关系,你就不用道歉了,谁该道歉我自己会找他的。”

顾燕的丹凤眼望着天花板说。


“哎,是啊是啊。真的是没想到,还望你顾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俩,让他们给顾小姐赔罪。”

谢长林递上了一张五千银圆的银票。

“一点小心意,算是给顾小姐压惊的,还望笑纳。”


顾燕并不想拿这张银票,让谢长林下不来台给自己出出气。又一想,我们的根据地和江南大队都非常缺乏资金。她听梁晴说,她脚的那双参赛特意买来的双斜拉细带的黑色高跟鞋还是队里咬牙花了十二块银圆买下来的,梁晴很心疼,所以很爱惜这双鞋,平时只要上面有一点脏,梁晴都回随时擦去,她知道十二块银圆可是全大队十天的生活费啊。

想到这里,加上马步芳给她电话,让她放谢长林一码算了的叮嘱,顾燕把银票放进了自己的坤包里。


“好,既然你谢长林亲自登门,那我顾燕也不能得理不饶人的,我接受你的诚意。不过,你的手下做的太过分了,请你严加管教,尤其那个胡胖子我跟他没完。”

顾燕想起大前天的那一幕,还是心有余悸。当时胡胖子坚硬的生殖器离自己的阴户也只有一层丝袜和一条T字内裤的咫尺距离了。


“这个你放心,顾小姐。胡家民我绝轻饶不了他。”

谢长林这话起码有一半不假。

他并没安排胡胖子强奸顾燕的情节,他只是叫胡胖子配合金大牙把顾燕诱捕了就完成任务了,谁知道胡胖子被顾燕那巨大的情感诱惑所吸引,差点酿成顾燕被奸的惨剧,出现谢长林无法收场的局面。

昨天晚上他一到76号,就大骂着给了胡胖子五、六记大耳光,让他这几天哪儿都别去,就呆在76号里,免得被顾燕看见和他没完。


顾燕说:“那好吧,就算我接受了你的歉意,希望类似的事不会再发生。”

“哦,那当然不会,请顾小姐放心。还有,今天晚上我设宴给向顾小姐表示我们改过的诚意,请顾小姐一定赏光。”

“可以,只要不是鸿门宴,我一定准时出席。”

“呵呵,顾小姐真会开玩笑,我这是真心的,还请了金副站长当面给您道歉。”

谢长林心里咬牙骂,嘴上却不得不应酬着。


宴席胡胖子是肯定不敢来的,由金大牙当着众人给了他自己俩耳光,顾燕才肯坐了下来。

陪同的赵海龙差点没笑出声来,既然顾燕没事,他当然也不可能再去得罪谢长林了。

顾燕嘲笑着向金大牙敬酒。

“金将军,我登报声明道歉的文章还没写好那,您看这……?”

“呵呵,那里,那里,我调查过那文章不是你写的,所以顾记者不必再往心里去,到此打住,我金红强是有眼不识金镶玉,顾记者不必和我一般见识。”


到此,诱捕顾燕事件才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第二天中午,马步芳和马逾武父子一起赶到兰州机场接到了马步芳。

回府的车上,马步芳捏着顾燕的高鼻梁说:“你这个死丫头,肯定是又惹祸了,不然谢长林敢碰你吗,叫你别和共军勾搭,你就是不听,差点被动了刑吧。”

“没有,他们哪儿敢那,有老爹你撑腰那。不过倒是第一尝到了被铐起来的滋味,挺好玩的。”

“燕妹,你还说好玩啊,这件事差点连委座都惊动了。”

马逾武道:“不是一个绥靖区司令长官和一个宣传部长为你动了怒,你大概现在还被关在黑牢里那吧。”


“二哥,不是还有你那吗,就算老爹和朱部长不出面,难道你就不管我这个妹妹了?”

顾燕瞪了马逾武一眼,她从小就在马家长大,受宠惯了,从来不在乎马逾文和马逾武俩兄弟。


“废话,那怎么可能不管那,你是我们老马家的掌上明珠啊,谁能看着外人欺负你那。不过,二哥我劝你别在上海胡闹了,还是回兰州定居吧,你那点破事搁在兰州算什么那,老爹都说,只要你没事,让你在兰州设个共军联络站都没问题。”

“呵呵,我真不共军,只是有时候对他们好奇而已。”

顾燕不想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给马家父子知道。

不过,她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马步芳见到自己没事,并不打算多呆,因为她是基地里对外传递消息的主线,万一基地里有什么变化,自己不在,上级很很着急的。


教练李章跑到了76号谢长林的办公室来了。

“站座,我想辞职回体育学校去了。”

“哦?为什么,坐下吧,说说你的理由。”

谢长林原来把李章调进基地的亚洲小姐选美大赛做教练,目的是让李章最终控制江南大队的女教导员梁晴的,现在见他不干了,很是诧异。


“我的神经吃不消了,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强奸梁晴,我怕出事给您添不必要的麻烦。”

李章说的全是实话,要是远离梁晴不看见也倒罢了。可惜的是他天天和梁晴在一起接触,时不时的还能以指导为名搂搂梁晴的腰,摸一下她的腿,和她漂亮的长脚以及脚上的那双黑色双斜拉细带的高跟皮鞋。

这样的诱惑很难让李章经受得住,有时候顾燕不在训练场宿舍住,李章都想豁出去钻进梁晴的宿舍强奸了她,但是没有谢长林的旨意,他是不敢下手的。


“哦,是这个原因啊,你小子出息不大。我劝你再忍耐几天,离大赛开始不过也就剩二十多天了,我保证在大赛开始之前,让你把身上憋着的玩意儿泄到梁晴的身上。”

谢长林开导着迫不及待的李章。


通过他那次所谓的“调查统计”,谢长林总结了为何绝大多数的人竟然都想奸到梁晴的原因。


首先梁晴的身高在一米七四到七五的样子,这么高的个子就决定了她的体态窈窕引人,并且梁晴这么高的个子却不偏瘦也不偏胖,十分难得。最诱人的是她那两条长腿,修长优美而结实,男人奸这样的腿,会感觉到摸上的充足的上下移动距离空间,而且梁晴的长腿不粗不细,特别的能吸引人的眼球。

梁晴的脸蛋也五官端正秀丽,尤其她一头黝黑的长发,为了协调掩饰身高,拆散了长辫子,把长发披下来几乎到腰部,就象黑色飘逸的瀑布似的非常自然好看。在头顶上,梁晴用一根蓝色的松紧蝴蝶结把长发束住,象瀑布的源头似的。

她的一切都对男人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也由此产生出了强烈的占有欲。


李章这些时和梁晴长时间呆在一起,能利用教练的职权触摸到梁晴的身体部位,甚至还捏过梁晴的大腿,自然是抑制不住如此的性冲动了。


谢长林又接着说道:“一切以党国大局为重,自己要是连一点起码的控制能力都没有,那你也不配做堂堂军统的特工了。通过调查统计,我现在知道梁晴的身体确是诱人,但我们为的不是得到她的身体,而是要摧毁她的意志,让共军对我们产生惧怕的感觉,懂吗。”

李章无话可说了,他知道为了顾全大局,谢长林这样身份的人也居然去向顾燕赔礼道歉,自己的确也该自觉点了。


不过他还是向谢长林反映了一个问题。

“站座,赵海龙赵处长最近带梁晴离开过基地。”

“哦?有这样的事,他带梁晴出去干吗你知道吗?”

“那我哪儿会知道那,他的训练场是保卫总管,一切都是他说了算,谁敢问他的事那。”

“好,我知道了,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谢长林马上想到,赵海龙想独自打梁晴的歪主意了。他心里道:也好,只要你赵海龙有本事把梁晴做了,那你的把柄可就在我手里了,到时候不怕你不听我的。只要你听了我的,那对顾燕的报复计划就有可能实现。


谢长林一直想把赵海龙完全拉入自己的阵线,但赵海龙做事死板,认死理,不想和他靠的过分近。


其实赵海龙近些时接近梁晴的目的倒并不是想对她怎么样,而是在打梁晴漂亮的长脚上那双她珍爱的双斜细拉带的黑色高跟皮鞋的主意,有了梁晴的这双美人鞋,他就可以正式的把他的美人鞋展办起来了。

他曾经试探性的问梁晴要了一次,被梁晴拒绝了。

梁晴想,自己的这双鞋是大队战友们剩吃俭用凑出钱来买的,怎么能轻易的送给赵海龙那。


赵海龙知道梁晴和顾燕私交极佳,本来想找顾燕给从中斡旋一下,但是正好赶上顾燕这几天去了兰州,弄得他很是郁闷。

好在顾燕不在,梁晴主动的做起了内外的联络工作,经常找赵海龙要求带自己出基地,这样赵海龙也乐得常能接近她。


在此期间,梁晴还把化了装许军顺利的带进了基地一次,许军在杨乐乐身份便利的掩护下,竟然进到了核心实验室,他详细观察了实验室的部位,很快选定了炸弹安置的最佳位置。

但是由于成品库警卫太严,许军的这次潜入并没能看到这个重要部位的具体情况。


通过许军的汇报,郭书记知道杨乐乐提供的图纸非常准确,并且敌人并没察觉到图纸已经失密。

“看来一切都在按照我们的预想在顺利行进,就只等亚洲小姐选美大赛颁奖的那一天了。千万不要出意外。”

汪正生祈祷着胜利能准时到来。

“呵呵,老汪啊,别做那倒霉的预设,我们只能胜利,不能失败了,苏北和延安都在盯着我们那。”

郭长涛很明白延安命令上那“不惜一切代价”的含义。那是意味着那怕全部牺牲也要摧毁了罪恶花基地这个大规模杀伤武器的研制制造场所。


“燕子大概何时回来?”

郭长涛问又一次“溜”出来的梁晴。

“哦,她打长途让赵海龙大后天下午去虹桥机场接她。”

“恩,好。梁教导员,你不要去接,让赵海龙自己去接就成了,你身为解放军的教导员,和顾燕走的太近,会引起赵海龙对顾燕的怀疑的。”

“好,我明白。”


赵海龙晚上把梁晴送回基地,正要驱车回家,接到了汤凯的电话让他去他的公寓一趟。

“这么晚喊我过来干吗?”

“我想把张莉莉接出来吃顿饭,你能安排带她出来吗?”

这是一处位于僻静的西郊公园附近的独立公寓楼,楼里住的都是有钱的官员和小开们。

汤凯的那套房是四室一厅,在四楼顶层。

张望鹤也到场了,看上去是要为什么事。


“哎呀,凯子,这个可不好办,张莉莉毕竟是谢长林手上的俘虏啊,和梁晴不一样,梁晴是人家那边公开派过来的选手,有行动自由,张莉莉作为战俘是没自由的。”

赵海龙觉得汤凯的要求很难做到。

“呵呵,赵兄傻了不是。要好带出来,我请你干吗?实话告诉你我和张莉莉都说好了,她同意出来和我吃饭,只要你能把她带出来就成。”

汤凯的眼睛里只有张莉莉,他想慢慢讨好感化张莉莉,然后争取诱奸了她,让谢长林知道自己的厉害。

其实,他那里知道张莉莉能答应他出来吃饭完全是组织上交给的任务,让她拖住汤凯,配合“美人鱼行动”。


赵海龙道:“凯子啊,那临时看押所它不归我管,有金大牙在那儿坐镇那,他能听我的吗?论系统我和他是两个,论军衔他是少将,我是上校,我压不住他啊。”

张望鹤说:“海龙,咱们和凯子老弟都不是外人,我和他当时费了多大的牛劲才把张莉莉抓到手的啊,平白无故的拱手送给了谢长林这叫那一出那?所以咱们一定要把张莉莉给夺回来。当然不是硬来,咱们这就商量出了计策,争取把张莉莉弄出基地。

“好吧,我肯定站在凯子这一边,那就说说你们的计划,能行的话我没二话说。”

赵海龙向他们俩明确了自己的立场。


汤凯说:“赵兄,你知道谢长林打的是那个姑娘的主意吗?”

“这还用问啊,是个人都知道是于洁那小娘们啊。她和黄艳被并称为小家碧玉的典范。”

“说的没错。那你知道金大牙和王黑子打的谁的主意最多?”

“应该是梁晴吧,这次调查表明百分之九十七的人第一想得到的都是梁晴,他们大概也不会例外的吧。”

赵海龙不知道汤凯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错!据我了解并不是这样的,填写这份调查表格的人都在心理上按着自己可以能到的概率去填的表,得到可能性小的才往后填。金大牙在当军统特务以前就一直在想于洁的心思,曾经在云水话剧社驻他家的时候,差点把于洁强上了。”

“哦?有这事,这能说明什么那?”

赵海龙不得不佩服汤凯,对这些污七八糟的事他了解的细致程度让你瞠目结舌。


“这还不简单,这说明金大牙对于洁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就象我对张莉莉一样。你只要暗示他去占有于洁谢长林追究不了,那你就能取得他的好感,然后和他说带出张莉莉的事,不就好办了吗。”

汤凯说道。

“不大可能吧,谢长林要是知道于洁被金大牙占了先,还能轻饶得了他吗?”


赵海龙明显感觉汤凯的这个理由很“馊”,并且也过于牵强,他知道金大牙想的并不是于洁的主意,而是顾燕。他也明白要是把“可能性”排除在外的话,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选择强奸顾燕为第一位,而不是梁晴,更不是于洁了。

因为赵海龙自己也就是这样考虑而填写的当时那张表格。


“这个……,这个的确也有点问题啊。请神风大哥指教指教吧。”

汤凯也觉得自己为得到张莉莉而有点昏头了。


依旧被汤凯称为“神风”的张望鹤见汤凯点了自己,才不得不把考虑好的话说了出来。

“我是这么考虑的,为了讨好金大牙必须拿报复顾燕为诱饵引他上钩才是最可行的方法,这就需要海龙兄演出苦肉计了,当然不是真拿顾燕出来,那不现实。只是拿顾燕当幌子引诱金大牙和你海龙兄结盟罢了。”

张望鹤先道出了前提。


“恩,张兄说的这还靠谱,只要不伤着了顾燕,其它的怎么着都行。”

赵海龙表示自己没意见,他想听下文。

张望鹤接着说:“你就告诉金大牙,能让他强奸到顾燕,还能保证他没一点事,他准上钩。其实我们都知道顾燕的身体是才男人性幻想中的饕餮大餐,你只要能调动起金大牙的胆量,他肯定跟着你拍马屁的。”

“哎呀,这个难了,要是将来他追着我屁股后面要顾燕,我怎么打发他那?”

赵海龙知道他也没本事真把顾燕拿出去的,就算是真能拿出去,没有生命安全的保障也没人敢要她啊。


“哈哈,赵兄你也太实在了吧,神风大哥的意思是拿顾燕做诱饵骗骗金大牙那个自以为聪明的老东西而已,等他帮我们做完了事,你还理他个屁啊,装糊涂不就完了!”

汤凯看上去比赵海龙善于理解的多了。

“哦,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成,我来耍金大牙就是了,但是具体细节咱们在好好研究一下。”

赵海龙至此全明白了汤凯喊他过来的用意。



还没等到赵海龙抽出时间去找金红强进行汤凯的计划那,李章倒主动的找上了赵海龙。

“龙哥啊,小弟不得不找你了。”

“哦?李教练找我何事,该不会是为梁晴小姐的事吧?”

谢长林曾经带赵海龙和李章开过碰头会,让他俩做好轮奸梁晴的准备,后来由于“统计问题”和“顾燕事件”此事就一直没再谈了。


“哦,正是为这事。”

“这事不是等谢站长的吩咐那吗,咱们又不能自行其事的。”

赵海龙招呼李章坐下,他不大喜欢这个行为举止都有些猥猥琐琐的男人。

他倒好茶水递给了李章:“出了什么问题吗?”


“是啊,就要出问题了,我下面睾丸都要被梁晴憋炸了,我想和你龙哥打个招呼,你要是不动手的话,我可就自己先来了啊。”

李章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端起茶杯猛灌了几口。

其实他今天来找赵海龙,完全是按照谢长林编好的计谋在行事。


“什么,你想撇开谢站长的指示不顾,去强奸梁晴了?这可是要出大问题的!她是共军方面公开派出的选手,外界舆论没不知道的,国府这边军统和警方都对梁晴的人生安全向共军方面做了保证的,出了事那是要被严厉处分的。你以为共军是傻子吗,把一个落在我们手里必定被糟践的大美女派过来?人家是心里有底才敢过来的懂吗!你要是胆子大你就去做好了,我不拦你,不过我得把你这个情况向谢站长汇报一声。”

赵海龙心想,要是不计后果的话,自己早强奸梁晴了,还用的着你一个小特务李章来谈什么。


“哎呀,龙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告诉你,等干到了梁晴后我就自杀了,这辈子也值了。至于国府方面怎么向共军交代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看你龙哥也是性情中人,再说我知道你也想梁晴的心思那,所以才来通报一声。”

李章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架势。


这下,赵海龙有点坐不住了,也失去了刚才的沉稳。

他把激动的李章按在了椅子上。

“李章老弟,不要这么想不开嘛,何必为一个女人断送了自己的性命那。女人有的是,一个梁晴就能把你迷成这样?”

他想劝住李章别动梁晴,他倒不是在意梁晴是不是会被谁夺去处女,因为即便是梁晴结过婚他也一样要去霸占她。他在乎的是他认为这些军统特务都不“干净”,他不想自己以后拥有的是被玷污过的梁晴。


李章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看在弟兄的份上跟你打个招呼罢了。我走了,你爱和谢站长打招呼你就去打好了。”

赵海龙还想拉住李章再劝劝,李章毫不理会,站起身来出门走了。

赵海龙在他背后喊道:“李章,你那么做会被枪毙的,你懂吗。”

李章并没有回头。


赵海龙连忙把电话摇到了76号,但是值班的秘书告诉他谢长林不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赵海龙就去临时看押所找到了金大牙。

“哎呦,这事是在你的职权范围内啊,第一梁晴不是我们的俘虏,我管不着她。第二,李章是从体育学院请来的教练,也不归我们军统管,按理你是训练场所的安全负责人,这事该你自己管啊。”

金大牙的道理句句说的很合理,赵海龙根本无法反驳。


赵海龙这时候想起了汤凯的计划,定了定神对金大牙道:“金副站座,你得帮我出了这个主意,我会让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哦,真的?那你说说看。”

“我能帮你奸到顾燕,还没人来追究,你信不信?”

“哈哈,得了吧,我的大处长,我家利园路的大门还没修好那,那是你带人冲的吧?想出这个弱智的点子想让我帮你出主意,太低级点吧。”

金大牙怎么也不相信这个顾燕的保护神会把她贡献出来。


赵海龙说:“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是吗,那你说说,你帮梁晴又是为了什么?你和她又无亲无故的。”

“这个嘛,其实你也很清楚,当时谢站座不是把梁晴许给我和李章的吗,不过要等他通知才能动手,这个李章现在就等不及了,我当然要先制止住啊。”

“哈哈,你这么好啊,谁信你啊。”

金大牙脑子转起来一点不比谁慢。

他说:“就为暂时保护一下梁晴,你至于把顾燕都献出来吗,这不合逻辑啊。”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