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训,一个与职业足球那么不搭界的词,又与中国足球搭上了边,而在事件的背后,我们看到的仍是中国足球的畸形体制所带来的恶果。在中超的联赛里,比赛、训练、奖金,同样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江湖,同样有着令人无法一眼望穿的深度。在这里,有太多的俱乐部存在欠薪的情况;在这里,赢球不如输球挣得多的说法被反复提及。在中国足坛罢训的事件屡次发生,大多和俱乐部跟球员的利益矛盾或者薪资问题有关。让我们回顾一下近年来各职业联赛球队的罢训事件。


2002年全兴拖欠工资罢训



2002年2月17日,四川全兴球员难以忍耐俱乐部转让的悬而未决,当全兴队前往蒲江基地训练时,也只有19名二队和三队的小队员与王安治和马荃两名外地球员前往,其他老队员的训练计划还是自己在成都练。球员们提出要求:如果全兴俱乐部转让一事再没有结果,我们要集体请愿向杨肇基讨一个说法。海埂春训后期全兴队的训练质量已经开始下降,面对俱乐部转让迟迟没有结果的局面,队员根本无心训练,不少人参加训练完全是在给黎兵面子。全兴队去年联赛最后阶段还有5场比赛的奖金和部分工资没有给,加起来高达680万元。


2004年力帆球员降薪后罢训



力帆集团介入足球后,遭遇队员罢训头一遭还是在2004年。2004年4月,余东风正带队厉兵秣马备战足协杯时,以王安治和李永智这两名前国脚发动的罢训风波骤起,在他们领头下,一帮小球员也“团结”在了他们周围。具体有多少人参与了罢训无从知晓,但王安治和李永智作为原力帆队和原红塔队的核心闹事,自然让尹明善和俱乐部官员大为光火。最终,力帆俱乐部方面并未屈服,他们做了几名重庆籍年轻球员的工作使之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中后,对王安治和李永智等几位罢训的煽动者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态度,俱乐部方面表对其进行内部惩罚在了解此事。


2004年辽足中超前夜闹罢训



2004年中超元年的联赛拉开大幕之前,辽宁队的首战将在大连客场首战实德队,然而,就在最后备战的关键时刻,辽宁队全体主力队员开始罢训了!由于5月6日辽足在铁岭与重庆力帆队进行了一场商业比赛,比赛结束后,教练组并没有要求队员当晚归队集中,而是让队员在第二天下午三点半直接到“大院”进行训练。然而,到了昨天下午训练的时间,除了队里的几名小队员和外援雷比按时赶到训练场外,队里的主力球员全部缺席。由于球员在长时间无签约的情况下每天仍然继续履行自己的义务——正常训练、按照俱乐部的安排进行商业比赛,于情于理。当时的俱乐部执行董事张曙光连夜赶赴万林基地与球员坐在一起面对面的交谈,最终双方还是友好和解危机。


2004年国力爆发第二次罢训



2004年中甲联赛战罢第20轮,尽管当轮联赛国力轮空,但是珠海的客场落败却让国力在联赛结束之后的冲超形势更加有利。然而和国力俱乐部在经营上的内交外困相比较,这种成绩实在不值得让人投注更多的目光。在俱乐部承诺给队员的工资又一次成为泡影之后,国力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二次罢训爆发了。第一次罢训是2001年爆发的,但是那一次在俱乐部的积极筹措下,罢训很快就得到了解决。本来按照俱乐部的计划,球队应当在第21轮联赛前发放工资,但是由于工资没有到位,球员拒绝前往长春参加本场比赛。国力俱乐部之所以能够维持住局面,是因为有一位“铁腕”总经理王珀,但是俱乐部队员的工资和奖金越欠越多,最后也造成球迷跪地请求王珀离开陕西的场景。


2004年深圳球员罢训不罢赛



2004年10月20日,中超第16轮就要展开激战,但深圳健力宝前天突发的罢训风波却打乱了俱乐部高层的阵脚。健力宝球员继续罢训主要是因为和俱乐部的谈判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俱乐部答应下周一会将拖欠的部分工资打到队员的帐上,但队员则要求俱乐部在比赛前就要兑现。由于部分球员对俱乐部的口头承诺并不“买帐”,他们干脆继续罢训。不过,虽然队员选择罢训,但从俱乐部的消息表明,健力宝当晚仍正常参加了与北京现代的比赛。


2005年湘军罢训罢赛逼宫



2005年6月14日,由于对俱乐部将陈渝、王华两名队员“三停”不满,湘军全体球员拒绝参加训练,他们一致表示,俱乐部如果不让主教练李辉走人他们就不训练、不比赛。看着自己队友的足球生涯可能就此结束,湘军队的队员们无一例外的团结起来。在他们看来,一不小心,下一个被废掉的就是自己了。为此,主帅李辉直指部分球员为“球霸”,而湘军球员则坚决表示,如果俱乐部不给予合理的解释,李辉在接手湘军只有48天后黯然下课。


2005年深足再遭罢训尴尬



2005年9月1日,一直受拖欠工资、奖金困扰的深圳健力宝队队员,昨天再次集体做出了一次极端举动:罢训。这是自去年10月18日后健力宝队队员的第二次罢训。在原定的训练时间,没有一名球员到场参加训练。空荡荡的笔架山训练场,只有球队主教练郭瑞龙和几名助理教练。内乱、欠薪、转让带来的纷纷扰扰已经然让卫冕冠军的中超之路陷于泥沼,这次球员的罢训其实也是由来已久的表现。据了解,俱乐部拖欠健力宝队员的工资是从当年7月份开始的,而球员收入的主体———球队的赢、平球奖金,从联赛开始后只发过两场亚冠联赛和一场中超联赛。


2006年陕西罢训成耀东平息



2006年10月22日,中超将迎来最后一轮比赛,然而青岛中能却面临着西安国际队客场罢赛的尴尬。在一个月时间内,西安国际队已经分别于10月8日和10月17日两度罢训,要求追讨俱乐部拖欠一年的薪水,而俱乐部高层却在玩“失踪”,迟迟不肯露面。从当年4月到10月,国际队6胜10平,赢球奖金和平球奖金大约在500万元,再加上工资,俱乐部拖欠球员的工资奖金总额高达1000万元。眼看这个赛季就要过去了,球员们终于坐不住了,10月8日,他们第一次罢训。这一闹把老板徐泽宪逼出来了,他许诺先给球员发300万元,然而最终只兑现了40万元。这显然无法让球员们满意。于是,10月17日,球员们再次罢训。成耀东在事情发生的当晚找了球队中的好几位老队员,和他们谈心,用自己的私人关系,希望他们以大局为重恢复训练,球队只罢训了一天就老老实实地走回球场。


2007年河南罢训认错收场



2007年1月,河南建业5名主力球员被“三停”,引发这场“地震”的因素,仍是中甲球队冲超后常遇的“涨薪”问题。据了解,1月4日下午,按建业俱乐部原计划,全队27人将乘飞机赶往昆明海埂集训。但在出发前,王宇景、张淼、刘翔、姚冰、李昭楠5名球员突然提出了“解决工资合同后才随队登机”的要求,俱乐部只好退掉了他们的机票。经过一周艰苦的思想斗争,处于“罢训”漩涡中的5名河南建业球员最终选择了“妥协”。俱乐部美女老总杨楠认同几位球员的认错态度,初步决定给他们一个继续为建业踢球的机会。在递交了深刻检查、接受了俱乐部处罚意见后,5名球员已于1月11日全部归队训练。


2009年天津劳资纠纷罢训



联赛四轮不胜,天津泰达队近期的状态算不上出色。北京时间6月23日下午,之前曾经爆发过的劳资纠纷也在这时升级:本该在16点开始的训练,竟然没有一名一队球员出现在训练场上,只有二队在场上进行例行的训练,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由于泰达队球员不满俱乐部对于劳资纠纷的解决态度,最终采取集体罢训的方式表示抗议。最终天津泰达俱乐部方面派出于根伟和球员们进行了面对面的谈判,双方已经达成初步谅解,天津泰达球员将在明天上午11点返回训练基地,这也意味着双方的劳资纠纷暂时得以平息。